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衎俸多四姓尋源

作者/李拂一 

江洪雜記

明兵部尚書王驥三征麓川之事功,滇西一帶,至今猶流傳不衰。據傳王驥三征麓川之後,以邊人累叛,特賜降夷以刀砍斧刴四姓以厭之。後夷人讀漢書,除刀氏未改外,砍氏改為衎氏或罕氏;斧氏改為奉氏或俸氏;刴氏改為多氏云。今滇西干崖南甸盞達孟連等宣撫使均仍刀姓,猛卯安撫使為衎姓;耿馬宣撫使、孟定土知府、猛角董土千總及畫屬緬甸之木邦宣慰使,均為罕姓;舊大侯州土知州及猛緬長官司長官均奉姓;大猛麻土巡檢為俸姓(註一),隴川宣撫使、遮放宣撫副使,均為多姓。

明楊慎希姓錄曰:「怕,南中夷姓。王驥征麓川,賜降夷三姓曰:怕刀刴」。於刀氏曰:「王驥平麓川,賜夷人以怕刀刴三姓。後染華風,改為刁氏」。姓氏考略:「雲南夷亦有多姓,係刴氏改」。今滇西所傳有關刀衎(或罕)俸(或奉)多四姓,賜自王驥而有所更改之說,蓋出於希姓錄,從而又有所損益也。清曹樹翹滇南雜志曰:「夷酋姓日刀、曰罕、曰曩者居多。聞明初平諸蠻,以其反覆,賜以刀曩斧砍四姓。今砍作罕或衎,斧姓無傳」。與近今滇西所流傳者,又略有不同。

明史卷三百十四麓川傳:洪武十七年(西元一三八四年)八月,「倫發遣刀令孟獻方物」。王驥征麓川始於正統六年(西元一四四一年),後於刀令孟獻方物五十七年。在王驥征麓川以前,滇西南土官蠻長以刀曩罕奉及多為姓之見於史志者,隨在皆是。即以明初而論,見於明史雲南土司傳者:洪武十五年,有車里蠻長刀坎,鎮沅土官刀平。十七年,有麓川貢使刀令孟。二十四年,有八百土官刀板冤。建文四年,有威遠知州刀算黨,孟定土酋刀名扛,知府刀渾立,木邦知府罕的法。永樂元年,有孟養知府刀木旦,老撾土官刀線歹,灣甸知州刀景發。三年,有孟艮知府刀哀,干崖長官曩歡。四年,有孟璉長官刀派送。六年,有里麻長官刀思放。七年,有鎮康知州曩光。九年,有瓦甸土官刀怕賴,潞江長官曩璧。十八年,有者樂甸長官刀談。宣德五年,大侯州土舍有奉赦及奉學。六年,有孟定知府罕顏法。八年,新化州有刀甕及刀眷。正統二年,有南甸知州刀貢罕。見於其他志乘者:有洪武十七年歸附之麓川平緬多歪悶等。不勝枚舉。

其實,滇邊土司以怕刀罕多為姓之見於史志者,尚可上推至明以前。元史卷二十九泰定帝本紀一:「泰定元年(西元一三二四年)冬十月己巳,雲南車里蠻為寇,遣斡耳朵奉詔招諭之,其酋塞賽(註二)子尼而雁,構木子刁零出降」。刁零即刀零(註三)。刀姓見於史志,先於王驥始征麓川凡一百一十七年。新元史卷二百四十八車里傳;「延祐三年(西元一三一六年),罕旺及其弟胡念弟愛僑等,侵銀沙羅甸、兀里鹽井、陪日(招捕總錄作部日)、女具、落索等甸,取官所,徵差發。既而愛僑死,其兄弟子姪罕塞、昭愛、刺構、木力、夢兀仲等五人,分黨爭愛僑位,相殺久之」之罕旺及罕塞,先於王驥始征麓川凡一百二十五年。又烏撒烏蒙東川芒部傳;「大德五年(西元一三○一年),車里白衣八里日等,殺掠普騰江尾二甸」。白衣即擺夷,八里日即叭里日。八即叭,亦即怕之異譯,先於王驥始征麓川凡一百四十年。多姓尤早,今隴川宣撫使多永安,其先多線瓜,於宋理宗景定間(元中統初,約當西元一二六○──一二六一年)附於元,元以為宣撫使,先於王驥始征麓川凡一百八十年。曩奉兩姓,亦均出現於王驥始征麓川之前。

麓川一帶,古代當為擺夷部族聚居之重要地區。吾人由滇境土司自元以來,半漢化之姓名中,不難推知其土司之族屬。怕刀罕(或衎)奉(或俸)多各姓土司,應均屬於擺夷之部族。因為在擺夷語文中,對怕刀罕奉多五姓,均不難求得其適當之解釋,以及其演變為姓氏之根源;而在其他部族語言中,則不得其解釋也。

