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之開遠 昔之阿迷

作者/李時

今開遠,昔阿迷,民國四年夏末秋初,我曾經滇越鐵路昆明登車,夜宿阿迷,天絕早由阿迷達河口以出國,事隔多年,已無印象,民國十七年至二十一年,長時間住在開遠,和地方人士相談,才知今之開遠縣,即昔之阿迷州,茲就地理歷史,簡略敍述,並考其改土歸流入民國文物,展望將來:

一、地理輪廓

昔之阿迷,叢山峻嶺圍繞,中間是一不大不小的不太平壩子,上流河水由壩頭岩峽注入,流經壩中到壩尾又落岩縫中,水落之處較低,溫度高,農作物早熟,水稻外,以甘蔗為普遍,得土質之肥沃,氣候之適宜,粗大而甜如蜜,入口吐渣如綿,以他處比為上品;上面懸岩峭壁,鐵路循岩鑿石成徑而過,該處由開遠開車為車站,有鐵道警察分局護路,分局長率兵警二十多名駐守,孤立岩上,並無居民,提起此鐵路,當知修築的原因:亡清道光起,內政不修,外交失敗,為列強積極侵略,締結許多不平等條約,雲南劃入法國勢力範圍,法帝國主義者,欲吮吸雲南地上產物,地下寶藏,先以交通為第一,故滇越鐵路,法所修築!其比較東北南滿鐵路稍好者,護路權未失,不似滿鐵三十里以內,外人為所欲為,我政府不能過問!由昆明到河口,護路鐵警分設三十六分局,以總局統轄之,總局所在地在開遠,此路工程浩大,由昆明出宜良以下,所經山嶺挾岩石,穿洞將達二百個,長二公里乃至三公里,上下段有好幾個,開遠河口中間,一處兩對面壁立懸宕,相隔大箐,箐深約二千公尺,寬約千尺,建橋工程,舉世無匹!橋成,上下火車由洞穿過,人坐車中悶極,方從這邊洞出口見一線光明,吸一口新空氣,又入那邊洞不見天日了!路係單行道,兩頭洞外有交換站的。

二、簡敍歷史

原係阿迷,而阿迷從數千年史跡考之,殊覺渺茫?明以前雲南是土司制,有些地方,各成部落,清鄂爾泰改土歸流設流官,阿迷為迤南臨安府之阿迷知州,州官非土著而是漢人,把迷藏叢山峻嶺難與外通之阿迷,開闢人馬可行之官道,以便官家出入,商賈隨之,漢人衣冠,初見阿迷,但依然夷多漢少,州城雖設學官,教化仍難推及四鄉,故文物異常落後,在滿清二百六七十年長時期中,不能說毫無進步,風俗習慣,夷人受漢人感染,城區變易不少了!

三、今之開遠

交通為社會進化之樞紐,由野而文,交通關係甚大!我中華沿江沿海,比山區得風氣之先,就由交通便利所致!故今之開遠,和昔之阿迷,大有不同!自滇越鐵路築成通車,突飛猛進,變冷落而熱鬧!滇段由河口到阿迷為中心點,客貨車因路險不能夜開,一上一下,均宿阿迷,城外落雲莊,闢為宿站,過客雲集,旅館林立,食店遍佈,洋味、廣味、川味,兼而有之,聽食客選擇;娛樂場所,有固定戲院、茶樓亦唱亂彈,空地時來雜耍,名目繁多;照明有大力發電電燈,比之油燈,明亮而方便!大小旅館中,風塵女時有出入,有土、有港、有粵,街頭食店,去去來來,惹人注目不已!其所以鐵路通,阿迷驟然改觀,不單是越南往來方便,而是昔日由長江經四川入滇百貨,改由海道自上海而香港,而海防、而河口、而阿迷達昆明,不拘人物阿迷為宿站,怎不異常熱鬧呢!昔之阿迷改今之開遠,開遠真開遠,不似昔日阿迷閉塞,因鐵路往來甚快,才有這般情景的。

