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洪雜記

作者/李拂一

和族與雲南人

滇南之擺夷,緬甸之撣,泰北及寮北之佬等族人,通常稱滇省曰「猛和」;時亦指稱中國。呼雲南人曰「昆和」,泰國人亦循此稱謂,惟觀念上則與擺夷之出於尊稱者不同。旅泰僑胞通譯作「荷」。按「和」,擺夷文中別訓為「大」或「天」,乃昔時擺夷部族,用以尊稱南詔者。而別稱漢人曰「昆金」,(泰國、寮國及柬埔寨亦均稱漢人為「金」。徐松石在其所著泰族僮族粵族考中,引華陽國志曰:「晉時西南夷稱中國為晉」。擺夷、撣及佬等族之文化,淵源於印度佛教,受印度佛教文化之影響最深。按「金」之一名,應以源自印度古詩摩訶婆羅稱中國為支那之轉譯,而隨佛教東來為近。又滇西一帶之擺夷,稱漢人曰「伽」CHYE,稱中國曰「猛伽」)。明示南詔人與漢人有別。南詔王蒙氏,乃烏蠻之別種,今之羅羅、黎蘇、窩泥、阿卡、倮黑、攸樂等,皆其族類。但擺夷文典籍中,又別稱窩泥、阿卡為「戈」,倮黑為「母捨」,攸樂為「羅」。「和」似專指南詔王族而言。滇西和姓,不知是否即南詔王族之後裔;抑堯時和仲、和叔,楚卞和或後魏素和氏之後,惜未能得其族譜一探討其究竟也。

唐玄宗時,南詔主皮邏閣以破洱河蠻功,策授雲南王。翌年,即開元二十七年(西元七四一年),建都于今大理縣之太和城(今為太和村)。彼時擺夷族人,因而稱太和城曰「永和」或「景和」,進而稱南詔國曰「猛和」,稱南詔國人曰「昆和」,乃極其自然之事。「和」之得名,當原於此。至於河蠻之「河」,雖與「和」為同音,但河蠻部族小弱,初被逐於南詔,北附浪詔;浪詔破敗,復被徙於拓東,不足以為代表,擺夷部族不致尊稱其為「大」或「天」(和)也。

南詔子民,據蠻書所載:有西爨白蠻、東爨烏蠻、獨錦蠻、弄棟蠻、青蛉蠻、裳人、長褲蠻、河蠻、施蠻、順蠻、磨蠻、磨些蠻、撲子蠻、尋傳蠻、裸形蠻、望苴子蠻、望蠻、黑齒蠻、金齒蠻、銀齒蠻、繡腳蠻、繡面蠻、穿鼻蠻、長鬃蠻、棟峰蠻、茫蠻、栗粟兩姓蠻、雷蠻、夢蠻、豐巴蠻、崇魔蠻、桃花人多種,雖亦同為南詔國人(昆和),但擺夷典籍,對這些部族,多數都另有專名。是「和」之一名,應即指南詔王族為無疑。今擺夷、撣及佬等族人,泛指滇之漢人為「和」,蓋滇自莊蹻以兵威定屬楚,進而以其眾王滇以來,無代不有兵爭,即無代不有上萬以至數十萬之中土人士,由士宦商賈,或從軍流戍,移殖滇境。元滅大理,以逮明清,均大用兵於雲南,更有大規模之移殖。清初復厲行政流,於是原有土著,迅速濡染涵化為齊民。近今各縣城市及重要鄉鎮居民,已無法辨別漢土,亦不易辨別誰為南詔王族遺裔。所以擺夷、撣及佬等族人,遂統以「和」稱雲南人,但與擺夷古籍之所志,則有出入也。

各主要部族移民十二版納之先後

十二版納幾個主要部族聚居地區之海拔高度,有顯然之不同。就實際調查所得,以苗傜兩部族聚居之地區為最高,阿卡、攸樂、倮黑等部族聚居之地區次之,蒲蠻部族聚居之地區又次之,而以擺夷部族聚居之地區最為低下。

蒲蠻傳說:五千年前,其始祖法空弄哦即來居是邦。據擺夷文文獻載稱。其始祖叭真于小曆五四二年庚子(宋淳烈七年,西元一一八○年),始入主猛泐(即十二版納)。並言其政權奪自阿卡部族之手,來自車里東北方之貴州(宋之貴州懷澤郡,今廣西貴縣)猛泐龍,故名車里──十二版納曰猛泐,以誌不忘所自。吾人根據各部族聚居地區之高低,蒲蠻族之傳說及擺夷文文獻之記載,略得如次之推斷:

一、擺夷部族應為最後侵入者,擊敗南詔在十二版納之統治,盡驅南詔遺民于崇山峻嶺之間,建立一個以擺夷部族為主體之政權以迄設流。所有十二版納肥沃之河谷平原,水田豐富區域,遂均為擺夷部族所據有及使用。

二、略高於河谷平原之邱陵地帶,低矮山區,則為蒲蠻部族所居住及使用。蒲蠻當如其所傳說,為最先之住民。南詔崛起後,屬於南詔族系之阿卡部族,遂侵據十二版納。真臘遺民之蒲蠻,因真臘世衰,被迫退居於邱陵地帶及低矮山區,將水田豐富而肥沃之河谷平原,讓予阿卡。

三、擺夷部族,由其民族領袖叭真領導,擊敗南詔族系之附卡部族花十二版納之統治,盡據水田豐富而肥沃之河谷平原,其邱陵地帶及低矮山區,則已被蒲蠻部族所佔用,墾殖在先。南詔族系之阿卡、攸樂等部族,被擊敗之後,不得不退居高山地區,以墾殖禽地為生。

