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民主義青年團在雲南

作者/陶鎔 

由於雲南文獻應多敘述雲南古今賢哲之士在文物上有卓越表現,或對國家社會在事功有特殊貢獻者為主旨,藉以激發後進作更大之努力獲更多之成就,為此本人以「三民主義青年團在雲南」為題,將此革命團體在雲南之工作及其對國家之貢獻摘要述之就教讀者。玆分數點言之於後:

一、三民主義青年團成立之時代背景:

立國五千年,雄居東亞,地大物博人口七億之中華民族,其優越之文化與崇高之道德久為世人稱頌。惜至清代,因內政不修,被列強侵略,屢戰失敗,與列強簽訂不平等條約,割地賠款,任人魚肉,國幾不國。愛國之士,為救亡圖存,倡導革命。有  國父孫中山先生首先以「推倒滿清,創建民國,節制資本,平均地權」相號召,實行民族、民權、民生之三民主義,建立民有、民治、民享之中華民國,四方響應,革命號角震撼全中國與世界,終將腐朽之滿清政府推倒,建立起中華民國。惟根深蒂固之帝制封建思想,一時剷除不易,致有野心軍閥與封建遣孽,乘機割地自雄,阻撓三民主義之實行,陷國家於分崩離析之局,戰亂頻仍,民不堪命。  國父中山先生一本救國救民之宏願,重整革命陣營,革新黨務,由中華革命黨,而國民黨而中國國民黨。並感於革命必須有革命武力,乃創建黃埔軍官學校,特任蔣公中正為校長,負責培養革命軍幹部成之國民革命軍,開始就廣東東征,消滅陳逆烱明,繼而剷除軍閥楊劉。統一廣東,奠定革命基地。  國父中山先生雖不幸於民國十三年三月十二日逝世,但終能由於  蔣公中正領導組成國民革命大軍,於民國十五年七月九日誓師北伐,打倒北洋軍閥吳珮孚、孫傳芳、張宗昌,掃除革命主要障碍,其他觀望者相繼歸順。國家得告統一於國民政府之下。國民政府定都南京後,展開訓政時期之建國工作。各項建設均有新進步新希望。

但國事變化有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中國國民黨領導之國民革命,在此統一全國之後,國內即有蘇俄豢養之中國共產黨擴大叛亂,從事各地大破壞;國外就有日本軍閥恐懼中國統一強大,加以阻撓及威脅,繼民國二十年「九一八」以武力攻打瀋陽之後,逐步侵佔我國東北數省。又於民國二十六年在河北蘆溝橋發動「七七事變」。大兵進入華北。迫使我國朝野上下忍無可忍,誠犧牲已到最後關頭。最高領袖蔣委員長呼籲全國同胞作政府後盾,對日抗戰到底必須獲得最後勝利。同時政府下令全國動員。作長期抗戰。青年是國家民族中堅份子,各種工作皆需要青年參加。因此為組訓青年,而有三民主義青年團在民國二十七年春,中國國民黨召開全國臨時代表大會中決議成立。

二、三民主義青年團之革命任務:

三民主義青年團成立之時代背景已如前述,再論三民主義青年團之革命任務於後:

甲、參加抗戰建國工作:

由於抗日戰爭,我國是以弱勢兵力對抗日軍強大兵力,採用長期持久戰來消耗日車,由先敗轉到最後勝利,為此必須有大量兵員參戰,亦必須有多數技術人員參與生產。因青年有強壯之身體,有旺盛之精神,有充沛之活力,是民族新血輪,是國家中堅份子。有此優秀青年參加抗戰建國工作,抗戰方能勝利,建國乃能成功。所以中國國民黨臨時全國代表大會決議成立三民主義青年團,其目的任此,三民主義青年團之任務亦在此。

乙、負起繼往開來使命:

青年是國家未來主人翁,在歷史上有承先啟後之責任。要使中華民族歷史不絕,要使中華文化發揚光大,要使未來國勢不衰由弱轉強,就必須重視青年,組訓青年,使青年能擔負此種承先啟後,繼往開來之偉大使命。

中國國民黨成立數十年,黨員方面不免年齡較高,又加擔負政府重要職務者,因公務過忙,少與青年連絡,致青年參加中國國民黨者較少。為充實革命陣營,加強革命力量,因此中國國民黨增設三民主義青年團,為黨為國負起繼往開來之任務。

三、三民主義青年團在雲南之工作:

三民主義青年團在民國二十七年春,中國國民黨臨時全國代表大會中決議成立後,由蔣總裁兼任團長。中央設立中央團部,各省與直轄市設支團部,各縣設分團部。各大專院校設直屬分團部或區團,海外與特殊地區設立區團,負責組訓全國與海外青年。由於對日抗戰及建國之需要,團務發展隨之迅速展開。雲南方面因地處邊省,又因政治因素之阻碍,遲至民國二十八年四月,方開始籌備團務工作。玆分兩個階段說明之:

甲、第一階段:

