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緬北段未定界交涉及英人侵略事實

本刊資料室

本文係鄉前輩李宗黃先生提供 慶璧識


(一)清光緒二十年(西曆一八九四年)我駐英公使薛福成,與英外部商訂中英續議滇緬界務商務條欵第四條云:「今議定北緯廿五度三十五分之北一段邊界,俟將來查明該處情形稍詳,兩國再定界線」。光緒廿三年(西曆一八九七年)兩國所訂中緬條約附欵第四條,與前文同,無所增改,此滇緬北界尚未定約之原因也。

查薛使於光緒十九年十月十六日函總理衙門文牘中有云:『英人所注意經營者,欲由滇西野人山通入西藏,惟自昔董以北,俅夷怒夷之地,英人亦未嘗深入其境,外部(指英外部)初議,約略分至二十八九度之間,但既為人述所不至,滇中亦無從查考,萬一受彼蒙混,分入藏地,將來彼必執條約為證據,關繫非輕,現已再四與爭,訂明自二十五度三十五分以北,暫不劃分』等語,又薛使於光緒十八年寄回總理衙門圖說云:『野人山地,除八莫外赤道北二十四度以上,告是向不歸緬,現擬與英分界』,圖中並將野人山地塗成綠色,其範圍南起北緯二十四度北抵二十八度,東自恩梅開江,西迄印度阿薩密,後薛使力爭以大金沙江為界而不可得,退而中分大金沙江東岸地亦不可得,竟劃至瓦崙山薩伯坪愛路坪各山巔,北段如再交涉必然失敗,乃議定兩國邊界至北緯二十五度三十五分東經九十八度十四分之尖高山為止,由此以北,留待日後向西進展與英爭野人山地,此薛使昔日訂約之苦心也。

(二)光緒二十四年(西曆一八九八年)六月初十日,英使竇納樂照會總署(總理衙門)文末段云:『上年十二月間有華官帶兵二百名,進入恩買卡河(即恩梅開江)北境內請轉飭該處地方官,於恩買卡河與薩爾溫江(即潞江)中間之分水嶺(按即指高黎貢山而言)西境不得有干預地方官治理之舉』。是年十月十二日,英竇使復致函總署,再申明前照會所言,詢問曾否轉行滇省?並謂南界既已分定,若循之而北,自以分水嶺為暫時從權之界,兩國之兵,皆無或逾,否則必致交鬨等語,總署覆稱:『已於本年六月間據來文咨行雲貴總督在案』。此為英人對尖高山以北滇緬界務含混東侵之始。

查恩梅開江北境浪速地,又名浪宋,以其僻居荒徼,政府多未注意。光緒十八年,其地之羊窩,喇亂,不奢(又名布施,一名布奢)不等各寨酋長,率眾願歸附六庫土司經營。光緒二十一年,六庫土千總段浩,率土兵數百,踰高黎貢山,經茶山地,渡小江撫綏浪速,復渡恩梅開江,經營里麻(即江心坡)土民歸服者數十寨,派人在江心坡境內行滇督再不照允,自無難另定暫權之界。惟彼時並未見有所異議,是以印督視此段暫權之界,為貴署已經允定者,英兵舉動,在中國年半以來所允暫權邊界之西等語。四月十二日,總署照覆英使稱:查貴大臣光緒二十四年六月十日兩次文函所敍,暫時從權之界一節,本衙門所以不立行辯駁者,因分水嶺東西地勢,與中國原有邊界,有無出入,尚未查有詳確情形,不能遽行作覆。諒貴國印度總督亦決不以中國並未復准之文作為已經允定之據,望將此意轉達貴國政府及印度總督,查照本署三月十七日文,各守現管小江邊界勿相侵越,以免轇轕云云。交涉數年此案毫無結果此為英人以兵力侵入北段之始。

查英人無端挑釁遽行侵入騰越廳屬茨竹派賴各寨,殆欲證實以分水嶺為界之議為實行侵佔地步。彼時總署既不明滇省極西疆界至何處,亦不知分水嶺是否在界內,乃電詢滇督查覆,旋准電稱:此段現管之界,甚屬明晰,即將來劃分,亦應在滇緬交界處為界。查茨竹土把總襲職自乾隆十年,載在冊籍,正月間,英兵鎗斃之土守備左孝臣,即係茨竹古守土弁所轄之地以滇緬交界處之小江為界,即所謂窩澤窩米煮鹽銷售,稱瓦塊鹽。厥後年往經營,英方照會稱,華官帶兵二百名,進入恩買卡河北境者,即指此也。

又光緒二十四年,騰越鎮劉萬勝,正與英員照約勘劃尖高山以南界線,英使照會前段所言,係南界爭執之事,末段則無端混入北界,總署與滇省,彼時均不知恩買卡河所在,亦未詢明分水嶺係屬何山,究在何處,含糊擱置,英人遂藉口為默許。

(三)光緒二十六年(西曆一九○○年)正月初旬,英兵數百,率蒲夷(郎蒲蠻)千餘人,由界外侵入騰越廳屬茨竹、派賴等寨,該處撫夷土守備左孝臣,土千總楊體榮,以理阻之,不聽,並四索供應,十四日,英人遣通事巧言安慰左、楊兩土弁,使其勿備,忽於夜間,發號開槍,將茨竹、派賴、滾馬、小江各寨燒殺一空,槍斃土守備左孝臣,擊斃土練土民一百十四名,傷者無真,未死餘生,強迫投順。三月十七日,總署電據滇督丁振鐸覆稱,照詰英使略謂:茨竹各寨,係中國世襲土弁管轄之地,以滇緬交界處之小江為界,英兵不應過界燒殺,請飭仍守現管小江邊界,勿相侵越。四月初七日,英使竇納樂照覆,引二十四年六月文及十月函所敍,以恩買卡河與薩爾溫江即潞江中間之分水嶺,為暫時從權之界,當時若立行辯駁或咨現管交界也。英外部所謂分水嶺,其地在茨竹派賴之內,距小江滇緬交界處已百餘里。若從分水嶺橫截為暫時從權之界,則茨竹派賴均截在外,中國世襲土弁,將歸英屬,斷無是理,前次英兵突入茨竹等寨燒殺,其為越界,顯然易見等語,總署乃於三月十七日據以照會英使。

