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的滇越鐵路

作者/孫秉權

雲南位處邊陲,與越、緬接壤為國防重地。清光緒二十四年,法國人自越南修築滇越鐵路直達昆明,該路在宣統二年間通車,路線全長九千二百八十八公里,工程艱鉅,為世界偉大工程之一。

按照一般貫例說,通商鐵路多係用木枕,滇越鐵路則係用鐵枕,實際也就是軍用鐵路,法國人早期修路的目的,具有侵略的野心是以不惜鉅資修築此路。修路時期工人傷病死亡甚多,由於下段氣候不佳使然也。

當初修路在雲南境內的下段芷村附近有一座人字鐵橋,難以設計,耗日費時修築不成,法國交通當局以重金為酬,登報徵求修建方式,法國工程人員應徵者甚少,後乃有一法籍女工程師,以立體的方式提出圖案,按照施工該橋才告完成。

滇越鐵路穿山越嶺,隧道甚多,鐵路沿線最怕天雨山石坍塌,車行中斷,由於該路修築係用鐵枕,路基不易損壞,所以每遇山崩受阻立可修復,養路護路亦無問題。至於維持鐵路秩序,中法雙方交涉,由我方設有軍警總局,本來鐵路只需路警維持即可,由於係外人所築的鐵路,根據交涉結果,不得不設軍與警護路。該路由昆明以下,經呈貢、宜良、徐家渡、華寧、小龍潭、開遠、碧色寨、芷村到河口等縣市區達越南,開遠為鐵路中心站,軍警總局設於此。各站均有小販叫賣,有的越南姑娘在車站附近賣越產香蕉、波蘿。車站附近法國人的洋房,屋頂色紅而牆色黃,栽種花卉及行道樹,點綴其景。

滇越路碧色寨站,與雲南自築之箇碧石鐵路銜接,箇舊所產之錫,由錫務公司製成錫磚,賴此運輸出口,行銷國外。滇越路不及其他通商鐵路寬,箇碧石鐵路更不及滇越路寬,同樣能發揮運輸效能。

交通與生產及文化均有關係,民國二十五年左右,雲南提倡地方生產建設,在滇越路下段有開蒙、開文兩墾殖區之設立,已推廣種植稻業,增加生產;更有開遠水電廠及草壩蠶桑公司之成立,鐵路附近各縣,土地肥沃,資源豐富,頗具開發之價值。

抗戰時期,日軍由海防登陸佔領越南,滇越鐵路僅有雲南境內(由昆明至碧色寨)一段通車,其餘則已拆除。抗戰勝利,鐵路收歸我有,鐵路的軍警總局撤銷,改由鐵路警察維持,多年間此國際路線之鐵道已歷盡滄桑。

滇越鐵路為雲南一大交通線,商業上的運輸自屬便利,而外縣人之往省會昆明者已朝發夕至,尤其青年學子到省升學就讀者已免長途跋涉之苦。早年有的青年前往上海、北平唸書及往國外留學者,也乘滇越車經河口至海防轉香港前往。昆明之報紙也可當天送達附近各縣。在文化上法國人的生活情調對滇人影響不大,滇人的民族意識和民族思想日漸提高。雲南護國之義推翻袁世凱帝制自為,係滇人發揚正義之表現,及抗戰期間,滇人協助政府修築滇緬公路,貢獻人力物力,在西南後方,滇人也盡其愛國之責。

自大陸淪陷,離鄉日久,已不知滇越鐵路情況如何?遙望南滇,感慨殊深,愴然於懷,今日大陸動亂不已,我們大好河山正待光復,重返故園之期也不遠矣。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六期;民國6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