三民主義青年團在雲南初期之籌備工作,係由中央團部派裴存藩先生為籌備處幹事兼主任。派本人陶鎔為幹事兼書記。羅衡……等為幹事。又以當時雲南省政府主席龍雲先生為指導員。幹事會之下設有組訓,宣傳,總務三組。對於支團部下屬地區性單位,有分團。開始先就昆明發展團務工作,選拔優秀青年對三民主義有認識有信仰者入團,因當時雲南已成為抗日戰爭之後方基地華北、華東、華中與華南各大專學校多紛紛避移至雲南,及若干工廠與政府機構亦多移至雲南開辦,所以在雲南之青年人數驟增,三民主義青年團雲南支團籌備處工作進展較為迅速。昆明分團在民國二十八年四月起至當年之年終,即有團員近千人之多,並按其職業性質分為第一分團管學校青年,第二分團管社會青年,尚有若干直屬區隊。至民國二十九年九月余奉調至重慶,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侍從室警衛團政治部主任,至於三民主義青年團雲南支團籌備處書記職,由中央團部改派劉志寰接任,因劉籍隸西川人地未盡相宜,其志又不在此因之雲南團務工作無何進展。成停頓狀態。

民國三十一年夏中央團部在昆明設立青年夏令營一所,由中央團部組織處長康澤(號兆民)先生自重慶到昆明主持,任夏令營主任,以裴存藩先生,及國立西南聯大分團主任陳雪屏先生分任副主任。當時在昆明夏令營服務有周爾新同志任大學隊訓育幹事。此次夏令營係調集昆明區高中以上之大專學校學生一千五百多人在昆華中學集訓,為期一月。主要是使受訓青年認識在抗戰時期,青年對國家對民族所負之特種任務,養成三民主義之實行者。經此訓練之雲南青年,成為發展雲南團務之骨幹。民國三十一年冬雲南支團籌備處書記劉志寰去職中央團部派高雲裳同志接充。另以周紳同志為佐理書記。中央團部並選派中央青年幹部訓練班畢業者數人到雲南支團籌備處工作。雲南支團籌備處於三十二年春成立青年團幹部訓練班,招考雲南青年二十餘人加以青年團務工作訓練,以作派往縣級分團之幹部。是年在曲靖、蒙自、開遠、大理先後成立四個分團。雲南支團籌備處為調整人事,將曲靖分團主任周爾新同志調任支團籌備處組訓組長,調大理分團主任楊澤敷同志為宣傳組長至民國三十四年抗日戰爭將結束之前,雲南之團務工作,已發展到二十餘分團,團員人數接迎二萬人。並為響應最高領袖蔣委員長號召青年從軍,有若干青年團同志參加青年軍,從事抗戰工作。對國家民族盡其責任。

乙、第二階段:

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日日本無條件投降後我國得到勝利,中央改組雲南省政府,將主席龍志舟先生調任軍事參議院院長,三民主義青年團雲南支團籌備處主任裴存藩同志調往軍事參議院服務,隨同龍志舟先生赴南京。是時接任雲南省政府主席之盧漢,被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團部聘為雲南支團籌備處指導員。另派我陶鎔接裴存藩同志任三民主義青年團雲南支團籌備處主任。本人於民國三十五年一月到職視事因創立雲南支團之初,本人即曾一度任籌備處幹事兼書記,雖不敢言輕駕就熟,但以支團同志多係舊有同事,所以工作上合作無間,本一切均遵中央指示及裴前主任之成規努力展開團務工作。本人因尚兼有一雲南省訓練團教育長職務,為發展需有良好幹部,即就雲南省訓練團來訓練三民主義青年團幹部,於民國二十五年十月十一月訓練第一期。民國三十六年二月三月訓練第二期。每期受訓人員除調支團部與分團部工作同志一部份參加外,另函各縣縣長代遴選各縣曾在高中以上畢業之優秀青年二或三人能任團務幹部者,保送來昆明參加受訓。此外又就昆明招考高中以上畢業之男女青年若干名參加訓練。每期受訓者有一百至一百二十人。訓練結束後,按其籍貫能力,分別派往各縣擔任分團籌備工作。

又在省訓團調訓各縣黨政幹部中,就每期受訓之年青優秀學員中,介紹其入三民主義青年團。如此相輔而行,所以在一年中雲南全省一百三十餘縣局,即發展到九十幾縣局有三民主義青年團分團籌備處之設立。

時在民國三十五年八月三民主義青年團部召開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於廬山,余被選為雲南支團代表之一,前往出席。在全國代表大會中被選為中央監察。至民國三十六年十月,中國國民黨與三民主義青年團統一組織實施黨團合併,改任中國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

由於雲南支團團務發展,在民國三十五年中最為迅速而普遍,全省一百三十餘縣局已有九十餘縣有分團之組織,照三民主義青年團組織章程,每省半數縣以上有分團組織者,即可呈請中央團部准于召開全省團務代表大會,選出支團部幹事與監察成立支團部。本人有鑒於此,即於民國三十五年七月呈報。