又小江原出高黎貢山西板廠山,向南流,復向西,再北流入恩梅開江,位本山北部,橫跨我各撫夷舊管地,江內江外各夷寨,均歸我登埂段撫夷、大塘劉撫夷、茨竹左撫夷、明光楊撫夷所分轄,小江流域以北為浪速、俅夷等地。緬甸居西南,離小江甚遠,英兵由密支那溯恩梅開江,渡之非河,越高良工山,自西南向東北來,侵略我各撫夷管地,非自北來,緬甸與小江,誠風馬牛之不相及,乃我照會一則曰:「以滇緬交界處之小江為界」,再則曰:「各守現管小江邊界,勿相侵越。」此照會不惟不足以服英人之心,且大錯鑄成,遺後來石道鴻韶誤勘隱患,此昔日我地學荒陋,不明山川形勢之所致也。

(四)光緒廿八年(西曆一九○二年)八月十七日英使薩道義照會略稱:緬甸政府,在會經劃定邊界北方一帶,詳細查勘,方知西流歸入小江諸河之分水嶺,不但為已定邊境以北之天生極妙界限,並為中國現時管轄之邊疆此嶺以西並無華民居住,該處亦向無華人村落。廿九年(西曆一九○三年)十二月十四日,薩使又照會云:近三年來,英員於該處情形略悉梗概,查明最妥易識之天然界線,乃係自東流入。恩買卡河,即小江諸河之分水嶺,此界先視為暫時從權之界,現奉本國政府訓條,轉致貴國政府,如不定妥,即擬視為滇緬確實之界,若不守此界,滇省派兵逾越,恐有與英兵相觸之禍云云。

(五)光緒三十年(西曆一九○四年)九月十九日,英使照會外部,請彼此派員由華境前往分水嶺會查情形,以便和平商結,是年冬,我派迤西道石鴻韶與駐騰英領烈敦,會同前往查勘,不意石道因遵守現管小江邊一語之誤,查勘時所擬界線,係由尖高山起,經狼牙由磨石河頭,歪頭山,過之非河,經張家坡登高良工山,抵九角塘河,順小江邊上至小江源頭,抵板廠山為界,並照會烈領,聲明小江以外各寨,久在化外,罵章、黃鐵、茅貢等處,亦早經英國辦過案件,不復管理。烈領所擬界線,則由尖高山起,過狼牙山,磨石河頭,搬瓦(又名班瓦)埡口、姊妹山、大埡口,茨竹埡口,分水嶺埡口,接高黎貢山嶺,循山嶺北上,至西康邊境為界。凡水歸龍江潞江者概歸滇,凡水歸金沙江者概歸緬。石道以照此劃分,則片馬、崗房、魚洞、茨竹、派賴各寨均歸緬有,因列舉某某土弁應管至某某寨,並調驗明光楊左兩撫夷,於清道光年間承襲之兵部剳符,以為證據,力與辯爭,烈領允願由緬政府出印洋四千元,交與華官轉發各土弁,作為補償,並謂緬政府願出印洋一千五百元,援照猛夘三角地成案,永租該地,石道未敢擅專,允據以轉達政府。旋於會勘圖中,互相蓋印。並註明此次會勘,無劃定之權,雖經彼此蓋印,不過明此圖之真偽,貴不能為議定之憑等語。

(六)雲南總督丁振鐸接石道鴻韶呈查報勘情形,並抄呈烈領事照會文後,即據以轉咨外務部。光緒四十一年(西曆一九○五年)九月二十四日,外務部行雲督丁文略稱:本部復查北段界務,係與野人山交界,此次會勘,既經查明恩買卡河即恩梅開江,在野人山地,英使屢執小江西即恩買卡河以東之分水嶺作為定界,即應照此和平議結。惟此次會印圖,不免有誤會之處,高黎貢山在騰越東,為保山縣騰越廳東西交界之處,與金沙江(即厄勒瓦諦江又名伊落瓦底江)無涉,潞江在保山縣境,中隔一廳,與野人山無涉,龍江在騰越東,其水西南入厄勒瓦諦江,與恩買卡河隔水甚多,亦與野人山無涉,另具節略聲明,至於大埡口以外,據烈領事照稱:由埡口到片馬,山路崎嘔,十分危險,昌銀溝中山魯必石拋四處,沿途一帶,鳥道崎嶇,異常陡險,視此危險,自便作為租地。前南段定至尖高山為止,野人山祕尖高山以西,騰越在尖高山以東,則北段應向西北勘去。烈領事照稱:二月初在古勇(又名古永)會同貴道前往膽札、大寨等處起辦,因前次劃界僅到尖高山為止,膽札在尖高山東,膽札之東有高山右狼牙山,山中有盞西等河,河北領外有石我、獨木二河,向隸密支那府管轄等語。據此尖高山以東,膽札、狼牙山(一統志稱南牙山)等處,本屬內地,毋庸再勘。北段界務,自應從尖高山起,至石我、獨木二河之間,循恩買卡至小江西恩買卡河以東之分水嶺為止。查二十年訂約簽押之英文圖,茲譯出有恩買卡分水嶺之文,約在北緯二十六度十五分正,在小江西恩買卡河以東,與英使所稱天生極妙界限,適相符合,自應照此和平議結,以符原議,而昭公允。相應開具節略,咨復貴督查核,就近與英員磋商,並先行電復本部,以備與英使辯論可也。

