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參與護法電文彙誌

本刊資料室

民國六年護法之役,唐繼堯先生曾膺選為元師。時貴州張鏡影(字俊頴)曾在軍政府任電員,對經譯之電留有底本,民國二十二年鄒魯先生,曾在此底本上題「此俊頴老弟民六隨軍府南下任電員之底本也」。余任教淡江,得時向先生請益,承借觀底本,復允將有關雲南護法之電摘登文獻,謹誌原委,並向張先生致誠懇之謝意!

申慶璧六五、一一、一一


一、唐繼堯電

(一) 孫中山先生鑒:義密養電敬悉,猥承獎飾,且感且慙。邦家不幸,喪亂頻仍,推原禍始,皆由有特殊勢力與裁律常不相容,非使國人之法律乙怒發榮滋長,不足以救全國。故發為護法之議,期於事變有裨。蓋茲事體大,聲高呼遠,端賴同羣。繼堯身隸軍籍,捍衛牧圉,所不敢辭。惟元帥一職,雖我國會推舉,自材望無似,不欲再冒君子上人之戒,且懼蒙世俗權利之嫌,故已瀝誠奉辭,非敢矯激過高,實抱循分之志,敬謝盛言,乞賜亮宥,繼堯叩。

(二) 孫大元師鑾:頃承教電彌增慚悚,繼堯伏處邊陲,未親光霽,既媿豐蔀,尤深嚮望。乃蒙派太炎先生遠道來臨,蓬碧增輝,歡感無似。除飭沿途妥為分別招待外,謹俟戾臨藉聞良籌,繼堯叩諫印。

(三) 孫中山先生鑒:北京政府專權壞法,吾人起而反對,雖地位稍有不同,而大旨已屬一致。今戰事既開,已成對峙之局。…竊念吾人既本護國自護之心,奮起而與逆抗,袍澤之誼,實異尋常。在昔日或不無意見參差,此時豈難肝膽相照,惟審察現在態度,究係分途並進,加以交通間隔,氣脈鮮通,以後進行,恐多窒礙,鄙意此時驟欲共戴一尊,本為勢所難能,惟為化除界域,團結勢力計,……謹列鄙見四條,敬與諸公商榷。各省軍事原係分途並進,各不相妨。惟關于軍事狀況,及進行計畫,隨通電協商,以便互為聲援,至外交事務,推舉一人主任,遇有重要事件,各省互相商定,即由主任執行,將來若為軍事或與北京政府有交涉時,應互相協定,不得單獨進行,無論何方將來發表意見,于國家根本及軍事前途有重大關係者,應預為協言,以上四事,均為南方各省成敗所關,國家存亡所繫,如蒙贊同請共立盟誓,守此不渝,庶可以達吾輩護國護法之宗旨……尊意云何,並希速答唐繼堯佳。

(四)萬急廣州 孫中山先生鑒:申密。近據國會電稱:段祺瑞藉口出兵,擬向日本借欵購械,用以屠戳異己,牽制西南,現正秘密進行等語。核以敝處所聞,此種狡謀,似屬非虛。繼堯現擬約同幹老聯名電日本政府,指破段氏狡計,其文如下:東京寺內首相本野外務大臣,外交調查會貴族院元老院,眾議院諸君鑒:中日邦交,年來益敦睦誼,此其故,因由貴國本維持東亞和平之力,同情於我國民革新事業之誠意,有以致之,而我國民循世界潮流,竭心力以摧滅暴戾,不法之舊勢力實為之動機也。循斯軌道,相攜以進,兩國全途互有幸福。昔者袁世凱違背我國民公意,壞法稱師,我國民起而擊之,貴國亦仗義而言之,在我國民以袁氏為逆,背世界潮流之罪魁,在貴國以袁氏為擾亂東亞和平之亂種故也。段祺瑞昔雖反對袁氏,而政治腐敗,實不失袁氏嫡派,故自任總理以來,凌辱元首,壓迫國會,招集軍人,謀叛釀成宣統復辟,種種舉動,世界之立憲國民,久聞而冷齒,我國民為達革新政治之目的計,不能不起兵致討,即在貴國為鞏固東亞和平計,當亦於我國民表無限之同情。乃者報紙宣傳段氏兵,以出乓興師之名,向貴國借欵數千萬,購軍藥彈無算,擬在北方新編軍隊×師,此等風說,是否屬實,堯等遠道難測,惟段氏自受我國民出兵征討以來,勢窮力蹙,事實昭然。出兵歐洲,非其所能,或者假託名業,向貴國詐取軍械巨欵,用以壓迫護法之國民,而日本助不法之舊派政治家,以摧殘護法之革新政治家,以人道主義言之,亦屬背而馳。某等固深望此種謠傳為非確也。倘段氏不量果向貴國有此要求,甚望諸公勿為所動,嚴詞拒絕,斯可減少逆軍之戰鬪力,使義軍速奏勘定之功,他日成革新之國民起而掌握政權,與貴國永遠維持東亞和平之心,握手同行,以增中日兩國人民之幸福也。臨電神馳,無任企禱等語。繼堯竊以此著關係我軍前途甚大,務必各盡全力,以破壞之而後已,現除幹老俟得復奉知外,請察核如蒙贊同,希即照發為禱。繼堯陽印。

