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起義在歷史課本上嚴重錯誤之糾正

作者/李宗黃

一、史實歪曲、逾半世紀

雲南起義史實,在歷史課本上嚴重的錯誤,種因於梁啟超先生之「貪天下之功以為己力」,及蔡鍔將軍之「急功近利欺世盜名」之著作、(確證詳後)其中破綻,不一而足。滿以為是非自有公論、公道自在人心,必有人起而糾正。以符史實。不料「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為雲南民族性之特色,加以地屬邊陲、中原人士,諸多隔膜,除我親身經歷,深抱不平、迭在南京重慶中央紀念週迭次報告,並寫論文十餘篇稍加修正外,很少人予以詳加論列,嚴加斥責。來臺以後,所有各種史料、及歷史教科書上,依然積習未改,採納蔡梁兩氏的前後矛盾之說,不符事實之作。這才憬然悟及,長此以訛傳訛,事實愈久愈晦、歪曲淆亂,勢所必然。纂竊雲南鐵血換來之名譽事小,貪天之功以為己力,欺國欺民誣辱歷史之罪實大,所以雲南人也好,其他各省人也好,再也不能自甘緘默了,乃於民國五十四年十二月廿五雲南起義五十週年紀念日,遍邀在臺之參加雲南首義護國各省人士,執筆為文,詳述護國一役真實經過、輯印「雲南起義擁護共和五十週年紀念特刊」,印贈各界,備作參考,而資修正。

起先以為教育部、教育廳負責編審各級學校教科書的諸先生,會採納這許多身歷其境者所提供的信實資料,將各級教科書中關於起義史實的謬誤部份,有以更正。然而事隔兩年,教科書中的錯誤依然未改,所以筆者乃在民國五十五年七月卅日,致函國立編譯館(詳下),並將副本抄送教育部及教育廳,詳述雲南首義史實不符之處,請予修訂、以明是非、定功過、嚴褒貶、貫澈史家公,信、嚴的精神。這一封公函去後,國立編譯館倒是作了一次修改,可惜積重難返,錯謬仍多,於是筆者又和當年在雲南參加首義僅有同志之一的監察院副院長張維翰兄,聯名再函該館陳述具體史實,其後所得到的答復是:允於下次印刷時再予修訂。但修訂的,顯然避重就輕,並不圓滿。今年(58年)國民教育頒佈新法,所有教科書責由教育部直接編印。維翰兄和我除再函教育部請予修訂外,一面由筆者就發表回憶錄之便,特撰雲南首義身歷記一書,刊載於香港「春秋」雜誌,就教於邦人君子之前。一面尚在遍邀在雲南中央級民意代表、國代立監委員全體,繼續向有關方面呼籲。一面請國史館公平改正。為直捷了當計,特約國史館黃季陸、教育部長羅雲平,國立編譯館長劉拓餐敘,提醒了三位先生。總期能將一錯半世紀有餘的重要革命史在歷史上教科書上嚴重錯誤,糾正過來,庶幾不負當年首義之役,抛頭顱、洒熱血,長眠地下的諸先烈!

二、請國史館、公平改正

但從五十五年至六十年五月廿九日止,計五年之中,我們迭次請教育部轉飭各種歷史教科書編審委員會、或國立編譯館照實修正。但始終並未執行,坐視國民小學、國民中學、高級中學之歷史教科書,成為偽史,實囑有虧職守,有愧於心,將來必然影響到治史學家及中華民國國史。我與維翰兄義不容辭,經過再四斟酌,為求根本改造計,乃將有關正確史料,函請現任國史館長黃季陸先生,並附「擬請修正國民小學,國民中學、高級中學歷史課本意見書一份」素仰黃先生公平正直,且係│職掌所在必能將偽史,改成信史,而毫無疑義。原信如下:

