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鄉賢鄭和

作者/宗霖

在本文獻第五期裏,拜讀李伯老鄉長簡介鄉賢鄭和的偉大事蹟,引起我對於威震四海的史實,產生極濃厚研究興趣,由於工作關係,航海與我有著很密切的接觸,公餘研讀航海史,對於明代光復大漢聲威,派遣鄭和七下西洋的豐功偉業,極為祟敬,也許發乎愛國愛鄉的意念,特再補續,以勵後進,千古不朽,萬代傳揚,藉而表彰之。

凡研究世界航海史蹟的同好,都知道公元十五世紀末葉及十六世紀初,是一個地理大發現的時代,也是航海業極盛的時代。當初,歐洲各國,以航海互爭霸權,其目的在尋求殖民地,和通往東方黃金白玉的中國新航路。(當時深受馬哥孛羅MARCO POLO著述的東方見聞錄所影響),在公元一四八八年(明孝宗宏治元年),葡人狄亞士航行到非洲南端,發現了好望角;公元一四九七年(孝宗宏治十年)伽馬又航行到了印度。公元一五一九年(明武宗正德十四年),麥哲倫航行到南美的麥哲倫海峽,開始作環球航行。這些航海家,在西洋史上,一直被歌頌為創造時代的航海人物。

我中華民族航海偉人鄭和,早在狄亞士、哥倫布等航行海上之前一百年,已率領著六十多艘大船,三萬眾隨員,在太平洋和印度洋上航行了七次,比他們之中任何人航行的航程、時間、人數、都要遠,要長、要多,而且航行海上的聲威,扶頃濟弱的仁愛史實,也遠比他們偉大崇高。

所以鄭和的航海事業,實為東西交通史一大盛事。時至今日,西方航海史上,鮮少談到鄭和,縱有也只是清描淡寫的小說,虛應故事而巳。尤其有關三保太監(鄭和)下西洋的事蹟,亦頗多錯訛,就在國史裏的民族英雄傳中,也幾乎為之湮沒不彰,為發揚我民族英雄的冒險犯難精神,激勵中華兒女繼往開來的壯志,對這件光茫萬丈的史實和豐功偉烈,確有重加詳介的必要性了。

現在讓我們來談鄭和的身世和偉大事蹟。鄭和本姓馬,名三保,雲南昆陽人(今雲南省會昆明滇池南端的昆陽縣回回村),其祖先是回族人,原住西域(今新疆疏勒地方),元初遷徙雲南大理,及後再移穀昌落籍昆陽,曾祖拜顏,妣馬氏,(休納北城大營屯女,即今之玉溪北城外回回大營及長嫁昆陽回營馬府為媳),祖父從母姓,稱哈旨HADJI他是回教的「師尊」,(曾朝拜回教真主穆罕默德誕生聖地麥加城者通稱哈旨),祖母溫氏,父亦哈旨,母又為溫氏,一家都是虔誠的回教徒。鄭和的父親馬公,為人爽直好義。明禮部尚書李至剛為他撰寫墓誌銘曰:「公哈旨,姓馬氏,雲南昆陽人,祖拜顏,妣馬氏;父哈旨,母溫氏。公生而魁岸奇偉,風裁凜凜可畏,不肯枉已附人;人有過,輒而斥不隱,姓尤好善,遇貧困及鰥寡無依者,恒獲賜給,未嘗有倦容,以故鄉黨靡不稱公為長者。娶溫氏,有婦德,生子二,長文銘,次和,女四人。和自幼有才志,事今天子,賜姓鄭為內官監太監。公勤明敏,謹恭謹密,不避勞動。縉紳咸稱譽焉」。

