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永不撤退的段希文將軍

作者/譚偉臣

反共大學 肩膺重任

民國四十年冬,炳公李彌將軍以雲南省政府主席景雲南反共救國軍總指揮身份,創辦了一所非常時期之「雲南省反共抗俄軍政大學」。由文武兼資的副總指揮李則芬將軍兼教育長主其事。初於猛撒成立機砲隊、行政除、政幹隊、學生隊等,每期召訓學員生千餘人,創業維艱,訓練嚴勤,當時李教育長會誌以詩云:

木安孟傑憶之功 身置蠻荒瘴癘中

每夜臥薪乃竹片 三餐嘗膽是蕉心

相期刻苦從頭始 豈有淫威得善終

好把健兒勤教練 還師故國整哀鴻

讀右詩,即知全校師生當年生活之艱苦和抱負之雄偉。之後為配合建軍備戰的需要,翌年(四一)秋聯合大除與學生隊均隨李教育長遜蚌八千,校名並易為軍政幹部訓練團,從新開天闢地,興建校園,當時我任職團本部參謀,主辦聯合大隊教育計劃,並在行政隊代職受訓。段希公時任第四期少將學生大隊長,下轄三個中隊,一中隊長閔慶瑜,二中隊長林萬興(回教),三中隊長朱鴻元。上年夏(四○)由於李彌將軍率我滇邊健兒反攻大陸,會一度收復了滇西南的耿馬、滄源、瀾滄、鎮康等十餘縣市;於是「雲南反抑救國軍」(外國新聞稱滇緬邊區李彌部隊)一舉而名震世界,全球注目;因之自動前來投效之各地僑胞,和鄰國反共自由鬪士(以少數民族居多),尤其自滇省逃出之青年志士激增,各班期智擴大編制容量,經半年之嚴格訓練,官員生無一不能征貫戰。四二年春於拉牛山抵抗緬軍進犯之生死存亡大戰中,會發揮了反敗為勝的戰果,是為歌育訓練成果最嚴肅的考驗。

拉牛大戰 首建奇功

當時李彌將軍奉召來臺述職,總部由蘇令德副總指揮代行,由於犯敵採南北夾擊之殲滅戰,我北部主力之李國輝將軍部無法抽調南援,唯有請副總指揮兼教育長李則芬將軍任拉牛山敵前指揮官,杜顯信老將軍(李教育長之老師)任參謀長,段希公任副指揮官景左翼及追擊部隊指揮官,當時尚在病中之李教育長僅率我行政隊部份學員乘輿(擔架)上陣誓戰,其前線指揮由希公與杜老將全權負責,對兵力之任用及戰場之掌握至為車越,尤以身先士卒之精神堪為軍人典範,備受上下一致推重愛戴。俟戰役結束後黠李兼教育長曾誌以詩云:

為復河山抗暴秦 南天聚眾惱芳鄰

溫江河畔干戈起 徒快仇人痛在心

緬將知兵欲出奇 後方基地見夷騎

學生八百齊上陣 扶病乘輿我督師

鄒營據江 以寡擊眾

緬軍在共匪唆使並密派匪幹指揮下,於四二年二月杪即自緬東猛板偷波薩爾溫江東犯,立即被我精明幹練的總部警衛營營長鄒浩修部察覺而據江迎戰,遲滯敵鋒歷半月之久,兵力懸殊約一(我)對十(敵),鄒營以寡擊眾,戰況十分慘烈,且戰且退,最後堅守拉牛山巔待援,迄三月下旬始獲援軍陸續支應。

披星戴月 猛漢借槍

我行政隊同學十人有八人是徒手的,如何上陣?於是李教育長親筆函命我帶行政隊同學王鍾文等數人,趕著一隊馬星月進入猛漢,向馬守義司令借槍彈。當時由於猛漢,米津沒線亦告吃緊,承馬司令於萬難中仍撥借給一些槍彈以濟燃眉之急,充分表現了息難與共,安危相仗的誠摯情義。