照錄外部致滇督節略

北段界務,係騰越廳與野人山交界。茲舉野人山大略言之,大金沙江為正幹,源出西藏之喀木,其上流為麻里開江,即邁立開江(明德按邁立開江,源出西康南面之康藏山,並非州自西藏)係大金沙江之正源,其西為更的宛江,即坦拉瓦底江(按坦拉瓦底江,又譯作厄勒瓦諦江,一名伊落瓦底江,亦即大金沙江,更的宛江僅為其一支流,並非即坦拉瓦底江)其東為恩梅開江,即恩買卡河,此三水南流,皆入野人山地,此野人山之大水也。疆域之大勢,南起八莫,北至麻里,按麻里又稱里麻,皆峨昌種人,西至孟養之地,東至恩買卡河與永昌府之騰越,接其南段,即由尖高山至八莫,此野人山疆域之大勢也。野人山之北為俅夷之地,俅夷以俅江得名,俅江即曲江,其與雲南接者,為大理府屬之浪宋趕馬撒等地,故峨昌種人,亦多雜處其間。浪宋一作狼宋一作狼粟,即浪速也。俅夷之北,皆怒夷之地,在麗江府以西,怒夷以怒江甸得名,怒江即潞江,亦稱怒子,亦稱怒人,又稱弩人。皇朝職貢圖云:怒人部落,在維西外者,過怒江十餘日,雍正八年歸附,流入麗江、鶴慶境內,隨二府土流管轄,以虎皮黃蠟麻衣等物,由維西充貢。怒夷之北有吐番蒙番之地,始接西藏界,此野人山以北,大理麗江二府以西之大勢也。烈領照稱:永昌志以西邊野人山為界,滇省志以分水嶺為界,光緒三十年,貴國外務部照會文內,亦稱並無恩買卡河之名等語。永昌府志以西邊野人山為界,則騰越應在恩買卡河以西矣。滇省志以分水嶺為界,查前雲貴總督阮雲南通志稿及近年前雲貴總督魏續修雲南通志稿,二書圖界,並無分水嶺之文,不知何所據而云然。恩買卡河係野人山界,雲南版圖並無恩買卡河,部文業經聲明,不得指版圖內地為思買卡河。會印圖載高黎共山,在老窩板廠山之間。經片馬之東北,且註明高黎共大雪山,即潞江與金沙江之分水嶺。查新舊各圖,高黎共山在騰越以東,保山騰越東西交界之處,老窩板廠,在雲龍州屬之西南,片馬在保山縣屬之北,且此山之名分水嶺與金沙江無涉。金沙江即坦拉瓦底江,條約作厄勒瓦諦江係恩買卡何之南流。潞江之於野人山,其中隔騰越一廳,且潞江只與南段緬甸交界,不與野人山交界。總之,我版圖內治理之地,告非野人山之地也。

(七)英政府接烈領事查勘呈報後,光緒三十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美國公使薩道義,即照會我外務部定期商議,其照會略稱:北緯二十五度三十五分之北滇緬交界一事,本約第四欵內載,俟將來查明該處情形稍詳,兩國再定界線等語。今年二月,烈領事會同石道前往,於三四月間,將北緯二十五度三十五分迤北一段交界勘查,旋據烈領事將詳細情形,報經本國政府查核。本大臣並聞石道所報,已由雲督咨至貴國政府,合請貴部定准日期,以便與本大臣將此事和平商定等語。光緒三十二年正月初八日,外務部照覆稱:本部前已咨滇督詳細查明,茲適接滇督電稱:貴國烈領事因病出缺,乞照會貴大臣另行派員來滇勘辦等因:查該督既稱另行派員來滇勘辦,自應照覆貴大臣轉達貴國政府查照,另行派員勘辦等語。十一日旋准英薩使照稱:本大臣上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文內聲明,派烈領事之意,乃係彼此據以各詳政府查照,並非就此劃定,並謂烈領已將詳細情形,報經本國政府查核,烈領事於出缺之前,即經完全報明本國,滇督所欲另派員勘辦一層,可勿庸議。合即再行備文,照請貴部查照,前文定期與本大臣將此事和平商定云云。

(八)光緒三十二年(西曆一九○六年)二月十四日,外部接雲督丁電稱:讀前接文電,敬悉。英使謂烈領已將詳情完全報明英政府查核,毋庸另勘,請定期和商,事關疆界,希將實在辦法,詳細電復等因。查石道與烈領事會勘,曾聲明不作為劃定之據,自應抱定薩使東流之恩買卡河即小江諸江之分水嶺為界,照此劃勘,以符原案,烈領所勘,直是分割滇境,斷無是理。援三角地成案,租大埡口外地,得不償失,勢難照允。石道所勘尖高山至九角塘河,於現管邊界,尚無出入,溯小江抵江源板廠山,將龍榜等寨劃出界外,係屬誤會。照鈞部指由尖高山起,至石我獨木二河之間,循恩買卡至小江西恩買卡以東之分水嶺為界,偉籌極佩。惟在恩買卡下流之罵章等寨,緬久視為屬地,恐難爭回,且慮其牽別項利益相抵。茲遵擬一公平之線,依測繪圖從尖高山起,過青草嶺、熊家寨,過狼牙山,之非河,登高良工山,抵九角塘河,沿小江西岸之浪漾大山,即扒拉大山,接連他戞甲大山,為分水嶺。即格外讓步,則尖高山至九角塘河一段,或照石道原勘,小江只能以西北流直入恩買卡河之江流為是,與各守現管小江邊界之案相符,此次專勘野人山界,應以北不踰他戛甲大山,東不越小江為止境,倘英使催辦,即據此電與議等語。

(九)光緒三十二年二月十五日,英使薩道義偕翻譯到外部商談此段界務,那瞿兩中堂及唐某接見,先各出會勘圖對界,薩云:以潞江即薩爾溫江與大金沙江即厄勒瓦諦江之分水嶺為界,我方答以相隔太遠,薩又云:高黎貢山為分水嶺。答云:高黎貢山在騰越以東,或是高良工山,因音近誤會,遂出界線節略及界務節略各一扣交閱,薩亦出漢洋文節略各一。告以此事關係土地,不能照定,薩云:可以彼此再斟酌,另行定期會晤等語。

我方提出節略

一、騰越野人山界線節略

此次界務,係騰越與野人山交界。茲擬一公平之線,從尖高山起,至石我、獨木二河之間,循恩買卡至小江西恩買卡以東之分水嶺為止。其大略從尖高山起,過青草嶺,至熊家寨,由狼牙山之西北,地名杜濫,其狼牙山在界內,杜濫在界外,過之非河,循高良工山山腳之西,班峨罵章茅貢黃鐵等寨,抵九角塘河,其高良工在界內,班峨罵章等寨在界外,順九角塘河沿小江西岸之浪漾大山,即扒拉大山,接連他戞甲大山之分水嶺為界。此段界線,係與野人山交界,北不踰他戛甲大山,東不越小江為止境,最為公平。

