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少元先生傳

作者/張維翰

先生諱光庭,字少元,雲南曲靖府首邑南寧縣孫氏,家世業儒,生而秀俊,讀書穎悟過人,年十餘,淹通經史,一試遂入府庠,肄業於省會五華書院,學益大進,與昆明陳小圃先生相友善,光緒八年壬午鄉試,同榜中式,翌年癸未,聯捷為進士,小圃先生以翰林院庶士授職編修,先生則官內閣中書,雲南巡撫張凱嵩中丞,對先生才華,至為器重,以其女公子清如女士許之。詩禮鴛鴦,文章鸞鳳,一時傳為佳話,歸娶後,遂偕入京供職,歷經甲申、甲午之對外戰敗,喪權割地,及戊戌政變,庚子義和團肇禍,八國聯軍入京,西太后挾帝奔陝,內憂外息,國勢怗危,又以緬甸越南淪於英法,兩帝國主義者虎視耽耽,直以滇省為其勢力範圍,邊事岌岌可慮,慨然有告歸致力桑梓之念,小圃先生亦同此志,以省親假歸,經當道敦聘主講經書院,先生回籍,亦被聘為曲陽書院山長,時學人之尚考據者,輒以繁微博引相誇,重文辭者,又以琢句追章為能事,至於身心性命之學,多未講求,識者深以為病,兩先生之教人則於經史詩文之外,注重實踐力行,以孔孟為依歸,並留心於時事。而學風為之一變,辛丑清廷下令變法,停科舉之制,興辦學校,雲南當局改五華書院為高等學堂。小圃先生受聘為總教習,乙己春,復被資送赴日本考察教育,並選績學之士,及優異學生近百人隨往留學,所任總教習職,改為教務長,由先生任之,及小圃先生回國,清廷詔起為貴州提學使,高等學堂已改為兩級師範;先生復入京供職,夫人清如女士,留滇繼續任教於女子師範學堂,丙午春,乃隻身赴日本留學,值雲南留東同學會有雲南雜誌之刊行,夫人以世家閨秀,學有根底,且嫻於詩詞,抵東京後觀感一新,曾錄其近作七絕十四首,寄總編輯吳石生太史為之刊載於雜誌第一號中,其詠別諸姊云:『書囊劍篋幾春秋,萬里孤身一遠遊,高唱驪歌東渡去,那堪同首望神州』。時事有感四首云:「一局河山慘淡容,英雄銷盡國魂空,茫茫今古興亡恨,都付紅顏感慨中」、「蒼狗紅羊浩劫來,犧牲民命亦悲哉,諸君怒發鬚眉氣,一躍東西大舞臺」、「戰雲莽莽已全收,國事艱難愁更愁,叫醒沉沉千載夢,肯將黃禍付東流」、「蓬山明月照天涯,空對流光感歲華,安得長虹三尺劍,豪情催放女兒花」、遊日本國光館云:「忠骨雖枯姓字香,精魂凜凜耀光芒,傷心祖國千年史,幾個男兒死戰場」,詠日本婦人愛國會送大將出征云:「大將雄風一短戈,漫斟別酒聽軍歌,誰知愛國千行淚,偏見美人襟上多」,詠中國女子云:「久痛沈埋萬丈淵,昏茫世界總堪憐,但留愛國雄心在,喚起中原女少年」、感懷三首云:「河山滿目送斜暉,昆海波濤百丈飛,東望大江南野月,故園風景已全非」、「罷牛騰駕上卿班,滾滾人才去未還,既倒狂瀾誰挽住,莫教豺虎渡邊關」,「滇中時勢慨凋殘,忽憶當年女木蘭,準備西南籌戰略,定教熱血灑波寒」、參觀幼稚園云:「謳吟絃誦鼓歌中,幼稚園開善養蒙,造就國民真教育,請看兒女亦英雄」、詠女學二首云:「豪傑生時感地靈,須知陶養賴家庭,焚香靜讀拿翁傳,母教千秋照汗青」、「歐風美雨浸東鄰,羅馬流傳教澤新,自此南荒興女學,不須武士亦精神」當雜誌郵寄到滇,各界爭相購閱,一般女生受其詩之激勵,先後自費赴日留學者達數十人,先生供職