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古國話因由

作者/邱子靜

一、由白國因由說起

大理的名勝古蹟多,大理的神話傳說更比名勝古蹟多。

民國三十七年至三十八年夏間我在大理主持縣政,公餘之暇,常到各處遊覽;於欣賞風景之餘,讀讀廟中聯語、碑文,仰視高塔,俯瞰樓臺,會不自禁地興起一番思古之幽情。

一次,遊覽喜洲聖元寺,見大殿隔扇上刻著觀音聖蹟圖像,上方有文字說明。我正站著細看,廟中住持和尚遞給我一本木刻小冊子,上書「白國因由」。他說:「這本書說明大理古國的由來,請縣長帶回去看看。」

回縣府後翻閱一過,書中所說全是觀音菩薩顯靈庇護大理蒙氏段氏開國的神話;不過由這些神話裏,多少也可以探聽到一些沒有文字時代的歷史消息。這本書末後有一段書跋說:

「菩薩累劫救護此處,蓋十有八化云。備載僰古通。其本寺隔扇所圖繪者十八化內僅有幾段;餘皆開國除魔始末。鏤之使千百年事蹟如在目前。逐段緣由原是僰語,但僰字難認,故譯音為漢語,使閱者一目了然。雖未見古通,而大概不外於斯。」

下署「康熙四十五年丙戍孟夏之吉聖元寺住持寂裕敬刊」。

這書首先引起我住意的是「原是僰語,但僰字難認,故譯僰音為漢語。」那末這原是僰人流傳下來的神話。僰是古西南夷之一,僰白同音,僰人是否即白人?白國是否即大理古國?現在的民家是否即白人?這一連串的問題,都無從在這本「白國因由么中得到解答,不過,如果用民族學與民俗學的眼光來讀這本神話,倒祖可以看到一些關於白族歷史文化沿革的側影。

第一,它把印度迦毘羅國阿育王和白國始祖扯在一起,說阿育主封仲子驃信苴於白國,成為白國始祖。這說明白國會深受印度佛教文化的影響。

第二,書中說釋迦、觀音曾在大理修行,將無上菩提心宗在此盡傳。這說明大理是釋迦教化之國;大理在我國佛教歷史上居於重要地位。

第三,書中說神明天子驃信苴傳至十七代孫仁果,漢諸葛入滇場,與姓張。這說明當地住民原無姓氏,至諸葛入滇後始習用漢姓。這三點可參看白國因由卷首:

「釋迦如來將心宗傳迦葉,付金縷衣,以待彌勒出世;入涅時遺囑云:『我涅槃百年後,有百萬王孫裔阿育王者集成教法,收我舍利。』後迦毘羅國王阿育王既長,見纖迦遺語,會同當日聞經聽法之天龍八部護法神祇集成教法。王將正果,乃造塔於天上人間,龍宮海藏,供奉佛之舍利。一日,主與優波鞠多點視其塔,至白國陽南村造塔所,乃問師曰:『此處古稱露鷲山。釋迦如來為法勇菩薩時,觀音為常提菩薩時在此地修行。常提菩薩求法殷勤,法勇菩薩將無上答提心宗在此盡傳。後來觀音菩薩當來此處去兆建國。王可令太子鎮此地。』王有三子,遂封孟季於鄯鄲,封仲子驃信苴於白國。王乃升燄光天,告天王曰:『迄遣天官尊而賢者下降白國,神助吾鎮國治民。』遂與師同往碧溪山入寂焉。驃信苴號神明天子,即五百神主也。傳至十七代孫仁果,漢諸葛入滇場,與姓張。至三十六代孫張樂進求朝覲,上封雲南鎮守將軍。唐貞觀二年,天師觀星,奏曰:『西南有王者起。』,上命訪之。有細孥羅者出,遂為白國王。」

第四,書中說南詔蒙氏始祖感龍誕生。龍原為夏族所稱「四靈」(註一)之一,神話中大蒙始祖細孥羅為龍所生,可推知他們亦已內受中土文化的影響。

白國因由第八節「細孥羅父名蒙迦,乃龍泉黃龍。因奉上帝勅旨,化作人形,娶茉莉羌為妻,竟生九子,其八子奉上帝命為八部龍王。」第七節「茉莉羌曰:事不干我父母,因我至龍泉浣洗,龍王染我而生九子,實出無奈。我豈不肖,辱及父母。」