二、騰越野人山界務節略

一、光緒二十年附約英文圖恩梅開江分水嶺,其部位正在小江以西恩梅開江以東,可據。

一、光緒二十八年薩大臣照稱:以恩梅開河以東之分水嶺作為定界可據。

一、光緒三十年薩大臣照稱:聲明本大臣前文所敍恩梅開河,即係厄勒瓦諦江之北流,該北流即大金沙江之東流可據。

一、騰越廳大埡口以外,不能作為租地。據烈領照稱:由大陡口到片馬,山路危險,昌銀溝、中山、魯必、石拋四處,異常陡險,烈領既言危險,自不便作為租地。

一、恩梅開江,向南流入大金沙江,即厄勒瓦諦江。小江自東流折而西北,流入恩梅開江,是小江與恩梅開江,判然二水、烈領照稱:明光小江二河之分水嶺,接潞金二大江之分水嶺,不可據。

一、潞江流入大金沙江(按潞江並未流入大金沙江)只與緬甸交界,不與野人山交界,烈領照稱:潞金二大江之分水嶺不可據。

一、明光寨即明光山,有明光河,在騰越廳馬面關之南,龍江發源於明光南,流入大金沙江,只與緬甸交界,不與野人山交界,烈領照稱;明光河為龍江之正源,明光西北之山,即恩買卡與龍江之分水嶺,不可據。

一、高黎貢雪山,為保山縣騰越廳東西交界之處,與野人山無涉。(高良工山另有一山)

一、總之,此界以恩梅開江以東,小江以西之分水嶺分界與條約圖俱合,最為公道,雲南版圖所管之地,不能混作野人山地。

英薩使面交節略

中英滇緬界務專條

西曆一千八百九十四年三月初一日,即華曆光緒二十年正月二十四日,中英劃定約欵第四條內載:今議定北緯二十五度三十五分之北一段邊界,俟將來查明該處情形稍詳,兩國再定界線等語。今中英政府議定滇緬邊界北緯二十五分之北一段,應循薩爾溫江(即潞江)及厄勒瓦諦江(即大金沙江)之分水嶺脊順至西藏邊界之處。

查我外務部致滇督節略,及交英方之界線節略與界務節略,對於此段未定界之山脈河流與高黎貢山位置,頗不明瞭。竊英方主張之界線,或云以恩買卡河與薩爾溫江即潞江中間之分水嶺為界,或云天然界線係自東流入恩買卡河即小江諸河之分水嶺,則英方所指之分水嶺與天然界線確為高黎貢山,外務部既知此段界務係騰越與野人山交界,此高黎貢山之西,尚有我騰越與野人山交界,此高黎貢山之西,尚有我騰越廳保山縣所轄各撫夷管地,及大理麗江所屬浪速、俅夷等地,英方提議以恩買卡河與潞江中間之分水嶺為界,我應嚴辭駁拒,另向西提出一適合之界線,以資折衝,乃計不出此,竟遷就英人之分水嶺之說,主循恩梅開河至小江西,恩買卡河以東之分水嶺扒拉大山他戞甲大山為界,且誤引光緒二十年附約英文圖有恩梅開江分水嶺字樣,以坐實其地位即扒拉大山。查光緒二十年訂約簽押之英文圖,係由尖高山起,於潞江與恩梅開江之間,迤邐向北,以紅墨水畫一虛線,約至北緯二十七度,於其旁註有恩梅開江分水嶺七字,其部位即大致與英人所指之恩買卡河與潞江之分水嶺相合。但條約第四欵既有北緯二十五度三十五分之北一段邊界,俟將來查明該處情形稍詳,兩國再定界線之規定,縱圖有分水嶺字樣,與此段界務無干也,英人尚且不引以為證,我何必牽引附會。當時外務部與滇省政府,對於此段界務之模糊,可想而知,故所擬界線節略,一面須與我方小江邊為界之案相符,一面又須與英人所指分水嶺為界之意無抵觸,用心良苦,但對於此段界務,則已大錯鑄成,予今後交涉以極大困難。

(十)光緒三十二年三月十六日,英使薩道義偕參贊嘉乃績,翻譯甘伯樂,復到外部商談,那瞿兩中堂及聯侍郎接見。薩云:雲南界務,貴部所交節略兩件,與英員勘繪之圖不相符合,按照我們地圖,係由流入潞江與大金沙江之分水山脊。僉以所佔地段太寬,不能如此辦理。薩云:潞江與大金沙江有一天然分水嶺,決無錯誤。答以據烈領事與石道會勘地圖分水嶺係有兩處,以彼易此,礙難據以劃界,此皆由於地音相近,致易牽混,即如高黎貢山與高良工山相距甚遠,烈領誤以高良工山為高黎共山,遂多爭執,又如恩梅開與恩買卡實係一水,而又誤作二名,是以分水嶺,亦涉誤會。薩云:此處地理,我們極熟,卻要如此定界,務請貴部照允。答以我們與薩大人均未親歷其地,滇督寄來案卷甚多,惟有查照來文,據以分晰講解,若如薩大人所說,則茨竹派賴各土司之地均包在內,本部何能擅允。且滇督迭次文函,爭之甚力,未與該督商妥,決難照辦。薩云:政府應有權允許。不能悉由滇督作主。答以該督有守土之責,職分所在,理有固然。薩云:土司並非該處土著。答以有兵部所給遠年襲職之剳據為憑,並有二十三年命案(查命案係二十六年)可資查考。薩云:土司每年所貢禮物,甚屬微細,我們政府,可以備還。答以所爭不在貢物,事關疆土,無論土人不願,即國民耳目,亦甚注意。薩云:英政府看此事甚重。答以彼此均視為緊要之事。薩云:現奉本國訓條在此,旋出節略一件云,須照此照復,允不允均請說明,以便呈報本國,務請迅速辦理。答以仍應與滇督詳細酌核,不能甚快,可惜烈領事已經出缺,滇督前請再派一員與石道商辦最好。薩云:毋庸另行派員,已照復貴部矣。

英薩使面交節略

中英滇緬邊界專條

西曆一千八百九十四年三月初一日,即華曆光緒二十年正月二十四日,中英劃定約欵第四條內載:今議定北緯二十五度三十五分之北一段邊界,俟將來查明該處情形稍詳,兩國再定界線等語。今中英政府議定滇緬邊界北緯二十五度三十五分之北一段,應循厄勒瓦諦江(即大金沙江)及龍江之分水嶺脊,至過龍江上游各溪,再循薩爾溫江(即潞江)及厄勒瓦諦江(即大金沙江)之分水嶺脊順至西藏邊界之處。