季陸館長吾兄史席:關於雲南起義護國史實,在國立編譯館主編之國民小學、國民中學及教育部審定之高級中學歷史課本中,均根本錯誤,抹煞國父領導革命討袁及唐繼堯先生首義冒險犯難之功、而為梁啟超、蔡鍔二人之力,本末顛倒莫此為甚,亟應予以補正各節,前已面為陳述。並送給庾恩暘所著「雲南首義擁護共和始末記」(民國六年二月,雲南圖書館發行)雲南起義五十週年紀念特刊(民國五十四年十二月廿三日出版)李宗黃雲南首義身歷記各一本(五十八年十一月一日二九六期起,至三○七期止,連載香港春秋雜誌月刊計十二期)曾經說明須與梁啟超先生所著之「從軍日記,盾鼻集、國體戰爭躬歷談,護國之役回顧談,與報館記者談話一、二、三、三次,五年來之教訓」,及為蔡鍔將軍所編之「松坡軍中遺墨」(中華書局、文海出版社)各書併觀,即可明其真偽。這幾本書,都於雲南起義告成後,在南京、上海發表、(其他各書均在其後)國人多為所惑,凡編教科書以之為藍本,以訛傳訛,極其乖謬。茲各舉二事以證明之。

一、就學術而言,梁啟超先生,自是一位大文豪,但其從政,則野心勃勃,唯利是圖,時而保皇,時而擁袁,時而崇唐,時而反唐,時而辱罵北洋軍閥,時而投奔馮段。在護國之役中,雖曾有奔走宣傳之勞,但極盡翻雲覆雨之能事,所著各書中,以惟我獨尊的姿態,自吹自擂,不遺餘力,撒盡天下之大謊。如:

㈠「梁在國體戰爭躬歷談「雲南首義」段所說:蔡(鍔)戴(戡)於民國四年十月到津,在其天津寓盧,決定軍事計劃:「雲南於袁氏下令稱帝後即獨立,貴州則越一月後響應,廣西則越兩月後嚮應,然後以雲貴之力下四川,以廣西之力下廣東,約三、四個月後,可以會師湖北,底定中原,此余與蔡戴兩君在津之成算也,其後因有事故障碍,雖不能盡如前策,然大端則如所豫定也,」李劍農氏在所著中國近百年政治史中,亦曾評以「彷彿這件事,就祇有他自己和蔡、戴是發動的人,別人都不曾與聞,未免有專替自己派宣傳功績的意味。」蔡與戴尚有淵源,梁與戴則無絲毫關係,今竟如此招搖以欺世人,顯係負天下之功,以為己力,自造偽史,灼然可見。」

㈡梁氏在肇慶百計圖謀,得到撫軍一席,可謂躊躇滿志,但一聞馮國璋勸袁退位,段祺瑞行將復出之消息,立刻不顧一切,連父親之喪,亦不發表,而趕到上海,與馮勾搭,並派蹇念益、湯化龍到北京,與段通款,祇圖個人功名,拋棄原有職責,並電勸唐息兵,勿作堅定之主張。

二、蔡鍔將軍雖在四川戰役中,立了汗馬功勛,但急功近利,欺世盜名之處,所在多有,深為可惜,茲就其軍中遺墨,略舉二事如下:

㈠「蔡將軍於民國四年十二月十九日,始行到滇,雲南早已開秘密會議三次,一切準備停妥,(見雲南首義擁護共和始末記十四頁至十六頁,時間:為九月十一日、十月七日、十一月三日)故於廿五日即行起義,此為第四次會議。蔡先生到滇不過一週,邀天之幸,加入已成之局,暴得大名,應該知足。乃於一月五日,親筆致梁啟超先生一函,大吹大擂的說:「蓂賡(繼堯字)以未得吾人意嚮(可見事前與雲南毫無接治)··一意靜聽,荏苒數月,莫得要領,(唐大權在握,早已自作主張,豈有一意靜聽於無拳無勇之人的道理),暨聞敝寓被搜……王伯羣到滇(與蔡同時到滇,未發生任何作用)蓂意遂決……」(見松坡軍中遺墨六頁附影印親筆原稿)。梁蔡之意,以為沒有他到雲南,就沒有雲南起義,昧著良心,將唐氏與雲南事前準備齊全的起義之功,據為一己所有,而將其在阿迷(今開遠縣)遇險,唐氏救命之恩,及委為第一軍總司令的持達之知,竟忘得一乾二淨,開始如此,其後尤甚,對長官為不忠,對朋友為不義,欺世盜名,莫此為甚」此可惜者一也。

