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黃先生與雲南起義

戢翼翹遺著

作者簡介:戰翼翹字勁丞現任總統府資政,年八十五歲,留學日本畢業於日本士官學校第八期,早歲參加革命,靖國護決討袁之役,為民國貢獻極多,尤其南北統一為國宣勞,襄贊中央為國家蓂定宏基,且反共思想激烈,毀家赴難追隨政府來臺,卜居臺中。於四年前逝世。


雲南起義,再造共和。此一驚天動地之大業,乃中外歷史上之大事,在中國歷史上的重要性,僅次於武昌起義之創迭共和,推翻帝制。在革命之歷程中,為緊接癸丑二次革命後之第三次革命。吾人分析中國革命史整個討袁戰役,均為 國父策劃領導。而雲南起義,則為討袁戰役中,最重要之一環。究其實際,乃唐公繼堯(蓂賡),遙承 國父的啟示,洞燭機先,冒險犯難,憑藉本省革命之環境,集合多數同志,與各黨各派反對帝制之志士,一致努力,只爭正義,不計成敗,只求合作,不分畛域,終於博得全國人心之同情,循歷史得道多助之公例而完成。

推其所以成功之原因,唐蓂公(蓂賡為繼堯都督之字)不僅有冒險犯難之勇,且有計劃萬全之策。最重要者,則為其求賢若渴,知人善任,待人謙恭下士,推心置腹,據余所知,在舉義之前,應邀至滇省相助者除蔡鍔(松坡)、李烈鈞(協和)等首腦人物之外,散處各地,應邀到滇省者,亦復不少,李宗黃(伯英)同學奉調回滇,參與擁護共和,即係其中之一例也。

在辛亥年五月,余任保定入伍生隊步兵第四隊長象任教官時,與伯英弟為同學,已知其於辛亥前一年在天津加入同盟會,武昌起義,由保定南下,參與武漢戰事,任黃克強總司令部餐戰參謀,旋至南京隨鎮江都替林述慶攻克南京,轉任第十二師四十五團營、團長,均因在事出力,民國三年,實授陸軍步兵上校。派至宜武上將軍署督理江蘇軍務公署,任馮國璋部一等參謀。

民國四年,伯英弟以在北洋軍隊志趣不易協調,工作也難生根,向唐蓂公請願,回滇省服務,唐蓂公接柏英弟之信,適值袁氏之籌安會已正式成立,而雲南也在籌備反對帝制步驟之時,因唐莫公吁衡時局,審度情勢,上海和南京,為兩著致勝之要棋,須設法把握,蓋上海為當時南北交通樞紐,為長江與海洋之進出要津,又為全國經濟文化之重心,「上海動,則全國動,上海靜,則全國靜」之勢,藉以聯絡四方,集合反袁力量,收功較易。南京之重要,尚有人之因素在、因馮國璋和段祺瑞等均為袁氏小站時之基本幹部。對於袁氏帝制自為,素主反對,不願與籌安會為伍的,即使馮國璋陽奉陰違,不能響應,只要按兵不動,亦可牽制袁氏之兵力,使其不能調四川應用,伯英弟之信到時,正中唐公下懷,立即復電允許應寄旅費,並電馮國璋請予照准,促其早日返滇,而柏英弟遂於九月底離開南京,十月抵達昆明。

伯英弟回滇後,由唐萍賡引見唐蓂公,垂詢滬寧情形,及馮國璋、張勛、倪嗣冲、楊善德等人之軍隊,兵力和駐地情形甚詳。並派伯英弟為開武將軍公署上校參謀,按袁氏之籌安會變更國體,始於民國四年八月,而雲南籌備反對帝制第一次會議,係九月十一日舉行,在十一月三日第三次會議時,伯英弟報告滬寧情況,各方反袁情形,馮國璋之態度,長江下游軍事,聽者頗為振奮。

十二月五日唐蓂公,召宴柏英弟於五華山官邸,說明原擬派萍賡為駐港滬代表,伯英同志為駐寧代表,聯絡馮國璋與西南合作之意,後因萍賡職務重要,不能離開,以後港滬各事,均由伯英弟紫辦,並交帶呈 國父之函及致陳英士、陸榮廷、梁啟超各信,另外備有室白聘書委任狀各二十份,囑其相機行事。

十二月十二日伯英弟由昆明出發,途經河口、海防時,先後晤見蔡鍔、李烈鈞兩公,並蒙指示到滬後須用盡方法,普遍的連繫,務期各方有所響應。

過港時,訪陸榮廷駐港代表會彥,與在港主持討袁之鈕永建先生,會同協商,請其在港策動龍濟光及兩廣獨立。唐蓂公致陸榮廷之信,當時託會彥轉達。

民國五年一月九日,伯英弟抵滬,先交陳英士先生之信,詢知 國父仍在日本,而唐蓂公呈 國父之函只好託陳英士先生代轉。致國父原函,照錄於下:

中山先生侍右,君主肆虐,荼毒人民,我

公以旋乾轉坤之手,建熙天耀日之助,革除專制,還我民權,方謂永享共和,與歐美各先進國並幫齊驅,胥世界於文明之域。乃梟雄竊柄,大盜移國,會設籌安,實行帝制,舉國靡靡,誰敢抗顏,繼堯自入同盟會以來,受我 公革命之灌輸,始終無貳,寧忍以先烈志士艱難締造之共和國家,斷送於袁逆之手,用是厲兵秣馬,決與周旋,雲南全省人民,亦復憤慨填膺,誓不與此獠共茲視息,然而地僻民貧,兵單餉薄,雖如長沙子弟,能仗劍以先來,究嫌澶水師干,等孤注之一擲?所幸四方豪傑,雲集響應,先聲所至,鼓舞歡欣。我

公撐天一柱,領袖羣倫。竊盼登高一呼,俾眾山之皆應,片言仗義,重九鼎以何殊,阿已密函海內外同志一致進行外,並派李君宗黃駐滬,密與各方面同志向機接洽,或為楚材之借,或為蜀鐘之應,或拔戟以共鋤采魁,或解囊而樂輸義粟,總期早除袁逆之大憨,復我民挨之自由,如蒙

訓示當由李君就近趨候,稟承一切,切盼錫以南針,俾有遵守,翹瞻偉畫,無任殷拳。唐繼堯頓首十二、廿七日。

旋得 國父復信,謂一時不能返國,諸事請與英士兄接洽等語。

伯英同志到滬後,護助最多者為陳英士先生,唐蓂公致陳信有:「我兄革命元助,黨中俊傑,以砥柱中流之身,居綰轂四通之地,諒不忍以艱難締造之民國,斷送於權奸之手,伏冀推同盟之舊誼,對伯英同志,錫以南針,本革命之熱忱,助之鼎力。」

當雲南起義之初,居留上海國會議員及各黨派人士,咸認為雲南僻處邊陲,地瘠民貧,深慮不能持久為言,伯英弟到上海之後,與陳英士、丁景梁、吳稚暉、葉楚傖四位先生,聯為核心,一面買動輿論,一面聯絡同志,空氣為之一變,由北京統率辦事處密電寧滬軍事長官,略謂唐繼堯派李宗黃來滬煽動軍隊,圖謀不軌,著即緝捕,就地正法,英士先生得到消息,即命移住他家予以保護,計在英士先生處得識今總統蔣公及吳忠信、于右任、戴傳賢、劉基炎、李徵五、邵元仲、曹亞伯、蔡濟民先生等,並經介紹認識張人傑、孫洪伊、梁啟超、岑春煊、萬鴻圖、王乃昌、湯化龍、黃羣等先生,最重要的,是與中華日報民國日報負責人吳稚暉、歐陽振聲、葉楚傖、邵力子、朱宗良等密切聯繫,直接間接的均有助於護國工作。當時反袁活動概述於下:

「東南──東北──西北及黃河一帶,由陳英士、于右任先生主持。兩廣方面、由朱執信、會彥、鈕永建先生主持,並請岑春煊、梁啟超兩公運動龍濟光促其獨立。直系方面,由孫洪伊聯絡。」上述諸位先生除康、岑外,大半由雲南都督府聘為顧問。

民國五年四月 國父由日本回國,六月黃克強先生由美到滬,伯英弟代表唐萱公晉謁,得其鼓勵直接支持,助益尤大,並在黃克強先生處認識何成濬、彭允彝、谷鍾秀諸位先生,請負長江中部聯絡之任,助長謹國聲威,那時伯英弟策動各方一致討袁、收效最大,建功至偉。

至南京方面,唐蓂公深知馮國璋舉足輕重,若能與西南合作,則事半功倍,早日可以完成,伯英弟在滬後,即與馮氏秘書白堅武從中經常聯絡,馮氏顧忌太多,託辭推延,伯英弟得日本青木中將及松井少佐之助,密與白堅武秘書數次潛入南京,向馮氏面陳唐蓂公之意,請其相助,如護國成功,公推馮氏主持國事。馮心歡愉,但不便公開一有所舉動,祇允消極贊助,代伯英弟收發電信交換情報而已。蓋袁氏早知馮氏態度不明,所以不敢將張勳、倪嗣仲、盧永祥、楊善德等所部的軍隊,向四川調用,換言之祿馮之態度,猶豫不決,實在說代西南牽個袁氏軍隊不少。

回憶雲南是民國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宜佈起義,事前已開拔兩個梯團入川,五年一月廿五日貴州響應獨立,三月十五日廣西也宜佈獨立,黔桂兩省,都願受唐蓂公之節制,使護國軍基地鞏固,前線之軍隊得以安心作戰,旋四川將軍陳宦也宜佈獨立,馮國璋也電袁氏速取清帝制,袁氏鑑於平時受其提拔授與高官厚祿者,相繼不為己助,氣憤而死。

護國大業告成,雲南軍官獲晉升陸軍少將老十四人,奉頒三等文虎章者十八人,余與伯英弟告列名焉。

護國大業之開展,實由唐蓂公知人善任,其乘軺建節者,嘔心滴血,轉戰疆場者,斷脰折股,當此時會,在滇歃血為盟者,已如風毛麟角。韶光如駛,轉瞬又將臨五十三週年之期,余固垂垂老矣!而伯英弟,亦由英年而進於杖朝之年,最近臺北五十個學術團為伯英弟發起集文為壽,爰舉所知、以代祝賀,兼備留心國史者之參證耳!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0期;民國6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