(五)廣州 孫中山先生鑒:申密敬電奉悉張君左丞抵滇自當接洽特復。唐繼堯叩歌印。

(六) 孫中山先生鑒:成密堯赴蜀督師,相距日遠,一切商辦事件,恐往復遲誤,茲請協和先生為全權代表,隨時就近籌商辦理,除函聘外,合電聞,乞查照繼堯叩。(按原本有「八日唐行營來電」七字)

(七) 孫中山先生鑒:繼堯出督師於期日出發至板橋宿營,知注奉聞,繼堯叩支印。

(八)廣州 孫中山先生鑒:申密灰電敬悉,黃復生、盧師諦、石青陽諸君處已加電鼓勵,並電飭前敵各軍互相接洽,以資聯絡矣,繼堯叩銑印。

(九)廣州 孫中山先生鑒:申密歌電敬悉,秩庸先生來粵贊助一切嘉為欣慰,滇滬電報不通,已託協和代為加電促行,滇軍攻川于自召縣內江隆昌各方面連獲勝利,現正相機攻渝,知注下復,繼堯叩刪印。

(十)廣州 孫中山先生李協和先生鑒:義密協公支電擬組織軍事聯合會,並設政務委員會,電約岑、唐、伍諸公南來籌商組織一切辦法,誠為必要之舉,此間極表贊,已加電敦促,岑、唐、伍諸公矣。我軍在川勝利及戰況確情,迭據各方面報告,趙、黃兩軍在隆昌、永川方面已將周道剛所部全軍,鍾體道所部三師及奏北兵提轉分路奮力擊敗紛逃潰,並奪獲槍彈無算,顧輔又在榮縣方面與敵激戰擊斃甚多,並生擒四百餘人,同昆存所部之黃支隊已率全體倒戈降服,威遠方面亦大勝利,堯刻已前進,以振士氣,再永寧屯漢軍張午嵐統領,已于東日通電討逆護法,想達覽矣。繼堯文印。

(十一)廣州 孫中山先生鑒:義密段氏軍械借欵,務竭力抗爭,不可緩。致寺內首相原電,請即由尊處會列幹公及舜月兩公挈繼堯銜同從速譯發,是所盼禱,繼堯洽印。


二、章太炎電

(一) 孫大元帥鑒:密抵滇七日,唐帥態度甚明,決心北伐,于軍政府事亦贊同一致,絕無異論。頃外間聞有改組軍務院事,此時軍政府已由國會議決,若復改組非獨事同兒戲,且尊崇國會之旨謂何?我公獨力支持,苦心如見,振天下之大任,必先拂亂其所為。深願我公平心忍氣,容納羣言,以副天下之望。總一師旅,仗義前驅,軍府議會,尤當和哀商酌,共濟艱難。人心苟定進取自易,此非特為我公一身久長計,亦欲謀國會與軍政府俱安也。章炳麟冬。

(二)急 孫大元帥鈞鑒:申密魚電×奉劉事可宣布前,蓂帥致公兩電,一為約陸及公聯名致日政府,一為兩廣及軍府,內云軍事互相××,及外交主任並與北廷不單獨接和等四事,關切時勢均屬重要,迄今尚未得復,迪帳辦事稽,今向××即速覆,並就近促陸陳速行照辦,大局之福,亦公之利也。特懇,章炳麟印。

(三)徐季隆先生譯呈 孫大元帥鈞鑒:義密電敬悉。唐元帥於七日親受印證,已電非常國會,因戰功未著,不欲遽開帥府,受印已足,陸處亦應促非常國會電催受印,勿以人之撝謙,而自生畏沮也。抑炳麟尤有進者,軍府之設,所以宣示大義,樹之風聲,非徒以對內為能事。今之所患,在認馮倒段一語,軍政各界皆受其煽惑,莠言亂國,資寇糧而助盜兵。我公已宣言戡定內亂,恢復國會,奉迎黃陂,此旨宜堅持到底。若舍此義而空投兵力,與段氏一人戰爭,此但為馮逆作嫁,將置國會議員於何地。且美人所深重者,屬在黎公,江漢人心,固已誓死無貳。討逆附逆,非義所宜。精誠內充,名義外布,豈獨民心感奮,勝負亦何待煩言。勿以東南犄角之師,而誤上游根本之計,此為至要,惟我公盡心焉,章炳麟銑印。(十六日由唐行營發)。