㈡據「松坡軍中遺墨」一一六頁,蔡鍔先生親筆擬稿,與張敬堯支電私自言和,竟僭稱滇黔軍總司令(附影印親筆原稿),依當時軍制,並無滇黔軍總司令之設置,而蔡先生竟敢如此僭越,依照軍法,實犯冒用職銜之詐偽罪,應負嚴重的刑事責任,此種詐偽行徑,個人人格,大成問題,何能為國民爭人格,急功進利欺世盜名昭然若揭,此可惜者二也。

以上所述,梁、蔡兩先生,確有「貪天之功以為己力」,貪人之功,以為己功,及「急功近利,欺世盜名之實錄」不惟欺騙了編教科書及治史學者,且抹煞國父主持全國革命討袁,與唐繼堯總攬雲南首義護國,以及各軍仁人志士,鮮血換來之共同榮譽,共同事業。竟被一二人所盜竊,實屬根本錯誤,以致國史蒙羞。即起梁、蔡兩先生於地下、亦當無詞以對。素抑

兄台公平正直,且係職掌所在,茲將「擬請修正國小、國中、高中三種歷史課本意見書一份,隨函附上,敬請

明察始末,迅交教育部轉飭國立編譯館從速照實修正,俾成基本信史,無任感禱之至。耑此奉達,藉頌

勛祺附擬請修正國小、國中、高中歷史課本意見書一份及有關函二件

張維翰 李宗黃 拜上 六十年五月廿九日


三、國小部份、首被提出

擬請修正國民小學、國民中學、高級中學歷史課本意見書小部份首被提出。

第一次致劉館長拓函

國立編譯館惠鑒:貴館所編國民學校歷史課本,高級用第四冊暫用本,第十三頁,三、袁世凱的皇帝夢,第十五頁、第十行,文曰:

「接看高舉義旗出兵討袁的是蔡鍔將軍,他原任雲南都督,後被袁世凱調到北京,他深知袁氏的詭計,就假意敷衍。袁世凱稱帝,蔡鍔乘機逃離北京,輾轉回到雲南,組識護國軍討袁,當時護國軍的總數不過三千人,而袁氏的爪牙部隊!卻在五萬以上。蔡將軍出兵四川,和袁軍苦戰,支撐危局。」

前文與雲南起義事實,完全不符,略述如下:

一、雲南起義時之領袖為軍都督唐繼堯,所部分為三軍,第一軍總司令為蔡鍔將軍出川,第二軍總司令為李烈鈞將軍出粵,均由唐派唐繼虞至香港海防迎護入滇。李於十二月十七日先到,蔡於廿日抵省,因唐事前早已準備就緒,故李蔡入滇後,不過一週,即行高學義旗。(此種大事,豈一週所能濟事,以話劇來說,亦非一週所能演出)。唐自領第三軍,居中策應,指揮一、二兩軍並由護國各軍推為撫軍長。原文僅及其部下汗馬功勞之蔡鍔將軍,而對總攬全局之首義領袖唐繼堯,毫未提及。當然因襲梁蔡著述及以前上海自私派系與商賈之所為,影響國民視聽,抹殺國家體制,淆亂真正歷史,此應請更正者一。

二、雲南起義時,開武將軍督理雲南軍務,為唐繼堯先生,其部下正式軍隊,計為兩師二團,第一師長張子貞,第二師長劉祖武,第一混成團長唐繼虞,第二混成團長趙世銘,皆係精練之師,約為三萬餘人。蔡鍔將軍帶往四川的,將近兩萬人,戴戡、劉存厚、黔川軍尚不在內。袁軍部隊,計第三師曹錕,第七師張敬堯,第八師李長泰,第六師馬繼楨之一部,均已到達前線,約六萬餘人,並繼續選調精兵入川。加以陳宦所轄川軍,連巡防營與新招撫之楊啟元部、馮玉祥吳祥楨李炳之三混成旅在內約為十萬人以上。(見「雲南起義護國五十週年紀念特刊」第三章雲南起義護國之真像)而上文所載,則謂「當時護國軍,總數不過三千人,蔡在「松坡軍中遺墨」中謂所部祇有三千人其實滇軍陣亡者、尚不止此,編教課書者認以為真,始有此記載之錯誤。而袁氏的爪牙部隊,卻在五萬人以上。」云云。實屬大錯特錯,此應請更正者二。

