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澤筆記

唐繼堯遺著、王世昭校點

「會澤筆記」係唐公少年求學時代的心聲,寓意深遠其中多屬對人接物,治事治軍的懿訓嘉言。藉此可凡大英雄創造事業的胸襟。尤其難能可貴的係他年方少壯,便胸懷犬志,浩氣凌雲,且約一一實踐,發揮于極致,那麼,他的建功立業,彪炳史冊,便非偶發,茲悉交「雲南文獻」主編申教授慶壁兄裁政,賜予刊出,以饗讀者。

何敏謹識


偉人做事,先定目的,然後集中精神,貫澈始終。如只顧念一時利害,就小成以圖苟安,未有不失敗者也。

心地掃得渣滓淨盡,自不與人計較短長。

心地修養未健穩時,每易為俗情所擾,清明為亂。應立即反省,從新洗刷、壓抑、克制,自可同復清明。

凡事見到應如此做,便立時做去:如一猶豫,即是因循。

「致良知」,即不自欺也。

古今偉人成創事業,不必定有卓越之才,祇須明達誠懇,善用人才足矣。

造端過大,本以不顧死生自命,寧當更問毀譽?以拙進,而巧退;以忠義勸人,而以苟且自全;魂魄猶有餘羞!」──曾國藩覆郭筠仙書。

英雄做事,方針一定,氣如萬馬奔騰,一往直前,不問成敗,不計毀譽,不達目的不止。會文正在湖南江西時,幾於全國不能相容,六七年問,不欲復聞世事。使不出而再事努力,必終老田間,埋沒一世,其偉大人格事業,豈得成就?故我輩做事,縱挫,而不可餒也。

吾人做事,應不以毀譽而動喜怒、恩怨以定榮辱。不以享名而自得,不以失意餒而喪志;是則行之,非則棄之。如祇顧念小節,沽名釣譽,其人格不足取也。吾人立身天地,創建偉業,乃吾人應盡之天職,分內之義務,非所以邀譽天下後世者也,求自慊而已!

惰心一動,欲做之事即懶於去做;應振作精神,痛除此病。我每日必寫日記,今夜偶覺疲倦,懶於動筆。忽然警惕,即一躍而起,書數語以自誡。

雖知己朋友,亦偶有不融洽時;應不先責人,而反求諸已。如有自我不是之處,宜歉然謝過,始是英雄氣度。「泰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大;江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此二語當銘心不忘,廣求天下賢才,以討究天下大事,而革進之。

功不可爭,責不可辭,德不可讓,利不可貪,義不可退,酒色不可溺,志節不可喪,有此精神做人,事業何息不成。以天下之善為己之善,以天之長為己之長,雖薄技隻語,亦必羅而習之。

欲應一事則鍊事,欲應萬事則鍊心!

不事省克,則不明己過。夜於枕上回憶往者言行,疵錯良多。就見者即書於後,務對症下藥,矯而正之。

余有三戒,曰矜、曰躁、曰怠。宜治以諼、誠、靜、晦、勤、謹、克而絕之。

假快活,易生真煩惱。

前以自高為容人之度,今始悟為大錯。真實容人氣度,要:誠潔、無我、虛心、怛懷,方寸間不可有一毫自私之念。

凡古今之能蓄道德能文章卓然為時論不可少之人,其英妙之年,必能堅強自植,不為流俗所染移。其始未嘗不為世所詬病,逮其功成事就,於是天下歸之矣。

致鄧文波函:(前略)──「腦病原因,不全由於用功過度,由於思慮過多者較甚。其治法:宜滌心定氣,以除急燥、憂患、名利、富貴諸惡念;再服振奮劑以喚起其高尚思想,熱誠、志節,可以愈矣!」(後略)

不作英物,寧作鬼。

不擇小流,方成大流;不忽小事,方成大事;不矜小能,方成大能;不逞小勇,方成大勇;不輕小德,方成大德;能容萬物,方是大器。

第四期中國留學生卒業,午前十一時,日皇親臨本校,行證書授與式。日皇步行,校長導於前,將官宮監等從於後,其簡素樸質,實可嘉佩。

日皇行宮,以布幔為之,小而不潔。吾國州宰因公遠出,一切修飾享用,殆百倍於此。日人樸質,克苦如斯,其所以能強;我則浮奢靡墮,故不得不弱也。後日做事,必痛除此種浮華奢靡之風,以振刷國民精神、以人格第一義為天下倡,才智為其次也。