中央團部在昆明召開雲南全省三民主義青年團團務代表大會,會中並選舉雲南支團部幹事會第一屆幹事,與監事會第一屆監事。幹事與監事之當選人現在不能全記。但在臺灣的幹事現有陶鎔、裴存藩、周爾新諸同志,候補幹事有朱心一同志,監事有蔣公亮、段克昌二同志。支團部幹事監事選出後,呈報中央團部撤銷籌備處,正式改成三民主義青年團雲南支團部。

在民國三十五年六月為加強昆明區團務工作,將學校青年,社會青年與工商青年之團務發展,呈准中央團部在昆明設區團部來統一負責,以周爾新同志任區團部主任。區團部所轄之第一分團管社會青年,派當時任昆明自來水廠長黃贊同志為主任,第二分團管工商青年,派當時任昆明市商會會長周潤蒼同志為主任,第三分團管學校青年即由周爾新同志兼主任。因抗日聖戰於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日由日本無條件投降,我國得到勝利,而叛國之中國共產匪徒,即展開全國各地叛亂,匪共武裝部隊到處攻打國軍,匪共黨徒利用工人作工廠罷工,利用學生作學校罷課,示威遊行,以「反飢餓」的騙人口號向政府要挾改善生活。並從事破壞金融財政,促成物價暴漲,造謠生事,擾亂社會、擾亂人心,使政府難於建立戰後新秩序,而遂其奪取政權之企圖。雲南是我國抗戰基地抗日期間,全國各地大專學校多紛紛遷至雲南。所以在匪共職業學生潛水之下,到匪共全面展開叛亂之時,雲南尤其是昆明更為匪共破壞最力之地。本人與三民主義青年團雲南支團同志面對此種惡劣暴亂情勢,本革命之大無畏精神與匪共僭伏勢力搏鬥,惟因匪共特務善用分化離間國民黨與政府之技倆,致我方黨政不能協調,運用不靈,終致各方遭受失敗,雲南省政負責人變節投匪。國民黨與三民主義青年團在雲南之黨團同志被共匪殺害者數以萬計。情節之慘,莫過於此。

丙、雲南支團部成立與黨團統一:

三民主義青年團雲南支團籌備處於民國三十五年七月開全省團務代表大會,選出幹事會幹事與監事會監事會監事後呈報中央團部,奉中央團部令自民國三十六年三月起成為正式支團部。並派王政同志(按王同志於民國三十八年十月離滇赴美,民國五十七年不幸病故於美國)。為支團部幹事長。

因自民國三十四年八月抗日戰爭結束,共匪發動全面叛亂,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與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團部研判情勢結果,咸認對付共黨叛亂,必需黨團統一組織,集中革命力量,所以決定黨團合併,於民國三十六年六月實施,三民主義青年團雲南支團部於三十六年十月併入雲南省黨部。各縣分團併入各縣黨部。

四、雲南青年今後之責任與努力:

本人為何有「三民主義青年團在雲南」問題之後段,要特別提出雲南青年今後之責任與努力來討論?因為我雲南青年在現今所處之時代,和我雲南青年對國家民族所負之責任有其特殊重要性。故特列論一二於此。

吾人現在所處之時代,是國家遭遇空前未有之艱苦時代,是世界進入大變化之時代,亦即我雲南青年面臨開創新局面,作反共復國先鋒對國家作偉大貢獻之時代。

由於中國大陸被匪共竊據以來,對內清算鬥爭,濫殺同胞,壓榨與奴役人民,實施恐怖統治,對外向鄰邦向世界各地進行滲透破壞與顛覆活動,妄想征服世界。一方面用恐駭,一方面用笑臉作外交騙術,致國際上有畏匪共與媚匪共者支持其混入聯合國,而將我創立聯合國之忠實會員中華民國席位搶奪以去,並繼續在國際上作孤立中華民國之勾當。是為我中華民國遭遇空前未有之艱苦時代。救亡圖存,滅共復國,拯救大陸億萬同胞,責在國人,尤其是民族中堅之青年人。吾人既為中國青年,以「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之義,已有不能逃避救亡圖存,滅共復國之大任,何況是雲南青年有地理上反攻大陸,光復國土,消滅匪共,拯救同胞之優良條件可以運用,有歷史上先賢烈士為國殺賊,為民除害之豐功偉績足以響往。更當自覺、自動、自發來扭轉國家之厄運,來開拓民族新生之大道。當此毛共偽政權在大陸陷於內部鬥爭不已,派系傾軋日烈,已臨全面總崩潰之前夕,大陸同胞為爭自由,為求生存,已展開普遍之反共革命活動,有大陸邊緣之反共武力從外打進,必可收裡應外合,完成滅共復國之效。有緬、泰、寮諸國接壤之雲南其地理上之優良條件,如何運用,端在雲南青年發揮大智、大仁、大勇之精神,在三民主義之旗幟下,配合政府政策而獲致對國家之偉大貢獻。望我雲南青年於舉行雲南起義紀念時同審此義並作共勉。(完)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三期;民國6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