明是非,定功過,嚴褒貶為治國平天下之大經,亦為編譯人員應具之史德。(公信嚴)貴館係國立編譯,應特別注意正名。此役事前由國父派呂志伊到雲南指授唐以對袁方略,起義後又派李宗黃駐滬請示機宣(見上述特刊十六頁「雲南起義與國父孫中山先生」章內)迨起義告成,國父又電請黎總統,定雲南起義日為國定紀念日,並予唐督軍等以懋賞。民十五年國民政府定都南京後,明令褒揚唐繼堯並予國葬。(見上述特刊賞功頁內)此都信而有徵,歷歷可數,當時參加起義,今尚健在者不少,敬請一一查詢明白,迅予重行編輯,以符名實而存正史為荷。耑此奉達,藉頌

公綏 並侯

回玉

 附送特刊一本。國民大會通過照舊舉行雲南起義紀念曰提案與決議文一件。唐繼堯先生像片一張。

弟 李宗黃 拜啟 五五、七、卅

副本抄送

教育部

臺灣省教育廳


第二次劉館長拓函

泛弛館長惠鑒:九月十七日大函奉悉,關于宗黃鄙見,多承謙衷採納,至用心佩。為鄭重計,當與維翰按照事實公平商酌,共同敷陳修正意見如左;

一、主文方面

雲南起義 雲南將軍唐繼堯,早有討袁準備,密邀蔡鍔、李烈鈞入滇,共同歃血為盟,組識護國軍被推為都督,於十二月廿五日起義討袁。由唐任蔡鍔為第一軍總司令出川,分遣黔軍戴戡、王文華兩部出川東、湘西、先後與北洋軍六師之眾血戰,均告克捷。任李烈鈞為第二軍總司令出廣西、挺進軍總司令黃毓成與陸榮廷聯絡,繳偽定滇軍龍覲光部直趨廣東,迫龍濟光獨立。唐兼領第三軍總司令居中策應指揮全局外,復將竄入滇東南擾亂後方的龍體乾、黃恩錫等偽軍先後剿平。各省紛紛嚮應,聲勢大振。

袁氏敗亡 袁世凱鑒於軍隊慘敗,眾叛親離,乃於五年三月撤銷帝制,仍然想做總統。護國各軍,於五月八日復組織軍務院,推舉唐繼堯為軍長,堅持袁世凱退位。六月六日,做了八十三日皇帝的袁氏,遂氣憤而死。但他的軍閥餘孽,竟危害民國達十年之久,始告敉平。

二、圖片方面

依當時軍階次序事實,應用唐都督繼堯像片,始為名正言順,為變通計,即用前次奉送唐、蔡、李三人像片亦可。

以上拙見,千真萬確應請採擇,若再有商榷之事,當約請面談,或由維翰等趨前請益,以期盡善而存信史也。

耑此奉復,藉頌

撰安

 副本分送

教育部

臺灣省教育廳

張維翰 李宗黃 五五、十一、八


其後得到劉館長拓復信,謂已採納吾人意見,將國民學校歷史課本重新改編,原文如下:「接著高舉義旗出兵討袁的有唐繼堯、蔡鍔、李烈鈞等,他們以雲南為根據地,組織護國軍。蔡率第一軍出四川,李率第二軍出兩廣,唐率第三軍居中策應。蔡將軍和袁氏的爪牙部隊,在四川展開血戰。護國軍無不以一當十,以少勝多。李將軍在兩廣方面也獲大勝。

袁氏敗亡 反帝制的兵力本來有限,但全國人民認為袁世凱做皇帝是不應該的。幾個月後,各省紛紛獨立,甚至袁的死黨,也見風轉舵了。同時國際情勢,對袁也不利。袁世凱怎敢和全國的人為敵,民國五年三月,通電撤銷帝制,但他仍想做總統,護國軍堅持袁氏退位。那年六月,做了八十三日皇帝的袁世凱,氣憤而死。但袁的爪牙仍在,軍閥勢力已形成,新生的民國,憂患重重,爭擾不已。」

