鶴慶騰衝商幫漫談

作者/何敏

鶴慶幫和騰衝幫是清末民初以迄民國卅九年,大陸淪陷為止的兩個雲南商幫。前者代表了鶴慶人當老闆的許多商號,自遜清光緒年代開始興起,鼎盛於民初十幾年,到了民國廿幾年的時侯,該幫的經營事業,遂趨於沒落。後者──騰衝幫的興起時間,要遲於鶴慶幫幾十年,但當民初,鶴慶幫正走鴻運時,騰衝幫已有以該縣人當財東的商號,和它們作運黃絲到緬甸,再由緬購棉紗返國的同行競爭,不過那時的上風,仍大半為鶴慶幫所佔領。等到民廿年以後,騰衝幫的人才蔚起,商號林立,兼以地鄰緬甸,近水樓臺,具備了天時、地利、人才的幾項條件,它的獨秀一枝,代替了鶴慶幫的商場地位,固事勢使然。由是直至民國卅八、九年,在整個雲南,也可以說在川康滇黔幾省中,商場上提起騰衝幫來,無人不知。縱使在外國的緬甸、印度、香港以及國內的上海等地,它也享有盛名。惜乎,當它正由商業型態轉入工商企業的階段,神州陸沉,騰衝幫便因此結束了它的興盛時代。

一 鶴慶幫興起的三大因素

鶴慶幫的興起原因,應該從三方面來分析:第一是在清時鶴慶為州,隸屬於麗江府,與劍川併稱為鶴麗劍三屬。(維西、中甸沒有算在內)它與滇西和川康距離很近,鶴慶一帶經商的人,常北至原四川所屬的鹽源、會理、西昌等地往來貿易,有些則向西北經維西、中甸以達阿墩子和康藏民族交易土產。因為鶴麗劍三屬的地區,比起濱洱海各縣之富於農產要稍遜一籌。在農閑時期,大多鶴慶、劍川的人常常到滇緬邊區的騰龍各土司地做木匠兼設私塾教授童蒙,等到農忙季節又返鄉務種稼。這種向外發展的冒險精神,為鶴慶幫在商界鵲起的重要因素。第二是鶴麗劍的人既常在邊區往還,有關緬甸商場狀況非常暸解,對於赴緬路徑亦十分熟悉。在滇緬交通史上,清乾隆十一年對時在緬北部開銀礦的華人,經營好幾個廠,有一位茂隆銀廠廠主吳尚賢,係雲南石屏人,在廠務興旺時,廠丁達到數十萬,雖不能確定鶴麗劍人佔多少,但卻不能否認其中有一部份是鶴麗劍人,這是鶴慶幫興起的又一因素。第三是杜文秀之亂(一八五四──一八七三年),截斷了中緬貿易的交通,緬甸要買入的中國貨如絲、茶、五金用具、衣服,和它要賣出的棉花、寶石、燕窩、與象牙等均一時停頓。到了杜亂弭平,交通恢復,滇緬商務,又稱繁盛。於是鶴慶幫捷足先登,恰逢邑人蔣炳堂平杜亂有功、官封鎮臺,丁恆三官封鎮臺,楊玉科官拜提督,舒某進士及第,財產頗多,均投資進行滇緬貿易,蔣所開設的為福春恆,舒所開的為怡和興,丁所開設為慶昌和,以及其他如文華公、錦興祥、日新德、鴻盛祥……等等,對緬貿易蜂起一時。此為其興起的第三個因素。

二 鶴慶幫的形成與經營商業範圍

鶴慶幫之所以稱幫,只能代表當時的鶴慶人各自經營商業的概括名稱,它們相互間並沒有什麼組織,縱有一些結合,也並沒有著眼於業務上的合作,僅如同鄉會一般聯絡感情。並且以幫冠以鶴慶,亦祇是意謂它們大半是鶴慶人當老闆,其實一部份鶴慶商號,也有一些麗江劍川以及其他縣屬人參加。

他們所經營的商業,雖然包括由國內輸出,與由緬甸輸入的貨品,但最主要的仍以中國的黃絲加工(稱為解絲),及茶葉、黃金輸緬,由緬運回棉紗及棉花,有時也運入緬甸出產的象牙、玉器、以及一些歐美的舶來品,據當時情形,由滇川等省設廠加工黃絲,粗細分等,黃白各成一束,製成很整齊的一捆,貼上美麗商標,然後集若干小捆為一大包(約八十舊斤),藉馬馱運,由川運滇,在滇西的下關集中,再馱運至遙遠的緬邊境八莫,經船或車轉運至緬舊都阿瓦(曼德里)推銷緬甸,以及至國外,是一條很少風險、易於牟利的貿易路線。就是由緬運回該地產品―尤其棉紗、棉花,分銷於川滇黔康,更切合人人所必需,以當時幣制穩定,行情的起落,全憑供求關係,所以很易賺錢,因此鶴慶幫在川滇兩省的商場中,把握了這種機會,非常活躍。

三 鶴慶幫的沒落

趕不上時代是鶴慶幫沒落的最大原因,首先以它當時的組織,每一家商號的人事,總離不了「家天下」,總號的經理是老闆,分號的經理是老闆的弟弟或者兒子。有時分號過多,沒有許多的子弟分派,才派遣家門、親戚擔任,至於外人,便只有憑本事表現,但須經很久的年月,很少得到適當的位置,因之,人才稀少,不僅不能集思廣益,以期發展;便是原有規模,以中心人物老病、死亡,也難以繼續維持。其次是,鶴慶幫經營的舊方式已跟不上時代潮流。當他們初經營時,滇越鐵路(宣統二年通車)未建,到了通車,在開始十餘年間,還未完全影響到鶴慶幫對緬輸入,由緬輸出的獸運交通;且以該幫所經營之川康棉紗市場,需求範圍相當廣大。但是到了以後滇越鐵路運輸興盛,外省商人──尤其粵商大量以棉紗輸入昆明,轉銷川康各地,鶴慶幫「仍舊貫」的辦法便顯得處處落後,以致所經營事業,日漸蕭條,碩果僅存的復協和,也是由周守正與騰衝人合作而維持下去的。

