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西岸松山攻克紀畧

作者/申慶璧

一、前言

在八年抗戰中,滇西及緬北反攻戰役,是一最重要的戰役。此一戰役,始於三十三年七月九日攻克我雲南境內,怒江西岸的松山,終於三十四年三月三十日與英印軍會師於喬姆克。何應欽先生,在八年抗戰之經過一書中,於敘述這一戰役後說:「我軍冒困難地形,及惡劣氣候,堅苦奮鬪,打通中印公路,蜚聲中外。」在空軍作戰經過概要一篇中又說:「敵自進據臘戍後,即以一部繼續北竄,企圖一舉攻取保山,進窺昆明!……使日軍未能渡怒江,滇西得反敗為勝,昆明得以固守。」在全戰役,松山攻圍戰鬪,無論就防衛言,反攻言,都是一重要關鍵。時負責這一攻圍戰鬪的是陸軍第八軍,當時的軍長是李彌將軍。敵方為第一一三聯隊,官兵四七二三人。筆者以松山的攻圍,是滇西及緬北反攻戰役勝利的關鍵,曾撰「怒江西岸松山攻圍戰鬪前形勢」一文,刊於本刊創刊號。

第八軍是於七月一日,奉到擔任松山的圍攻任務,即積極策劃,經九次的攻略,始奏大功。

二、第一次攻略

第一次的攻略,係於七月五日實施。當時的計劃,是以主力攻佔松山,以一部攻擊滾龍坡,期一舉而進出於四九二○高地,平子地那掌之線,將敵軍壓迫於陣地外,捕捉殲滅。是日三時十五分起,由砲兵集中火力,對攻擊目標,行地區破壞射擊。至五時,由榮三團主力依砲兵射擊的成果,向松山頂,及其北側高地敵陣,施行突襲,一舉入敵陣,至五時四十分,確實佔領其北側高地及松山頂。惟到達松山頂部隊,受敵各方火力猛射,傷亡甚重,雖一再增援,仍無法立足。而敵方係於其反側面構築陣地,並於谷地密林中,構築多數之側防機能,砲兵無法破壞,步兵難以尋覓。不得已於松山頂下約百公尺之直下方,構築工事,準備再興。

三、第二次攻略

第二次的功略,鑒於第一次的攻略,未成中央突破的態勢,亦未成包圍之形勢,且松山地形複雜,步砲兵協同不易。逐決定先破其兩翼,縮小正面,俾於末期圍攻。自七月七日下午五時開始,榮三團以主力由子高地山腹利用砲火掩護,迫近山頂,於下午七時後突入山頂而佔領之,因四方敵火集注,無法擴張戰果。

榮二團三營由陰登山,向已高地攻擊無進展。第二四六團以一部攻擊大埡口,曾佔領敵堡壘三座。主力則由核桃菁及紅木樹方向於下午七時利用砲擊之成果開始攻擊前進,於下午八時,先後佔領兩處高地。惟是兩地堡壘,均圍攻不下。戰防砲因步兵過度接近,亦無法支援。而敵火由四方集注於其堡壘近傍,並於陣地前與陣地內,均編成濃密之火網,復以火力隔斷我預備隊進路,復集結兵力,分頭襲擊,我雖作壯烈犧牲,仍無法立足。

四、第三次攻略

第三次攻略,決定攻擊時機,為七月十二日上午五時開始。為眩惑敵人及斬殺敵人,消耗敵戰力起見,先於十一日下午三時,於陰登山發動小規模之攻擊。我傷十八名,殲敵六十餘名。

至決定時間,依預定計劃,以砲火集注於松山及滾龍坡乙、丙、丁三高地約二小時。步兵利用我炮火之掩護,逐次接近。上午七時,利用我炮火轉移之瞬間,一舉突入。榮三團主力接近敵人陣地約五十公尺時,敵之側防機能,由松山西北側及南側高地突然出現,無法前進,雖一再以炮火支援制壓。惟敵於密林叢荊中,以機槍行三發五發之點射,無法確知其位置,行砲兵之地域射擊終無效果,攻擊陷於困苦之境地。其左翼之榮二團三營,得佔領敵壕,約進展五十餘公尺。