這兩段、雖已將唐繼堯、李烈鈞兩位將軍加入。即兵力方面、亦已照改、但將唐繼堯將軍的都督及撫軍長兩種重要職位,輕輕落去,未免疏忽。而且不公。像片方面、不列高級長官唐繼堯,而列其部屬之蔡鍔,於理於法於情諸多不合。仍不能認為信史,曾經迭次函請教育部加以改正,迄無結果。


四、國中部份、諸多失實

國中部份,亦諸多失實,「自從國會停頓後,國父覺得要重新革命,非恢復同盟會時代的精神不可,便在民國三年七月,將國民黨改組為中華革命黨。等到袁世凱實行帝制之後,國父命陳其美在民國四年十二月五日,領導肇和軍艦在上海起義,因力量不足失敗。但經界局督辦蔡鍔卻從北京逃到雲南,發起反袁運動。他先和雲南將軍唐繼堯等電請袁氏取銷帝制,再於十二月二十五日組識護國軍實行出兵,宣言「為國民爭人格而戰」。於是黔、桂、粵、浙、陝、川、湘等省紛紛順應。袁世凱知道大勢已去,祇得在民國五年三月,下令撤銷帝制。「洪憲」紀年,共計不過八十三天。到六月間,他終於憂憤而死。」

前文與史實,大多不符,指明如下:

一、原文第一段「自從國會停頓後……等到袁世凱稱帝之後」云云。據國父發布之中國革命史一書中說:「自民國二年至五年、國內之革命戰爭,統名之曰討袁之役,並自述自二年、至五年之間、與袁世凱奮鬪不絕」並曾於四年十月,命陳其美赴上海,居正赴山東,朱執信赴廣州,呂志伊赴雲南,俱在袁氏稱帝(五年一月一日)之前,而非在後,竟被一筆抹煞。此應指明者一也。

二、原文第二段「但經界局督辦蔡鍔、卻從北京逃到雲南,發起反袁運動。他先和雲南將軍唐繼堯等,電請袁氏取消帝制,再於十二月廿五日組識護國軍,實行出兵」云云。窺此段意思,以為非蔡到滇,絕無討袁之可能,其實當蔡鍔將軍未逃出北京之前,唐繼堯將軍即在九月十一日、十月七日、十一月三日,開了三次秘密會議決定起義。後聞蔡氏到香港,即派其介弟唐繼虞赴海防香港迎護。袁世凱聞訊,即電其親信之進步黨人,蒙自道尹、周沆、阿迷(後改開遠)縣長張一鯤予以劫殺,除唐繼虞隨車保護外,並經唐電令駐蒙自師長劉祖武嚴密防護,始免於難。迨蔡於十二月十九日抵滇,先遣出川部隊,業已出發,隨於廿五日由唐繼堯與巡按使任可澄、電請袁氏取銷帝制,蔡氏亦未曾列名。益見主動者實為唐繼堯、襄助者為蔡鍔,李烈鈞等所謂發起反袁運動,絕非事實,而編者又僅將蔡之像片編印書中而唐之像片反付缺如而對於國父派人分道討袁之事實,亦併未提及。此應指明者二也。

根據上面指明應加更正如左:

自從國會停頓後,國父覺得要重新革命,非恢復同盟會時代的精神不可,便在民國三年七月,將國民黨改組為中華革命黨。繼續向袁世凱奮鬥。並於四年十月命陳其美赴上海,居正赴山東,朱執信赴廣東,于右任赴陝西,呂志伊赴雲南,分頭進行討袁。

雲南將軍唐繼堯亦於同年九月廿一日起,迭開了三次秘密會議,決定起義、後聞李烈鈞、蔡鍔抵港,即派人迎護入滇,於廿四日電請袁世凱取銷帝制、袁氏無覆,遂於廿五日正式起義,分道出師,各省紛紛響應,袁氏理窮勢蹙,乃先取消帝制,後欲仍作總統亦為唐所痛斥,終於憂憤而死。