在晉常璩華陽國志中有這末一段:

「武侯乃為作圖譜,先畫天地日月,君長城府,次畫神龍。龍生蠻及牛羊;後畫部主吏,乘馬幡蓋,巡行安撫;又畫牽牛負酒,齎金寶詣之之象,以賜蠻。蠻甚重之,許致生口。又與瑞錦鐵券,今皆存。每刺史校尉至,齎以呈詣,動亦如之。」

諸葛武侯因蠻人不諳漢人語文,特作圖譜來曉諭他捫。圖中畫明龍生蠻及牛馬羊。白國因由中茉莉羌染龍生子的神話,也可能由這圖譜的曉示而編造出來。

第五,書中說「祭天卜吉」「天命細孥羅」「祭旗進兵」「連夢三事是天王無敵之兆」等等神話,和中土各朝代始祖開國種種傳說極相類似,足見他們的思想習俗也漸次漢化了。白國因由第九節:

「儈曰。『汝之時至,不必辭。速用汝所佩之刀砍其梨柄,』數其數有十三刀。僧曰:『汝主大理國土十三代也。』孥羅曰以『謹謝長者。』……時有張樂進求為雲南詔酋長,具九鼎儀牲請孥羅詣鐵杜廟祭天卜吉,忽有金穀鳥,一名金漢王,飛在孥羅右肩,連鳴天命細孥羅三次,眾皆欽服。孥羅遂登位,稱奇王,遂進貢朝唐。子孫累世封王,傳至舜化真共十三代,凡二百三十七年。」

白國因由第十八節:

「是夜思平連夢三事,令軍師董伽羅解之。伽羅曰:『是天子無敵之兆,擒大楊明而王大理無疑矣。』遂祭旗進兵。」

第六,書中說大蒙閣羅鳳詔反抗唐朝,係由於雲南太守貪虐無道。他擊敗唐兵數十萬之眾由於觀音菩薩顯靈相助。這充分表示出他們的民族意識──大蒙和大唐係站在敵對國家的立場。白國因由第十六節:

「唐天寶八年,雲南太守張虔陀貪虐無道;閣羅鳳語怒而殺之,事聞於上。上命元帥鮮于仲通并大將王天運二人領兵十萬取大理,行至白厓。羅鳳聞兵至,遂命子鳳伽異統兵迎敵,遇天運於途,使人說之曰:『漢人待將軍平常,不如任吾國希老,富貴不少。』天運聞言,遂不專攻。於是白兵四下夾攻,天運敗亡。仲通方欲進兵,被伽異埋其後,取則漢兵盡亡,逃回者僅六七人。後上令節度使李宓何履光將兵十五萬,從交趾國來至龍尾關,羅鳳夜靜揭營,漢兵內亂自殺死。上復令張阿蠻將兵二十萬討大理。白兵一時膽大陣敗,難於抵搪,忽遇一老人曰:『你們兵敗矣,速造十一面觀音像敬之,漢兵自然不能施力;如明早不出,事不可救。』羅鳳聞言,造而敬之。次日與漢兵會戰,漢兵俱不能動,束手待戮,詔兵復勝:漢兵死不計數。羅鳳立萬人塚以祭之曰:『吾所誅者讐人,所祭者義士也。』事畢,追訪老人,追至天長寺前,老人立於石版上遂不見,眾起石版,見石上有十一面觀音像,即迎而敬之。」

二、由大蒙國至大理國

由於讀了這本白國因由神話,引起我探溯大理古國的興趣。舊唐書南詔蠻傳對於蒙氏立國記敍如下:

「南詔本烏蠻之別種也。姓蒙氏,蠻謂王為詔,自言哀牢之後,代居蒙舍州為渠帥,在漢永昌故郡東、姚州之西,其先渠帥有六,自號六詔,兵力相埒,各有君長無統帥;蜀時諸葛亮所征皆臣服之。國初有蒙舍龍生聯迦獨龐,迦獨生細奴邏,高宗時來朝,細奴邏生邏盛,驪武后時來朝。……開元初邏盛死,子盛邏皮立,盛邏皮死!子皮邏閣立。二十六年(按係公元七三八年)詔授特進封越國公,賜名曰歸義;其後破洱河蠻,以功冊授雲南王。歸義漸強盛,餘主詔浸弱。先是劍南節度使王昱受歸義賂,奏六語合為一詔。歸義既併五語,服槃蠻,破吐著之兵,日以驕大。……歸義卒,詔立子閣邏鳳襲雲南王。無何,鮮于仲通為劍南節度使,張虔陀為雲南太守。仲通偏急寡謀,虔陀矯詐,待之不以禮。舊事,南詔常與其妻子謁見都督,虔陀告私之;有所徵求,閣邏鳳皆不應。虔陀遣人辱罵之,仍密奏其罪惡。閣邏鳳忿怒,因發兵反攻,圍虔陀,殺之。時天寶九年也。明年仲通率兵出戎巂州。逼太和城為南詔所敗。十二年劍南節度使楊國忠執國政,仍奏徵天下兵,俾留後侍御史李宓將十餘萬輩,餉者在外涉海瘴,死者相屬於路。天下始騷然苦之。宓復敗於太和城北,死者十八九。……」

大蒙南詔在二百五十年中(註二)時而受唐冊封,時而反叛。唐文宗時大舉內犯,逼成都府。懿宗時改國號為大禮,侵擾更烈。十五年間(公元八六○年至八七四年)連破交州、邕州、播州(貴州遵義)及西川各州縣,唐元氣大為耗傷。

南詔的內侵,不但影響唐室的衰亡,且引起中國內地人民第二次大遷移,和南方各地方言。的形成。(註三)它的影響不可謂不大。

南詔傳十三世,為清平官鄭買嗣(漢人)所篡,改國號曰大長和(公元九○二年)。鄭氏傳三世,至五代後唐時,為東川節度使楊千貞所覆,擁立清平官趙善政,改國號曰大天興(公元九二八)。趙在位十月,楊千貞又奪之,改國號曰大義寧(公元九二九年)在位八年。後晉高祖天福二年(公元九三七年),通海節度使段思平逐楊千貞自立,改國號曰大理國,傳十四世。至宋哲宗時,清平官高昇泰受禪,改曰大中國(公元一○九四年),旋高氏復還之段氏,改號後理國(公元一○九六年),但仍通稱大理國;政權則操於高氏之手。元憲宗二年,蒙哥命其弟忽必烈自隴西經西川南下,謀先取雲南,再轉而謀來。元憲宗三年(公元一二五三年)下太和城,大理國亡。

自大蒙國蒙氏細奴邏於唐高宗永徽四年歲次癸丑(公元六五三年)朝唐,至段氏大理國於元憲宗三年歲次癸丑(公元一二五三年)滅亡,前後共歷六百零一年。

段氏臣伏後,其子孫在元朝任方伯連帥者十餘人,這可見元朝對於被征服國家的寬大政策。

元滅大理國後,置大理路;明改為大理府,清仍之;至民國廢府為縣。

三、白族的由來

大理縣的住民在民國三十七年近十萬人;因戶籍冊上無種族記載,民家漢人各有若干,並無統計數字可考。民家早已習用漢姓,且與漢人通婚,事實上也難分清。不過,民家還保留一些特有風俗,像陰曆一月底的繞山林,六月廿四日火把節染紅指甲等。

在大理時,我曾翻閱明楊慎之滇載記,清顧祖禹之讀史方輿紀要等書,所記都很簡略。來臺後讀到胡耐安「中國民族志」(商務五十三年版),對於白人的由來和其分佈,才得到較有系統的了解。該書第二三五頁載:

「民家,一作白人,前人有謂即為「僰人」的音轉,但不認其即屬於僰人一類。近人多主白人即僰人,亦即白蠻之說:自稱白子、白兒子或僰耳子;宋、明史傳作白艻子,俗稱白人子;磨些稱居住其「轄區」境內的民家族支曰那馬。宋時嘗徵其人曰白艻兵,備「討蠻」之嚮導,想見其人之馴良聽命。現在民家的人口數,約近四十萬,散佈雲南中部迤西偏北之大理、劍川一帶,大致以農耕為主要生計。其繼承南詔建立大天興國的趙氏,大義寧國的楊氏,大理國的段氏,大中國的高氏,全屬白人,亦即屬於民家的族支。他們原有的信仰,是屬於泛靈的巫術(神教);近五十年來轉而信奉基督教的人數,在僰人撣族系以內,顯然是比數最高的一個挨支。

同書第二二七頁載:「僰撣族系,實係一名二稱,即在中國境內稱撣的人,就是在中國境外稱撣的人。僰的讀音是Pu或Puh,撣的讀音有二,一為Shan,一為Tái or Thai。其「泰」之涵義,在泰國人的解釋裏,是尊貴與自由。此一以雲南為「老家」之族系的撣,約當公元七世紀中期南詔稱盛時,一說謂當公元十三世紀中期,蒙古人進軍雲南時,他們移殖中南半島,成為中南半島一個主要的族支。蹟其所徧佈於中南半島的各個國家:泰國、寮國、越南西部,緬甸東部,以及柬埔寨(高棉)國境之內,與印度東北部的阿薩姆(Assam)地區,或且遠及婆羅洲(Borneo)等海洋島嶼。其閒,當然是有其或多或少的不同,追溯僰撣族系的淵源,無疑是屬於古「西南夷」族羣的幾支的混合羣。但不能確認此之所稱的僰,即屬古「百濮」的濮;至多祇能說濮的「百」部中的某些部擴,在今所稱之僰的族系中,自有他們的族支混合其間。……不過,在史籍的紀傳裏,常是混淆不清。例如後漢書及華陽國志所傳的「哀牢夷」,蹟地證人,顯屬本族系的主支。至唐書所傳的「南詔」,或作「本哀牢夷,烏蠻別種也」;或作「自言哀牢之後」;顯然又有歧異。何況南詔祇是六詔或祇是八詔中之一的蒙舍詔。諸詔併一於南詔後,南詔所統轄的地區,既然是表延廣大;所統屬的部族,亦復是實繁且眾;當然,他們絕不可能是純壹其系。再次,即或同屬一詔,就詔之義,為王為君長,祇是一個「政治聯合」的邦國。關於由南詔創建的國號,據明田汝成「行邊紀聞」序其世次:初始時為大蒙,歷經南詔、大禮、大長和、大天興、大義寧等國稱而後方為大理國,固屬系統繼承,但於南詔,即蒙舍詔約族系,所稱屬於九隆五族之裔,實係惑於南詔故作神奇之說所誤。試徵引顧祖萬的所記,此一西南部族王國的掌放,當更較明顯的易於體認其世系與族系。此外,關於名制的異同,如南詔的n父子連名」制,顯與哀牢傳所列的有別;求之哀牢後人的擺夷,雖無舊籍可賽徵引;不過在現代的擺夷族人間,是流行一種「父母從子女名」的名制,與南詔的「父子連名」制,也是有別。其實,南詔之非哀牢後,已成定論。要之,此一西南之部族王國,是由出自烏營的蒙舍詔(南詔)開其業,而由出自白蠻的趙、楊、段、高諸氏承其緒。不過,此之所稱白蠻,並非與烏蠻對稱之屬於羅緬族系的白蠻,而是屬於本族系的一個族支,亦即現所通稱「白子」「白人」之民眾的一支。……綜合僰撣族系所包涵的各族支來說,如以往號稱「百夷」之中的絕大多數,無疑是混合于此一族系之中。又如被列為「白夷」人口的部分,也是有混合於此一族系的。準此推測,顯然是一族支繁蹟絕難「純乎其系」的族系。現在,此一族支繁蹟之族系的人口數,據估計當在八百萬甚至九百萬以上,在全國之總人口數字裏,約為百分之一點四或一點五或六;在整個邊疆地區各民族人口數字裏,是一個人口數字最多的族系,百分比高達十分之二點八或十分之三或三點以上。此外我們也嘗用「以地統人」即「主地屬人」之「屬地」區分方式,亦即就其人之居地「地理」方位從事區分;僰撣族系與羅緬族系,孟吉族羣,合稱之曰西南支。」

