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護國討袁記(上)

作者/孫震

(一)護國戰役前川中一般情勢

四川自辛亥革命由獨立的成都重慶兩軍政府統一後,省內建立陸軍五個師,衛戌全省,第一師衛戌川西,師長(前)來學臯(後)周駿,第二師衛戌川西,師長彭光烈,第三師衛戊川西北,師長(前)孫兆鸞(後)鍾體道,第四師衛戌川西,師長劉存厚,第五師衛戌川東,師長熊克武。

全川軍政由都督負責(前)尹昌衡(後)胡文瀾,民政由(前)民政長張培爵(後)巡按使陳廷傑負責,民國二年,第五師以參加討袁失敗,第二師因淘汰編遣,原劉存厚第四師改為第二師,共存第㈠㈡㈢三個師,民四北京醞釀帝制之初,袁氏欲掌握西南各省,派清季曾服官川滇兩省的參謀次長陳宦(二菴),率陸軍三個混成旅飛機數架入川,調誓理四川軍務胡景伊(文瀾)及巡按使陳廷傑入京,授陳宦成武將軍銜,督辦四川軍務,欲使陳宦於掌握四川以後,再進一步收拾滇黔,陳氏入川,擬定裁編四川陸軍計劃,第一步將川中三個師普遍裁減官兵編制員額,第二步駐川北順慶(南充)第三師(鍾體道)首先縮褊為陸軍第三旅,同時劃全川為三個清鄉區,以第一師負上下川東清鄉之責,第二師負上下川南清鄉之賣,已縮編為旅的第三師負大小川北清鄉之責,規定三個月為期,以清鄉的成績,定各師官兵再度縮編的多寡,因此第二師師長劉存厚率其全師主力(一部為陳宦留成都),由成都移瀘州(瀘縣),餐率川南清鄉,四年八月,袁氏實行推翻共和,重建帝制,支使楊度等組織籌安會、請願會、帝制運動正式揭幕,全國沸騰,十月 國父派石青陽赴四川,李烈鈞赴雲南,策動反帝討袁,西南各省民心士氣,益趨激昂,十二月,袁氏宜佈帝制,改元洪憲,蔡鍔(松坡)、李烈鈞、熊克武、陳澤沛、呂超、向傳義(以上熊陳呂向四人關係請參閱余上一章癸丑革命見聞錄)及各省反帝人士,均趨袁氏勢力尚未統一的滇省,與滇督唐繼堯共商討袁大計,蔡唐並與黔省餐軍劉顯世及川省駐瀘州的川軍第二師師長劉存厚文電往來,協商一致後,於十二月二十五日由滇通電起義,宜佈獨立,倡言反對帝制,組織護國軍,分道山兵討袁,陳宦於簽初接袁氏電知蔡季有入滇行動後,因知蔡氏(鍔)於宜統由年,曾在滇領導唐(檔堯)李(烈鈞)劉(存厚)等參加辛亥革命的滇省光復作戰,即先令在川南清鄉的第二師師長劉存厚,率駐川南瀘州江安部隊(師內一部為陳宦留置成都)南移進駐「敘永」(永寧),扼守川、滇、黔交界的雪山關,對滇佈防,命令規定劉存厚師應待北軍第三師曹錕入川前來接防,另派劉中將一清赴劉存厚軍監察行動,而以陳氏親率入川的北軍伍祥禎旅進駐敘府(宜賓),馮玉祥旅進駐自流井,李炳之旅留置重慶,另調駐重慶附和帝制的川軍第一師周駿部熊祥生旅接防瀘州(瀘縣),分別包圍「敘永」劉存厚師,加以監視。

