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南方物

作者/李拂一

弩箭藥

弩箭藥,是由一種大戟科植物,泐語名為「擴」木(擺夷文羅馬字作Mai Gwang,學名Aniaris Toxicaria)的樹漿所製成。擴為一種稀有的大喬木,高可二十餘丈。葉大如掌,長六七寸,卵形或廣橢圓形,革質,被細毛,有鈍鋸齒,互生。漿有劇毒,分紅漿白漿兩種:紅漿的一種,其漿如血在膿,為毒尤烈,但使侵入虎豹血管,即能驅其全身之血,壅塞咽喉致死,故又有「見血封喉」之名。從事伐樹取漿及剝製木皮褥之人,應防其漿由皮膚破裂之處侵入人身。設不慎中毒,據土人言:速嚼食大量生黃豆可解。內服微量,可作強壯劑。體弱畏寒之人服之,雖寒冬入水捕魚,不復畏寒。

自滇南十二版納以至滇西,瀾滄江及怒江兩岸,均有發見。車里縣小猛養鄉景鈧村的一株,甚為高大,為遠近所聞名,因之,一般人遂稱其村為「大藥樹」。車里縣城內的一株,樹齡較景鈧的一株為小。前者為紅漿,後者為白漿。

取擴樹的樹漿,和以鴉片及菸草濃汁各少許,塗箭鏃上陰乾,並罩以極辛辣之乾辣椒壳,以增其毒性,兼防露水潮解,然後置箭于地弩而設為機巧,虎豹經過,觸動機栝,箭即發射,多數都能射中要害。虎豹中箭,身發高燒,口渴思飲,每每走向山谷,覓澗水解渴。大都行不及百步,便已倒斃。因之,裝置地弩之處,不宜近水,如讓其大量獲得飲料,則藥力往往沖淡,有時不死,被牠逃去。

蜠母樹

蜠母樹

蜠母樹為一種小灌木,產山岡,高一公尺半至二公尺半不等。葉大而厚,長十一至十二公分,濶四至四公分半,卵形而端尖,全邊或一邊有不規律之鋸齒,網脈,互生。葉面深綠色,葉背淡綠色。花開于葉腋或兩葉間之莖部,輪形。冬季結實如豆莢,長三至四公分,常十二三枚至十六七枚,叢聚如輪。莢中寄生「蜠」卵數百,冬季孵化,郎以豆實為餌,成蟲後,破莢飛出,吮吸人畜血液。喜羣聚牛馬糞便之上,豢養牛馬之家,招致尤多。有毒,被螫處腫痛奇癢,甚而發炎潰爛,冷遇則癢減,遇熱則癢甚,擾人不能成眠。蜠體較蠅為小,其初孵出尚在莢中時,小如蚤蝨而色白,長成後頭有黑點,羽亦有黑色紋,羽色嫩黃,土人咸認為蜠是這種樹產生出來的。莢嫩時作淡黃色,其時蟲已孵出,但尚未長成。莢成熟時作褐色,其時蜠已長成。有破莢而飛出者,亦有尚留莢中者。

蜠屬虻類,故蜠母樹亦可稱為虻母樹,但與唐時段公路的北戶錄蚊母扇條:「嶺南有虻母木」之虻母木不同,北戶錄所指者為無花果,此則另為一種小灌木,亦不同於本草拾遺所志:葉如冬青之嶺南蚊子木。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08期;民國6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