不以得失為喜怒,方足以成大業。

大奸若忠,大智若愚,大勇若怯。為其大,故藏其真。淺薄之徒,一舉手,一投足,可立辨其黑白也。

待人貴關誠,然須輔以知人之明,庶無枉用之材,以收得人之功。

知人之明最難,然能察其出身,考其言行,審其氣度,可以定其人品之大概矣。古今豪傑,未有不自負者;一遇知己,必欲吐盡生平懷抱,而後快於心也。

以誠待人,不獨賢豪相歸,即頑石亦可點頭。

善戰者,在絕敵援。警敏沉著,剛勇公誠,為將者必具之精神。

十一

以誠待人,而不能使其有所感,是必我之誠有所未致。宜省諸己不可責人,有自知之明,而能勇於革惡進善,偉人之基礎確然立矣。

愚者常自滿,智者常自歉。

十二

求才之道,首重操守,次察心地,然後考其才識學問。

十三

精於小事,而忽於大節者,庸凡之才也,終不能負重任。

十四

本日(筆者按:唐氏自註「四日」,查筱蓂手抄稿,即「戊申六月」也。)在砲兵工廠內,「後樂園」午餐。園為德川氏所構築。天然山水,加以人工點綴;意頗不俗。昔明儒朱舜水流適三島,為德川所聘,待以師禮,問質道藝。每花晨月夕,輒相詠觴其中,「後樂」之名即先生所命;蓋取「後天下之樂而樂」之意也。中有唐門,上額亦為先生所題書。明治以還,此園遂歸陸軍省所管,凡欲入園參觀者,均須得其許可也。

非堅忍之力,不能成偉大之事。溺色、好勝、必覆遠大之功。

智識愈進步,愈感學問之不足。

十五

聲、色、貨、利、人所共求;果具大志,而不欲與世俗相混流,於此四字,不能不嚴加治克。

能不嗜;聲、色、貨、利則可以用天下之人;否則必為人所用,志節喪矣!

不好美色,人之所難,英雄事業往往為此一字所誤。故欲為大事者,對此應嚴加戒克,勿貽後悔,是為至要。

余願以愛美人之熱情,移之以愛國家,以愛百姓,以愛朋友,以愛將士。

欲精一器,必經細磨久鍊,依秩順序,日積月累,然後得竟其功。修德習學,立志做事,亦復如此。放須堅忍漸進,以成大果。如急燥輕率,必欲速反遲,一無成就。

十六

鴻鵠有志,燕雀何知?今日個人忍辱修學,所以為國家未來立富強之基礎也。

十七

不速使中國富強,凌駕歐美,俯視列強,枉為二十世紀之中華男兒,生何如死!

治軍貴寬嚴相濟,然兩者有時不能相均;則寧失於嚴,不可失於寬。惡慾不能消除盡淨,不足以言做大事。

中國人自私自利之習染已深,於自己無直接利害之事,則澹然漠視之。故公利不能興,眾害不能除,外侮侵襲,苟不致刀臨項上,仍如不痛不癢,全不相干。嗚乎!如此麻木不仁之國民,果不施以嚴格澈底之教育,刷其惡腐之心,欲圖復興富強,何可得乎?

振修內政,為今日中國之要務,然非平凡之士可以為之。故得一技術精細之學者,不如得一雄才大略之英雄。

誠與智不可缺一,無誠不能用士,無智不能明事,兩老相濟,然後可以成大業,立大功。

惟英雄能愛英雄,惟英雄能識英雄。

十八

世之最足以消磨志氣者,其為聲、色、貨、利,立大業老,萬勿為此四字所牽!

古者英雄所馳驅爭逐者,不過中原數區之區,吾人欲為華胄爭光,應放的於亞洲之外,與歐人一較雌雄,方不愧為二十世紀之中華男兒也。

十九

為將者,應有:精細、沉著、獨斷、果敢之精神,以堅部下信仰之心。否則:疏失、怯畏、搖動軍心,關係勝敗,不可不戒。

二十

能為英雄老,必能自克,必能改過。

談論足以增長見識,然如盡說廢話,不如一人靜坐。交友足以增長學問,然如徒以酒肉相召,反不如閉門讀書。

學問與經驗,二者須秉修並求。

治天下,以大學為基礎;立人格,以英雄為模範。

二十一

亡國,破家,喪身之好資料,其惟聲色乎!

良知清明,則是非判然;雖處於交錯紛紜之事境中,亦能卓然不動於心,正邪分明。

二十二

知己,貴能自始至終勸善、規過、進德、修業。若祇互相獎掖,則非真知己也。

大豪傑若在窮困之境,亦決不折節曲志,以下於人。

二十三

只要發現一惡,則無論大小,務必克除。

性質上最頑拗之惡務,必竭力盡心,以期莘淨。朱子所謂:「克己,須從性侷難克處克將去」是也。

二十四

毀不足辱,譽不足榮:所要者貴能清明自信而已。

有得意失意之心,皆由榮辱之念未破所致,非大器也。應從明志一點,痛下功夫。

書曲:「汝唯弗矜,天下莫與爭能;汝唯不伐,天下莫與爭功。」因無能爭功,而弗矜弗伐猶非大器。吾人立身天地,建樹事業,為人生自然之義務,應盡之天職;是何足矜?是何足伐?