二四六團向大埡口紅木樹甲高地之線攻擊,於敵反八字陣地中,受敵人交叉火阻止,未能奏功。

三○七團主力,先佔領丙丁兩高地後,再攻佔乙高地,及近接至丙、丁之敵陣約五十公尺時,敵始開始射擊,對丁高地攻擊部隊,遭受丙高地反斜面山腳下側防機能的斜射,以及乙高地敵火之集注,傷亡過半,進展困難。其左翼雖於蒙重大損害後,佔領丙高地之稜線,仍不能減除其右翼的痛苦。激戰至黃昏,連挫敵二次逆襲。黃昏後砲兵之支援失效,敵復作第三次的逆襲,因彈藥告絕,無法抵抗,又壯烈犧牲,而未獲戰果。

五、第四次攻略

依照計劃第四次攻略,應於七月二十日開始砲擊,二十二日步兵開始突擊。惟是我砲兵雖如期開始破壞射擊,而連日陰雨,復加以濃霧瀰漫,步兵突擊,不得已順延。

二十三日十時天氣始見開朗,砲兵按計劃,續行破壞,於馬鹿塘附近,發現敵人約五十餘名,以五三五○高地砲兵射擊消滅。

十二時十分敵機十二架臨空,投下供應品約二十餘包。並向我地面部隊掃射轟炸。經我高射武器,拒敵高空,故無損失。時我以砲火集注於敵供應品投下地域。敵冒險搶拾,被擊斃十餘名,並毀其一部包裹。

至下午二時,我砲兵之成果,已將子、丑、卯、庚、乙、丙等高地的堡壘摧毀。其四週之交通壕、散兵壕及機關槍巢,亦見崩潰,我頗認為滿足,即令砲兵轉移火力,步兵開始突擊。

右翼隊的榮二團三營,突擊己高地,因受松山火力之瞰制,攻擊終日未獲成果,致其主力未敢斷行攻擊。

中央隊主力,於砲兵移轉時,一進入庚高地。即利用其陣地,修改固守,並以一部推進於大埡口南方,約二百公尺的公路旁,嚴密警戒。當夜敵集結約百餘人,由大埡口及己高地方向反搏四次,均予痛擊,拂曉後遺屍約四十餘具。被我截擊於大啞口南側公路的敵屍約三十餘具。

左翼隊的三○七團於砲火轉移的瞬間,約六分鐘,即佔丙、丁兩高地。旋即突擊乙高地,當接近乙高地頂點時,已被破壞之乙高地頂的堡壘中,仍出現濃密的火力,集注於我。攻擊部隊,並受左側谷地,殘餘機槍的側射,傷亡殆盡,未能奏功。復由甲、乙、戊三高地,向我丙丁兩高地逆襲,經惡戰後,卒將敵擊退。下午四時頃,敵又乘大雨濃霧,向我丙、丁兩高地反復肉搏。迄黃昏時,丁高地一度落於敵手,至下午七時恢復,丙、丁兩高地,始確實佔領。

二十四日,陰雨濃霧,步砲協同困難,未能擴張戰果,而敵乘雨霧,猛撲丙、丁兩高地,三○七團副團長劉偉,第一營營長劉家驥,於塵戰中負傷。入夜敵復向丙、丁、庚三高地逆襲,均被擊退於庚高地附近,又遺屍二十餘具。

二十五日拂曉,我中央隊之一部,以切斷公路之目的,向大埡口南側己高地,右下方公路進出,與敵四十餘名遭遇,當即斃敵二十餘名,奪獲山砲一門。

此次攻略,我兵員損失約五營,敵遺屍一百二十具。而戰果則為確實佔領庚高地,切斷大埡口,滾龍坡間的交通,並佔領丙、丁兩高地。於二十三日我猛攻滾龍坡期間,有當地人民五名,由敵方逃出,經撤查訊問,有助於明暸敵情。