(二)護國軍第一期作戰經過

自袁氏宜佈帝制,改元供憲後,因聞蔡鍔、李烈鈞等入滇乏訊,即以北軍馬繼增等各師入湘,曹錕等各師入川,取前代用兵滇省規劃,虎視西南,此時蜀中各界反帝甚為堅決!軍隊方面,除第一師師長周駿有附和帝制表示外(第一師多數官兵亦均反帝),其他各師,各界反帝之聲迭起,第二師師長劉存厚先生,更在十萬客軍監視之下,拒受袁氏封爵命令,與入滇的蔡松坡先生及在滇的唐繼堯都督互派密使,函電往返,商定反帝起義聯絡辦法,蔡氏於民五元旦日在昆明誓師,除已先令第一梯團劉雲峯率第一支隊鄧泰中、第二支隊楊蓁,先期運動、潛師出昭通,進規四川敘府(宜賓)外,蔡氏親率第二梯團趙又新的雨個支隊每隊(兩營),第三梯團顧品珍兩個支除於中旬起由滇向川、滇、黔,接壤的「畢節」、「赤水」運動,途中派出參謀入川,與四川任川滇邊防在「敘永」的劉存厚師連絡,蔡氏抵「威寧」時,再電劉春厚民商定共同進規瀘州(瀘縣)重慶戰略,劉師長存厚得知蔡氏已抵威寧,軍事上前後方可以呼應時,即撤回川滇交界雪山關佈防部隊,集中敘永,電蔡總司令請在北軍未集中重慶向瀘州運動以前,即行由雪山關入川,民五一月二十日,劉氏在敘永城集合所部軍官,誓師起義,建護國川軍總司令旗幟!由敘永向「瀘州」,「納溪」北進、途中下達第一次攻擊命令,派原駐敘瀘的第八團團長陳禮門為四川護國軍第一路司令,指揮第一支隊舒雲衢部,第二支除鄧錫侯部,佯作由敘永向瀘州撤退,兼程由敘瀘大道,向瀘州前進,襲攻藍田埧瀘州城,準備消滅瀘城熊祥生旅,劉氏親率第二路司令劉柏心部第三支隊田頓堯部,第四支隊廖謙部及特科部隊,一月二十八日攻佔瀘州上游的納溪城。一月三十一日即在納溪發出民五元月「世」日通電,宜告全國,四川獨立,護國討袁。(通電令文見劉存厚先生「護國川軍戰記」),劉氏並委劉成勛(四川武備學校)為川西護國軍總指揮,命其指揮第二師留川西成都部隊。再就川西南組識民兵,由卭崍、新津,近迫成都、牽制陳宦南下兵力,此時護國川軍適在佔領「納溪」時,截獲上游陳宦所派攻敘府的馮玉祥旅長發與瀘州熊祥生旅長通報,內稱自滇軍進襲敘府,伍祥禎旅守敘失敗,玉祥奉命統一指揮伍旅,反攻佔領敘府之滇軍劉梯團、連日作戰,迭有進展,頃聞駐敘永川軍劉存厚師有向納谿異動消息,決命本旅已到南溪、江安、之部隊,進到納谿,瀘城截堵,以免後路截斷云云。劉總司令存厚根據截獲馮玉祥的通報,即派護國川軍第二路司令劉柏心率田、廖兩支隊,由納谿向上游推進,佔領「江安」城後,二月二日展開於江安上游長江南岸的馬腿子渡口。迎擊馮軍,俘虜繳械甚眾,被俘官兵中校官級者,劉存厚先生護國川軍戰記內,均記有姓名。馮軍後續部隊遂波江退至北岸,改向富順撤退,護國川軍乘勝推進,佔領江安上游「南溪」城。