同書第二五四頁:「至於唐朝時所創建的南詔主國,其「大蒙」、「南詔」、「大禮」三個朝代,自公元七世紀中期延至十世紀初期,他們系出「烏蠻別種」所建立,亦即屬於「東爨」足羣所建立。其後卻為另外一「外族」替代,自「大天興」以迄「大理」,全屬系出爨撣族系的「白蠻」,並非系屬「兩爨」之西爨的白蠻。」同屬二六八頁引新唐書註:「兩爨蠻,自曲州、靖州西南:昆川、曲軛、晉寧、喻獻、安寧、距龍和城通謂之西爨白蠻。自彌鹿、升麻二川,南至步頭,謂之東爨烏蠻。

由上項徵引,我對於大理古國中各朝的種屬關係,才得到如下的解答:

大理古國中大蒙國、南詔國、大禮國三朝係東爨烏蠻所建立,爨即今之羅羅,亦稱夷族或彝族,羅羅屬於爨驃族系(亦稱羅緬族系)的一族支。其後除歷時廿六年的大長和國鄭氏為漢族外,大天與國趙氏,大義寧國楊氏,大理國段氏,大中國高氏,後理國段氏都是白人,白人即現在的民家,民家祇是僰撣族系的一族支(註四)僰撣族系與爨驃族系同屬中國民族的西南支。

四、古國復興夢

共匪竊據大陸後,實施俄式的民放政策,以建立民族區域自治為號召,而達其「分而治之」的目的。依據白人(民家)分佈的區域,建立偽大理白族自治州,包括大理鳳儀、漾濞、祥雲、永平、雲龍、鶴慶、劍川(鄧川併入)、彌渡、賓川、洱源等縣及為蘶山彝族自治縣(原蒙化縣),永建回族自治縣,面積二萬餘方公里。

民家分佈的區域尚不止此。沿大理到昆明的交通大道上,鎮南、姚安、楚雄、廣通、祿豐、安寧,以至昆明縣境,每縣都有民家的村落,不過,人數不很多。西面移殖到緬甸境內的,成為緬北撣部的卡倫族(Karen)。

友人李先庚教授,原籍雲南鄧川,他的母親、祖母都是民家;他們一家人都會說民家話。民國四十四、五年間,他在滇緬邊區任反共游擊工作,曾和邊區的卡倫族首領相處甚洽,彼此用民家話通話。據他說,卡倫族中分紅央子、白央子;紅央子講的全是民家話,白央子講,一部分民家話,一部分本地話。這些白央子是當地土著和外來的民家通婚後所生的。卡倫首領對他說,他們的祖先來自大理,他們的祖國是大理國。現時代的潮流是政治民主及民族自決,大理國應當復興起來。事實上緬北的卡倫族迄仍保持著行政獨立,不接受緬甸政府的統治。他們夢想中大理國的版圖包括雲南的西部及緬寮的北部。他們所希求的雖然很少實現的可能,但他們是站在民族立場說話,原也未可厚非。

由李教授這一段話,可明瞭在緬北的白族比滇西的白族更富民候意識;覆亡了七百多年的大理國的「國魂」,卻還保留在緬北的卡倫族裏。

註一:禮禮運:麟鳳龜龍,謂之四靈。

註二:自唐高宗永徽四年(公元六五三年)蒙氏細孥羅遣使朝唐傳至舜化真,於唐昭宗光化二年(公元九○二年)為漢人鄭買嗣所篡,凡二百五十年。

註三:來看羅香林著中國民族史第二十頁。

註四:見胡耐安著中國民族志第四十一節所列僰撣族系各族支人口數:擺夷四十萬以上,民家四十萬以上,壯人五百萬以上,孕人約四十萬,嗣家五十萬以上,沙人十三萬以上,儂人十一萬以上,水家十萬,母老三萬,仡佬、伶人、偒僙等支人數不詳。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09期;民國68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