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正芬 洗盡鉛華

作者/黃寤蘭

洗盡鉛華,忘卻絢爛,退休四年的名伶張正芬在家相夫教子之餘,對舞臺上的光彩,真的不再動心了?

不久前,十六年的老東家陸光國劇隊隊長吳本公一口氣乾了五大杯啤酒,堅邀她助陣一檔,哈元章一邊佈菜,一邊口裏喃喃唸道:『角兄角色,吃些好菜,唱檔好戲,別讓人說乾了嘴皮子還不討巧!』說得張正芬噗味一聲笑出來,連速稱自己已是做了外祖母的人,早就不是角兒了。

『我是老一輩旦角裏最後一個離開工作崗位的,再留下去,陸光小輩們都出不了頭了。』十六年生活在陸光,張正芬每檔都要貼演七、八齣戲,青衣、花旦、刀馬全包,有「全才旦角」的稱謂,這在當年她復出時是完全想不到的。

體態伙然是那麼輕盈細緻,嗓音圓潤柔美,前年慶祝總統就職聯合大公演,張正芬和名丑吳劍虹合演「兄妹串戲」,玲瓏有致的身材不輸十八歲姑娘,戲是更見火候,那像她口口聲聲所謂的生疏了?

雲南姑娘張正芬是在九歲那年瞞著家人偷偷報老上海戲劇學校,一段跟唱片學來的「蘇三起解」使她榜上高居第三名,就此和戲劇結了不解之緣。

上海劇校是南邊第一個京戲學校,由關鴻賓所創。北平自然是領一時風騷之地,有所謂「京班大角」的稱謂,看著上海也作興設校了,有意無意總是叫他們聲「南邊的」,眉梢眼下那股意味不言可喻。不想上海戲校唯一一期「正」字班的學生卻很爭氣,首演就談人刮目相看,如今還有十多位在臺,顧正秋、周正榮、張正芬都赫赫有名於時。

三十七年隨關鴻賓老師來臺後,張正芬最初在「永樂町」唱顧劇團的班子,顧劇團解散,張正芬自組中國國劇團,文武場也是王克圖、侯佑宗領班,論者謂她有此二人如紅花得綠葉陪襯,劇藝才能達到顛峯。劇團一年後解散,張正芬繼之結婚隱退,直到復出為陸光臺柱,才又開始了絢爛的舞臺生涯。

唱過大城小鎮,跑遍世界各地,張正芬記憶最深刻的是十年前菲律賓文化中心成立,陸光應邀前往演出的事。時值颱風來襲,軍機無法起飛,全團七十多人速夜趕下屏東,搭機赴菲,在開演前不久趕到,驚魂未定之餘就上場演出「梁紅玉」,第二天是「天女散花」,都是唱作俱重的大戲,張正芬至令懷疑她當時是怎磨撐下來的。

細數演過的戲,張正芬最愛的還是「天女散花」、「紅娘」、「坐樓刺惜」、「樊江關」。在她保留的很多是反串老生、丑角的,她說:『我這輩子大且沒演過了!』

觀眾秤望不久再得聆張正芬的雅音,她含蓄地笑笑,總不會令大家失望的。

轉載六九、七、三○聯合報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0期;民國6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