(十一)光緒三十二年四月初八日,北京外務部准英薩使照會略稱:北緯二十五度三十五分之北,滇緬交界一事,曾於二月十五日三月十六日與貴部那瞿兩中堂暨聯侍郎在貴部面談,並交節略,應循厄勒瓦諦江(即大金沙江)及龍江之分水嶺脊,至過龍江上游各溪,再循薩爾溫江(即潞江)及厄勒瓦諦江(即大金沙江)之分水嶺脊,順至西藏邊界之處等因。爾時並代印度政府聲明,登便、明光等處之撫夷,向來收受所擬交界以西夷野頭目禮物崗銀等項,印度政府情願補償,欲將歷年懸擱之案了結,貴部毫未應允,不免可惜。旋經本大臣將此兩次會晤各情,報明本國政府去後,茲准外部大臣咨,以本國政府擬將專案底稿所指之分水嶺脊為交界,中國若竟不願按照所擬各節允諾,則本國仍令緬甸政府駐守該處,治理一切,無需再行商議等語,囑向貴國政府陳明云云。

是年六月十九日,外部收雲督丁振鐸函稱:滇省熟察地勢邊情,妥籌辦法,失尺疆寸壤,胥隸戎素,非守土者所敢擅議,懇大力主持,以小江西北流直入恩買卡河滙流處為界,果能做到尚不吃虧。茲特飭另繪詳圖,分為五線,以示區別,其藍色者,乃鈞部所指之界,總署原案,則作紅色線,石道所勘,則作綠色線,二月元電所擬,則作黃色線,烈領所勘,則作紫色線,然此線應截至片馬埡口為止,不得再上高黎貢山山頂,北往西藏,以杜其侵入雲龍維西土司各屬。並附五色線圖一張,其說明如次(參閱後列地圖):

北段五色線圖說明

甲、藍色線 係外務部原定之線,從尖高山起,至石我(名石峨河)獨木二河之間,循恩買卡河至小江西恩買卡河以東之分水嶺為止。

乙、黃色線 係雲南洋務局擬退讓之線,從尖高山起,過狼牙山,渡之非河,登高良工山,接連扒拉大山山脊為界。

丙、紅色線 係總署原案各守現管小江邊之線,從尖高山起,過狼牙山、歪頭山、張家坡,登高良工山,至九角塘河西小江轉北之處,順小江北去,直至入恩買卡河之處為界。

丁、綠色線 係石道原勘線,從尖高山起,過狼牙山、歪頭山、張家坡,登高良工山,抵九角塘河順小江東行至小江源板廠為界。

戊、紫色線 係烈領事勘指線,從尖高山起,過狼牙山、磨石河頭、搬瓦埡口(又名班瓦埡口)姊妹山、大埡口、茨竹埡口、分水嶺埡口、片馬埡口,接高黎貢山嶺。

查五色線圖,所擬界線,除烈領所勘指之紫色線為英國一貫主張,以高黎貢山為界外,其餘我擬四線,均不澈底。石道勘擬之綠色,已上至高黎貢山旁之板廠山,其失固無論矣,而外務部所定之藍色線,雲南洋務局所擬之黃色線,總署所指之小江邊紅色線,均止於小江滙入恩梅開江處。由此以北,界線如何劃分,向東乎?抑向西乎?則東西並無適當山川橫列為界,抑止此而不再向北劃分乎?則小江口以北之地屬滇乎?抑歸緬乎?此我昔日不明史實,不諳輿地之誤也。

(十二)光緒三十二年七月十一日,北京外務部照復英署使嘉文內開,查此段界線,貴國但憑河流所入,即為界限所在,故以龍潞二江及大金沙江之分水嶺為界,而於中國土司治理之地,如茨竹派賴等寨,均包括在內,則所擬界線,仍多未合。貴國政府,竟謂中國不照所擬允諾,擬令緬甸政府駐守該處治理一切等語,本部視此辦法殊非公允,會請貴署大臣,轉達貴國政府,查照滇緬條約第四欵所載,北緯二十五度三十五分之北一段邊界,再行詳細查明該處情形,彼此持平商辦,俾得早日訂定等因,於四月十六日照復貴大臣在案,茲准滇督查復,本部復加查核,此段界線,應從尖高山起北過之非河,至高良工山腳(不是高黎貢山)之西,循九角塘河,至扒拉大山嶺脊為止,貴國薩大臣擬稿言順至西藏邊界,查騰越之於西藏,中隔大理麗江二府,有烈領事所勘之地圖及會印圖所繪只及騰越,確然可據,則北緯二十五度三十五分之北一段,應以騰越交界為止云云。

(十三)宣統二年(一九一○年)保山縣屬登埂土司,赴片馬各寨收杉板稅,與頭人伍嘉原徐麟祥等相衝突,燒燬民房,伍徐等遞稟投緬,謂片馬各寨在高黎貢分水嶺西,應歸緬甸管轄,英駐騰越婁領事,遂親至片馬勘查,經滇督飭保山縣將伍徐等緝獲監禁,並電請外部照會英使,謂滇屬土司與土民衝突之事,應由中國地方官辦理,英人不得過問,並聲明以扒拉大山嶺為界。英使照覆,仍堅執高黎貢分水嶺為界,英使朱爾典,並於十一月十六日照稱:如貴國政府不肯按照薩前大臣光緒三十二年四月初八日照會內聲明之界線、作為根據,本國政府,無論接到何項會勘問題,均不核奪,至所擬交界以西所收之禮物貢銀等項、本國政府、永願會商補償之辦法等語。是年冬英兵遂佔片馬各寨,洽途屯營,威脅土民投降,宣言高黎貢山以西,均為英領。此為英人派兵強行進佔北界之始。

時滇督李經羲極為憤懣,內外滇人,紛起呼籲,至為激昂,並在雲南諮議局組織保安會,要求英人撤兵。李督派陸軍講武堂總辦李根源,於是年冬,率帶測繪員生,密往查勘,相機辦理。李總辦喬裝土人,親歷小江流域,查明一切,電呈李督報京,轉令駐英公使劉玉麟,與英外部交涉,先退兵,後勘界。英外部以本非佔領,斷無撤兵之理由,嚴辭拒絕。李督復電請自與英人劃界,英人均不承認。