六、第五次攻略

松山攻圍,至五次攻略時,決定從新調整態勢,繼續擴大戰果,按照計劃,應自二十九日開始。

先是二十六日晨,左翼隊,開始以交通壕的端末作業方法,逐步前進,清掃丙、丁反斜面的敵人,惟敵頑強,尺寸必爭,清掃工作,至為艱苦。中央隊亦以近迫作業,逐漸向乙高地清掃。

是日下午一時,敵機十二架臨空掃射我第一線部隊,並投下供應品十八包。經我防空部隊,不顧危險猛予射擊,擊毀敵九八式驅逐機一架,墮於馬家坡敵我陣地中間。

自二十七日起至三十一日,連日大雨,步砲戰鬪無法協同。惟於二十九日曾命令各部隊,自覓戰機強襲敵人。三十日夜間,三○八團一部,利用端末作業成果,一舉襲入戊高地,擊斃敵人於堡壘者十餘,驅散敵人二十餘名,而告完全佔領。

連日利用天氣開朗的瞬間,繼續破壞敵人工事,及一○三師的清掃工作,將敵逐漸壓迫於乙高地大堡壘後,用交通壕的端末作業法及單砲的封領,於八月一日下午四時三十分,步兵一舉接近於大堡壘約二十八公尺附近,掩護噴火器,注射於槍眼內,旋見濃煙突起,直衝雲霄我以傷亡二十餘人的代價而佔領,惟因火勢甚猛,無法進入堡壘,以行清查。

其右翼已逐次驅逐敵人,迫近壬高地西側各地,破壞敵人水源。

八月二日下午一時,天候漸次開朗,即令各部向指定的目標,自下午二時開始突擊。砲兵集注火力於甲、己兩高地,是時將砲火移於未及甲、己間的無名高地。中央隊迅於十五分鐘內,躍入己高地,而佔領敵前半部陣地。敵則頑強據守其後半部拼死不退。陰登山砲兵,迫不得已,不顧我部隊之損害,予以痛擊,使我步兵能佔領敵陣地三分之二,而能確保。

左翼隊一○三師的右翼,於突擊開始時,躍出丁、戊陣地。由東西兩方猛突甲高地。於三十分鐘後,我步兵進展至甲高地堡壘前約二十公尺處,即見我噴火器兵突進,於堡壘門前注射,旋見敵由東西兩堡壘頂上,各躍出約四、五十人。經我步兵的猛突,斬殺大半。滾落於甲高地北側的交通壕內,稍加整理意圖反攻。而此時竹子坡、陰登山砲兵、戰防砲兵及美高射飽機槍,均集注於是區。中央隊亦抽出重機槍四挺,不顧犧牲猛烈射擊支援。左翼隊之右翼,亦於甲高地之西北方包圍痛擊。激戰至下午五時許,將敵斬殺罄盡,無一幸免,八月三日拂曉後,中央隊,依陰登山火力的支援,復擴大戰果,於十二時將己高地敵,完全肅清。

此次攻略,自七月三十日至八月三日,共計五天,天氣不佳,連日鏖戰,滾龍坡敵全部肅清,其傷亡除砲擊被埋被燒不計外,於甲高地堡壘附近遺屍六十八具,內有少准尉官三員,獲大小砲五門,重機槍一,輕機槍四,高射機槍一,步槍二十餘枝。被摧毀的堡壘,據專家視察其強度,非戰重砲兵,所能破壞者。

陸軍第八軍圍攻松山戰鬥經過要圖

七、第六次攻略

松山子高地,經數度猛攻,均難予佔領,重砲兵轟擊,未見破壞痕跡,輕砲兵於最近距離,又苦無陣地可資利用,第六次攻略的目的,是決定以坑道顛覆來佔領,計劃開始的時間,是自八月七日的下午一時,攻擊開始。

八月三日以後,砲兵開始軟化己、辰、午、未諸高地的敵人陣地,至六日大概達成預期目的。

至預定行動時間,左翼隊實行佯動,僅前進十餘公尺。而中央隊的右翼榮二團第三營主力,則分波突入己高地敵陣地肉搏二小時,屍體平壕,卒為我佔領。但敵仍據守己高地之後半部,拼死不退。迄黃昏,敵我相距十公尺,成膠著狀。而第三營的一部,對辰高地攻擊,被敵拒止於陣地前。