滇越鐵路壞的一面,是滿清為外人壓迫之結果;好處也多,百貨自江而海,縮短日程,減少運費,青年留學國內外,昆明出發,宿開遠,出河口,以達海防,而港,而滬,不消十日,隨心所欲讀大學,南北可以四通八達,出洋則東去日,西去歐美,與舊日比,真有天淵之別!而開遠在阿迷時代幾千年,迷藏不露,今開通了!我們救國建國之三民主義,而推動實行之黨,在全省有縣黨部之組織自開遠始!民國十七年,中國國民黨雲南省黨部派申慶璧、蔣子孝、楊光惠、張邦藩、李時為開遠縣黨務指導委員,成立開遠縣黨務指導委員會,推申慶璧為常務委員,蔣子孝是以縣長兼任,黨政合作,促進地方庶政不少,同在黨部工作者,為現任立委之孫秉權同志,孫同志是開遠人,曾任委員書記長各職,時間甚長。

四、我在開遠

我以滇越鐵路黨務特派員兼助理軍警總局總局長張邦藩同志局內事務在開遠,我和張同志兼充開遠縣黨務指導員,實際工作甚少,其後我又任軍警訓練所長,目的是要將全路軍警訓練成認識革命之三民主義,養成革命戰士,忙於此即疏於彼!軍警所轄全段三十六分局,大都有市集,有商旅,有民眾,我自參加革命長時間,十之九作民眾運動,除訓練軍警,聯絡鐵路職工外,對沿線民眾,亦須顧及,全路來來去去工作更忙,然對於開遠中學黨義公民課程,以不受薪給擔任數年,後來黨政合作創立之民眾教育館,以我積薪買書捐贈,此亦在臺和申同志相見談及的;又「阿龍古」荒田甚多,由於水利不興,與建設局長鄒瑞東,籌資修築水壩,以利灌溉,可惜開工未久,我離去開遠!後聞壩未竣工,一次洪水沖崩倒了,可嘆!

五、展望將來

開遠振興農業,荒蕪田地甚多,可以開發;交通便利,提倡工業,可以向港滬購買機器,壩頭水勢湍急,可以築水壩發電,如此,工業用電可以取給,而甘蔗榨糖,可以易牛馬力而電力,電燈可以推及四鄉,因有水力發電,比大電損本錢而易於擴充之故!自鐵路通後!外邊生活習慣進來,我們是以茶作飲料,而今咖啡傳入,一般人好咖啡了!開遠推廣農業,平地栽甘蔗製糖,山坡種咖啡抵外來,我在軍警總局服務見,空地已有咖啡幾株,更見結子,在斜坡易雜樹雜草栽種起來,不愁無銷路的。推進農業,提倡工業,築水庫發電,依此次第實行,開遠將來,前途無量!這些,都是我嘗同地方人士建議,渴望見於事實!

以上對於開遠今昔之不同,僅憑記憶,筆下疏漏,且或錯誤,在所難免!離開時日久,今旅居臺灣,他目前是什麼樣子,更覺渺茫了?遙念大好河山,羣魔竊據,廿餘年臬獍橫行,失了人性,豺狼當道,吸人骨髓,天怒人怨,自從天安門大變,加以大地震,數十年高呼打倒朱毛,今朱德死於前毛賊死於後,羣魔無首,自相爭殺,同胞們醒覺,乘時而起,我軍大舉反攻,裏應外合,掃蕩羣魔,拔盡邪說,建設三民主義大中華,出民水火,登民衽席,我如尚在人間,同聲高唱凱旋之歌,返桑梓看故廬,拜掃祖墓!凡舊遊之地,必然親去向遺老話舊,開遠等於第二故鄉,友好必尚有存著,果然相身,歡欣不已!我寫的拉雜成篇,謭鄙已極,閱者正之!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六期;民國6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