(十四)宣統三年(一九一一年)二月十一日,外務部致英朱使照會略云:滇緬北段界務,據本國政府調查,該處實以高良工一帶為天然界限,其中土司各部,本歸中國管轄,必仍屬中國,方為正理。貴國竟在未經中國允讓之界內,擅自派兵駐紮,本國政府,難以通融辦到,仍請貴國政府,先將派隊撤退,彼此各派大員,前往就地詳細考查,報明兩國政府,核定界線,其向北未勘之地,即於此時一併查明。英朱使於三月十三日(外務部十六日收到)照復略稱:查中國所謂薩爾溫江(即潞江)及厄勒瓦諦江(即大金沙江)之分水嶺迤西各村莊,係屬中國屬地之說,英政府確信除片馬康方(即崗房)古浪三處各寨外,其餘毫不能承認。貴部高良工山一帶,作為邊界根據之問題,本國政府毫不謂然,定無庸議,所有登埂土司向來收受所擬交界以西夷野頭目禮物貢銀等項,若以銀錢相抵,則英國政府,對中國政府所欲者,最為公允且囑本大臣了結云云。

是年三月十六日,英朱使至外部面談,片馬交涉大略,朱云:英國所注重者並不在於土地,實因查得高黎貢山為天然界線,應以此作為滇緬界線。外部答云:貴國所查,不過一面之詞,中國亦須查明,方能明定界線,朱不允。外部要求中國自行派員往查。朱云:此節決不認可,現英國兵隊巡警,均駐在邊界,英政府已決意治理所提之各地方,如中國派員前往,必起衝突,若自量其力,足以逐離英人,則不妨派員前往。外部答以照此情形,與強佔何異,且地方既未查明,豈可強行治理,致起衝突。朱云:中國不允所請,致起衝突,中國應任其咎。告以滇督查明高良工山,確係滇緬界線。朱云:高良工山,係一小山,且係東西方向,不能作為界線,惟有大分水嶺,係由南至北,天然界線,若中國允認以此為界,英國方肯商議派員往查。問此山通至何處。長若干里。朱云:此山高約千丈,長九百餘里,通至西藏。告以此事今日不能答復,容俟研究,再行備文照會。

(十五)民國元年(一九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外務部准雲南都督電,據騰守呈報,英人在搬瓦埡口,(又名班瓦埡口)栽立界椿,照會英朱使略云:查騰越北段界務,未經中英兩國議定,英員越界栽椿,殊屬非是,相應照會轉電,即將椿撤云,勿相侵越,以重邦交。英朱使於十二月廿一日照覆略稱:查一千九百十一年四月初十日(即宣統三年三月十三日覆文)曾以界務一事,備文達知,本國政府,不得不於該文內所要求者,劃明界限,並管界內屬地云云。

(十六)民國三年(一九一四年)七月二日,外務部照會英朱使略謂:轉據維西縣知事電告,三月下旬,有英人三名,從人六十名,來至拉打閣,將附近伙頭松襪擒去,英人索獲漢官所給各伙頭執照委札,始放回家,並言六月再來收錢糧,又說你們是我英人百姓,非漢人百姓等語。查拉打閣地方,向屬維西管轄,為中國領土,英人何得擒伙頭,索獲執照委札,為此達知貴公使,轉電緬撫查明,將英人在拉打閣所獲伙頭執照委札,即行交回,並飭屬不得再有此等行為。英朱使於七月八日照覆略稱:拉達閣地方,在厄勒瓦諦江潞江分水嶺脊之西,既在滇緬交界緬境之內,來節略不特未表明本國侵犯交界之情,反係貴國私越疆界之證,應就此警告,恐啟邊衅等語。英使此項照會,直反客為主,強辭奪理之言。

是年七月十四日,外務部再照會英朱使略謂:滇緬邊界北緯二十五度三十五分以北界線,至今並未經雙方同意劃定,英人於未經劃界之地,擒去向歸中國管轄之伙頭,索獲華官頒給之執照,殊非敦睦之道,本政府意謂此項界務,非照中英滇緬條約辦理,永無解決之日,仍望於界務未定之先,不相侵越,以篤邦交而免轇轕。

(十七)民國十一年八月,外交部據駐仰光領事報稱:緬政府已將片馬改縣設治。外交部轉電雲南政府,迅速飭查明妥辦。雲南政府電,據騰越道尹查稱:緬政府先年在距片馬約三十英里,向歸中國明光土司所管之拖角,又名他戛地方,設立廳治,管理片馬一帶,征收戶稅,滇省政府除電請外交部向英公使提出交涉外,並於十一年十二月廿二日照會駐滇英總領事云:查片馬一帶,在扒拉大山即高良工山之東,原係中國領土,向隸騰衝所屬之明光茨竹派賴、保山所屬之登便各土司管轄,前清光緒三十一年,雲南迤西道石鴻韶與駐騰英領烈敦會勘,烈領已承認片馬各寨,確為中國領土,議照猛卯三角地成案,每年交中國官印洋一千五百元,作為永租該地之費,中國政府並未允許,宣統三年三月十六日,駐北京英公使朱照會中國外交文內,亦明認片馬等寨為中國屬地,請作為補償辦理。經外部據理辨駁,不允照辦,從此即成懸案。茲據騰越道尹報稱:緬政府先年在距片馬約三十英里,向歸中國明光土司所轄之拖角地方,設立拖角廳,管理片馬一帶,征收戶稅,平治道路,私立界椿,修建營壘,設兵駐守,實行強佔等情,查緬政府於此等久懸未結之重大界務,隨意侵佔,強行治理,證諸公法條約成案,殊有未合,本國政府,萬難承認。尖高山北段界務,曾經前清外務部於光緒三十二年七月十一日照會貴國駐京署使嘉文內,聲明此段界線,應從尖高山起,北過之非河至高良工山腳之西,循九角塘河,至扒拉大山嶺脊為止。又參考光緒二十年,中國薛使福成,與英外部訂約,簽印之英文圖,譯出有恩梅開江分水嶺之文,此嶺在小江以西,恩買卡河以東,按其部位,即扒拉大山嶺,直抵小江,流入恩買卡河之處為止,實與光緒三十二年七月十一日,北京外交部照會貴國嘉署使所指兩國界線相符。即煩迅轉貴國政府暨緬甸政府,應將在拖角所設行政各官,並在片馬等處所置營壘軍隊,一概撤退,會商中國政府,簡派大員,按照條約地圖成案:指定界線,將尖高山以北,至扒拉大山嶺脊為止之一段界務,會同勘劃定線,而重邦交。英總領事並無照覆。