二四六團謝營,躍進距午高地百公尺附近,突遭辰高地之側射,傷亡慘重,營長謝夢熊陣亡。雖一再以砲火誘導,期攻勢再興。迄黃昏清點人數,謝營僅餘八名。而黃營雖於一開始,即一舉突入未高地而佔領。惟於庚高地,及未高地左側,行包圍反攻,鏖戰達三小時。中間雖曾由三○八團派兵一連增援,未能及時到達,傷亡過半,無法支持,黃昏突圍脫出,僅餘十名。

左翼隊自八月四日以後即逐步以迫近作業清掃前進,至七日晨肅清辛高地。其左翼的三○七團,於六日將壬高地佔領,即遭辛高地腳隱伏的側防機關槍側射,無法前進,七日午後始予撲滅,故增援未高地的兵力抽出頗遲,遂致被挫。

迄七日黃昏止,右翼隊榮三團僅前進十餘尺,榮三團二營佔領己高地一半後,僅餘戰鬪步兵二十餘人,二四六團傷亡殆盡,未獲戰果。三○七團,到達大埡口,壬高地線。

八、第七次攻略

攻圍松山的部隊,經六次的攻略,傷亡極重,重加編整,能使用突擊的兵力,大約僅有一團。第八軍遂呈請以所屬,原派守備保山機場的一營,和守備雲南驛機場的三○九團歸建。至八月十九日,各部完成攻擊準備,於二十日,開始第七次的攻略。

二十日拂曉,各部隊開始活動。以榮三團吸收多數敵人於子高地,近目的地即行攻擊。迄九時十分未實現,經予查詢,榮三團的攻擊部隊,尚未完全退出。迄九時十五分,突見黑煙自子高地上空,面出雲霄。

九時半榮三團主力活躍於子高地上,與殘存子高地斜面的敵擊戰,約一小待後,始將敵擊潰,經戰場掃出,埋於土內者不計,地上有完整敵屍九具。內有中隊長、大尉、准位及曹長各一員,並俘敵五名,其中一人,於解送途中,以齒咬解送士兵被槍斃。另有敵四名,於坑道內活動抵抗,為士兵填塞悶斃於坑道中。獲平射砲一門,輕重機槍各一挺,步槍十二枝。爆破漏斗孔,其直徑為一百六十公尺,位於東北;一約二十餘公尺,位於東南,共爆破敵陣地三分之二。

當爆破陣地時,二四五團,攻擊己高地,為己高地反斜面下死角內的敵堡壘阻止,無法前進。辰高地之攻擊部隊,又為己高地尾,及午未間無名高地的交叉火所阻止;雖於砲火制壓,仍無效果,步兵傷亡殆盡。

三○八團,對未高地的突擊,於九時半,一舉而佔領,獲機槍一挺,步槍十枝。

九、第八次攻略

第八次的攻略,由八月二十八日起鏖戰至九月二日止。初三○九團以地形雖偵察詳盡,而敵人的配置及陣地狀態,一無所知,請求威力搜索。乃於二十八日晨開始以一排向丑高地搜索,十一時接近丑高地及其北側無名高地,曾撲入壕內,格殺敵人七名後佔領,奪獲山砲一門,步槍四支。午後一時敵機八架臨空掃射,於黃土坡投供應品八包。

三○七團對大寨中部的攻擊,逐日以來,受北方火力的瞰制,難於進展,遂移主力於北方,惟激戰終日,得而復失。

三○九團於二十八日夜間,遭兩次逆襲,均予擊退。二十九日十一時許,復向寅高地及五號高地威力搜索,使用兵力,仍於一排,進入陣地佔領,當即投入一連,以期確保。旋敵猛烈反攻,經我砲兵支援,激戰至下午三時,將敵擊退,黃昏敵復增援,反撲兩次,經予擊退,我又增加兩連期能固守。