二十五

有志為天下之事,必要修鍊自己,使無愧於心。否則享盡榮華,亦何異於秋霜朝露?其成固微,其心尤鄙!

二十六

教授不獨在於學術,更應注重培養學生之精神。

毀譽榮辱,非唯不足以動我之心,且足以增我砥礪之力。

二十七

心田不打掃乾淨,雖施以良好教育,亦無益也。

二十八

治天下老,非情,非氣;是熱誠,公正。

吾日三省吾身;遇事能靜處乎?待人能真誠乎?克己而無間斷乎?

人村無論大小,皆集而適用之。

二十九

軍人,無何時,何地,不可有懈怠心。一事做了之後,須加倍奮勉,不可有自寬意。──「懶散二字,立身之賊也。」──呂新吾

三十

「吾人用功,要先能重公輕私,然後一切始有基礎。」──碩語

三十一

須以克苦向學之精神,從事於演習,而後有所得。如只勉強敷衍,則失其作用矣。

三十二

良知亦有真偽,非使心地間無一毫穢物,無能發現真良知。

三十三

統一國民精神,須使宗教、政制、教育、習俗、不可過於龐雜。

三十四

須有裨於天下後世者,方是有用之學問

講學,須有氣魄發揮已所獨見處;迂拘、則學問成死物矣。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所謂窮,非貧困也;潛修靜處也。一旦出任天下大事,即可將平日潛養功夫發揮,以利天下。孔子周遊列國,諸葛潛於山野,何嘗甘於窮困乎?待時而已!今日國勢危弱極矣,吾輩正應努力求善,以為後日光復國家之用。

高尚之人格,健全之國民,皆可自我人手中教育培養以完成。故我人須先自行使人格高尚,體智健全,以為典範。不可徒責於人。

三十五

建設堅固之國防,需要劃一兵器自行製造;否則不可以言對外作戰。

開創之人村,才重於德;守成之人村,德重於才。

讀書講學,所以明理也,理明之後,做事始能慷慨勇決。為講學而流於迂腐,是失講學之道而自誤也。

三十六

自尊自大,為國人固有之性質;古今為大言者不可勝數:而能實行者寥寥。吾輩宜時時警惕勿蹈其覆轍為要!

胸襟要雄渾,行為要方正;英雄才幹,佛聖心腸。

夏季多蟲,一夜有蟲自窗外飛入,自習室同學之好事者捉之。以紅絲繫其頸,鐵針插其背,以刀斷其足口須殆盡蟲獨唧唧,若不關痛癢者。此與吾國國民之麻木不仁無所異。外患如此,而茫茫似無所覺,則只有供人宰割玩弄而已。

三十七

意志不堅,性根不定,一遇外擾,清明易亂,應速從鎮定上下工夫。

三十八

因人言而動心,是志氣不堅,故把握不住。須要徹底修練,以除此病。否則無論大事小事,必無成就。

空談不如實行。

余今日清明大亂,因事責人之故。責人最易亂清明,今後當痛改之。(七)

三十九

學殖堅深之後,再辦大事,方可收功見效。故人應存老當益壯之氣,鞠躬盡瘁,使成大業。切不可急功好利,希求倖成;或稍受挫折,頓萌退志,使功虧一簣是為至要!

光榮之歷史足以壯吾志;目前之危局,足以激吾志;未來之事業,足以堅吾志。聖賢豪傑,天之肖子也,天意賴以表揚發揮之。聖賢豪傑往往處危能安者,未始非天默默祐之也。

治天下,須精神與物質並重,不可輕此而忽彼。

欲達於聖賢豪傑之域,不可忽違良知。

謙,可致人和;驕,則失眾心。

四十

俗念未全滅,自責眉間二十下。(俗念者,功名之念也。)

一人雖富,而天下尚貧;一人雖安,而天下尚危;問心何以能忍?故,人處綺麗場中,須思天下有苦境;行東莊道上,須思天下有危境。

國之興亡,在民德之高低。

四十一

任大事,須有涵養,有銳氣。二者似相反而實相成。

心地問有一我字,任小事且不可,况大事乎?私一己之事且不可,况天下事乎?