至由敘瀘大道進攻藍田埧、瀘州城的陳禮門護國川軍第一路,經連日激戰後,於二月六日佔領瀘城對岸藍田埧,始知瀘城已不僅止熊祥生一旅,陳宦業已加調重慶周駿全師及李炳之旅據守瀘城,沿長江佈防,此時護國滇軍先頭挺進酌董鴻助支隊亦已行抵納谿,奉蔡總司令電令,令董支隊受護國川軍總部指揮,劉總司令即令董支隊推進藍田壩,協力陳禮門部進攻瀘城,經陳司令與董支隊協商後?因敵前波河困難,擬定以一部在藍田埧碗廠沿長江南岸佯渡助攻,主力鄧支隊同董支隊由瀘州下流泰安場渡河,經北岸羅漢場向「小市」、「瀘州城」迫近,準備攻佔瀘城制高點五峯頂後,奪取瀘州城。議定後,鄧支隊即開飴行動,七日由泰安場渡河到北岸後,七日午後佔領羅漢場,沿北岸跟縱向「水淹土地」及「小市」進攻,瀘城業已在望。適袁軍陸續入川的第三師曹錕、第七師張敬堯、第八師李長泰各部、均已全部抵渝,即將張敬堯全師由船運抵瀘州增掛,改以原守瀘州城防的周駿師,李炳之旅等部擔任出擊進攻。周師以官兵偽裝難民,八日於藍田埧上游乘黑夜偷渡南岸成功,襲破陳禮門司令所部斗岸任防田伯施連,佔領月亮岩,攻擊藍田埧,陳禮門所留南岸河防少數佯攻部隊,不得已向後撤退。九日,陳禮門司令督部反攻藍田埧,於劇戰中,因眾寡懸殊,傷亡甚重,誓死不退,陳可令憤極自戕。護國川軍鄧支隊在長江北岸攻擊小市瀘州城部隊,聞南岸敗訊,亦於九日由羅漢場退同泰安場,與到達泰安場的滇軍董支隊會合。劉存厚總司令急調上游佔領江安的田支隊頌堯東下增援泰安場,以總預備隊指揮官梁鎮指揮工兵營郭汝棟部,補充營邱瑞生部,增援藍田埧。田支隊到達泰安場後,由鄧田兩支隊長與滇軍董支隊商定反攻羅漢場辦法,即由泰安場再度向羅漢場進攻,適新增加到瀘州城的袁軍第七節張敬堯部,為策應藍田埧方面周駿師進攻作戰,以強大兵力於羅漢場下游渡過長江南岸夕於十日繞道襲攻泰安場川軍滇軍前線側背,羅漢場的周駿師部隊亦乘勢渡河向泰安場正面夾攻,經整日作戰後,因北軍張師兵力火力均居優勢,眾寡懸殊,傷亡重大,至十一日晨前、滇軍董鴻勛支隊由奉安場地放棄其砲兵連,經雙河場向其來路的敘永、瀘州大道渠埧驛撤退,鄧田兩支隊由泰安場經牛背石向納谿城撤退。

至滇軍第一梯團劉雲峯部,在蔡唐發起義通電以前,先期出昭通,進攻四川敘府方面者,於一月十六日抵川邊燕子坡,中旬佔領「黃菓鋪」、「橫江」、「安邊」二十一日擊敗駐敘府的北軍伍祥禎府,佔領敘府,陳宦令自流井馮玉祥旅增援敘府,統一指揮伍旅反攻,正膠著作戰中!

