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雲南起義獻詞

作者/簡爾康

雲南起義,擁護共和。在整個國民革命的戰役中,是一個關鍵性的大戰役。

這一役的始末,依照張其昀先生黨史概要的分析:「肇和舉義失敗後, 總理命呂志伊、李烈鈞等在雲南活動,其時主持雲南省政者為唐繼堯,本有反對帝制之意,至是益為堅決。未幾蔡鍔亦於十二月二十日抵昆明,翌日唐繼堯召集軍事會議,蔡鍔、李烈鈞等均參加,歃血宣誓,興師起義。二十三日,急電袁氏,勸其取消帝制,並限二十四小時答覆,屆時竟無回電。二十五日唐氏遂通電宣佈獨立,組織軍政府,公推唐繼堯為軍都督。當時滇軍約二萬人,合以黔軍不過三萬,乃編為三軍,以蔡鍔為護國軍第一軍總司令出川湘,李烈鈞為第二軍總司令出兩廣,第三軍總司令由唐自兼,在後方策應。蔡鍔所部又分三路,一路攻四川宜賓瀘縣,一路攻四川綦江重慶,一路攻湘西晃縣芷江。蔡與袁氏爪牙曾錕、張敬堯部,共約三十萬人,酣戰於重慶瀘縣宜濱之間,無不以一當十,以寡勝眾。李烈鈞所部,與袁氏鷹犬廣東將軍龍濟光所派由桂來禦之龍覲光軍隊,戰於滇桂交界百色剝隘間,大破之,廣西陸榮廷應約宣佈獨立,遂長驅而至廣東肇慶(高要)。貴州劉顯世復繼滇而起,各有紛紛響應,居正在山東有中華革命軍東北軍的組織,代理總司今為許崇智,參謀長即今 總裁。因之擁護袁氏最力之四川將軍陳官,亦請取消帝制。袁氏不得已於五年三月二十二日,下令取消帝制……袁氏窮途末路,叛親離眾,前後八十日間,洪憲帝號終歸泡影」。

根據這一簡單的敘述分析,雲南起義擁護共和,具有下列二方面的意義:

第一是民主共和絕而復續的關鍵 辛亥革命成功,在東亞成立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但是一般民眾的心理,由於世世代代生活在專制積威之下,一時不能適應,少數別有用心之徒,發為民主共和,不適合於中國之謬論,若袁逆成功,證明謬不虛,則中國將再陷於專制之深淵。因是 國父在致鄧澤如等論討袁函中說:「袁旦夕將稱帝……從此中華民國名義,亦將歸於消滅」。雲南起義成功,使民主共和絕而復續,其意義的重大與武昌首義匹美,因是 國父在致黎元洪國務院盼定雲南起義日為國慶日電中說:「籌安稱制,民國幾亡……然首先宣告獨立,誓師申討者,實推滇省……方之武昌起義,一則為民國開創之功,一則為民國中興之業,皆我五族人民人人所宜永留紀念者也。」

第二是革命轉劣勢為優勢的關鍵 袁氏叛國的行為,為時甚早,刺殺宋教仁案發即暴露無餘,國父洞燭其奸,民國二年即主張討伐,在民國二年七月,就有「為袁氏叛國對國民宣言」的發表,促起二次革命,但是沒有成功,袁氏的野心益大,而國民革命受此挫折則一蹶不振。當時的情形,國父在中華革命黨宣言中說:「促起二次革命,不幸精神潰散,相繼敗走,扶桑三島,遂為亡命客集中之地矣。談及將來事業,意見紛歧,或緘口不談革命,或期革命以十年,種種灰心,互相詬誶……在討袁二次宣言中,亦有類似的訓示。雲南起義,以三萬的地方部隊,破袁逆的數十萬精兵,以一個偏遠的貧瘠省份,對抗袁逆所掌握的全國財力,和大批的國外借欵,充分的發揮了革命的精神,使革命的形勢,由劣勢轉為優勢,這是一個重要的關鍵。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目前我們面臨的反共戰爭,雖然已形成世界性的問題。但這一大禍的根源,發生在中國大陸,為了拔本塞源,根本之計,仍是在大陸上犂共匪之庭,掃共匪之庭。我雲南在革命歷程中,有這段光榮的歷史,在茲反共大業進程中,凡我雲南同胞,都應加以恢弘。記得在抗戰前, 總統對雲南省會中等以上學校員生講演「為學做人與復興民族之要道」時,曾勉勵「我們雲南要做復興民族一個最重要而堅實的基礎」。我們隨政府播遷來臺的人士,尤應乘機奮起,與散布國外與潛伏故鄉的志士,在政府的領導下,共同努力,早日歸馬華山。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死四期;民國6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