北京,旋亦奉派為留日學生監督,其叔志曾字敏齋,適在早稻田大學攻法律,堂弟桂馨字叢山,在陸軍測量學校習測繪,胞弟光祖字子聿,亦肄業於明治大學,一家五人,快晤於明治維新之江戶各勤其業,皆有所成,回國後,敏齋任雲南法政學校校長,轉高等審判廳長,叢山任雲南陸軍測量學校教官,旋任校長,子聿亦在法政學校任教,夫人則應聘至江西南昌興辦女校從學者眾,先生回滇後,應聘為都督府顧問,民國二年,當選為參議員入京,參眾兩院於四月八日開幕,是為我國正式國會成立之始,不幸宋鈍初先生,先於三月廿日在上海被刺,輿論沸騰,致有二次革命發生,總統袁世凱悍然停止國會職權,解散國民黨,兩院國民黨籍議員皆被取銷賽格,並追繳證書徽章,先生與滇籍同志憤而先後離京,四年冬袁氏竟叛國稱帝,令改明年為洪憲元年,雲南起義以護國第一第二兩軍分道討逆與袁軍激戰於川、湘、桂、粵,予以嚴重打擊,袁氏勢窮,自行撤銷帝制,廢止洪憲年號,旋即愧恚而死,副總統黎元洪依法繼任為大總統,恢復國會,馮國璋當選為副總統、段祺瑞任內閣總理,因參加歐戰案,與黎總統政見不合而被免職,竟於天津召開督軍團會議迫黎元洪解散國會,於是先生與南下議員,雲集廣州,開非常會議,組織軍政府,舉 國父孫中山先生為大元帥,南北對立,七年軍政府改大元帥制為七總裁制,北京又成立所謂新國會,舉徐世昌為總統南北政府各派代表議和於上海,迄無所成,北方政權,為軍閥所爭奪,直奉兩軍因而開戰,奉軍戰敗,徐世昌去職,黎元洪復任大總統,舊國會雖重開於北京,政局仍為直系軍閥操縱,黎元洪被迫離京,曹錕以重金賄選為總統。滇籍議員,皆拒賄離京南下,先生以時局蜩螗,遂寄寓蘇州適李印泉亦奉母隱居吳會,印泉為雲南高等學堂早期學生,對先生禮敬如昔,及國民政府北伐告成,奠都南京,先生因譚組安李協和兩先生之薦,於十七年被任為雲南省政府委員,攜眷還滇,時余亦以省府委員仍兼昆明市長,值先生入庠六十週年,曾循其意,於孔子誕辰釋奠後邀,先生及其同年陳性圃先生重遊泮水,先生等於櫺星門前繞池一周顧而樂之。蓋先生崇聖之心至誠,對廢止祀孔子之議反對尤力,今有此舉,聊以慰情耳,是年冬余以籲請廢除中法越南條約改訂新約入京,至十九年夏新約正式簽訂,回滇就兼民政廳長任,以軍方阻力橫生,未能貫澈訓政設施,辭職入京,服務中樞,至抗戰勝利後於三十五年回滇,始悉先生於二十八年舉家回曲靖,三十二年壽終里第。距生於清同治二年癸亥七月廿六日享壽八十有二清如夫人及副室蔣夫人亦先後逝世矣。先生有子三皆蔣夫入出長堉金,為駐粵滇軍師長范石生部屬,作戰陣亡,次堉亮雲南東陸大學畢業,三堉麟,在原籍已被共匪清算,生死不明,堉亮現在臺灣,曾任黨政工作,近已退休,而致力社會事業,熱心公益,於旅臺同鄉情誼甚篤,堉亮慮先德之久而湮也,詣余屬為傳記,余為先生掌教高等學堂時學生之一,其後在粵、在蘇、及最後在滇,復數數請益,而先生捐館時,余于役在外,竟未聞訃,致缺輓誄之文爰就平日所知先生行誼敬為之傳,其亦所以表先達而示後進者也。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四期;民國6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