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清如女士詩

作者/王文中

民前六年(清光緒三十三年),雲南留日學生同鄉會,有見於清政不綱,內憂外息,紛至沓來,而英法兩國,分別佔領安南緬甸後,虎視眈眈,進而劃分勢力範圍,陰謀瓜分雲南。我留日學生乃不避艱難險阻,在東京出版「雲南雜誌」一種,以大漢之天聲,痛斥清政府之顢頇無能,更椎心泣血,喚醒行將成為白人奴隸之雲南父老兄弟姐妹,應一致奮起,為保國保鄉而戰鬪,語重心長,頗多發人深省。

該刊總發行所設於東京,分發行所設於雲南省城及各府廳州縣,上海漢口亦設有代派所;其傳佈之廣遠及影響於當時之民心士氣,大有登高一呼,羣山響應之勢,足可稱為雲南之光榮文獻,故中國國民黨史料編纂委員會,特搜集該刊第一號至第三號原版三期,彙訂為一冊,署名為「雲南」,於民國五十九年在臺影印發行,每斯言論,多有弔人心弦之處;該刊第一號發刊詞內有一段話說:「雖然是編也,非僅商榷學衛,啟發智識之作,實為伺人愛鄉血淚之代表,非激越過情之談,實不偏不頗,具有正大不易之宗旨、非草率無責任之文,實苦心孤詣,抱有絕大之希望者也。」該刊每期言論,均有二十篇以上,且多文言,無法一一介紹,茲錄孫清如女士詩數首及雲南留日學生同鄉會發刊紀念照片一幅,以餉同好。

「孫清如女士為曲靖少元先生德配,久負文名,尤富學識,今春由滇首途,隻身萬里,終抵扶桑,誓吸取世界文明,為滇女界開新天地,峻志毅行,令人欽感,聞同人有雜誌之刊,以小詩十四章見示,激昂淒楚,憂國之懷,溢於楮墨,蓋巾幗而鬚眉者也,亟錄之以為鬚眉而巾幗者勸。編者識」。


咏別詣姊

書囊劍篋幾春秋,萬里孤身一遠遊,

高唱驪歌東渡去,那堪同首望神州。

 

時事有感

一局河山慘淡容,英雄銷盡國魂空,

茫茫今古興亡恨,都付紅顏感慨中。

蒼狗紅羊浩劫來,犧牲民命亦悲哉,

諸君怒發鬚眉氣,一躍東西大舞臺。

戰雲葬莽已全收,國事艱難愁更愁,

叫醒沈沈千戴夢,肯將黃禍付東流。

蓬山明月照天涯,空對流光感歲華,

安得長虹三尺劍,豪情催放女兒花。

 

遊日本國光館

忠骨雖枯姓字香,精魂漂漂耀光芒,

傷心祖國千年史,幾個男兄死戰場。

 

日本婦人愛國會送大將出征

大將雄風一短戈,漫斟別酒聽軍歌,

誰知愛國千行淚,偏見美人襟上多。

 

中國女子

久痛沈埋萬丈淵,昏茫世界總堪憐,

但留巾幗雄心在,喚起中原女少年。

 

感懷

河山滿目送斜暉,昆海波濤百丈飛,

東望大江南野月,放鄉風景巳全非。

罷牛騰駕上卿班,滾滾人才丟未還,

既倒狂瀾誰挽住,莫教豺虎渡邊關。

滇中時勢慨凋殘,忽憶當年女木蘭,

準備西南籌戰略,定教熱血灑波寒。

 

參觀幼

謳吟絃誦鼓歌中,幼稚園開善養蒙,

造就國民真教育,請看見女亦英雄。

 

咏女學

豪傑生時感地靈,須知陶養賴家庭,

焚香靜讀拿翁傳,母教千秋照汗青。

歐風美雨浸東鄰,羅馬流傳教澤新,

自此南荒興女學,不須武士亦精神。

 雲南雜誌發刊紀念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0期;民國6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