至於鄭和是怎樣入官為太監呢?明太祖洪武十五年,派大將軍傅友德,沐英帶兵入滇,進攻雲南的元軍韃靼殘餘部隊,平定之後,把當地回族的一些幼童,當作戰利品,帶回南京;鄭和也是其中之一,那時他可能在十歲左右。明初有個非常不人道的刑法習慣,就是每當大兵攻克一個地方,把幼童擄掠回來,割去其生殖器官的睪丸後,便送到皇宮裏去做奴僕,鄭和亦所難免,所幸手術不精,尚存其一,創下爾後的事功和膽識,分配到燕王的府邸去服役。

燕王朱棣是太祖的第四子。朱棣在幾個孫子中能力最強,實力也最雄厚。他一看到鄭和,觀察其儀表極為聰明伶俐,於是把他留在自己身邊。燕王「靖難軍」起軍的時候,他已是二十多歲的青年人了。隨燕王在軍中,勤習武藝,且又驍勇善戰立有戰功,所以當燕王登極之後,便升為內宮太監兼司禮。此官職,在明代宦官十二監中,權勢至為隆重。永樂二年(一四○四年)元旦,成祖親自寫了一個「鄭」字賜給他為姓;從此改名為鄭和。

其生卒年代,明史亦無正確的記載,根據歷史推斷;他歷事成祖、仁宗、宣宗三朝,凡三十年;首次出國,當在壯年,三十上下,以此推其生卒,大概生於明太祖洪武四年(一三七一年),或早至元末至正年間,卒於明宣宗宜德十年(一四三七年),享年七十歲。

自來人們對於宦官,都很鄙視;且因歷代宦宦,往往利用接近君主之便,竊權誤國,人多恨之。故明朝自太祖開國之後,亦以前代宦官專權亂政,對於內廷所用的宦官,限制極嚴。定制;內臣不得兼外臣文武銜,不得著外臣冠服,官階不得過四品,每月米俸一石,並於宮門置一鐵牌,上刻:「內臣不得干預政事」,懸為禁令。然成祖為何要派一位太監鄭和去當任「下西洋」的專使呢?其原因:㈠成祖起兵北京,奪取建文帝的國位時,頗得宦官的內應,即位以後,因之備用宦官,有出使專征之權;也就是解除太祖「內臣不得干預政事」的禁令。㈡鄭和儀表才智御統能力都高人一等。㈢鄭和出身於回教的家庭,有剛毅、豪邁、勇敢、力克困難的耐力。㈣鄭和本人亦奉佛教,曾受菩薩戒,並擁有一個「福善」的法名(見佛說摩利天經)。鄭和出使的國家是今日的馬來亞、泰國、印尼、印度、錫蘭、阿拉伯一帶,不是佛教即回教國家;他有了佛回兩種宗教的淵源,所以派他出使,適得其當有很多便利。

接著就是談其豐功偉烈了,永樂三年(一四○五年)六月,鄭和奉旨首次率領王景弘等將士二萬八千餘人,分乘六十二艘長四十四丈,寬十八丈的大船,自劉家河(今江蘇太倉縣)出發,先經福建五虎門(今閩江口馬祖列島一帶)稍作逗留後,首達占城(今越南西貢)再到爪哇(今印尼共和國主島),蘇門答剌(印尼蘇門答剌西南部),古里(今印度加爾各答),然後折返舊港(今蘇門答剌北部的巴隣旁),於永樂五年(一四○七年)九月返國。

他第一次奉使,曾到古里封王,據何喬遠氏著名山藏王享記說:「永樂元年,酋長馬那加剌滿遣使朝貢,三年復貢;詔封為國王。鄭和下番自古里始,西洋諸番之會也」。和在古里曾起建碑庭。文曰:「此去中國,十萬餘程,民物咸若,熙皔同情;永爾萬世,地平天成」。

