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難佛海的一位緬甸愛國高僧

作者/李拂一

這一位緬甸的愛國高僧,名珙琫敏薩,自言為緬甸王子,一般人稱之為緬甸和尚。身軀矮小臞瘦,膚色栗褐,狹面廣額而隆準,神全氣足,兩目尤灼灼攝人魂魄。於民國八年,即緬甸被英滅亡後的第三十四年,以無數次的反英復國運動失敗,且年事已高,乃展轉避難至佛海(當時稱為猛海,為普思沿邊行政第三區分局治所,十八年始改設為佛海縣,與緬屬景棟土邦接壤);由佛海殷商張棠階君的緬甸太太,於其後院,別營一菴以居。其臥處滿鋪鵝卵石子,即以鵝卯石作臥榻。和尚除隨身書籍佛像印信及袈裟一襲而外,別無長物。無間寒暑,寢即和衣臥於鵝卵石上。不藉不被,不枕不帳。佛海冬令氣溫,有時降達冰點;而夏秋蚊蚋尤盛。有愍其或冒寒染瘧致疾而佈施以被褥枕帳者,和尚皆堅辭不受。言:『不得復國,不覆被藉褥』。亦猶勾踐臥薪嘗膽之意。每日中食一次,過午不食,不病不藥,數十年如一日。和尚精於巴利語文,佛學湛深,道行高潔,尤念念不忘其故國之規復。亦兼治英日文字,為言:有族人散居英日兩國,仍音問時通,共謀所以復國之道云。平日跏跌靜坐,或諷誦佛經,或摩挲石子,臥榻之石,均摩挲得油潤光澤,幾可鑑人,間為人禳解治病,但咒而不藥,往往有奇效。邊地擺夷,崇奉備至。近之者,以獲親手摸其腳掌,然後加手於自己之頭頂為榮幸。尊稱之為『詔翁』。徐為光任普洱道尹時,慕其名,輿迎至普洱道尹公署供養,禮之甚虔。其後,徐為光以思普區稱兵獨立,兵連禍結,生靈塗炭,珙琫敏薩乃辭歸佛海。後於民國三十四年小曆九月黑分初三日(乙酉六月十九日)圓寂,壽一百一十五歲,葬景買村外張棠階君之墓園。遺有錫質孔雀印一枚,圓形,徑約二英寸,中鐫孔雀開屏圖。四圍鐫緬甸文,即緬王子印云。再三年(西元一九四八年),緬甸方脫離英帝國之統治而獲得獨立,惜珙琫敏薩已不獲親見。和尚生前禁人為之拍照,無遺像留傳。

張棠階君的緬甸太太見告;珙琫敏薩確係緬甸王子,其父王泐語稱為『困稬慷孟董』。孟董似即緬王曼同之異譯。按曼同於西元一八五三年繼其兄蒲甘曼為王,在位二十六年而卒,年六十四歲。其生年為西元一八二二年。民國十四年(西元一九二五年)、余晤珙琫敏薩於佛海時,承告其年為九十五歲,推得其生年為西元一八三○年,僅小於曼同八歲,不可能為曼同王之子。且曼同王之子女七十人,於曼同幼子錫袍繼位後,已循緬王室惡例,概被屠殺。據外籍記載,曼同諸子中,僅讓延、讓烏二人,以逃入英國使館獲免。讓延於英滅緬甸之前六個月即已亡故,和尚所言散居英日者,不知是否有讓烏在內,抑別有所指。和尚平素仇英,似亦不可能即為當日投庇於英使館之一之讓烏其人。疑和尚為曼同王之兄蒲甘曼王之子,而非曼同王之子。否則其於民國十四年所告之年齡,至小當有十年左右之差誤,而其壽數亦當減為一百零五歲左右,二者必有一誤。但張棠階君的緬甸太太則堅稱其確有一百一十五歲。惜和尚生時,未及一詳詢之也。

和尚不得復國,不褥不被,無間寒暑,僅袈裟一襲,寢臥鵝卵石上之苦行,給予滇南邊地居民之印象,異常深刻。大陸陷匪,今已二十餘寒暑矣!雖復國在望,然每當吾人一天工作完畢,歸寢到被煖席豐的所在之時,即不禁想起了這一位緬甸愛國高僧的堅貞志行,以及無量數的大陸同胞,尚展轉呻吟於共匪暴政之下,慘遭奴役舉,飢寒交迫而為之身心如焚!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02期;民國6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