怕姓:現滇境土司中,雖已不見有以怕為姓者,但仍不難於今昔若干土司之半漢化姓名中,得其痕跡。如干崖宜撫副使中,以怕為名者:明史有刀怕便、刀怕落、刀怕舉等;車里宣慰使中,有明永樂十一年,被推署司事之刀怕漢;孟璉土司中,以派入名者,明史有刀派送、刀派罕、刀派樂;清史有刀派鼎、刀派春、刀派新;民國有刀派鴻等。派亦即怕之異譯。滇南十二版納,清民以來,通常譯用叭字,叭別讀為ㄆㄧˇㄚ。如猛阿土把總叭占,猛籠土把總叭先等。元時譯用八字。明史老撾傳中作怕雅,有怕雅賽、怕雅蘭章等,亦即旅泰僑胞所譯丕耶或披耶(Praya)二字之合音,為一種爵位之名稱,約等於我國古代之伯爵(十二版納)或侯爵(泰國)。亦作官稱。怕或派或叭或八,可以說是以爵為氏,以官為氏。

刀姓:擺夷語謂領袖、首長、頭目曰「ㄉˊㄠ」,漢譯作刀或陶。此訓為首長頭目之「ㄉˊㄠ」,大都冠於爵位官稱之前,遂演化而為刀姓或陶姓(註四)。刀派、刀怕,即「ㄉˊㄠ ㄆㄧˇㄚ」之譯音,地位較叭為尊;亦為以官為氏。

罕姓或衎姓:擺夷部族,喜以金銀珠寶等為名。土司衙門,亦喜加一金字,而稱為「閤鈧」。閤訓衙門或官殿,鈧訓為金,意為金殿。猛卯土司衎氏,舊報為南京人,疑為依託,應即為譯自擺夷語之鈧(Gham)一語詞。鈧、罕、衎及寒,一音之轉,蓋以五行為氏,以寶為氏。

奉姓或俸姓:大侯州土知州及猛緬長官司長官奉氏,大猛麻土巡檢俸氏之奉或俸,擺夷部族,均讀為「ㄈˇㄥ」(Feeng)。其訓為茂盛、繁榮及發展,意取吉祥,蓋以吉祥為氏。

多姓:滇南之車里宣慰使,其人民尊稱之曰嵩烈叭賓詔。滇西及緬境方面之擺夷土司,其人民則尊稱之曰刴賓詔。嵩烈譯言至尊,叭之訓已見前,刴之義與刀同,或即為一音之轉。其訓為領袖首長及頭目,亦含有至尊之義。演化為姓氏之初,譯者即譯用多字,如宋末元初之多線瓜。其後譯人,或為對音正確起見,借用刴字,終以刴字不雅訓,不為土司家族所樂用,改回為多,蓋以官為氏也。又擺夷語謂獅曰星多。獅為百獸之主,隴川遮放兩土司以多為氏,有謂即取獅為百獸王之意,表示威懾百蠻,威尊無上云云。擺夷文星多二字,一半係外來語,星即外來語獅之音譯。星加坡之星,亦訓為獅,言星即不啻言獅。可以單用,其義不變。多之訓為大為巨,並無獅字之義。單言多,不知其言獅也。亦猶漢文大獅二字:單言獅,則獅之概念已經完備;單言大或巨,則並無獅之概念,不能代表獅子。因大字或巨字,並無獅字之義也。說者以多氏取自獅為百獸王之說,殊慊牽強,仍應以源自其訓為領袖首長之刴為順。且宋元之際之多線瓜,一開始即譯用多字。繼或譯為刴,或有不近情之附會,而又改回為多。

總查怕刀罕衎奉俸多各姓,均音譯自擺夷語。或以爵為氏,或以官為氏,或以五行、寶貝、吉祥為氏,且均出現在王驥征川以前。希姓錄及滇南雜志所言,以及滇西民間普遍之所傳說,皆附會不經,不足採信。

(註一)按猛麻原亦奉姓,觀明史雲南土司傳;猛麻奉恭與大侯奉先爭殺之記載可知。清劉靖順寧雜著曰,順寧屬向有三土司:一為大侯州土知州,一為猛緬麻宣慰司,一為猛麻土巡檢,皆奉姓也。

(註二)元史順帝紀:新元史泰定帝紀及雲南溪洞諸蠻傳以及招捕總錄,均作寒賽。塞字刊誤,應以寒為正。寒即罕衎鈧之異譯。

(註三)元史順帝及新元史雲南溪洞諸蠻傳以及招捕總錄等。均作刀零。以擺夷文對勘。當以刀為正。舊時治邊裔史者,似未及探討邊疆民族之語文,以刁姓罕覯,臆改為刁。且近今亦不乏其例。其實滇境擺夷土司,無姓刁者。由擺夷文音譯之刀字。暗含有領袖首長及頭目等義。為任土司者所樂於接受。刁則無此類含義也。

(註四)招捕總錄及新元史雲南溪洞諸蠻傳:「車里陶剌孟」,亦即車里刀剌孟之異譯。今建水阿邦土司及景東保甸土司均陶姓;漢擺夷。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七期;民國6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