心一正,則萬邪潛避矣。

四十二

空談英雄事業,而不能實際努力者,庸人也。

孔子曰:「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徒,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書以自戒。

初學時,立於禽獸與聖賢之間,能始終努力修德致善,可漸入聖賢之域而為聖賢。若勤始怠終,則終亦禽獸而已;故求進工夫不可怠忽。

軍人,所以捍衛國家,保護人民者也,故對人民須親和謙恭,一如父子兄弟。

須有聖賢之心胸,英雄之才智,然後可以任大事。

國勢危矣!國人尚有欲避處林泉為隱士,以獨善其身者。吾為進一言曰:國際擾攘領域極大,一旦兵火燎原,即窮鄉僻壤,亦不可免於禍。故天地雖大,將無君等飲酒,看花,吟詩,下棋之地,以享清福矣。

吾為愛美人者進一言曰:淡妝紅袖,皓齒明眸,將為別姓抱琵琶矣。多情自命,惟有空懷相思,自拭熱淚,所謂酒地情天,祇得於夢中求之而已。

吾為愛財如命者進一言曰:國亡之日,資源盡失,江海不保,緬流何存?君等辛勞存蓄,亦必有枯竭之日。

吾為醉心功名富貴者進一言曰:弱國上宦,不如強邦下民,縱能身居要位,不免仰人鼻息,一如奴隸,其為榮乎?其為辱乎?

嗚乎!國危如此,尚自私自利,不事振發妄圖苟全,昧良無恥,莫此為甚。

四十三

我之善惡,我自知之我自正之。若以人之評定,而求準率,則近於下流矣。

人欲與天理,間不容髮;孟子所謂:「人之所異於禽獸者幾希。」是也。一念之差,有聖賢與禽獸之別;會滌生所謂:「不為聖賢,便是禽獸」,是也。

聖人制禮教德,所以定聖賢與禽獸之界限也。

天理難致,人欲易縱,此所以聖賢之崇於常人,而賤莫如禽獸也。

四十四

國弱如此,雖列王侯,亦辱。將來使國威振揚,雖退為平民,亦榮。

天下,我之家庭也;一人不振,必累及全族。男兒應發奮圖強。使國家復興,人得其所,始不辱己,更不累人。

四十五

犧牲千萬人之身家性命,以成一人之福利,天下不平之事,寧有甚於是者!

四十六

「意念所在,即要去其不正,以全其正」──王陽明語

四十七

存保守思想,不如行進取主義;進取先要能自固,不保守而自保守;若先存一保守之念,終止于保守而已矣。

趨利避害,貪生畏死者,當以游俠好義革其腦;功名富貴,念戀戀不能忘者,當以聖賢之教勵其志。

予年已二十餘矣,尚不能率中原子弟振揚國威,可恥者一。才不足以壓眾,德不足人服人,可恥者二。外患日深,而不以臥薪嘗膽之精神,從事振作,好逸惡勞苟且偷安,可恥者三。此後加倍努力,刻刻自警!

國恥未雪,國仇未報,一事無成;而國人乃互相猜忌,意見衝突,兄弟閱牆,貽笑外人,可恥者一。外族磨牙礪齒,整兵利械,將以我為魚肉;而國人尚沉溺酒色,優游若無其事,頑冥若此,實深悲歎。嗚乎!大廈將傾,燕雀尚爭必覆之巢,壺水將沸,魚蟲猶作優游之戲,可恥者二。

外人奪我土地,侵我主權,可恥者一。侮辱吾國家,殘殺吾同胞,可恥者二,吾國人不能因此激發志氣,敵愾同仇,可恥者三。

吾國人尚有搖尾乞憐於外人,以求一己身家性命得以苟全之涼血動物,可恥者四。青年有為之輩,多不能努力奮發,輕薄浮誇,不務實際可恥者五。有志之士,多固執成見,排除異己,能力渙散,可恥者六。文官要錢,武將惜命,可恥者七。爭權奪利,兄弟閱牆,可恥者八。為民師表,而人格卑劣,可恥者九。國民愚味,而無良好教育,可恥者十。有此十大恥辱,國縱不亡,為其國民,尚有何榮?與其偷安苟存,寧如羞憤早死;故吾不生則巳,吾生必盡雪之。使國家增地位,個人增光榮,男兄生逢時會,豈可自餒!。

四十八

「克明峻德,以親九族;九族既睦,平童百姓;百姓昭明,臨和萬邦。」──堯典。治軍之道,以賞罰勵身心,不如以廉恥激其志。

準備周詳,為做事成功之基礎。

勤能補拙,儉以養廉,謙以信眾,忍以成事。自大者多自欺,自大而能不自欺,是真入矣。

四十九

日昨與同寓諸友談論宜刻苦用功,語意過分,此我性情直率,不善委婉,致人不能樂受忠言。今後宜靜心養氣,以除此病。

能機變應事曰智,但須有作為,有條理。

能豫斷事機曰識,但須有決斷,有遠謀。

善處煩難曰量,但須有責任心,有堅忍力。

始終堅定,不易宗旨曰德,但須有志向,有操守。

看清利害,一貫處置,不為一時言語所動搖,非有深切之修養不可。

五十

與士卒同甘苦,為治軍無上唯一之要訣。

五十一

聞教官談,甲午牛莊之役,日人殘殺吾男女老幼同胞之慘狀,令人氣憤填膺,所謂文明假面,自行揭除,吾為日人之野蠻兇殘恥,尤為吾同胞之生命賤於夫馬羞。嗚乎!吾尚不奮發圖強,以除此暴敵,為吾枉死同胞一雪寬憤乎?