四 騰衝幫的勃興

騰衝舊稱騰越,位於滇之西南邊,與緬甸鄰接,在明為府,旋改為州,清又改為廳,隸騰衝、龍陵兩縣(現在由各土司地設治之蓮山、盈江、瀧川、潞西、瑞麗均包括在內,夙稱滇邊重鎮。並以清光緒二十三年所訂之中英滇緬條約闢為商埠,置有騰越關,商業因此發達。一般人對騰衝及其舊日屬區經商者,均稱之為騰衝幫,但是,實際上執該幫牛耳者以騰衝縣(民國改縣)人居多。該幫之所以興起:一、以地鄰緬甸,出入異國,非常方便;二、以騰衝農耕不大發達,大半農產均仰賴保山與二三土司地供給,故人民業商者多,出外經營者甚眾;三、騰衝民性淳樸,素重信義,對於地方觀念十分濃厚,同鄉人間,彼此提攜,習以為常,紅花綠葉相得益彰,便使大家事業普遍的雲蒸霞蔚;四、因常至緬甸,接受外洋思想,眼光遠大,能隨機應變,不僅經商,抑且從事開礦、設工廠、合工商為一體,恰恰適應了當時正萌芽的工商業社會趨勢。

五 騰衝幫經營商業的幾個實例

西南各省的人說起騰衝一帶,便認為是蠻煙瘴雨之區,不敢涉足;說起到緬甸,簡直視若充軍,所以西南各省人到緬者,大多數是犯罪逃亡之徒。可是騰衝人因對緬甸貿易情形暸如指掌,卻爭往謀求利益。每每一位大老板的出身,原是幾年或十幾年前替人牽馬、倒洗腳水出國的小伙計,到了在緬甸事業順手,便衣錦榮歸,修大瓦房,替祖先建大墳墓。所以他們相沿成習,寧願荒蕪了廣大的耕地,不願不去外國經商找大錢。

據筆者在保山抗戰時所見,騰衝幫的相互合作,由這幾位獨家經營的老闆支持另外的一間或兩間獨家經營商號。使他們站「將」起來(騰衝語調),做「將」下去,大家都生意興隆這是號與號的互助;至於一間商號內,有如茂怛,是由三大姓(董、王、金)的大老闆以及一些小股東集合經營的,這類的例子不勝枚舉。還有他們的企業思想,也較當時一般人新穎,就是對於企業管理,雖然是出諸當年的舊式形態表現,但並不遜於現在的新方法。例如:遠在遜清,鴻盛祥便不怕風險以石璜礦致富,民十幾年的茂恆已在印度設紡紗廠,一些商號曾由滇運茶至緬製成紅茶銷東南亞,炳春記(現在臺楊燦東先生的尊大人商號),曾早設絲廠於山東省,就地收購黃絲加工經重洋運銷緬甸,某些商號逕以緬甸綠玉(翡翠)及藍寶石運上海售賣,而當時隻身往來於騰衝──曼德里──仰光──香港──上海、昆明──騰衝的很多水客,僅憑信用,經手各地的巡迴匯兌生意。這些事實足以證明他們善於肆應當時環境,再說他們成功的企業管理,如茂恆和一些商號的總分號商情聯絡,不僅是縱的而且也是橫的。他們的「號信」要層層遞轉,總分號都一體知悉,有時也可以參加意見,他們的實務人員可以從小伙計升到經理,以分紅所得變成大股東,我有幾位朋友係以小伙計加入的,但當他們從該號退出時,每位都擁有一二十萬緬幣。最值得一提的是王茂慎設立雲茂舫紗廠於昆明的計劃,如果大陸不淪陷,它的規模在國內稱得上第一流紗廠,因為它就印緬運綿紡紗,佔了地利;並且它當時一面購機械運昆明設廠,一面又購多輛汽車,組隊自運機械,打算以後便以此車隊運棉入滇,運紗赴內地各省,這是非常新穎的營運觀念。

六 騰衝幫在抗戰時對大西南的物資供應

固然,在鶴慶、騰衝兩商幫之外,就雲南一省的從事商業者為數不少,且不論迤東、迤西,單憑該兩幫所在地的迤西而論,如永昌祥、董澄龍等的大理許州幫,生意也很興隆,資本也很雄厚,不過較諸鶴慶、騰衝兩幫的商號眾多,經營區域廣大,究竟稍遜一籌。曾憶民國廿九年,日人強迫英國封鎖滇緬公路時候,騰衝幫不辭跋山涉水,紛紛在西藏拉薩設分號,將印度的綿紗、布疋等重要物資輾轉運至藏境,再由彼地經阿墩子運至麗江,分銷川滇黔各省。據說每運一次需時半年,可是憑獸運,輸入的物資卻也不少,當時軍事委員長西昌行轅統計,自成都以南的棉紗布疋等物資,以騰衝幫的茂恆及騰鶴合營的復協和存儲數量為第一。就商言商,這種經營的勇敢精神,夠令同行稱許;何況,他們藉此有助於大西南重要物資的供應,不能說對於抗戰沒有相當的貢獻。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01期;民國6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