二四五團為策應三○九團,抽集兵力一部,於拂曉利用我子高地南側,及陰登山砲兵對己高地堡壘掩蔽破壞的成果,一舉肅清殘敵,敵遺屍十二具。三○八團,亦為策應三○九團,於午後強襲午、未兩高地間無名高地,佔領其南半部。

三○九團於午後與敵激戰,未、己、寅高地的工事無法構築。入夜以後敵連續猛撲,迄拂曉多達七次。據守寅高地的營長黃人偉,身負三傷,猶喋血督戰。於拂曉卒將敵擊退,我傷亡約二百餘人,以刀傷為最多,敵遺屍八十餘具,犧牲的壯烈,堪與榮三團的子高地爭奪戰相比美。

三十日拂曉後,以兵員損失過重,將各部任務重新調整,而天候不良,至下午一時十五分,始開始攻擊,激戰二小時後,將寅高地稜線以東完全佔領。殘敵仍據守已被砲兵破壞的堡壘頑抗不退,經噴火器注射兩次,始予焚毀。下午五時進展在稜線西側,潰退敵人,不下八十餘人,逃向黃家水井,中途為我三○七團以火力截擊,傷斃三十餘名。

寅高地南端頂點西側有敵大掩蔽部三座,黃昏時為我尋獲封鎖,入夜後,一座以噴火器焚燒,一座工兵炸毀,一座為步兵,以土囊封閉。各掩蔽部中,敵屍各不下三十餘具。

三○七團,是日將大寨西部北方的無名高地佔領。

三十一日,三○九團於下午二時半,向四號高地攻擊,至下午五時佔領。榮三團於昨日進攻時,即派兵十餘清掃子、己兩高地間的谷地,於叢草中,突遭敵二座堡壘的阻擊,僅四人歸回。本日復以兵二十餘人前往,並推進陰登山砲戰砲一門於己地東北端,不顧損害直接射擊,於摧毀後佔領。是隊兵士向前搜索,遭遇子高地西南腳下,死角中的敵堡射擊,無法前進。又抽調兵士一班由子、丑高地間谷地出擊,斃敵七名,逃走五名。獲輕機槍兩挺,步槍三支,至此時,松山至陰登山間的交通,始予溝通。

九月三日,三○九團,由四號高地,續向三號高地攻擊。惟以進出密林,到處為敵阻擊。不得已伐木開路,傷亡大,而進展慢。工作終日,僅前進二百餘公尺。二四五五團當面的辰、午兩高地,已成孤立。遂以榮二團三營,攻擊午高地。榮三團更抽兵力任谷地中的清掃。我砲兵分別破壞辰、午兩高地及其反斜面的敵堡。下午一時步兵開始行動。十五分鐘,即佔領辰高地,僅傷一人。下午二時,午高地亦佔領,下午五時許,谷地內的敵人,亦完全肅清。午高地稜線下,有大掩蔽部一座,經我封鎖後,陸續衝出的敵十餘人,均經擊斃,黃昏時予以焚毀。

三○八團,也將午、未間無名高地北部,完全肅清。自此大寨的敵軍,成釜底游魂。

敵機九架,下午二時四十五分臨空,投下供應品七包於黃土坡北端而去。

九月二日,軍竹子坡戰指揮所,推進於子高地。砲兵第四連,亦由是推進於公路標七七四公里附近佔領陣地,支援黃土坡的攻擊。第五連推進於滾龍己高地附近,歸一○三師指揮。三○九團,因昨由密林向三號高地攻擊前進,傷亡過重。進住陰登山為預備隊。午前十時許,到達距三號高地百餘公尺處,為敵火阻止,無法前進。遂轉主力,由双尖峯附近進攻。至下午二時許,主力攀登急峻的斜面,奮勇直上。惟受敵隱匿各方的側防火集注,傷亡過半,營長負傷。副營長率隊復奮起突進。旋亦負傷,連長亦相繼傷亡,由連附一員代理指揮,終無法前進。與敵相距,約五○八公尺,陷於膠著狀態。