學絕道喪,所賴以復興者,惟少數豪傑之土耳。

五十二

為軍之將,應身先士卒,同赴憂息,不求獨安,則上下信愛,堅如鐵石,必為勁旅。

五十三

有毀譽利害之顧忌,易為目前事機所動搖,遠識矇蔽,不可不戒。

五十四

洞明人生真諦,為排除惡念之基礎。

理慾相爭,其苦殊甚,宜冷靜心情,然後可以明判正邪,泰然而安。

好居功者,不足以成大事;如竊名者,終必亂以自危;故恬淡心情,為立身處世第一要務。

頭腦須使冷靜,熱則亂矣。古今之能任大事者,其方寸間,常靜若秋水,屹若泰山,一毫不為外物所亂。精神須使擬集,不可渙散。

五十五

用心時,宜排除雜念,不使擾亂。休息時,更要沉靜得不動微塵,定動有節,則精神可以堅銳而無損。

五十六

心情曠達,天真不失。故偉大人物,年雖長,而常有幾分孩子氣。

五十七

天下安,一賢者治之有餘;天下危,雖集多數英雄之力奔馳營救猶不足。故危國而生內變,距亡無日矣。

天下有道則見,天下無道則隱,聖賢也。天下有道則隱,天下無道則見者,英雄也。故治世多聖賢,亂世多英雄;英雄勘亂,聖賢飭治。吾願今日之中國,出一偉大之英雄,兼聖賢之德識才量,而以英雄之氣魄能力,以挽此大廈將傾之勢。

說話如作文,須委婉涵蓄;如太急燥直切,不惟無味,且易敗事。

辦事而無責任心,必然失敗;故雖下至走卒,亦要使其具有負責任勞之精神。

五十八

有英雄之志者,不得謂之英雄;成英雄之事者,方得謂之英雄。

祇須修德講學,勿問事業,不患無才識德量。祇患不能勤勞刻苦,不息無勛名事業,祇患無德量才識。

寡言決行,勝於空談不做。聲聞過情,君子恥之。

五十九

「謙受益」,故君子修德,虛以接人。

六十

學在為師,為長,修己以治天下;以天地萬物依於我,不以我依於天地萬物。

一家愛我,敬我,則家齊;一國愛我,敬我,則國治;天下愛我,敬我,則天下平,德以化人,信以服眾。

人不愛我,必我有不能愛人之處;人不敬我,必我有不能敬人處;諸求反己,修德老進步之階梯也。

理慾交混,不能排遣時,宜速讀書。

為政以德,眾心所歸;為政以霸,眾心所離。

六十一

聖人,完全之英雄也;英雄,不完全之聖人也。

英雄必具聖人之心胸,然後可作成大事。

心不誠厚,識不充分,何處生出事業來。

人生如白駒過隙,上途時,即要將方向辨清。

如誤入歧路,光陰一誤,後悔勿及矣。──自警。

辦事宜迅速,否則必誤人誤己!

六十二

為學如行路,祇要一步一步走去,自能到達目的地。若全不動腳,便欲到達,或走一兩步,便欲到達,則徒自急燥煩惱而已。我修學,往往今日用功,明日便想收效,忍耐不足之病,急宜自戒!