五、高中部份、錯誤更多

一、護國軍的起義 二次革命失敗,國父為重振革命精神,於民國三年改組國民黨為中華革命黨。帝制運動甫起,國父即發佈討伐宣言。四年十二月五日起,陳其美在上海舉義,雖未成功,但革命聲威為之一振,各地繼之而起。

中華革命黨之外,進步黨領袖梁啟超及蔡鍔亦為反帝制的主要人物,蔡鍔的關係尤大。帝制揭幕,秘密自北京回滇,與雲南將軍唐繼堯於十二月二十五日宣布獨立,組織護國軍,進向四川。貴州首先響應。護國軍與袁軍戰於川南湘西。蔡鍔的兵力不過數千,餉械不足,所恃的是人心向義。

二、帝制撤銷 日本對於袁世凱的帝制曾予誘惑,意在製造中國不安,乘機干涉漁利。英、俄不願東方多事,均不以變更國體為然。四年十月,三國提出警告,勸緩實行,法義亦一致行動。十二月,五國二次警告,日本且暗中協助反袁運動。及雲、貴師起,世凱益為狼狽,宣告延期登極。五年三月,廣西獨立。北洋派大將馮國璋等亦露骨表示反對。世凱被迫於是月二十二日撤銷承認帝制案,八十三天的「洪憲」告終。

帝制不成,袁世凱仍想戀棧,自居總統。護國軍堅不承認,不久,廣東、浙江、陝西、四川、湖南相繼獨立,眾叛親離。六月,袁世凱羞憤而死。副總統黎元洪繼為總統,實權則在國務總理段祺瑞之手。在護國軍力爭之下,臨時約法及國會重行恢復,馮國璋當選為副總統。但北洋派軍閥終無守法誠意,軍閥割據之勢已成,從此中國分崩離析,混戰不已。」

前文與史實、亦多不符,指明如左:

一、護國軍的起義 「帝制運動甫起、 國父即發佈討伐宣言」其實國父討袁,在民二、三年即開始並非自帝制運動甫起。且國父於五月二日,派居正為東北革命軍總司令,召朱霽青、吳大洲、薄子明等,攻克濰縣、進薄濟南、搖動北方根本。事極重要,而竟予以忽略,必須補入。此應指明者一也。

除 國父主特全局討袁外,當以在雲南主動起義之唐繼堯為首功,而乃以屬之於梁啟超、蔡鍔兩人實為大錯,蔡為唐所屬之第一軍總司令,在川苦圖立功,當然有其地位,但以名份及功績論,絕不應列在唐之上、且蔡鍔係應唐之約入滇而非回滇。兵力在二萬左右,而云數千,竟因松坡遺墨自述,而一再錯誤。至梁啟超反反覆覆、惟利是圖、時而擁袁、時而倒袁、時而崇袁、時而反袁、貪天之功以為己力。貽害國家甚大,護國神聖:竟被列入為主要人物,可恥孰甚。此應指明者二也。

二、帝制撤銷 全段可以保留,但文字可以縮減。此應指明者三也

「護國軍堅不承認」句下,應加乃由護國各軍於五月八日,組織軍務院、推唐繼堯為撫軍長,各省都督及總司令為撫軍以示對抗,而表決心。實權則在國務院之手下。應加仍無恢復約法召集國會之意,國父乃邀約海軍總司令李鼎新,在上海宣布獨立,約法始得恢復、國會始得召集,此應指明者四也。

根據上面指明應加更正如左:

護國軍的起義 二次革命失敗後,國父即派人分道進行討袁,五年二月、特派居正為東北革命軍總司令,率朱霽青、吳大洲、薄子明,攻克濰縣,進薄濟南、搖動北方根本重地。革命聲威、為之大振。

中華民國四年雲南將軍唐繼堯在雲南首起義師,於十二月廿五日宣布獨立,組織護國軍,被推為都督、派李烈鈞第二軍黃毓成挺進軍兩部、入粵、迫龍濟光獨立。派蔡鍔第一軍率劉雲峰、顧品珍、趙又新等三梯團,與袁軍十萬之眾苦戰於川南。滇軍勇敢善戰、紀律嚴明、無不以一當十。一月後貴州響應,三月後廣西獨立,各省繼起、逼袁撤銷帝制。

