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首義歡迎 國父回國的兩篇重要演詞

作者/李宗黃

雲南首義,護國各軍,在川湘各地英勇奮戰,取得相當勝利後,紛電袁賊,立即取消帝制,袁賊無法,於民國五年三月廿二日,下令廢止洪憲年號,仍然迷戀總統大位,國內政局混沌如故。 國父孫先生認為非親自回國主持,不易促其早日滅亡,遂於四月廿七日由日本乘近江丸回到上海,寓於法租界莫利愛路二九號私邸。

第二天一早我便前往請謁,這是我第一次晤見孫先生。早先,在我的心目中,一直以為國父是一位剛毅威猛,智勇雙全的英雄豪傑,詎料相見之下,竟是光風霽月,誨人不倦的聖哲典型人物,和他即席而談,如坐春風,如飲醇膠,令人流連不忍遽去!至今回憶平生所接觸的當代人物實不在少,但是仍以國父最富於吸引刃。那日國父和我暢談雲南起義的經過,收拾大局的主張,他對於唐繼堯都督忠藎勇毅,極為推許,使我由衷的歡欣和感佩。

國父的談鋒極健,而我凝神傾聽,忘其所以,因此四月廿八那一天,國父和我交談頗久,迨我想起室外還有大批的候謁者,而我實不應耽誤國父這麼多的時間,於是我即站起來告退。辭出之前,我又以唐繼堯都督駐滬代表的名義,恭請國父蒞臨一次歡迎宴會,當時約好的時間是五月一日,地點則為當時滬上首屆一指的西餐館──一品香。

屆期,國父如約而至,我則遍邀各黨各派在滬領袖人物作陪,席間我曾以主人身份致歡迎詞,國父繼亦答詞稱謝。當時與宴的盛況,以及國父和我的兩篇演說詞,各報均以顯著地位刊載,也是護國之役兩篇重要文獻:


主人致詞:

  孫先生、各位貴賓!今天兄弟代表唐都督繼堯,敬備薄酒便餐,歡迎孫先生回國,主持大計,承孫先生及各位貴賓惠然賁臨,令我非常感動而且深以為榮。

雲南地形險要,人民樸實忠勇,堪為革命之根據地,在同盟會成立之初,留日學生及士官生,幾於全體加入,此次雲南首義,即以此為骨幹。孫先生為推翻滿清,十次起義之中,亦會派黃克強(興)先生督率黃明堂,舉義於雲南河口,佔領新街,南溟等地。又曾命楊振鴻在滇西騰越(後改名騰衝)舉事,雖未成功,然而革命思潮,實已震動全滇。

此次雲南起義,事前既承孫先生派董福開,呂志伊兩同志入滇,秘授唐都督以方略,唐都督亦派兄弟來滬面謁,請示機宜。由此可見,孫先生在國民革命過程中,已與雲南結有極其深厚的淵源和關係。現在孫先生既已返國,大計主持有人,今後討袁之聲勢,當較以往尤盛,討袁之成功,當較以往為速,可以斷言,此為吾人今日熱烈歡迎孫先生理由之一。

然而,雲南雖云可作革命之根據他,揆其本身條件,實嫌未盡具備,雲南以一隅貧瘠之地,二師一旅之眾,奮袂而起,力抗袁世凱全國精銳之師,當雲南首義,誓師歃血之際,第一軍左翼總司令官羅佩金將軍,會經持槍在手,慷慨陳詞謂:「戰而勝,殺敵人,退而敗,應自戕!」壯哉斯語!又有雷淦洸營長,在瀘州之役深入敵陣,奪獲機關槍一挺,身中數彈,胸腹貫穿,却猶仍挾槍歸陣,仆於槍上氣絕。凡此種種慷慨赴死,成仁取義,正如唐都督前次由本人持上孫先生書中所謂:「……然而地瘠民貧,兵單餉薄,雖如長沙子弟,能仗劍以先來,究嫌澶水師干,等孤屆之一擲!」