六十三

知人要清楚,用人要適當;如構巨室,必求大材,適於樑者為樑,適於柱者為柱。若用材不當,不獨枉費無益,亦將植留大患。

六十四

勿露頭角,善藏鋒鋩,潛修以待時會,我應注意者也。

勿矜己長,勿揚人短,忠恕之道,應勿怠忽。

寧使人笑我愚,勿使人誇我智。

矜長上則遭辱,矜同輩則遭忌,矜部屬則遭怨。葵丘之會,齊桓稍矜,而叛者九國。為大事者,不可不戒。

聖賢英雄,非空懷其志可以做到,必從事實證明之後,始足稱之,故吾人立志,萬勿自滿,須心地高遠,求事實做到。

以陽明之學,充實內體,以曾左之行,立定事業。

六十五

謊言欺世,固為大惡;盡露實話,亦要誤事。

待人固要率直,然遇虎豹豺狼過於老實,必反啟其傷害之心。

辦事要迅速,因循遲疑,必誤大事,宜切戒之。

男兒,貴自立耳,勿存依人成事之心。

大,而後可以容人;高,而後可以任人。未臻其境,而言其事,不為狂妄,即為下流。

能不貪名好利,始可為英雄豪傑。

六十六

吾身,國之身也;忍辱求學,為國也。今日所流血汗,為後日洗國恥,滌國仇之用也。

天下萬姓,我之父兄子弟也;貧者顛連困苦,流離失所;僑民受遇,儼若牛馬奴隸,皆我之父兄子弟也;一人不能得其所安,我有罪也。甲午庚子之役,我民無端慘遭異族屠戮;日俄戰起,東北父老無辜受其蹂躪皆我之父兄子弟也;此仇不雪,則我罪不恕;天之生我,寧無意乎?

我生平最抱不平者,為貧富不均,恃強凌弱二事。

六十七

上假外人之力壓下,下假外人之力以欺上,拱手送權,甘為外人奴隸,亡國減種之禍皆由自取,日後立身做事,誓除此輩下流小人。

須使心能定氣,勿為氣以動心,養氣鍊心,功夫做好,然後可以擔當大事。

有時不能不用氣,然本體總要清明,萬勿為氣所蔽。教人須善於誘導,用人不可背其能力,否則生氣喪失,必致敗事。

六十八

「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不逮也」。

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好逸惡勞,趨利避害,貪生畏死,人之常情也。軍人精神適求其反,故軍人可貴,而治軍極難也。

