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漫遊

作者/蔣夫人

民國二十四年,蔣委員長督師西南, 蔣夫人亦隨同前往,途次有書致國民革命軍遺族學校學生,先後三通,均述漫遊各地的情形。第一封四月自貴陽發,第二封五月自成都發,第三封七月自峨嵋山發,第二封述昆明情形頗詳,敍述生動,彌足珍貴,謹刊於此,以享讀者。

申慶璧 六六、十一、十五


我上次在貴陽寫信給你們;後來,你們校長由貴陽追剿到雲南,現在仍舊飛回四川來到成都了。成都是三國時代的一個著名的舊都城。

我已經將在貴州的情形告訴過你們。貴陽城是建築在山谷之中,四面有尖圓形的小山圍繞著,山頂上樹蔭之下有時候可以看見一所二所的廟宇。城南有清溪。我曾與委員長到那裏溪旁散步。這條清溪很紆迴的流過一個秀麗的小山峽,名叫龍門洞,峽旁高巖上面,有人刻了許多字,有的年代已經很久。據說溪水完全流入洞中,就不見了,但是這句話不甚可靠。我們親自去視察過這個洞,一部份的溪水流入洞中,但是其餘的水,蜿蜓如龍,流入山間去了。在這寂靜的山峽裏,美麗的野玫瑰在石上結成天然的文繡,鳳尾草和各種不知名的野花錯錯落落的到處點綴著,使得這個地方顯得又幽靜又秀麗,這是因為無人居住的緣故。

離貴陽約六十里有一處地方,在龍里城的西面,匪徒曾經竄擾過的。我們在那裏發現另一條溪,中間有一條很古的石橋,兩旁杜鵑花盛開,鮮紅可愛。所有的山都是尖圓形的,所以圍剿土匪甚覺困難。

我們住貴陽約六星期,就與這座城離別了。我們到清鎮飛機場坐飛機,飛過許多高山,往雲南的省城,即現在的昆明。在離開貴陽的三百里的地方,我們看見一條川流,向懸崖絕壁間冲下,約有二百多尺高;這條水叫做鎮寧白水河,是很有名的瀑布。我們由天空望下去,水勢更覺雄偉。我們知道水力是很好的動力,將來這道水,很可以用來發電,這個地方,山是很高,山峽是很深,再望下去,有一條古老的鐵索橋,是用鐵鍊造成的,從前通雲南貴州的舊道,是要走這條橋的,交通不發達的時候,行路是多麼困難。到了曲靖,我們在祟山峻嶺的上面飛,下面就是雲南的境界了。這個地方泥土是紅色的,種植十分繁盛,我們在飛機上很清楚的看見幾條很好的公路,及正在修築的公路,不久可以與貴陽聯絡。從貴陽到雲南已經有一條路向西修築,差不多到達雲南邊界了。在深谷裏面築路是困難的,但是限定了時間,一定可以築成的。希望在十月間,可以從上海坐汽車,直達貴陽昆明,並且由貴陽到成都,以及到廣西或別處地方。在紅土的上面飛過,我們已到了雲南平原了,就看見一排一排的樹木,緣伏在地上,宛似長龍一樣,這些樹木所在的地方,標明四五百年前明朝的沐英將軍所掘的運河,這條河現在仍能供給不少一農田的水利。到了昆明的上空,望見省公署在城內一座小山上,雲南大學在近旁另一座小山上「這是一座淡紅色的」房子。我們在雲南的時候,就住在這所大學裏。最後我們降落在巫家壩飛機場,那裏搭著一座綵棚,龍主席及龍夫人率領雲南的男女學生和各界同胞來歡迎我們。我們坐汽車進城,街道兩旁,排列著一羣一羣穿白制服的學生,其中也有穿藍色的,進了城門,即見人山人海,塞滿了街道,家家戶戶的門首,飄揚著國旗,街坊上高懸著燈綵。這種熱烈的表示,使我們異常感動。昆明市的街道,很整潔,有秩序,房子都是一色的,頗壯觀瞻,比較在他處所見雜亂無章的房子好得多了,街上行人分著左右,進退很有秩序。

