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志伊先生及其弔祭黃花崗七十二烈士詩

作者/移山

呂志伊先生,字天民,思茅縣人,為思茅宿學后中(仲軒)先生之得意弟子,亦后老妙選之東牀也。亦受業於陳西屏先生之門。十五入泮,肆業普洱宏遠書院,昆明經正書院。究心經世之學,兼工詩古文。弱冠中庚子辛丑併科舉人。甲辰,被派赴日本留學,肄業弘文學院速成師範班及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科。民國前七年乙巳,中國同盟會成立於東京, 國父孫中山先生被選為總理,先生受命為同盟會留東雲南分會會長。民報周年紀念增刊天討,先生以金馬筆名發表雲南討滿洲檄,擒詞激烈。清廷嚴禁民報輸入國內,乃與趙伸、王毓崧、李長春、李根源、吳實僧、孫志曾諸同志,創設雲南雜誌社,發刊雲南雜誌,文字雖較民報為含蓄,而意義則同。又慮文言不易普及,復發刊滇話報,以灌輸革命常識,為以白話文宣傳革命之前驅。戊申夏,雲南河口之役,清廷有借外兵平滇亂之議,先生與楊振鴻、趙伸等發起雲南獨立會,為義軍聲援,宣言與清廷斷絕關係。開會時,先生登壇發表演說,聽眾大為感動,有感泣解囊以助革命軍餉者,當場得款數千日元,由會派杜鍾琦、楊振鴻、黃毓英、居正及喻培棣等,同赴星加坡謁見 中山先生,商定密入滇西,進行革命。並提議創辦光華日報於檳榔嶼,為鼓吹革命之喉舌。後以滇緬接壤,交通較便,乃移社址於仰光,由居正及楊振鴻任編輯。一面與黨中主幹,密派同志數十人赴越,擬入滇助戰,惜未至而義軍已敗。乃商之大森體育學校,開暑期軍事講習會,集同志中有志軍旅,而格於禁例,不能進入軍校者,入講習會接受軍事訓練。如武昌起義之孫武,湖南起義之焦達峯,四川起義之熊克武及戰守武漢之學生軍,攻克南京之滬軍先鋒隊,其幹部人員,亦多屬之。是年冬,清光緒帝及慈禧太后死,楊振鴻急謀入滇西起義,電約先生至仰光商進行策。先生至星加坡謁 中山先生,受機宜。及抵仰光,楊振鴻已先行入滇,會同杜鍾琦、黃毓英及喻培棣等籌備在永昌發難。旅緬同志,留先生與居正共主光華日報筆政,並倡設覺民書報社。己酉春,先生與居正及陳仲赫,擬入滇參加,行次瓦城,得杜鍾琦函,知永昌事因何畏貽誤而失敗,楊振鴻嘔血殉國。先生乃返仰光主持報務,居正與陳仲赫入滇視察。居、陳行抵干崖,見杜黃喻等均染瘴毒,缺乏醫藥,乃共同照料回仰光就醫,迨病稍愈,杜黃復密入滇西活動。及光華日報改組為進化報,先生與居正仍共主筆政。後居正以訟累出境,先生乃獨力主持,同時並謀舉義於滇西。庚戍冬,杜鍾琦由滇至仰光報告在滇西運動成熟,以及僑緬滇商寸尊福願助餉械費數萬盾等情形,先生乃電邀黃興至仰光,共往皎媚晤寸尊福商動用所助軍餉事,忽報英兵侵佔片馬,慮牽動外交,而旅暹同志運滇軍械,又被暹羅關吏扣留,乃暫停滇事,決依 中山先生之計劃,以全力圖粵。辛亥,先生與黃興入廣州,於是有三月二十九日之役。黃興躬率革命黨人進攻總督衙門失敗,死者累累,黃亦受傷斷指,僅以身免。先生以負責機要,撰擬法令檄文,並保管印信密冊,不得與於行陣之列。事敗赴滬,任民立報撰述,與宋教仁陳其美譚人鳳于右任史家麟楊譜笙等,組織同盟會中部總機關,籌畫聯絡長江流域之革命。及川漢鐵路風潮起,湖北同志居正楊玉如至滬報告,決起義於武漢,並推先生至香港,與黃興密商大計。議定黃興赴武漢主持,先生回滇謀響應。雲南光復,先生任都督府參議,與都督蔡鍔及滇中同志籌畫派兵援川,及弭騰榆之釁,定臨蒙之變,均悉中機宜,滇之蕭牆無患及反側胥安,先生贊助之功為多。後充赴寧會議全權代表。民國元年元旦 國父孫中山先生就任臨時大總統。三日,組織內閣,先生被任為司法部次長。時總長伍廷芳在滬,任南北和議總代表,部中用人行政,均由先生主持,歷時三月,規模大備。辭職後,任同盟會上海機關部副部長,民國新聞社總編輯。秋,奉 中山先生命,赴南洋各島及緬甸,籌設國民黨各支分部,並受滇督蔡鍔之託,廣勸華僑集資回國,開發雲南實業。二年,當選國會參議院議員,對袁政府違法簽字之大借款及喪權誤國承認外蒙獨立之中俄協約,均竭力反對。四年春,奉 中山先生命回滇活動討袁,為袁偵悉,都督唐繼堯授意鄧泰中楊蓁及其介弟唐繼虞等予以維護,密藏鄧泰中(鄧為唐公之表弟)團長公館即金鳳花園。常與同盟黨人董鴻勛田鐘穀等往來於高級將領羅佩金黃毓成葉荃張開儒之間,密商討袁大計。八月二十三日,籌安會起,段芝貴等承袁意旨鼓吹帝制之通電到滇。跟著十九省贊成帝制之偽電亦紛紛馳至。都督唐公乃先後於九月十一日、十月七日密召軍界中堅人物會商對策,積極準備討袁部署。惟時滇省軍力僅兩師,與北洋勁旅相比,眾寡懸殊,乃派劉雲峰等往江蘇,趙伸吳中桂等往廣西,李植生等往四川,楊秀靈等往湖南,志伊先生往香港與各省同志聯絡;貴州廣東等處,均已先派有人,乃密函指示機宜,冀廣樹聲援,分袁兵力。十二月三日,唐公於警衛團本部召集團以上車官密定出師計畫。方略既定,隨於九日命鄧泰中率其全部,楊蓁率其大部先向東昭一帶開拔,故李烈鈞及蔡鍔兩公入滇不數日,雲南即通電首義,擁護共和,反對帝制。先生承 國父之命,與滇中同志智燭機先,運籌策,奔走聯絡,艱險備嘗。民國絕而復續,共和再造,先生與有力焉。袁死黎繼,先生仍供職參議院。六年,段祺瑞召開督軍團會議,脅迫黎元洪解散國會,先生在滬與張大義段雄葉夏聲等通電討段。繼隨 中山先生南下護法。國會議員在粵開非常會議,組織軍政府,舉 中山先生為大元帥,先生被任為大元帥府參議。八年春,先生由九龍至廣州,謁黃花崗,追懷往事,有弔祭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絕句十首(詩附篇末),親切沉痛,傳誦海內外,較諸海內賢豪,騷人墨客,偶臨崗上,發為詩歌,用資歎詠之作為勝。九年秋,先生奉 中山先生之命,勸說海疆軍李根源反正,李雖因與岑春源之關係過深,不克自拔來歸,然亦不再作殊死阻撓,故粵軍得達回粵之目的。粵軍回粵,先生被任為司法部次長,並奉命與張繼籌設中國國民黨本部廣州辦事處。十年,國會非常會議議決中華民國政府組織大綱,廢除軍政府,舉 中山先生為大總統,先生改任內政部次長。十一年,陳炯明叛變, 中山先生赴滬。舊國會重開於北平,先生從黨議,堅持法統。直系逐黎,先生與諸同志先行赴滬。十二年,陳炯明下野, 中山先生返粵,執行大元帥職權,聲討曹錕賄選竊位。先生任中國國民黨本部參議,贊成聯俄政策,反對容共。十三年,任大元帥府大理院院長兼管司法行政事務,並任廣州第三區黨部執行委員。十七年,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派先生充雲南省黨務指導員,國民政府簡任先生為雲南省政府委員兼建設廳廳長,均辭未就。冬,國民政府立法院成立,先生連任立法委員四次,在議場發言,一本 國父遺教及利民福國為主張,辭義嚴正,恒得多數之同情,輿論許為議會之柱石,國家之元氣。十八年,充中國國民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雲南代表,中央黨史史料編纂委員會名譽編纂。抗戰軍興,先生以年老多病,疏散還滇,仍努力後方工作,擔任動員委員會設計委員。三十一年三月四日,終以積勞過度,病勢增劇,名醫束手,逝於昆明。先生投身革命,垂四十年,歷典機密,奔走宣傳,艱險備嘗,始終不渝,對於黨國,貢獻殊巨。


