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初年的大理省立第二中學

作者/王文中

一、前 言

民國初年設立在大理的「雲南省立第二中學」,因條件優越:①有現成的寬敞校舍,②有充分的固定經費,③有熱心的一流師資;所以在短短的四五年之間,就有輝煌的績效,成為全省最有名的學校之一。筆者於民國六年考入該校,得受薰陶,獲益匪淺,故對該校,印像甚深,謹就記憶所及,略述梗概如次:

二、校 舍

該校校舍,位於大理城內的正中央,即塘子口與衛門口兩大街之間,佔地甚廣,原為清末平定杜文秀事變之楊武敏玉科官邸,為宮殿式建築,有坐西向東四合院三進,每進正廳與廂房,均為五大開間,結構恢宏,雕樑畫棟,更覺富麗堂皇,後改設學校,以正廳為教室,廂房為寢室,亦極相宜。左右兩旁,有南北花廳,而以南花廳佔地較寬,佈置亦最為幽雅,有荷池、有涼亭、有四時不謝之花,有終年常綠之樹,有習習風生之叢叢修竹,有挺勁孤檁之翠柏蒼松,綠蔭樹下,遍設礎石桌儿,供人閒坐,改校後,各同學課餘之暇多到此休息,或清談、或下棋、或看書,各隨所好,實為一休閒時怡情悅性之最佳處所。惟此一精心結構之官邸落成後,楊武敏僅在內住了很短的一段時間,即奉調他省,家眷亦全數帶走,整棟院落,遂為滿清政府所沒收,改設西園書院,將私人住宅,變為作育人材之黌宮學府,不失為一最好安排。適至滿清末年,停止科舉,書院制度亦同時廢除,此一歷有多年,聞名遐邇的西園書院,又一變而為「雲南省立第二中學」了;而該校即藉此現成的恢宏建築,稍加修改與擴充,遂成為一既寬敞、又適用的最好校舍,可謂得天獨厚了。

三、經 費

該校不僅接收了西園書院的全部房舍與設備,也接收了書院的所有學田與租息,因滿清政府,對西園書院的膏伙津貼,頗為豐富,曾將劍川、鶴慶、麗江等縣的提標庄田,撥歸該院,收取租息,作為開支;經該校接管後,再加整理,收入亦大為增加,成為該校經費之主要來源。此外省教育廳亦有固定補助,為數亦不在少,故該校能於極短時間,能配合需耍,擴充設備,聘請一流師資,實賴此豐裕的經費所促成,經濟為辦事之母,於此可見一班。

四、設 備

該校於接收全部西園書院樓房後,以正廳樓上為教室,樓下及廂房為教職員及學生寢室;教室兩面開窗,光線充足,空氣清新,各種花香撲鼻而來,大有助於師生上課時的興趣。教職員與學生寢室,交錯安排,使師生打成一片,增加請益解惑之便,不致有隔閡之感,實為一最佳措施。學生寢室,每班為一統間,木板床,白臥具,整齊劃一,與軍營內務,並無二致。又因迫於需要,在北花廳西面,添建理化教室一間,專供各班學生講受物理化學及實驗之用。又在東面添建大禮堂一間,六角圓頂,相當寬大,集會時作為禮堂,平時則作為餐廳,下雨時又可作為三四百人的大操場,實為一多目標的最好建築。大禮堂東面又添建療養院一所,有病床,有特約醫師,病患治療,均極方便。又因四合院最後,有空地一塊,斷瓦頹垣,堆積如山,雜草叢生,為蛇鼠出沒之所,對學生安全,影響甚大,遂由各班學生,自告奮勇,通力合作,在兩個多月的課餘時間,把它夷為平地,作為大操場,一切體育活動,如排球、籃球、單桿、雙桿、跳高、跳遠、操槍等等,都在此舉行,也算是一個多目標的最好場地了。至於挖出來的泥土沙石,則有計劃的堆到南花廳西面的空地上,壘成一座小山,大概有三四百公尺之高,周圍遍植花木,所以又叫它小花山。在山頂眺望,但見全城大街小巷,高低樓房以及蒼山洱海,全來眼底,甚至雞足山亦隱隱可見,是為開闢大操場一舉兩得的另一收穫,也可算化朽腐為神奇了。此外如廚房廁所、洗臉間、洗澡間、茶水間、販賣室、理髮室等等,不僅應有盡有,且寬大整潔,安排適當,具見設計的周密。