孫先生回國後,必有長謀碩畫,支持雲南,督飭雲南,此吾人由衷歡迎孫先生回國的第二理由。

溯自雲南首義而後,四海之內風起雲湧,同申天討,地不分東西南北,人不論男女老幼,各黨各派,名流碩彥,無不桴彭相應。尤其孫先生所直接領導之廣東、湖北、湖南、山東、江蘇、浙江、陝西等七省之討袁軍,及其在山東之革命討袁軍與護國軍,更能同心同德,協力合作,這個現象非常難得!但其中旗幟不一,份子複雜,各地陣營之內,自亦難免有貪天之功以為己力的投機份子,也有若干被迫獨立之省份,仍有假獨立之名,行利己之實的不在少數,靜觀默察,隱憂堪虞。

好在孫先生今已回國,吾人希望孫先生洞見癥結之所在,而予以審慎之處理。袁世凱夙為巨奸大惡,陰謀叵測,現雖宣告取銷帝制,然而迄無退位聽從國法裁判之意,古語云:『一日縱敵,數世之患。』吾人有懍於此,更應記取孫先生昨天所作的宣言:『應尊重約法,一致討袁』的定論,實在是真知灼見,為全國共同努力之目標。這是我們熱烈歡迎孫先生的理由之三……。

我說完了這一大篇話,在座貴賓自國父以次,咸報我以熱烈掌聲,於是我便乘機舉起酒杯,遍邀在座貴賓,共祝孫先生政躬康泰,鴻猷克展,討袁義舉得以早告成功。當時觥酬交錯,一片歡洽,而國父遂在歡聲雷動中,起立致詞。


國父說:

李代表宗黃,諸位先生!兄弟此次回國,對於討袁大計,正在通盤籌劃,悉心檢討,能否順利成功,胥視吾人奮鬪精神之多寡遲速而定,今天承蒙李代表盛宴歡迎,令人至為感奮。

袁世凱本係帝制餘孽,一腦子的帝王思想,自我黨二次革命失敗,袁氏更形疇躇滿志,野心勃勃,必欲將吾人犧牲無數先烈,而由仁人志士共同建立之中華民國,據為私有。袁世凱清除異己,殘殺同志,承認廿一條,向六國銀行大舉外債,最後則廢棄約法,解散國會,大盜竊國,於是帝制自為。當時除本黨在各地發動討袁外,全國軍民,均懾於袁世凱的淫威之下,無人敢予反對,乃袁氏以為「萬世一系」之王朝,可以及身而成。

詎料霹靂一聲,雲南起首,其目標之正確,信心之堅強,士氣之高揚,作戰之英勇,以及民心之振奮,響應之迅速,與黃花岡之役,辛亥武昌之役,可謂先後輝映,毫無軒輊,充份表露中華民族之正氣,中華革命黨之革命精神。不唯使籌安醜類,膽戰心驚,即袁世凱,亦何異天奪其魄。勝負之數,不待著龜而可卜。另一方面,「作偽心勞日拙」,「公道自在人心」,彼貪天之功以為己力,假人之功,以為己功,其最後必然歸於失敗,殆無疑義。

兄弟回國後,有鑒於上述種種情形,當令革命各軍,嚴密注意,並與護國軍通力合作,今後尤當全力聲援唐都督「袁氏不倒,決不罷兵」的主張。務請李代表將此微忱,電告唐都督以及雲南諸君子,望能再接再厲,努力奮鬪,達成吾人最後目的。同時,並請代致慰勉之忱。

八天後,民國五年五月九日,國父在上海發表了「討袁之二次宣言」,揭櫫袁氏破壞民國,自破壞約法始;義軍維持民國,固當自維持約法始。……「夫約法者,民國開創時國民真意之所發表,而實賴前此優秀之士,出無量代價以購得之者也」。此後討袁軍與護國軍聯為一體,打成一片,頓使雲南首義,再造共和,獲得初步之勝利,但護國之後必須繼以護法,猶仍有一段艱苦的歷程。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七期;民國6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