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臺土著民族通點

作者/廖位育

滇北,這個地理名詞,實際上是包括川、滇、黔、康四省交界的一片地帶,那兒種族複雜,向被外界視為「漢夷雜處」之區;所泛指的「夷」,大概說來,以倮儸、彛族、麼些、苗族為多,就中除苗族同胞自成一個系統之外,其他各族,無論在生活上或風俗習慣上,都有許多共同相似之處,不容易劃出清楚的界線,尤其是倮儸和彛族,更難分辨,幾乎巳經是一而二,二而一了。

筆老係雲南永善籍,該縣屬川、滇、康三角地帶之偏僻山陬,中學時代,就讀雲南省立昭通中學(原稱雲南省立二中),校址在昭通城內文淵街,由於昭通是迤東(雲南亦稱三迤)大邑,為四川、貴州、雲南、西康四省交界地帶之交通要地,與四川省之宜賓(舊稱敘府),同等重要,俗諺有「搬不完的敘府,塞不滿的昭通」,可以說明其吞吐量之大。昭通何以有如此大的胃口?就是附近的各土著民族成以此為交易中心。抗日戰爭期間,政府執行「開發邊疆先自教育著手」政策,故昭通之各級學校,招收各族土著男女學生甚多,因同學關係,所以交了不少倮儸及彛族朋友,不但學了一些普通應酬的倮儸話,也知道不少他們的風俗人情,而且更應邀參加過他們的婚喪大典。

民國五十七年秋,九年國民教育開始,筆者被同事約往一所山地國民中學擔任教務主任工作,該校的學區,除一般平地學生外,山地生最多者為泰耶爾族,由於輔導升學,因而有機會訪問許多山胞家庭,拜訪交談的結果,不但認識了很多山地朋友,而且我的一位教學組長,竟因而成了山胞的「門客」娶一位美麗的山地姑娘為妻了,一這是題外話。在訪問結交之中,我最大的收穫,是發覺泰耶爾族山胞的許多習俗,和雲南北部的倮儸族及彛族,竟完全相同。因為泰耶爾族山胞在臺灣分佈甚廣,久欲蒐求資料為文報導,皆告因故未能實現。

一月二十四日,在副拜讀到衛大法師的「臺灣山胞由華西遷來一文」,倍感興趣,因為該文較簡,故又設法購得作者新出版的「臺灣山胞由華西遷來」一書了細讀之後,發覺遺漏仍多,爰就記憶所及,將滇北土著與臺灣山胞在民俗上的若干相同之點,加以補述,以就教於民族學者,或可因此尋出我偉大中華民族遷徙之軌跡於萬一,非所逆睹矣。

一、祖先──人類起源說:滇北的倮儸及彛人,均認人類是太陽和月亮的子孫,他們有一個很古老很生動的神話故事,說多少萬年以前,洪水淹天,人類全部死亡,太陽和月亮,是一對年輕的姐弟,二人同坐在一個半邊葫蘆中,逃過了浩劫,水退之後,姐姐年紀較大,知道非二人結合不能延續人類生命,弟弟年幼無知,總是不肯,於是姐姐想出很多方法為卜,結果都預示二人必須結婚,因此姐弟二人終於結成夫婦,次年生下一個肉球,二人將肉球分割置於各處,第二天早上起床,發覺先一天放肉球的地方都有一戶人家。他們延續人類生命的任務完成了,二人就商量升上天空,輪流照顧他們的子孫,太陽因為是女的,所以就負責白天的照顧工作,但她怕子孫們看她會難為情,故而帶了一包針,人們用眼睛看她時,她就用針刺你……這故事,臺灣的泰耶爾族山胞間也流傳著,與滇北土著民族間流傳者,完全一樣。據一位泰耶爾山胞傳教士告訴筆者,東部山胞間也有這個同樣的故事。

二、織布:將紡好的線,繞在木梯上,布面之寬窄全視所需而定,紗線週而復始至所需之寬度後,用一竹籤挑紗,每隔一挑一,挑起之一股用就線連接套住,併排套在一片木片上,然後用一木刀,將緯線互穿來往,一次提套一下,再用木刀劈東西般「砍」一下,一來一往,一天約可織二尺布。這一織布方法,滇北土著與臺灣山地之方式全同。

三、紡線:以一根筷子粗的竹棍,上尖下方,在三分之一處套一方眼銅錢,或二三枚銅錢,視線之粗細及牢度而定,尖端削鈎,用右手拿棉,左手姆指與食指拎竹棍旋轉,線成之後即轉於竹棍上。方法用具,滇北土著與臺灣山胞完全一樣。

四、過年:臺灣山胞──尤其泰耶爾族,非常重視陽曆年,詢其所以,有云來源老古者,有云係日據時代嚴令致之者,莫衷一是。滇北一帶之倮儸和彛族,他們熱鬧的新年,數日通霄達旦狂歡呼嘯,時間約在農曆的十一月下旬,有他們自己的曆法,與陽曆新年時間大致相近。

五、嗜酒如命:臺灣山胞普遍嗜酒,非爛醉如泥不足以為歡。滇北之倮儸和彛人,完全如此。

六、吃獸肉:不管是打獵所獲物,或者是宰殺的豬、羊,煮到尚未全熟,即迫不及待爭吃,而且津津有味,但如煮豆腐,則又非久煮不可。

七、自製單調樂器:滇北之倮儸及彛人,最擅長音樂,不論男女,歌聲皆輕盈悅耳,字正腔圓,他們身邊,大多帶有一具簡單樂器,即用一長約十餘公分之小竹筒,中間穿了一個粗線,附上並列的兩支竹片,約三四公分長,半公分左右寬,一端呈三角尖形,另一端整齊的將簡中的粗線穿在竹片上的小孔中拴牢,吹奏時將兩竹片整齊的一端並列靠竹筒口置嘴邊,用右手拿著,左手之姆指則撥動竹片尖端,於是發出略似口琴聲之單音,其聲簡潔,非常動聽。這種樂器,筆者在泰耶爾山胞間會經發現,製作完全一樣,聲普自然也一樣了。

八、揹新娘:謂者以為山地因交通不便,因而娶新娘用揹負方式,實則不然,揹新娘是一種禮俗,滇北土著之婚禮,即使住於交通發達之地,新娘也是需揹行,此一禮俗,臺灣山胞與之毫無二致。

其他如崇拜狗、拔鬍子、尚青色等,衛文中業已述及,而且滇北之倮儸人及彛人,也完全如是,由此可以推測臺灣山胞之與我西南土著民族,有著血緣關係,至如何由大西南遠遊徒寶島,則有待專家學者探索考據了。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七期;民國6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