中華民族素有崇尚正義,愛好和平,繼絕世,舉廢國之王道精神,鄭和下西洋時,充分表現至大至剛扶頃濟弱泱泱大國風範。過舊港時,曾派員招降舊港海盜首領陳祖義,命他不得殺人越貨,劫掠商船,彼承諾了,但請求鄭和把船隊駛近海港,以便接受投降,和應允之,豈不知陳詐降,想趁和不備時,加以突擊,幸此預謀為其部下施進卿者潛來密報,和得以暗中準備,待陳率寇眾襲來,官兵應聲出戰,大敗寇眾,並將之生擒。之後,押解回京斬首;成祖知和智擒海盜,龍心大悅,特敕封深明大義的施進卿為「舊港宣慰使司」的官銜,命其為世襲宣慰使司,與內地土司一般禮待。

鄭和第一次遠征,歷時兩載,到越南、馬來西亞、印尼、泰國、印度和錫蘭。完成封王建碑,生擒土酋,達成「宣天子詔,因給賜其君長,不服者,則以武懾之」的任務。

永樂九年六月,鄭和第二次奉使南巡。這次他率領官兵二萬七千餘人,分乘四八艘寶船,到了占城、爪哇、邏羅、滿利加諸國;巡至年底到了南巫里,再西航印度、甘巴里、阿潑巴端、古里,翌年(一四○九年)二月初一抵錫蘭山(今之錫蘭國)的迓里(CALLE)修佛立碑,碑文用漢文、格米文及波斯文勒石;此碑於一九一一年發現(今存錫蘭博物館)。

在鄭和對錫蘭封國建碑的當兒,國王亞利苦奈爾,引誘和至宮中,企圖敲詐金銀貨幣,並暗中派兵五萬往劫寶船,和洞悉其陰謀,卻率部返回船上,不遇歸路已被截斷,和當機立斷,探悉王城空虛,索性召集隨行二千官兵,星夜進攻王宮,一舉生擒國王亞利苦奈爾及其皇室眷屬,於九年(一四一一年)六月返國,將亞利苦奈兒獻給皇上處理。成祖為了表示寬大,也為了籠絡海外各國,於是赦免了亞利苦奈爾,釋放其歸國;另立亞利苦奈爾的親屬為錫蘭王,從此,海外諸國更加懾服大明天子的德威,不敢稍有叛意了,此次遠征歸來,成祖大加晏勞,引見者七百四十五人,賜鈔五千一百錠,遣內官趙惟善,禮部郎中李至剛晏勞官軍於太倉,人鈔十錠,凡二十萬,由此可見當時晏會的盛大,參晏人數之眾,稿賞之優厚。

鄭和第三次奉巡的時間是永樂十年(一四一二年)十月,目的地是波斯灣。此次巡程較遠,所準備的時間特別長,第一是建海神祠祀,以宗教上的虔誠信仰精神,來安慰眾志。第二徵召通天方(即麥加)國語文的人,隨從出使。馬觀其人因能通譯天方語文,初次同行,教掌哈三亦偕行。準備歷一年整,才於十一年冬出航,先抵占城,經爪哇,到三佛齊,過滿刺加,經彭享,急蘭丹,直航蘇門答剌。

據載當時蘇門答剌西面,有一小國名那苦爾,此小國以紋身刺面為飾,其王率兵時常侵略蘇門答剌;在一次戰鬪中,蘇島國王戰死。其子年幼,不能為父王復仇,主后代為宣詔,誰能代王復仇,願下嫁為妻,並將其統治權交與治其國,至太子能理政事為止。然有一漁夫,遂目告奮勇帶領皇室大軍,擊敗那苦爾,處斬花面王,后為實踐諾言遂下嫁漁郎,暫履行統治地位。後來太子漸長成人,漁郎不肯交還王位,當時正當和南巡至此,請求漢家遠征船隊官軍協助復國,索還統治權,和本繼絕世,舉廢國之王道精神,派兵協助太子,誅了漁夫,恢復統治,漁夫之子名蘇幹利率殘餘逃亡山中,不時率眾侵擾,太子立位,時遭嚴重威脅,百姓不堪其苦。永樂十三年,鄭和再巡至蘇島,蘇幹利其人,幹起草寇海盜打家劫舍的勾當,劫掠船團,更恨鄭和沒有留下買路費,心有不甘,便率眾寇來襲,鄭應用機智,與太子官軍聯合,一舉殲滅之,將寇首蘇幹利生擒。押回南京處斬,由是立太子為新王,感德不已,年年進貢,歲歲來朝,南洋諸國,仰慕大明德威,因而順服。之後,離此西巡前往錫蘭、加異勒、柯枝、古里諸國(今之印度南部各省),再到忽魯謨斯(波斯內灣三大島之一),轉往阿剌伯半島的刺撒、阿丹(今之亞丁),直赴東非的木骨、都東、蔴林、卜剌哇、竹步(今之莫三鼻給,馬拉加西島)等國。於永樂十三年(一四一五年)七月返國。