雲南的人民,同貴州人一樣,衣著多是花花綠綠的。鄉下人穿著古時候的花衣服,婦女有穿紅褲,繡花襖的,有的戴著很大的花冠。甚是好看。街上有土人,有苗子。

我們住在雲南大學的前院,在一小山上,正對著翠湖,地位甚好,空氣新鮮,雲南雖居熱帶,但昆明地方離水平線有六千尺高,所以我們覺得空氣比較稀薄,雖無初夏的太陽照射著大地,好在常時都有一陣陣涼風在吹著,使人們感覺涼爽而舒適,那地方的氣候確實勝過貴陽。貴陽的天氣既潮濕,又鬱悶,而且有時候特別寒冷。當我們到昆明的第三天晚上,全市各學校有數千小朋友們特地為歡迎 委員長舉行一次提燈會。參加的男女學生每人都提著一架美麗而別緻的燈,排成整齊的行列,一個一個的經過大學前院的臺階,向右邊退去。幾千個活潑的兒童,幾千盞各種形式的燈彩,甚是好看!這些燈的形式,各各不同,有各類各色的飛機、有魚、有蟹、有蝦、有小兔、有小馬,同各種怪獸。女學生所提花籃最多,製作尤為精巧,此外有水桶,雀鳥,還有最別緻的,有以菜蔬為標本,竟像一枝肥美的白菜。這是很長的行列,許多時間,才全部走完,年幼的學生們爬登很高的石級,不覺汗流氣喘,但是他們很快樂,很高興。

昆明附近有一座大山,名西山,山頂與山腰有許多莊嚴華麗的大廟宇。山腳下有一個很深很大的湖,這便是有名的滇池,是中國最大的淡水湖。有一天我們到西山去遊覽,先坐汽車到山腳,然後登山,有山下坡,穿過許多竹園松林,就在一座名叫華亭寺的寺廟裏,我們參觀了一間殯葬室,裏面放著一壜一壜的,都是和尚們圓寂後的骨灰。這是佛教的規矩,尸身燒化成灰,便裝在壜內,有的單獨做墳墓這裏是合葬的,叫做海會塔,原來塔是佛教僧徒墳墓的名稱。這個殯葬室裏,藏著幾百壜骨灰,很整齊的用磚砌成架子,一排一排的保存著。火葬恐怕比土葬好,尤其是在中國,因為許多可貴的土地,都被墳墓佔去了。中國中部尤其是東南各地方,把死人葬在田裏,這種習慣是不好的,因為種植的土地,都變成無用的墓地,生產當然要減少。四川貴州的百姓,比較聰明些,他們大都利用不能耕種的山坡做葬地,許多墳聚葬在一處,成一個大墳場,每一個墳前有一塊石碑。這樣可以省下許多有用之地,却是一聰明的辦法。和尚們更是聰明,因為他們用火葬,將尸灰裝在磁壜內,藏在殯葬室裏,又簡單,又淨潔,又可以保持長久。