(三)護國滇軍主力入川後滇川兩軍聯合參加第二期作戰經過

在第一次攻擊瀘州城失敗後,護國滇軍董支隊由泰安場向雙河場及敘永瀘州大道上的渠埧驛撤退中,護國川軍鄧田兩支隊由泰安場向納谿撤退中。劉存厚總司令決令舒雲衢支隊渡過長江於納谿北岸白塔山佈防,掩護南岸作戰,並令滇軍董支隊俟退至雙河場後,即以雙河場為據點,轉為攻勢,令鄧田各支隊主力俟退至納谿城東南各高地時,即佈防於紗帽石、棉花坡、馬鞍山、頭脊梁,一線轉為攻勢,準備連繫雙河場滇軍董支隊,對由瀘州向納谿前進的周駿師及李炳之旅迎頭痛擊。另調佔領南溪的廖謙支除主力到納谿增援,並電請已行抵敘永的蔡總司令增兵來援,請其親臨前線指揮。十五日,劉存厚總司令正集合部隊於納谿東門外「冠山」下較場埧,勗勉官兵增加前線作再度反攻時,忽聞密集槍聲向我集合部隊射擊,查明係張敬堯師由泰安場方面尾追滇軍董支隊時,董支隊即放棄雙河揚南下,向敘永所屬渠埧驛撤退,張敬堯師佔領雙河揚以一部向南對渠埧驛董支隊警戒,主力由雙河揚渡過永寧河你向西直襲納谿城,已於天明時佔領納谿城外冠山附近各高地,此詩正來爭奪冠山,欲一舉壓迫護國川軍於長江南岸加以殲滅。幸部除正因訓話集結冠山下,劉總司令即加派謝松營、費東明營,增援冠山及各高地,同時由敘永繼董支隊後前進的護國滇軍何海清支隊適抵納谿,亦出動繞襲張敬堯師側背。張師前後受敵,團長受傷兩員,營長陣亡七員官,兵共傷亡一千餘人,不得已縱火焚燒納谿城外民房及冠山附近民房,掩護向雙河場撤退。此次張敬堯全師由南岸雙河場同險深入奇襲納谿,幾已奏功,幸經川軍一部死守冠山及川軍田頌堯支隊滇軍何海清支隊兩軍合力截擊,粉碎其企圖。
至由瀘州藍田埧向納谿正面跟縱前來攻擊者,為周駿座師及北軍李炳之混成旅,於十二日入夜迫近納谿,即分向長江南岸之朱坪、棉花坡、馬鞍山,第一線的護國川軍鄧廖各支隊,及長江北岸之白塔山,富安街的舒支隊不斷攻擊,迄二十日止,連日爭奪此一陣地,兩軍互有進退。