鄭和第四次奉使,於永樂十四年十二月,而於永樂十五年五月出發,至十七年七月回京。這次,鄭和曾到達臺灣基隆(今之基隆和平島三沙灣之古道海門天險關,尚有遺蹟可考)。即後折返福建泉州,在回教先賢墓行香並立碑。隨員有馬觀、費信、僧人聖慧者,亦偕相隨,其主要任務是:賜柯枝王印誥,封其國中之山為鎮南山;成祖並親撰碑文賜之。

永樂十九年(一四二一年)正月,鄭和第五次奉命出使,次年八月返國,隨員有馬觀及內侍楊慶、洪保等人。其主要任務,是遣送忽魯謨斯、阿丹、祖法兒、刺撒、卜剌哇、木骨都束、古里、柯枝、加異勒、錫蘭山、溜山、南巫里、蘇門答剌、阿魯、滿剌和、甘巴里等國使臣歸國,及攜賚勒及錦綺、紗羅、綾娟、瓷器等國產品賜贈諸國國王為禮儀。永樂二十二年(一四二四年)正月,鄭和第六次奉旨出巡前往舊港,勒授當地頭目施濟孫以宣慰使的職務。翌年歸國時,成祖已駕崩,仁宗即位,朝中若干文人。鼠目寸光,以和下西洋浪費國庫為詞,奏請下令停止製造寶船,並指定鄭和以「下番諸軍守備南京」。海航事業致遭停滯。

鄭和第七次出使,其間往還年月,明史本記,鮮少明確紀載,惟考據鄭和傳云:「宣德五年(一四三○年)六月,帝踐祚歲久,而諸番遠者猶未朝貢;於是和,景弘復奉命,歷忽魯謨斯等十七國而還。誌書敏求記云:「宣德五年五月初四,敕南京守備太監楊慶、羅智、唐觀寶、大使袁誠,今命太監鄭和、王景弘、李興、朱良、楊真。又於星槎勝覽載:鞏珍、費信、馬觀之外,尚有郭崇禮等於第七次偕同行。此巡目的在招徠遠人,雖未遍歷各國,遠方諸國如印度、天方、祖法兒、阿丹、忽魯謨斯等國,皆在宣德八年入貢。鄭和歷次出使,所帶去的中國以德服人的文化,和大批的財物,厚往而薄來的外交使命,開闢落後的國家,絕不像西方國家以侵略或尋求殖民地,而奴役弱小民族為目的。因之出使招徠遠人,聯絡各種族和平相處,互助助人,且有數千各國人士瞭解華夏的偉大,國力的雄厚,待人寬宏的氣魄,泱泱大國的風範,使西南太平洋及印度洋無數國家,不在畏威,而是懷德。

綜觀鄭和七下西洋為時先後歷三十餘年,表現出高度的雄才大略,週旋於文化落後的不同民族,德威之遠播,足以漢唐媲美,其豐功偉烈,何異班超張騫之通西域,迄今仍有若干國家視鄭和為聖賢、神明,這樣的聲威,傳播中華文化的偉大事功,在世界史上,狄亞士、哥倫布、享利王子,怎能與之相提並論,作為中華民族的子孫,吾滇同鄉,怎不引以為榮,而繼起奮進呢?

十月六日於基隆館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六期;民國6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