作模範家庭,為改革國民風尚之基礎。

人有感情如電,能互相感應:果人而無感情,必如死灰蒿木,不為人類矣。

六十九

凡事總以親臨為上,依賴他人之心總不可存。

七十

精神教育為治軍之骨幹,精神教育完善,必為勁旅,否則烏合之羣而巳。

服從,勇敢,誠貪,禮貌,須使自心中流露出來,方是真精神。若祇表面模仿,則卑劣無價值矣。

七十一

池上觀魚,樹下聞蟬,披襟靜坐,萬念俱寂,戎馬生活,何嘗無清閒樂趣。

七十二

無勞,無憂,無樂,無動,無靜,使得此心定如秋水,則量自廣,氣自宏矣。

七十三

拙者可成,懶必無為,本可補拙,懶則喪志。

世有拙而成事者,斷無懶惰偷安而有所作為者,故人不息不智,而息不能勤苦向上。

七十四

修學之道,在磨鍊本體,木體清明,則天下學問自可通達,否則雖讀萬卷書,亦無用處。

與人講學須平氣,聽人講學須虛心,人問於我須懇切清明而告之,不可故飾繫難以矜己才,或縮意簡詞以避麻煩。

凡事總求自然,不必勉強,循序漸進,不可躐級。

七十五

凡事須信三分天命。

死亦生,生亦死,靜即動,動亦即靜

祇有英雄,聖賢,地位事業不能退以讓人。

七十六

防惡如防盜,祇要平時嚴謹自守,自無時時憂慮之苦惱;故進德不可半點疏忽,致為惡所乘。

立志要高遠,做人與謹嚴,創業立功,不可後人。

麒麟之於走獸,鳳凰之於飛鳥,猶聖賢英雄之於凡人。

每見貧困之人,輒令我五內酸痛,忐忑不能自安,此我良知有以使然也。

見人窮困,心極難安,然自己辛苦,則處之泰然,是亦良知有以致之也。

予嘗與楊尹二君相偕遊於上野不忍池畔,憑欄觀荷,縱酒高歌,與趣橫來,傍若無人。大丈夫固宜使天真流露,不為外物所拘,他日功業成就,亦一段佳話也。

未行破壞,須先籌建設方案,然後實行;否則只能破壞不能建設;真有謀國之志者,切應戒也。

晨起挾書數冊,往不忍池畔,掃塵坐石上,看魚觀荷,聽碩泉講中庸誠者自誠章,何等情雅。

七十七

凡做大事,須想周到,如臨戰陣,不可疏忽。

祇怕自己不肯習勞刻苦,而慮別人上進勇為。

達練人情,鑒往推來,為成功要訣。善用人者,不發其惡,而用其善,苟非不奸,心必歸之。

天地萬物,各有其長,事無不成。故宇宙無廢物,天下無廢才。

七十八

嚴正以持己,清明以接物。

七十九

七月十二日為予生辰,與諸友宴後,偕少石回舍,連床共話,作長夜深談。論及古今歷史興亡,人物消長,壯氣橫生,何等奇雄。

窗前老樹上,有蟬時鳴,似為予宣其不平之氣。蟬乎勿慮!天生豪傑,自有一日可為天下人削盡不平之時也。

我良知之最清明者,為愛國愛民四字。

八十

志向要高遠,度量要寬宏,舉止要大方,存心要磊落,持己要嚴正,待人要真誠,辦事要敏捷,決意要剛健,言語要明瞭,心機要靈活。總之,心要雄,氣要平,血要熱,意要冷。

無其才而檻居其位,大恥也;聲聞過情,大恥也;亡而為有,虛而為盈,大恥也;不知而強為知,大恥也;只知附會;而自無實識,大恥也;好論時事,而無濟世之才,大恥也;好論人之長短,大恥也;未行其事,而先自誇大,大恥也;好貪小利,而向人借貸,大恥也;見利忘義,大恥也;已不實行之事,而以勸勉於人,大恥也。

八十一

開誠佈公,分擔義務。

為將須有深厚涵養,充分經驗,使不致臨危慌張,累及三軍。

八十二

智者制勝,只在一靜字;蓋愈靜愈密,愈沉愈毅愈周到。故能縱橫籌劃,不遺一策,事機之來,無不措置得法,不假人隙。

勇者制勝,只在一蓄字,蓋愈蓄愈得勢,愈勁捷,愈警猛。故一旦發動,儼若霹靂,使人無從捉摸。

八十三

容人,要能:涵蓄,莊重,忍讓,光明,磊落。今日為生存競爭最激烈之時,偶一怠惰,必要落伍。

八十四

美人,未來之髑髏而已;好色而溺,是為下愚。

溺色,足以喪志,敗身,傾家,滅國,古今歷史,其例數見不鮮,有志者宜慎戒之。

待人之厚,不可過於養親,故墨子兼愛不能遍行於世也。

修心,一要呼,二要動,三要簡,四要明。

做事須有果斷,不可顧前顧後,猶疑不決。

識人之才德既明,用之則不疑,使無所顧慮,得以盡展其長。

一生疑忌,則眾叛親離矣。

不得眾望,必難收用人之效果。

欲得人之死力,須得人之信望。

「以能間於不能,以多間於寡,有若無,實若虛」。

──欲為英雄,不可不於此點用功。

八十五

欲見賢人,而不以其道,猶欲其入而閉之也。漢高之信任張良,昭烈之信任諸葛。皆吾輩之模範也。

天下無棄才,草木猶然,况人乎?

與眾同好靡不成,與眾同惡靡不敗。治國立家,得人也;亡國破家,失人也。

集眾意而決事,可減過失。不可以偏私人之見,礙及公務事業。

八十六

遊不忍池,以餌投於池,羣魚往來爭奪,觀者憑欄大笑。世之爭名奪利者,何異於魚,而不為達者謗乎?

於不忍池,採得荷花盈掬,置瓶中,以為清奇之伴侶。心意曠達,則無論何時,何地,氣度總是雍容鎮靜。

八十七

能靜測萬物,則萬物可以為之用。仁厚,可以將將;嚴肅,可以將軍。

八十八

用人者,必能下於人。不與人爭,則得用人之力。

八十九

恆志,克苦,虛心,整潔,踐約,敦禮儉樸,誠實,宏大,溫和,堅毅,明敏,為我應行之修養工夫。

九十

重利,貪名,好色,犯之足以誤事殺身。

苦樂我自安之,勿為貪懲以敗其志。

九十一

人生百年,轉降即過;安得不努力奮發,時時警惕。

暑假二十餘日,又將轉瞬而過,竟如夢寐。人生亦復如此耳,安得令大好光陰忽忽消逝耶?

須我去尋事做,不可待事來找我。勤機發奮之人,無一刻閒工夫。

九十二

因人之毀譽,而惻惻於心者,愚人也。吾人立身處世,貴能自信自知。我無惡,而人毀之,我無傷。我無善,而人譽之,我無榮,若祇憑人言而不求自信,不僅欺人亦且誑己。

踐與心約,踐與人約,失約於心,失約於人,智非君子。故君子寡約,而貴踐約。

修養時,知我者心也;服務時,知我者世界也;退休時,知我者後世也。誤人者美色,益己者良友。今人重色輕友,故道衰世危,而難救藥。

明道若昧,惟道若退,廣德若不足。

九十三

不為世俗所移,則天真可以不失。

探發真理,始可以救世界。愛天下人,雖自愛一人做起。愛一人能誠,愛天下人始可以無偽。

欲求天下無過,須自本身修德做起。

九十四

愛將士,即所以愛我之兄弟手足也。

好與人計較長短,便失為大人物氣度。

嚴明賞罰,和平愛下,治軍要訣,此數字而已。

須審職責之簡要輕重,以定薪俸厚薄,使勞者不怨,逸者不奢,然後百政可舉。凡天下不平事,而不能算之以政教者,其惟武力可以行之歟。

以誠與情感遇萬物,是為常道;以利害誘結萬物,是為變道;以威勢壓服萬物,是為偏道。

九十五

非知之難,行之為難;終之為難。

九十六

口述其言,即要身行其事,以行感人,勝於以言感人。男見須立身行事以為天下後世之模範。

教育部屬,如能以身作則,必效於口講筆述者百倍。

精神弛廢,須以鼓勵之志氣從事整刷,否則不易振作回復。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若無此志節,便難成大器。