是日拂曉後,榮三團主力、榮二團三營、二四五團、三○八團、三○七團,均相互協同開往大寨。榮三團主力的左翼,與三○七團右翼銜接,向釜底猛撲。敵仍頑強,作困獸鬪,寸步不讓。我官兵亦認為全局成敗的轉捩點在松山,莫不奮勇搏戰。黃土坡第三號目標的攻擊,激戰到黃昏,得佔領其最東端的大堡壘一座,我僅十餘人固守。對大寨的圍攻,是時亦告佔領。至次日拂曉清掃戰場,除掩蔽部內,被焚燒炸斃,砲轟埋於地下者不計外,敵屍遍地浪藉,約三百餘具。

十、第九次攻略

第九次的攻略,始自九月二白午夜,至九月七日而結束。

九月二日夜,三○九團,以全力猛撲第三號高地未逞,而傷亡慘重。三日拂曉,榮三團到達其右翼,即加入向第一、第二號高地攻擊。三○九團於下午一時,佔第三號高地最東端的堡壘一座。入夜敵反撲得而復失,團長奮不顧身,抽集雜兵,通信兵及重武器兵約二百名率領反攻,拂曉仍持衝鋒槍於距堡壘百公尺處督戰。榮三團與第一、第二高間的敵人,迄黃昏仍陷於膠著狀態。五○七團於二日夜轉攻黃家水井,激戰至三日黃昏,僅佔領黃家水井邊緣家屋一座。數度突進,均為敵消滅,迄四日拂曉,已無兵可用。

九月四日晨,榮三團再向第一、二號猛撲,至十一時許又佔領第一號高地東端堡壘一座及第二號高地。此時我攻擊第一號高地的士兵僅餘六名,戰果無法擴張。

三○九團於十二時恢復第三號堡壘一座,而團長身受重傷。指揮部派補一團團長王光偉代理,而該團團長,仍不退避,臨助指揮,激戰至黃昏,續攻陷第三號高地堡壘二座。

三○七團獲二四六團加強連及一○三搜索連增援,再度猛攻,於上午十時許,突入黃家水井,佔領堡壘兩座。

午後敵約百餘人,突然攻擊第三號高地我得的堡壘,一時陷於混戰,各部聞訊,自動設法救援。榮三團團長集雜兵三十餘馳援,親持衝鋒槍,突入三號高地。三○七團團長,率其所預備隊工兵連及其右翼的搜索連,親督猛撲黃家水井,身負重傷,仍不休止。五日拂曉,補一團團長亦負重傷,卒將反撲敵人擊退。王、陳、趙三團長,幸獲歡會於堡壘內,而黃家水井,亦為我佔領。敵屍滿谷,除房內及掩蔽部內不計外,遺屍不下百五十餘具,獲敵砲一門。高射機槍一挺,步槍無算。

我三○九團僅餘二十餘人,二四六團加強連,僅餘八人,工兵連、搜索連傷亡殆盡。

九月五日晨,三○九團,併由榮三團趙團長指揮,努力擴張戰果,先攻佔第一號高地西端堡壘,以工兵營及特務營,接替二四五團,確保松山的任務。抽調二四五團,並配屬軍搜索第一連,由第四號高地攻擊第三號高地西端的敵堡壘。一○三師即以三○八團向馬鹿塘攻擊,為期早日結束戰爭,並請准調怒江東岸守備隊二四四團的一營參加戰鬪。

二四五團將松山守備任務移交特工營,即併軍搜索連,由寅高地的反斜面,經五號四號高地,向三號清掃,通過密林,困難無比。入夜清掃至四號西北端反斜而下,攻佔其堡壘一座。再行前進,遭敵火阻止,進展甚緩,惟右翼已與三○九團取得連絡。三○八團越過黃家水井,與二四五團協同,沿公路兩側,向馬鹿塘搜索前進。沿途受潛伏於公路斷崖的敵人阻止。午後前哨雖已進抵馬鹿塘約三百尺附近,而主力遭第三號高地的側射,無法前進。