帝制撤銷 帝制雖然撤銷,袁氏仍想戀棧,護國軍堅不承認,乃組織軍務院、推唐繼堯為撫軍長,各省都督為撫軍、主張恢復約法國會以示決心。不久廣東、浙江、陝西、四川,相繼獨立,袁氏羞憤而死。副總統黎元洪繼為總統,實權仍操在國務總理段祺瑞之手,仍不肯恢復約法、召集國會。國父乃密邀海軍總司令李鼎新在上海與北洋政府斷絕關係,臨時約法及國會始得恢復,馮國璋當選為副總統、但北洋派軍閥毫無守法誠意,仍然分崩離析、混戰不已。

張維翰 李宗黃 六十年五月廿九月


六、宴請主管、當面指陳

我與維翰兄將上面致黃館長季陸之詳信後,牽延數月,而仍無確切回音。乃於九月六日,約同維翰楊家麟(雲南旅臺同鄉會理事長)兩兄,柬邀黃館長季陸、教育部長羅雲平、國立編譯館館長劉拓餐敘,承推我以兩小時之時間,將梁啟超蔡鍔兩先生如何「貪天之功,以為己力」以及「急功近利欺世盜名」之實錄,從他們著作及親筆函電中一一指證明白。復由張楊兩兄補充,故三位主管恍然大悟,僉稱無訛。劉館長尤為明朗,曾於九月十八日回宴吾等於僑聯賓館,並出示他認定親書之「雲南起義」(國小、國中、高中歷史)計為五項、曾以影印通知標準教科書編審責會各責,極為客觀公道,原文如下:

雲南起義(國小、國中、高中歷史)

⒈希依照張其昀先生所著(「黨史概要」一冊一七三│一七四頁更正。)

⒉希參考張李兩先生於五五年一一月一一日向編評館所提主文、旁文及圖片修改。

⒊標題「討袁之役」,希改為「雲南起義」。因「雲南起義紀念日」,為國定紀念日之名稱,且第二次革命,吾人亦稱為「討袁之役」,恐易混淆。

⒋希強調在蔡赴滇之前,國父已早命呂志伊等赴滇與唐繼堯商洽宣布獨立通電討袁事、以顯示推翻洪憲帝制,再造共和之全國性運動,係國父暗中主持,通盡策劃,並非為一般人所誤解由梁啟超及蔡鍔師生二人發動。

⒌插圖:最好用唐繼堯、蔡鍔、李烈鈞三人像片,若為篇幅所限,可用唐一人之像片,或甚至全無亦可。但不可用蔡一人之像片為雲南起義之代表。


七、國中歷史、大致不差

以上五項,均經吾人同意為修正國小、國中、高中歷史之真實依據,但劉拓館長於退休之前仍未編好。乃將此事原委,轉告新任王天民館長特別注意。我為爭取逾半世紀歪曲史實之必須予以澈底修改起見、曾不時向該館問訊。本年六月廿一日承以電話相告,謂國中、高中歷史課本,已精印成冊不日即行出版,我堅請其將原稿取回,由我親往一校,較為一勞永逸。幸蒙謙虛公道之王館長金諾,當即親往該館,始悉國小教科書,已略去歷史部份。國民中學雖曾概述,但均未全照我與維翰兄致國立編譯館及致國史館之建議,亦未如劉拓館長所提示之五項辦法,且範圍既定,祇好從權略為修改,所列圖片,僅有唐蔡兩人,而無李烈鈞、余主張全列,或僅列唐一人,該館亦未同意。所附之圖,唐都督繼堯、固然在先,而蔡鍔則大理服?唐繼堯則為軍常服,於體制諸多不合,乃將唐之常禮服亦易為大禮服。經過相當時間的斟酌,雖未完全滿意,而事實尚無大差,原文如下:

當袁世凱「帝制自為」的陰謀尚未完全暴露的時候,國父即洞燭機先、曾函勸袁氏辭職一被拒乃命李烈鈞發動湖口起義,不幸失敗。國父覺得要重新革命,非恢復同盟會時代的精神不可、便在民國三年七月,將國民黨改組為中華革命黨,等到袁世凱實行帝制後,便命陳其美於民國四年十二月五日,領導肇和艦在上海起義,又告失敗。先是國父派呂志伊等赴滇,運動滇督唐繼堯獨立。前任漢督蔡鍔時被袁氏調為經界局督辦。羈留北京。目擊袁氏叛國行為,密作討袁準備,終於逃到香港,由唐派其弟繼虞,迎護蔡與李烈鈞至雲南,乃共同歃血為盟,組織護國軍,於十二月廿五日起義討袁,蔡任第一軍出川南,所向克捷,李任第二軍出廣西,亦奏膚功,唐兼第三軍留滇策應,至是黔、桂、粵、浙、陝、川、湘等省均紛紛響應。袁氏被迫於民國五年三月,下令撤銷帝制,所謂「洪憲」紀元,僅八十有三日,袁氏隨以憂憤死。

八、高中歷史、未如理想

高級中學歷史方面,修改程度尚不如國民中學歷史之完整,經吾請求必須將唐繼堯都督被推為軍務院撫軍長重要事實予以加入。乃因限於範圍,而仍付缺如,非常可惜。祇好補偏救蔽,略為修正,諸多未如理想。原文如下:

護國軍的起義 二次革命失敗,國父重振革命精神、於民國三年改組國民黨為中華革命黨。帝制運動甫起,國父即發表討伐宣言。四年十二月五日,陳其美在上海起義,雖未成功,但革命聲威為之一振,各地繼之而起。

中華革命黨之外,進步黨領袖梁啟超及蔡鍔,亦為參加反對帝制的主要人物,蔡鍔的關係尤大。蔡鍔曾任雲南都督,帝制揭幕,秘密自北京逃港,由唐繼堯派人,迎護至滇,與雲南將軍唐繼堯於十二月廿五日宣布獨立,組識護國軍,進向四川。貴州首先響應,護國軍與袁軍戰於川南湘西。蔡鍔兵力薄弱,餉械不足、所恃的是人心向義。

帝制撤銷 日本對于袁世凱的帝制曾予誘惑,意在製造中國不安,乘機干涉漁利。嗣以英俄不願東方多事,均不以變更國體為然,亦相附和。四年十月,三國提出警告,勸緩實行;法、義亦一致行動。十二月,五國提出二次警告,日本且暗中協助反袁運動。及雲、貴師起,世凱益為狼狽,宣告延期登極。五年三月,廣西獨立。北洋派大將馮國璋等亦露骨表示反對。袁世凱被迫於是月廿二日撤銷承認帝制案,八十三天的「洪憲」告終。

帝制不成,袁世凱仍想戀棧,自居總統。護國軍堅不承認。不久,廣東、浙江、四川、湖南相繼獨立,眾叛親離。六日,袁世凱羞憤而死。副總統黎元洪繼為總統、實權則在國務總理段祺瑞之手。在護國軍力爭之下,臨時約法及國會重行恢復,馮國璋當選為副總統。但北洋派終無守法誠意,軍閥割據之勢已成,從此中國分崩離析,混戰不已。

總之、「好的開始,成功一半」、「壞的開始,貽害百年」、雲南起義本係最光輝燦爛之歷史,乃經「貪天之功以為己力」以及「急功近利欺世盜名」之人,有意予以歪曲,從民國五年起,流傳至民國六十一年止,計為五十六年之久,即我從民國五十五年七月卅日向劉館長拓提出修正、到現在已滿六年。我們全憑事實甚於雄辯「公道自在人心」,得以真擊偽,以正破邪,將孫唐蔡梁安放於一定位置,雖不能謂之為旋乾轉坤,然已用盡無數的心力,始得此初步之改造,歪曲易、糾正難,深望後之來者,保愛此段信史,不斷予以宏揚,不勝企盼之至。

中華民國六十一年十一月廿二日寫於臺北寓所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二期;民國6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