弔祭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絶句十首

思茅呂志伊識於民國八年暮春

其一

九龍車駛五羊城,杖策黃花崗上行,

含淚鞠躬心痛甚,英雄沒世半無名。

(埋骨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姓名,調查至民國八年,僅得五十六人。迨民國十一年,據續查所得,又十六人,方補足七十二人之姓名。)

其二

絮果蘭因事豈同,休將勝敗論英雄,

國旗青白飄空際,無數頭顱血濺紅。

其三

佗城初見演飛船,日麗風和三月天,

一擊孚琦清史震,溫生先著祖生鞭。

其四

共起亡秦膽氣豪,阿房一炬火雲高,

堂堂張也膺專閫,複壁宵穿狗竇逃。

(張即兩廣總督張鳴歧)

其五

孤軍深入援遲至,易幟難成拔趙功,

右執快槍左炸彈,死呼殺賊鬼猶雄。

其六

漏網魚多甚倒戈·南山有鳥忙張羅,

匪人誤用誰屍咎,桀犬可誅陳鏡秋。

原註:「陳鏡秋為李準部下,一面代吾人運軍械;一面告密於李準,為此役失敗之最大原因。事後雖得誅陳,但吾黨元氣,已大傷矣!陳逆之肉,真不足食也」。

其七

指墮黃忠屈不伸,刧餘龍性總難馴,

友仇國恥何時雪,腸斷天香閣主人。

原註:「是役黃公克強,被槍傷殘二指,趙公伯先則因事敗氣憤,腸斷已死,其墓題為:『天香閣主人』,故云」。

其八

陸沉何幸起神州,錯鑄和戎魏絳謀,

八載猶餘專制毒,九原遺恨詎能休。

其九

救國身膏斧鑕甘,同盟後死每懷慚,

蕭何不事收圖籍,烈士應增七十三。

原註:「志伊當時派定專司秘冊保管之責,恪守職位,不得與於行陣之列,非然者,亦當隨諸先烈於地下,而足成七十三烈士之數矣」。

其十

附驥名彰德不孤,況曾草檄共驅胡,

黃陳熊宋都凋謝,寥落天南一暴徒。
(黃陳熊宋即黃克強陳英士熊越山宋逐初。)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三期;民國6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