我們離開華亭寺向南約行五里許,就到了太華山,那裏也有一座古寺,這寺正在西山之中,我們就在寺內萬頃一碧樓上午餐。此樓正對著滇池與昆明城,誠所謂氣象萬千;其風景之壯麗,當推昆明諸勝之首。最後又遊覽一所有名的廟宇,這是集合好幾個廟宇而成的。這廟建築在一座高山的峭壁旁邊,與一幅很高的懸巖相近,這廟叫三清閣。最高頂上,從整塊的大石中鑿開一條隧道,直達洞口,洞內有整塊岩石刻成的佛和佛前的儿案。隧道的旁邊是鑿穿的,鑿成一條欄干,可以憑眺通光,並且可以免人們傾跌下去。這個地方真是奇險,偶一不慎,那就要「一失足成千古恨」了。懸崖之下,就是所稱為滇池的大湖,一望無際,再向前往,盡是大山,斜陽裏閃閃作紫金色。從這崖旁石級下去到湖邊,要走許多路,湖中有一小輪船,預先在等候。我們下山之後,因為湖岸很淺,要坐舢板上去,舢板是穿著紅褲綠襖的本地女子搖的。高山清水之間,櫓槳蕩漾,她們是多麼有畫意呢!我們就坐小輪船回到彼岸,又是昆明市的區域了。在大觀樓公園登岸,這所公園,模仿著北平的中海,有很好的房子,佈置也很整齊。由大觀樓進城,可以看見一條不很寬的運河,從湖邊通至城裏,許多民船舢板裝運貨物石頭等等入城。搖船的都是婦女。有幾隻船,停在岸邊,開行時由幾個小孩向爛泥灘裏推出去,他們很天真的自以為有趣,但是我見他們做這種辛苦齷齪的工作,心裏實在可憐他們。因為他們沒有機會在一個清潔的學校裏讀書,這樣幼稚的年齡,就要在這齷齪的河邊泥塗裏做苦工,但是他們比較在箇舊錫鑛做工的幾千個童工是好得多了。這個舊錫鑛是世界上居第三位的有名大錫鑛,錫鑛裏的童工年紀都是十四歲以下,要到幾千尺之下的地洞內工作,地洞是很狹窄的,祇有他們的小身體才爬得進去。他們把錫塊挖出之後,又要搬運出來。地下的溫度是多麼熱,他們走出洞口的時候,遇著冷一風,就要昏倒。有許多因此患肺炎,或他種病症,以致送命。水是很缺乏的,他們非但全身沐浴是談不到,就是略濯為洗櫂,也永不可能。聽說他們就用一根牛骨將身上汗污刮淨。他們迷信牛骨是護身符,可以驅逐魔鬼。他們的工作很勞苦,所得的工費很微薄,所以 委員長現在想設法禁止使用童工。你們各位學生試想想,自己是何等幸運,能夠在這樣一個環境優美潔淨的學校裏讀書,生活舒適,食用又好,在課堂散學之後,又有遊戲的時間,當你們覺得很不遂意的時候,你們應當記得國內還有許多窮苦的孩子,沒有機會進學校讀書、沒有好食用,要在惡劣甚至污濁的環境內做苦工。我告訴你們這些話,使你們在不如意要訴苦的時候,就要想著這些窮苦不幸的孩子們!但願你們永不向人訴苦。

倘是你們記得地理,你們就知道雲南的南面就是安南。安南是完全在熱帶的國家,從安南到雲南省有一條滇越鐵路,這條鐵路是狹軌的(不及中國普通鐵路之闊),路線沿著山谷走,經過的山又高,又崎嶇不平,我要下去看看熱帶的情形,所以有一天下午就從昆明動身。我們坐的不是火車,是一輛走在軌道上的長途汽車,是用汽油而配著橡皮輪子的。車開得很快,路線又是彎彎曲曲,所以沿途不免有些震盪,加以愈走愈熱,我不覺頭都昏了。昆明離水平線有六千尺高。離城不遠路線爬過最高的山嶺,約有七千多尺高。從山嶺那邊下來的時候,望見三個美麗青綠色的湖,鑲嵌在紅色的曠野之中,祇有這個湖,看來還涼快,能引人入勝的。我穿過好幾十個隧道,經過許多灣曲,掠過許多的懸崖峭壁,下面是急流,水聲潺潺,流過如入畫景的山峽之中。我們愈是向山谷下去,天氣愈熱,樹木更加茂盛,有竹、有芭蕉。在一個狹隘的山峽經過,人們說山上有許多猴子。果然我們回來的時候,同行中有一位見樹上有一隻猴子,看見火車經過,發狂似的將樹亂搖。我想這隻小猴子,見了這部飛行的怪物,一定驚奇得莫明其妙了。我們在阿迷州一所客棧裏住了一夜。那裏差不多是熱帶的景色,天氣很熱,空氣又潮濕,恐受不了,所以決定不前進,因此沒有到箇舊去參觀錫鑛!這是我此行最大的缺憾。如果當時勉強前進,愈向南行,地勢就愈低,天氣也愈熱,況且路線更加曲折,我的身體已經好多天覺得不舒服,恐怕下去更要害病了。第二天早晨八點鐘的時候,我們就動身回來,下午一點鐘就回到昆明。因為中途有一只輪胎破了;等了些時,更換一只新的,否則早就到了。昆明的天氣是那麼涼爽,從熱的山谷裏回來,呼吸昆明的空氣,心神為之一快。