四、苗傜部族最後移入,水田豐富而肥沃之河谷平原,全為統治階級之擺夷部放所佔用,自不待言。略高於平原之邱陵地帶暨低矮山區,又為蒲蠻部族佔用在先,即高山地區,亦被阿卡、攸樂、倮黑等部族所墾殖,乃不得不卜居於拔海最高而苦寒之崇山峻嶺。因而形成苗傜部族居地最高,阿卡、攸樂、傑黑等部族居地次之,蒲蠻部族居地又次之,而以擺夷部族聚居之地區最為低下之不同之層次。

擺夷語稱河谷平原之盆地為壩,漢人通稱為壩子。十二版納大小壩子四十餘,其海拔高度,有高達一三四○公尺者,如六順縣之龍搪壩(六順土把總司治所在),有低至五○○公尺者,如車里縣之橄欖壩(橄欖壩土把總司治所在)。原居之擺夷部族,其居他之高低,每隨所居之河谷平原之海拔高低之不同而互異。有居於海拔一三四○公尺之高河谷平原者,也有居於海拔五○○公尺或更低之河谷平原者。南嶠縣治所在之猛遮壩子(海拔一二八三公尺)當中之景嶠山頂,海拔一三七八公尺,亦為擺夷所聚居,此當為十二版納擺夷部族聚居地之最高者。德人克勒納教授(Dr. Phil Wilhelm Credner)認為雲南境內之泰族(即擺夷),皆居於海拔不逾八百公尺之熱帶性氣候之深谷中,此乃未廣為實地踏勘考察之故。居住於每一個壩子四周邱陵及山岳地帶之各山居部族,其所居之高度,亦因各個壩子之海拔高度之不同而有很大之差距。吾人以每一河谷平原及其四周之邱陵以及山岳地帶為一單元來觀察,擺夷部族始終是聚居在最低下之地區,依次而上為蒲蠻及卡摩部族(居於八五○公尺至一三五○公尺之邱陵及低矮山地),再上為攸樂(居於一三○○公尺至一五○○公尺之山地)、倮黑及阿卡部族(居於一三五○公尺至一九七三公尺之高山地區),最高為苗傜兩部族(大都居於一五○○公尺至二○○○公尺上下之高寒山地)。

史記「車里康景」試釋

史記秦始皇本紀:「畢公享國三十六年,葬車里北。惠公享國十年,葬車里康景」。秦自德公以犧三百牢祠鄜時,卜居雍、歷宣、成、繆、康、共、桓、景、畢、惠,以至孝公,均都雍未變。至孝公十二年,始徙都咸陽。畢、惠兩公葬地之車里,應不離雍境,今鳳翔縣地。明凌稚隆曰:「康景」二字疑衍。近來翻印出售之史記,已見有將「康景」二字刪削之者。詩商頌殷武:「昔有成湯,自彼氐羌,莫敢不來享,莫敢不來王」。是商時氐羌已在羈糜之列。書牧誓記從武王伐紂者,有庸、蜀、羌、髳、微、盧、彭、濮人。武王誓師發端之語曰:「逖矣,西土之人」。此諸族中,或雜苗蠻,然要以氐羌為多。西土本周發祥地,而氐羌實最初翼從有功者,部分氐羌因而從周師留居中國,自所難免。

奏之先,雖言出自顓頊,而史記已稱「其子孫或在中國,或在夷逖」。仲衍之後,遂世有功,為諸侯。殷商末,其玄孫曰中潏,在西戎,保西垂,即所謂在夷逖者也。傳十世至秦仲,死於西戎反王室之難。子莊公立,周宣王興兵七千使伐西戎破之,為西垂大夫。歷襄、文、寧及武公,均有事於戎,秦與戎當有混合。周穆王時,曾遷戎於太原。平王之末,戎逼諸夏,自隴山以東,及乎伊洛,往往有戎。在德公卜居於雍之前,雍地一帶,或已先有西戎氐羌,因而有氐羌之地名。疑「車里康景」,即名自氐人。繆公用由余謀,伐戎王,益國十二,開地千里,遂霸西戎。秦與西戎氐羌之關係當更密切,混合當更多,氐人地名遂亦沿用未改,以至畢公及惠公之時。晉書卷百十四符堅載記曰:「初堅強盛之時,國有童謠云:河水清復清,苻詔死新城」,詔當即氐人尊稱苻堅之語。擺夷語謂王或主曰「詔」。擺夷族自稱曰「歹」,炎檄紀聞著錄自稱為歹之南蠻,當屬擺夷族類。「歹」與「氐」雙聲,同屬定母,「氐」亦即「歹」。民國初年,歷任思茅、青龍廠等地電報局局長之楊明軒炳光先生,係思茅縣城西南約三十里之波敖村擺夷,自言其先人為仇池楊氏,仇池楊氏即氐人。氐歹同族,苻詔二字,可依照今之擺夷語訓為「苻王」或「苻主」;從而「康景」二字,亦得其解,其訓為「金城」。不過現代擺夷語之文法,凡作為形容字用之名字,應置於普通名字之後,「康景」應作「景康」,其訓為「城金」。古代地名中,亦不乏其例:如春秋僖公二十八年,「晉侯、齊師、宋師、秦師及楚人戰于城濮」;左傳隱公元年,「鄭莊公寘其母姜氏于城穎」;襄公五年,「諸侯會于城棣以救陳」之城濮、城穎及城棣是也。「車里」其大名,「康景」為「車里之一城」。「康景」二字非衍,不當刪削,應仍保留以待將來作進一步之考證。至畢、惠兩公葬地之車里,位於陝西之鳳翔,非雲南現在之車里也。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六期;民國6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