更值得一提的是該校的教學用具、儀器標本以及化學藥品等等,也是應有盡有,如生理學中的人體構造,血液循環,神經系統,消化系統,呼吸系統等等,均有購自日本的各種臘像,可觀整體,也可扭開螺絲,觀其內部組織。又如動、植、礦等科(當時統稱為博物學),亦有日本所製的原體標本,尤以飛禽野獸為最多,礦物亦有不少,凡當時課本中所講到的都一一檢出,使學生傳觀,不僅增加學生研習興趣,抑且使記憶甚牢。至於物理化學亦復如此,凡各種藥品以及實驗器具,都極完備,每講一課,均加以實驗,有些化學變化,很像魔術表演,不僅學生感到莫大興趣,許多職員工人,亦多在窗外圍觀,共飽眼福。

上述種種設備,在今日臺灣,已極普遍,無足為奇,但在六十年前,遠在邊僻地區的一間普通中學,能有如此設備,亦難能可貴了。但該校仍有一最大缺點,就是全校僅有一間閱書報室而沒有圖書室;所謂書報亦僅有上海申報、新報、以及本省小版之小型報紙數份,雜誌亦僅有東方、中華、學生等數種而已,實與其他設備不能配合,而學校當局亦未加注意,殊屬可惜。

五、師 資

該校第一任校長為前西園書院山長楊逈廔先生(名瓊鄧川人為筆者鄉前輩),但僅為過渡性質,一年後即由李厚庵先生(名厚本大理人留日學生)接替;李先生熱心教育,勇於任事,上面所述的一切設備,皆為他一手所造成,他更注意於師資的選擇,所延聘的教師,大部份為雲南優級師範的畢業生,小部份為留日學生,均屬學有專長,熱心教育的一流人選。又聘日人蘋內四郎及某某(忘其名)二人為專門物理化學教師(當時國內中等學校能聘外國教師者尚不多見),有此優秀堅強的師資陣容,創造出一間聞名全省的學校,自是理所當然的了。但好景不長,不幸於民國四年,大理駐軍,因受落職軍官楊恢五的刁唆,發生叛亂,由北門進城搶劫,至該校附近時,突聞校內發出預備號音,以為學生要準備攻擊他們,遂先發制人,集中兵力,圍攻該校,有學生四人,慘遭擊斃,日籍教師亦有一人受傷;其實該校之吹預備號,係準備考試,並不知外面發生兵變,一著之誤會,竟造成該校無可補償的慘痛損失,其後叛兵雖經敉平,但部份教師遂因痛心而離職,部份學生亦畏懼而相繼輟學,李校長的萬丈雄心,也降到了冰點,終致飲痛辭職,揮淚而去;嗣由丁石夫先生(名其彥楚雄人日本宏文書院畢業)接長該校,雖有一番整頓,但亦止於維持現狀,遠不如當年的蓬勃氣象了。

六、校 風

民國初年,滇西二十餘縣,僅大理有這一間省立中學,而每年又祇招生一班,在報考的七八百人中僅錄取五十五名,還不到百分之十,比今日臺灣的聯考,沒有多大差別,被錄取者的素質已相當高,再加以該校的校風,一開始就採取日本的嚴格制度,所以學生都很守規矩,絕沒有胡行亂為的。所有教職員學生,都一律住校,都一律在校聚餐,即城內師生亦不例外,除星期六下午和星期日以及其他例假日外,都不許外出,上課時不許請假,課餘請假,必須填寫假條,經監學老師批准後,到大門口交稽查老師存查,並檢查儀容服裝後,始准外出,手續相當忙繁,所以不是萬不得已,誰都不願請假。都養成星期日也不外出的純潔生活習慣,不為社會不良風氣所粘染,且每人身上都帶有學校發給的一本小手冊,印有校內規則八十八條,校外規則十七條,警醒大家不要輕易違犯,否則重者立即開除,輕者記過扣分,人人都能遵守,不敢輕犯,我在校四年,竟沒有看到一個同學被開除或被記過的;故該校的輝煌成績與榮譽,不僅是師長們的教學熱忱,管教有方,而學生們的循規蹈矩,自發自奮,埋頭讀書的好習慣,也是一個最大的因素,特一併加以敘述,以誌不忘,並作今日在校師生們的借鏡。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六期;民國6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