(四)廣州張亞農先生申密:譯呈 孫大元帥,湘中激戰收復衡山,唐元帥定於十一月朔出發,兵氣既壯,則交為亟,此時軍政府內特派代表駐在上海,如伍秩庸、張溥泉等連絡,美日收效,必有可觀,滇中軍餉,不甚裕充,請將公債票撥給三五百萬,便可飽騰數月矣。特電陳請,務乞速決電覆,章炳麟豔印。

(五)急廣州 孫大元帥鈞鑒:支日隨節出發,庚晚抵霑益,日來前敵消息頗佳,炳鱗等計抵川中,活動須費,滇庫屨空,未便領取,請公多撥現欵雁滇,以便應用,萬一現金為難,請急撥公債二三十萬,王吳已到成都,李抵敍府,併聞。炳麟叩澤龍雄乃昌剛佳(九日)印。

(六)自唐行營十九日來電:徐季隆先生鑒:義密近見各報載陳炯明、龍濟先、梁士詒、李耀漢、莫擊宇、張天驥聯同宜宣布,反對陳炳焜,莫張已於惠潮獨立等語。陳龍聯合,尚合事實,而間以梁氏一人,殊深駭異。此種帝孽首領,狡術極多,一時雖得其利,將來必受患無窮。未知軍府諸公與競存輩有對付此人之方略否?事望慎圖之再,粵中事狀,亦希陸續電告為盼!章炳麟效叩(十九日)。


三、庾恩暘電

孫大元帥鈞鑒:接國會非常會議先後通電欣悉。鈞座膺舉大元帥,已於九月十日蒞會行就職式,當存亡絕續之交,作權宜變通之計,既出民意,尤裨軍機。電訊傳來,軍民懽忭,合肅電賀,敬希鑒察,雲南第三軍總司令官庾恩暘率本軍全體官佐同叩巧。


四、孫洪伊電

孫大元帥轉廣州國會非常會議諸公鑒:國家不幸,屢遭鉅變,神奸竊柄,國憲淪亡,共和命脈,斬焉中絕。諸公熱誠救國,集議南疆,護法苦心,同深欽仰,乃者軍府成立,俊乂旁求策及下駟,伊之不才奚足當此,第念大法陵夷,紀綱掃地,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艱難險阻,夫何敢辭,毀譽利害,亦豈足較,敢矜退讓之高,以貽規避之恥,惟有勉竭駑駘,期效驅策,海天南望,不盡依依,孫洪伊馬。


五、張佐臣電

孫大元帥鈞鑒:申密唐元帥暨太炎先生諸人已於江日首途赴蜀。趙留守已與接洽獎事均可解決,惟×巨而須稟行,俟得覆電而後轉呈,日來滇蜀軍煩戰於榮隆、永昌間,蜀事頗費調停然必設法挽救……稍有隹耗以便摧促滇川和解,並懇示慧生已電午嵐未得復滄白來否左丞叩真印。


六、王文華電

急廣州 孫中山先生鈞鑒:殿密哿電悉。湘西各處均有電來責鳳亭不可靠外,大約張學濟、周則範、陳嘉佑諸君可一致,惟實力不充,此間決派華部一支隊援助,但非得桂軍有捷報後未見能發表也。川軍甘為虎悵,協同北軍圍攻滇軍,並逼迫黔軍已無調和餘地,華不日即率第三旅一旅前往,計共有三旅之多,命滇攻渝,只須滇軍兵力稍厚,不患不得手也,此間能自造子彈,請兩粵廠代購白無煙藥二三百價示知即匯繳,並派人來取如何,祈示文善叩繳梗印。(廿三)


七、雲南民國後援會電

廣州軍政府 孫大元帥、陸元帥、唐元帥、各部總長均鑒:民國不幸,禍亂迭乘,揆厥原因,皆由姑息。所幸海內羣傑會萃嶺南,不避艱辛,力謀擁護軍府成立主帥得人,統率西南誓清東北,國基重奠,指日可期,討滅奸凶,萬方攸賴,西風逖聽,無任拜颺,民國後援會叩艷印。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六期;民國6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