九月六日,二四五團晨實施嚴密搜索。三號四號高地間,復有堡壘一座,並有通公路方向的交通濠一條,長約百公尺。敵憑以據守頑抗,激戰至下午五時,始佔領。再行前進,又為來自我佔領三號高地堡壘附近的敵火阻止。經派兵搜索,於將近三號高地時,突遭左方的側射。敵射的位置,又在我直前的谷地中。再經嚴密搜查,偵悉敵於谷地內有堡壘三座。右側防三號高地的直前,左側防公路,步兵既難搜索,砲火亦無法破壞,遂決定夜襲。午夜榮三團撲左方側防,連撲數次,未能奏功。二四五團撲右方的側防,接近後用火力射,繼以工兵爆破而佔類。敵由右方向二四五團左翼堡突,經予痛擊消滅。續行搜索其他堡壘,已無敵蹤。拂曉榮三團再度猛撲,殲敵二十餘。二四五團左前方,敵橫屍十餘具,炸斃者約二十餘人,而壘經爆以五十個黃色藥包,猶未動其分毫,其大可容二十人以上。

三○八團,於六日拂曉後,仍無法進展。一○三師以特務連於公路下迂迴攻擊馬鹿塘激戰終日,曾一度佔領馬鹿塘的一部,後被迫放棄。二四四團第一營兼程趕抵松山。入夜接替四、五號高地及特務營守備任務。九月七日晨二四五團以全力攻擊三號高地殘餘的兩堡壘。激戰三十分鐘,相繼佔領。榮三團抽出在第三號高地所有的兵力,增加第一號高地,十時許完全肅清。復抽調一部兵力,向馬鹿塘攻擊前進。並令二四五團向左旋迴,不必顧慮反斜面的殘敵,速行通過。連合一○三師之右翼,圍攻馬鹿塘。反斜面的清掃由特務連負責。

一○三師盡其所有兵力,統歸三○七團長程鵬指揮,由公路直撲馬鹿塘。下午一時許,突入馬鹿塘敵陣內,反覆肉搏,慘烈空前。下午二時,榮三團由馬鹿塘北部,二四五團由馬鹿塘東端突入,併力奮擊,頑敵不支,意圖西竄。被我截擊退回,下午四時,被我完全聚殲,無一生逃,敵屍狼藉,不下五六百具,松山圍攻戰鬪,大功告成。

十一、結語

第八軍在未完成美式裝備及教育語,即擔任圍攻松山的重要任務。時軍直轄部隊計有特務、山砲、戰砲、工兵、通信等五個營及輜重兵二營。統率榮一師,轄二團三營及第三團;八二師轄二四五、二四六兩團;一○三師轄三○七、三○八、三○九等三團。配屬部隊計有砲十團、砲七團配合營,七一軍山砲第一營,第五軍山砲第八連,工兵十五團第九連,全部參加戰爭。計官一二六一員,兵一四一一四名,馬一○七二匹。時經二月又四日,經九次的攻擊,重武器及雜兵,大部均抽編為步槍兵。我計犧牲官一○七員,兵三○三八名,馬一四匹;傷官一八八員,兵二七四一名,下落不明的十八名,殲敵三千餘人,無一漏網。

松山的攻圍戰鬪,只是中日八年戰爭中,若干萬戰鬪之一,其慘過此的,尚不知有若干。當我執筆撰此文時,隱隱陳現於眼前的,不是白骨,就是鮮血,竟分不出誰是敵骨?誰是敵血?誰是我血?誰是我骨?隱隱盈於耳的,不是寡婦哭夫,就是嬰兒哭父。也分不出誰是來自天南?誰是來自三島?心為之酸者再,淚為之墮者再。松山頂上,白骨未寒;怒江中流,碧血尚在。而田中角榮,竟又與共匪勾搭,妄想由經濟大國,而政治大國,而軍事大國。此事發生於天南之地,而犧牲者又多天南之人,田中角榮可忘,而我生於斯,長於斯者豈可忘!?


附註:承李炳仁先生借閱「陸軍第八軍怒江西岸松山攻圍戰鬥經過概要報告書」,使本文之作,有所本源,圖為程有容小姐代繪並由田幼佛先生校正,使閱者一目了然,併此致謝!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二期;民國6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