斬將搴旗 高林陣亡

為確保南戰場拉牛高地之穩固,俾集重矣力以反珍殲減犯敵!總部適時加派保一師師長甫景雲親率該師精銳高林團馳援。素有戰神美譽之高團長,事完後立即自米津前線,率團取仰攻之勢,一夜連下三壘,終燬緬砲陣地,高團長不幸中彈壯烈成仁,卒使戰局轉危為安,反守為攻,旋由段希公親率幹訓團臨時編組之學生軍,自左翼奇襲犯敵指揮部,並截斷居薩江西岸之補給線,教犯敵立即潰敗而渡江逃命,為政治因素而網開一面,故示縱敵之寬大仁道。當高林烈士之遺體後運時,李兼教育長,亦有詩輓曰:

勁敵三千據險高 兵微獨恃眾心豪

崑崙夜襲連三壘 斬將搴旗只一勞

英勇無倫一將才 身先士卒敵營摧

裹屍馬革君酬願 埋首荒郊將士哀

是役緬軍官兵屍橫遍山嶺,臭氣沖天,傷者更不計其數,緬空軍司令及共匪顧問等所乘之戰機,亦被我機槍擊落無一生還,俘虜四十餘人。是役我奉李教育長之命暫負戰利品收集處理,並兼傷息處理中心工作,其戰況,實為我與緬匪作戰規模最大,空前慘烈之一役,震驚全緬及匪偽昆明軍區。前滇省特派具辦公處李先賡書記長對是役亦詩誌曰:

包抄敵後鎮山江 刀棍齊飛壯熱腔

漫野棄屍數不盡 而今游擊撼他邦

我遵國際公法對被俘緬軍善為醫療接待,由總部政治部派專人受理,於第一次撤軍前(四二年十月)釋放回緬甸,李書記長亦誌以詩曰:

為張公法重人權 多少緬俘齊著還

揚我國威驚海外 而今戰績史連篇

又詠緬甸空軍司令及匪座軍顧問等所乘戰機被我擊落,無一生還詩云:

高空襲我現征機 一彈穿心人不歸

多少將軍齊喪命 荒山魂斷我揚威

悼輓高林烈士詩云:

獻身許國志淋淋 更況孤臣孽子心

荒外而今類悼祭 江山故國淚伊尋

李兼教育長於大獲全勝之後,率師北上,支援李軍班師返同蚌八千,並躬親主持第四期結訓事宜,當時他對戰局看法與他人有些不同,會賦詩曰:

盡驅緬眾過雪池 人賀功成我謂危

安得孟談為趙使 說將韓魏破荀師

果不出其所料,四月中旬駐邦央的李國輝將軍部,復受緬軍緬共合擊,情況又形緊急,總部爰電令方獲全勝之段希文將軍率學生大隊北上支援,途經猛撒總部時,備受基地軍民盛大歡迎。大家對段將軍領導下的三迤子弟兵,在裝備極為短缺的劣勢下,僅憑部份武器加上一些刀棍繩索,竟敢衝鋒陷陣,刀棍齊飛的那股熱誠,和勇不可當的慄悍戰志,及其視死如歸的犧牲精神,開始有了一個嶄新的認識和評價。

建軍復國 永不撤退

反攻復國應以「大陸為主戰場,臺海為支戰場」;這是先總統 蔣公的明訓。既然滇邊已自動自發的建有我們的武力,目標就是為了要收復國土,那麼「雲南人民反共救國軍」既已立於主戰揚的邊緣上,當可造勢建力,伺機突破鐵幕而優先進入國土,以拯救同胞出水深火熱之中,是以不撤同支戰場臺灣是百分之百的沒有錯。可是「不撤」二字裏已包含著多少辛酸多少淚?因之要做到「永不撤退」與「自由反攻大陸」,竟發生一連串令人百思難解的問題……畢竟段希文將軍卻能做到這種為人所不能為,不願為,不敢為的大業,毅然挑起功歸國家,過由自己承當的巨任,縱淪為外國倩兵亦再所不忌。這一「永不徹退」、「建軍復國」、「待機而為」的豪情壯志,我當由衷折服,但不知時下高人雅士的高見如何?詎料本年六月十八日凌晨竟傳來段希公弊然病逝泰京的噩耗,七月十四日由泰國前總理──克利安薩將軍親往泰北基地為他主持葬禮,八月五日在臺鄉友亦於臺北善導寺舉行追荐會,對希公來說也算備極哀榮。我謹紀述數事並輓以聯曰:

建軍滇邊為復國永不撤退

苦戰異域立勳業盡瘁平生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0期;民國6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