當時國會議員紛紛質問交涉情形,各有督軍省長法團,亦紛紛電政府交涉,但外交部對此案,始終未向英使提出抗議或交涉,僅於十二年六月六日,密電駐英代辦朱兆莘,密探英政府近來意旨,設法向政黨宣傳,對殖民地學者辯明,並容籌辦法,詳陳所見,以便正式提出交涉云云。

(十八)民國十六年(西曆一九二七年)春,英兵三路侵略江心坡,土人不服,伏山中襲擊,死英軍官一人,士兵數人,英人大怒,除焚燒附近村寨洩憤外,並捕去土民十一人。土人以江心坡(朋永樂年間,設置里麻長官司),自古歸屬漢朝,(土人稱中國曰漢朝)坡內人民,皆屬漢朝子孫,英人無端進佔,極為憤怒,乃於十七年九月,公推代表董卡諾張早札二人,攜木刻信物到騰衝,向騰越道尹趙鍾奇呼籲,懇請援助,提出交涉制止英人進兵,並釋回擄去山官人員,趙道尹據以轉函雲南交涉署,該署於十八年一月十六日,照會駐滇英總領事,略云:尖高山以北,如片馬拖角江心坡,以迄於怒夷俅夷各地,均為滇緬未定界,必須將來中英兩國派出大員,會同勘定。在未勘界以前,雙方均不能私立界椿,任意經營,從何方面私立界椿,仍歸無效,歷經聲明在案。乃迭准騰越道尹來函,謂貴緬甸政府,對於緬甸東北,向歸我管轄之地,銳意經營,自民國十五年冬,以迄於今,先後派兵進逼江心坡一帶,一面迫令各山頭人民,向緬政府輸誠,其不從者竟擄去十一人,現尚未放回,請嚴重交涉各等因。查江心坡一帶,向屬我國領土,當此滇緬界務,尚未勘定,片馬交涉,尚未解決之際,緬政府復派兵經營江心埔一帶,殊失中英親善之旨。准函前由,相應照會貴總領事查照,轉電緬甸政府,迅將派往江心波之軍隊撤退,據去山官放回,並將所有尖高山以北各地之私椿一概撤去,靜候將來中英兩國派出大員會勘,以清轇轕。英總領事照復略謂:本國政府對於北緯廿五度卅五分之北一段之意見,本國駐京公使於一九○六年五月一日(即光緒卅二年四月初八日)一九一一年一月三十日及四月十日(即宣統三年三月十三日復文)一九一四年七月八日致貴國外交部公文所載,業已明白指述,查江心波按照上項公文所述,係在滇緬邊界之西,顯係英屬領土,緬甸政府在該處有所動作時,他國政府豈能干預,惟本總領事,仍將貴特派員來文,轉達緬甸政府,暨本國駐京公使云云。

十八年春,騰衝界務研究會公舉劉紹和謝焜周從康代表赴京請願,報告英人侵略江心坡及土人被壓迫情形,懇請政府速向英政府抗議交涉,是時雲南交涉員張維翰,亦擬陳滇緬界務意見,請速照商英使派員會勘,確定疆界。

外交部以滇緬界務久懸未結,亦有即時與英交涉,早日解決之意,惟北界邊情,殊不明暸。是年夏,乃於部中特設界務研究委員會,延聘專家,縝密研討,以資應付,會中各員,僉以昔日我方對此段界務,惟兢兢於恩梅開江以東小江流域一帶之爭執,且始終無一整個澈底界線提出,英方則高瞻遠矚,由尖高山迤邐而東,達高黎貢山,再循該山而上,至西康邊境為界,將高黎貢山西面,我明永樂設置之茶山(即小江流域)里麻(即江心坡)兩長官,及清乾隆時設置之各撫夷管地,並俅彝浪速坎底野人山全部囊括以去,但我始終未同意,遂成懸案。今後交涉,應提合理界線,將我舊轄土地劃屬中國。研議經月,擬定兩線:一由尖高山起,向西經石我河而下,再沿恩梅開江行,至與邁立開江交會處,離江向西,循枯門嶺山脈而上,至龍岡多山脈,接連印度阿薩密邊界。一由尖高山至恩梅開江邁立開江交會後,即溯邁立開江而上,至其源頭,接連西康邊界。所擬兩線,經外交部呈行政院核准,並令由內政外交兩部會派專員,尹明德,率同測勘人員,密往勘察,俟詳細情形明瞭,即提向英政府交涉,明德等喬裝小販,分組履勘,將英人先後侵佔經營詳情,編纂報告,繪具詳圖,呈諸政府。並以枯門嶺西之戶拱區域,原為孟養土司所屬,並非緬甸領土,我亦有爭執理由,乃將由尖高山至枯門嶺南端之界線,再向西延展,至印度巴特開山邊境為滇緬未定界線位置,嗣因瀋陽事變發生,政府對此事遂不暇過問,外交部呈准之兩線,亦始終未向英方提出。

(十九)三十年六月,滇緬南界解決後,外交部欲乘此提議交涉此段界務,郭部長泰祺,乃於八月十八日,致函英大使卡爾云:查滇緬南段邊界問題,業經圓滿解決,中國政府極願立與英國政府以友好和洽精神,將北段邊界,予以勘定,所有細節,一俟英國政府表示願意商討此事,即當提出,應請將上項提議,轉陳貴政府予以善意之考慮云云。十一月十七日,英大使卡爾復函云:八月十八日,為滇緬北段未定界事大函,遲未作覆,良用為歉,茲特奉告,來函內容,業經分轉英緬政府查核,一俟英國政府表示願意商討此事,即當提出,應請將上項提議,轉陳貴國政府,予以善意之考慮云云。十一月十七日,英大使卡爾復函云:八月十八日為滇緬北段未定界事大函,遲未作覆,良用為歉,茲特奉告,來函內容,業經分轉英緬政府查核一俟復到,即當續聞等語。十二月太平洋戰爭爆發,英方卒無復文。