五月二十二日那一天,委員長動身飛往貴陽,然後從貴陽到重慶。我是二十四日直接坐飛機到重慶的。我們從昆明朝北向揚子江飛行,經過的田野,有紅的,橙黃的,紫色的,椶色的,雜在翠綠的樹木中,由高空下望,說不出的美麗。但是那天陰雲密佈,所以我們要從山谷中繞道至揚子江。你們必定知道揚子江上流是金沙江,我們沿著金沙江到相近巧家的地方,我們就高飛雲外(一萬四千尺高),尋覓較平靜的空氣。經過大涼山,有一個高峯有一萬六千尺。在這個地方,雲霧結成很厚很密的一片,似乎很堅實,人們可以在上面立足似的。飛機師無法前進,決定從原路飛回,把機降低,在雲的下面飛。等到看見高山,尋得雲中有一缺口,就從這缺口盤旋而下,就看見了揚子江流域了。兩邊都是高山,我們沿著河邊在雲的下面飛,直抵重慶為止。經過大山的時候,飛機飛行極快,有時遇雨,舉目不見一物,但是我們很平安的飛過了。大山多半有一萬多尺高,但是山上都有很多種植,人民在峽谷裏面很高的山坡上居住。他們若是在自己家屋的門前跌下去,一定要跌下幾千尺到下面的河裏。大山的山坡,凡是可以辦得到的,都已掘成階級,有幾處的階級有八千尺高?好似一條長梯。你們由此可以想見四川的同胞是如何勤勞,人口是如何的稠密了!到山腳的下面,河水湍急,但是看不見船隻,直到敍府才有船。敍府是在由成都南流的岷江與揚子江會合的地方。域內頗整潔,街道甚好,到了此地,大山已過了,但是遇著大雨,望不見東西,所以兜了一個圈子,免得看不見與山峯直撞。飛過下雨的空間,到了沱江,這沱江在瀘州相近的地方,與揚子江會合。不久就到了瀘州的上空,望見一所很高的鐘樓,城的中心,有一方場。我們很快的沿河而飛,就到了重慶了。我們離昆明是八點鐘,路上飛了四小時,我還有一句要補充,在將到敍府的地方,望見一個很秀麗的湖,很高的躺在山頂上面,看來好似很深。但是鄰近地方,無人居住,因為山峯險峻,不能耕種,再前進多少路,所見的房子,都是危樓高聳,好似三層高的碉堡,有許多巳經毀壞了,好似曾經兵燹的。我想這個地方,一定時常有匪警,所以人民決定在高樓裏面來保護自己,這個地方在萬山重疊之中,又高峻,又荒僻,下面又是急流。

我們在重慶住了一天,第二天下午就往成都,我們飛過著名的川西平原,田畝好似出紅疹,一點一點的盡是紅色的小山阜,有黃色的水圍繞著,那就是禾田,一望無際的都是這種景緻。紅色的小山阜都已耕種,看不見一塊荒地。沿途所見的不是田莊,就是村落和市鎮,忽然又見黑雲密佈,似要下大雨的模樣。幸而我們急急由雲的下面飛過,經過一道大山嶺,就見成都平原在我們的面前了。成都平原與其他川西平原不相同,雖然耕種仍是很密,但是鮮碧的新禾映著銀灰色的水田,顏色與他處是兩樣的,運河處處都可見到。這是從灌縣西北方的岷江分流出來的很一著名的水利網,係二千年前開掘的。這個運河是世界有名的,因為幾千年來,這地方的生活,就是全靠這條水的灌溉。

成都城俯伏在平原的上面,形式不是正方的,是緣著地勢築成的。在內地要算很大的城了。在這個古老的大城裏,有許多有趣味的著名歷史。城內房舍稠密,人民塞途。當我們的飛機在城上環飛的時侯,都翹首遠望,我們下了飛機,坐汽車入城,街上店鋪林立,有各種手藝,銅、骨、竹、木各種手工都有。製作很精巧,價值亦低廉,這是在我國經濟上值得提倡改造的。將來住久了,再將成都的情形告訴你們罷。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七期;民國6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