在此期間,護國滇軍主力報趙兩梯團均已先後由敘永抵納谿,隨即陸續增加入納谿前方棉花坡前線,二月二十五日,蔡總司令亦由敘永抵納谿,即加派滇軍蔣光亮營波河至北岸,受川軍舒雲衢家隊指輝,協力擊退北岸白塔山、富安街,前方之敵,並調整全線。以滇軍顧趙兩梯團主力自瀘納大道起,以右連繫至雙河場。擔任全線右翼攻防之責、並責成已退至渠埧驛的董支隊迅速由渠埧驛同師推進恢復雙河場,以鞏個最右翼。川軍各支隊自瀘納大道以左迄長江南岸,擔任全線左翼及長江北岸攻防之責。蔡劉兩總司令並親臨前線,組織督戰隊督戰,滇川兩軍官兵益加振奮。計當日瀘納全戰線,作戰正面,左自長江南岸起,沿頭脊梁、馬鞍山、棉花坡、紗帽石、朝陽觀、迄雙河場,全線二十餘里,共約三十里以上。兵力方面,護國滇軍第一軍趙顧兩個梯團四個支隊每支隊步兵雨營共為步兵八個營及特科營連。護國川軍在初期作戰的十個營,傷亡重大,此時併編後亦為八個營。再加上滇川兩軍招撫的民軍獨立支隊及獨立營,總計川滇兩軍不過二十營。而袁軍方面為張敬堯全師,周駿全師,曹錕師一部,及李炳之齊燮元二個混成旅。兵力為我軍之三倍。且北軍器械犀利,砲兵甚多,彈藥充足,滇川兩軍則戰志高昂,士氣旺盛。二月二十八日,蔡總司令下達滇川兩軍聯合「第二次總攻擊」命令,滇軍何海清支隊會奮佔敵軍的「石包溝」陣地,金支隊會奪佔「朝陽觀」前方敵軍「七塊田」堅固陣地。川軍鄧錫侯支隊會突入敵軍,一度佔領「棉花坡」陣地,田頌堯支隊、廖謙支隊,曾完全殲滅進攻我「馬鞍山」敵軍一個營,並突擊入敵方「頭脊梁」陣地。自此兩方始終在此一陣線上進退,自二月十二日起迄三月六日止,血戰亘兩旬以上,戰爭慘烈,死亡甚眾。袁氏初意原欲揮動北軍,一舉摧破四川護國軍劉存厚師,攻下納谿敘永,即揮軍入滇的企圖,遂或夢想。然我方亦因以寡抗數倍之眾,傷亡既大,此時經蔡總司令數電滇省催索增援,但滇省後方已無向叫川續進部隊可用。蔡總司令在迭電滇省催援無效後,只有命令敘府方面劉雲峯梯團在其統率的兩支隊中分遣一個支隊來援。惟最困難者在彈藥無法補禿,川軍在起義以後,彈藥即無來源,悉仰給於滇軍,滇軍亦風補給線太長,運輸不易,同感缺乏。至三月四外、蔡總司令據報,我護國大軍左路已佔領敘府的護國滇軍劉雲峯梯團,經馮玉祥率伍祥禎兩個旅反攻,敘府又已失陷,現滇軍劉雲峯梯團退守川潺邊界的「橫江」。馮玉祥軍佔領「敘府」後,分兵東進,續佔領納谿上游我護國川軍的「南溪」「江安」,威脅我瀘納滇川大軍陣地側背。又護國大軍右路的護國黔軍戴戡部本系由貴州松坎直攻綦江重慶,但迭攻綦江不下。此時袁氏又改令重慶曹錕統一指揮川黔前線。再將集結重慶的袁軍第八師李長泰部,向瀘州前線增援,已達瀘州下游的「合江」。如李師由合江直趨敘永納谿大道,抄襲滇川護國大軍後方,有陷滇川兩軍於覆沒趨勢。蔡劉兩總司令因商決另選擇「納谿敘永間」連綿山地,為第二線攻勢防禦的配備,準備作「持久戰」,並免受北軍馮主祥、李長泰,兩軍左右抄襲的危險,擬待滇省運來彈藥兵員補充後、再舉行反攻。因此蔡總司令下令,將護國滇軍總司令部轉移至「渠埧驛」南、「敘永」北瀘州敘永大道之上「大州譯」,以滇軍參謀長羅佩金指揮滇軍一部向右翼「白節灘」轉進,在「白節灘」「打鼓場」方面擔任右翼,準備拒止「合江」方面的李長泰第八師。由蔡總司令指揮顧趙兩梯團主力任中路,在「大州驛」前方「渠埧驛」一線,對抗由納谿南進的張敬堯師。以護國川軍劉總司令存厚指揮所部在「古宋」方長寧斗前方的「安寧橋」、「底蓬」、「梅橋」,方面擔任左翼,對抗由南溪、江安、及長江北岸南進的周駿師、馮主祥旅,各部。於三月七日乘夜開始行動,各路軍均於三月十日到達轉進後新位置,正面張敬堯,周駿各軍在傷亡殘破之後,發現我軍轉進,不敢深入,甫進迫我右翼的合江方面北軍李長泰師,又因川中革命黑人蕭德明在重慶以北獨立,石青陽在重慶以南獨立,曹錕急將李長泰師抽調一部回顧重慶,因之李長泰師因兵力不足亦不敢向南方深入。至馮軍由江安向「安寧橋」南進者,為護國川軍田頌堯支隊迎頭擊破,停止於「底蓬」一線以北。護國滇軍總部,乘此時間,除迭催昆明唐總司令迅速運濟彈藥補充新兵外,滇川兩軍均清理傷亡,重新整編。護國川軍在重大傷亡後,劉總司令以全軍四個支除再次併編為三個支隊。升任原第一支隊長舒雲衢為護國川軍第一路縱隊司令,指揮第一支隊鄧錦侯,韋二支隊田頌堯。以劉柏心為護國川軍第二路縱隊司令,指揮第三支隊廖謙,及工兵營郭汝棟部。迄三月二十日止,滇軍川軍均整編就緒,雲南後方雖無部隊增援,但彈藥陸續運到。

──選自八十年國事川事見聞錄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0期;民國6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