(二十)英印官方出版有關中緬邊界地圖,對此段未定界有局部或全部畫為已定界者。如印度測量總局一九二三年印行之中緬地圖International No. G-470與No. 92 K Tengchung及一九三六年印行之No. 92 J Hpimaw等圖,均係由尖高山起,至高黎貢山之塞洋(Sajyang Pass)一段,繪成已定界線。又卅一年駐華英大使館新聞處繪印之緬甸地圖,對於尖高山以北一段未定界,亦沿高黎貢山繪成已定界,外交部於卅一年五月一日,致節略於英大使館,並請轉達印緬政府,注意改正等語。英大使館於五月八日及八月十四日先後復文略稱:地圖錯誤之結果,深以為歉,將來出版時,當予以改正云云。

中國宜傳部一九四三年七月七日刊行之中國與遠東日寇侵略之戰時地圖,其線向西畫至阿薩密邊境,將拖角三角地(即江心坡)葡萄、戶拱、河谷及片馬一帶,均包括在中國境內,英大使館奉命,於一九四四年四月六月,致節略於我外交部,請將該地圖予以改正,經外交部轉准中宣部略復英大使館云:尖高山以北一段邊界,確係未定界,誤為已定界,自應修正,並停止發行等語。

(二一)軍事委員會以國內出版圖籍,對於滇緬北段未定界線位置,多有錯誤,竟有以尖高山沿高黎貢山北上為未定界線者,乃根據尹明德等查勘之滇緬界務北段地圖,調製中英緬滇北段未定界線位置圖,即由尖高山中緬已定界之第三十九號界椿起,向西經石我河恩梅開江,至與邁立開江交會處,再向西經戶拱南端,直至印屬拿戞部落交界巴特開山處,為此段未定界線位置,於三十一年十月,及三十二年三月,先後檢其附圖,代電各機關,轉令所屬參照,準此修正。

(二二)民國三十三年(西曆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十三日英首相邱吉爾私人代表魏亞特(A. Cartonde Wiart)上蔣委員長函謂:「本日奉到東南亞盟軍總司令十一月十一日電一通,謹錄呈於後:㈠請陳明 委座緬北戰場之情勢,現已稍有變動,在伊洛瓦底江東,沿恩梅開鬧蘭(Nawlang)至掃找班(Haschaw Bnm即尖高山)一線以北之地區,劃定為交通線區,此次北戰場之北界限,業已獨得索爾登之同意,為維持治安計,余以盟軍總司令及緬甸行政長官之資格,擬將此區及以東至緬甸未定界一區域中之行政權,交付該軍區司令赫爾茲(Font Herfz即葡萄)區指揮官,㈡據報該區有若干非正式之中國隊伍,請轉詢該隊是否聽委座管轄,若然,應向 委座請求將該隊撤回,因其無裨作戰,且易生糾紛也」。此函經軍令部及外交部會商,呈准以軍令部第二廳廳長鄭介民名義覆函魏亞特謂:「奉 委員長蔣交下閣下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十三日大函敬悉,根據目前緬境盟敵之態勢,閣下所建議設立緬北交通線區一節,事實上已無必要,該區因屬中緬未定界區域,其行政主權,自應俟中英雙方以外交方式解決,故目前中英雙方,皆不得在該區內駐留軍隊,該區內民政官員,亦應由中英雙方共同派遣。右二項即請查照為荷」。上函經於民國卅四年(西曆一九四五年)七月一日送出。迄未得覆。

關於北段未定界地區之共同派遣民政官員,既已通知英方,我國即選定尹明德為該區行政官,準備進入,並於同年十月三日,再致備忘錄於魏亞特,以作日後交涉之根據。其備忘錄如下:「本年七月一日,曾奉 委員長蔣命,函覆閣下。關於㈠滇緬未定界設立交通線區一節,因戰局推移已無必要。㈡該區因屬中緬未定界區,其行政主權,自應俟中英雙方以外交方式解決,故日下中英雙方,皆不得在該區駐留軍隊,該區內民政官員,亦應由中英雙方共同派遣,右兩項諒已蒙貴方同意,茲據報貴國情報人員,仍在片馬等地括動,並積極組訓當地居民等情,查中緬未定界,自應由中英雙方以外交方式解決,至於貴國情報人員,仍在該地區活動與組訓居民一節,相應函請查照,停止為荷」。此項備忘錄去後,英方仍默無作覆。

查魏亞特上 蔣委員長函,其主要目的,即㈠將我派往高黎貢山西面之滇康緬游擊隊撤回。㈡尖高山以北恩梅開江以東至高黎貢山一帶地區之行政權,交英人所設之葡萄行政區官員管理,我方迭次去文聲明,中英兩國均不應在該區駐留軍隊,並共同派遣行政官員,英方始終擱置不復,此為英人一貫狡黠之作風,意在拖延,使我擱置遺忘,不動聲色,任其繼續管理,造成事實上之佔有。

(二三)三十六年十一月廿五日,各報披露內政部方域司司長傅角今,關於此段未定界之談話,主張將高黎貢山之西,巴特開山之東,如江心坡野人山及更的宛河上游戶拱河各地,劃歸中國,方為合理,此項談話發出後,頗引起緬甸朝野人士之反應。廿八日緬政府發言人宣稱:傅角今氏所要求之領土,原為英屬緬甸之一部份,明年一月四日後,該地將成為緬甸聯邦之一部,十二月一日,外交部發言人闡述此段未定界與條約之關係,及昔日交涉經過,並聲明相信中國與獨立之緬甸,一本兩國友好和睦之精神及條約上之規定,不難循正當之外交途徑,求得合理合法與滿意之解決,此時任何片面之言論或行動,自不能強使對方認為有效也云云。

查此段界務,英人高瞻遠矚,堅主以高黎貢山為界,其意不僅囊括未定界各地,且欲北侵康藏,乃於清宣統二年,深入小江流域,並進佔高黎貢山西麓之片馬,使國人視線,咸集於此,然後於民國元二年間,分頭略取野人山坎底及浪速俅夷各地,十三四年間,侵略戶拱,十五六年間,進據江心坡,並先後設立葡萄孫布拉蚌拖角等廳署,分別治理坎底野人山江心坡及片馬山江流域一帶,戶拱區域則歸加邁(又名甘板)廳署管理,英人略取坎底野人山戶拱等地,我均默無一言,進佔片馬江心坡等地,亦僅有書面上之抗議,並未作進一步之措施,此北界之所以始終案懸不結也。今局勢轉變,英人已將此段未定界與緬甸一併移交緬人,繼續管理,為我提議交涉之極好機會,如再擱置不問,後將愈感棘手。(附略圖一幅)原稿無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六期;民國6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