九十七

一、抑損嗜欲,躬行節儉。
二、視人如傷,恤其勤勞。愛民如子,每存簡約,無所營為。
三、損己以利物。
四、砥礪名節,不私於物,惟善是與,親結君子,疏離小人。
五、奪立聖教,反樸反淳。
六、求賢如渴,善人所舉,信而任之,取其所長,恆恐不及。
七、事惟冷靜,心無嗜欲。
八、謙和以遇人,誠謹以處世。
九、孜孜不怠,屈己從人,恆若不足。

諸葛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失為自滿,故有街亭之挫。舜有:己德無歉之意,致啟三苗之亂。書曰:「滿招損,謙受益。」孔子曰:「懼以始終,其要無咎。」惕慮戒懼之心,豈可一時怠忽。

人之毀譽,何足動心?我苟不善,我自毀之;我苟有善,我自守之。

我善,而人毀之,我進也何如?我不善,而人譽之,我愧也何如?善不善在我,毀譽在人,因人之毀譽而喜怒,是無進德自修之誠也。

凡事祇求自克,自信,辨明是非,向前進步。如左顧右慮,畏人批評,一事不可為矣。

善致修養功夫者,其心必光明到不染一毫塵俗。

九十八

上下精誠,則萬眾可以一心。田橫有五百死士,非法之力也,情之力也。故治軍,不獨重軍律,尤要重恩義。

每言國恥,每憶國仇,未嘗不椎心泣血,氣憤填膺也。男兒不能為之洗雪,雖生,不如死耳!

九十九

凡事不可矜持;矜持,必致敗事。(以下演習紀要從略。)

一○○

身可殺,志不可變者,真豪傑也。

一旦決心,則萬慮全消。

好利固可鄙,好名亦俗劣。救國愛民,天真也,天職也,義務也。若為貪名好利而始救國,其意可鄙,其志可棄,卑劣無足言也。

吾民族身體不強健,吾國女子柔弱是其大原因。要使吾民族體格強健,不可忽於改革女子身體。

一○一

因有:地域,姓氏,親疏之別,而不能相愛相助者,亡國之劣根性也。胸襟光明,態度自然端重。如祇虛求其表,不惟非修養之道,亦日鄙劣。

我須以能擔當國家全般大任為目的,從事修養學問。

須有負責任之精神,不可存依賴推讓之心。

得何足喜,失何足悲,毀何足辱,譽何足榮,名利二字,不可沾染半點。

名利者,無形之韁鎖也。一有名利心,則終身受其縛束。如牛馬之受縛束於韁鎖何所異?切宜戒之!

仁為至高之德,能本仁以處事,則名利之念無由近之矣。

仁德充實,惡念自可消除,故孔子曰:「仁者必有勇」。

與常人談至理,不可深奧煩難,須以淺顯而易明瞭之事理喻之。

須養成堅強之自信力。

一○二

日本軍隊精神教育,祇在外形上著眼,未自根底上下手,故其軍人外表雖似高尚,內心則實卑劣。在隊猶可支持,一旦脫離放縱,則原形畢露,醜態百出,將來為國治軍,切勿蹈此覆轍。

心正則筆自正,若不求心正,而祇在用筆上做工夫,則謬矣。軍隊教育亦復如此,若不在根本上培養其精神,祇在用嚴格軍紀以結束之膠矣。

愛人讓人,受益非淺;平時不易見,遇事方知。

懼危畏難,一事不可為,古今豪傑能創立大業者,莫不由艱危困苦中求來。故吾人做事須將生死二字置諸度外,然後可以言事業。

一○三

有才有德者,應使得其所用,切不可為一偏私之見阻其進路,而蹈古今覆亡之轍。

己之善惡,己應知之。其不知者,非良知蒙蔽,即自欺欺人。果知其善,則宜保存培養,使其滋長上進;其不善也,宜削除殆盡,不使餘根再發。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正氣所發,何事不成。

不為至誠所感者,未之有也。

不惜勞苦,不顧毀譽,不計利害,不問成敗,不顧生死,不念家庭;有此精神做事,何患不成。

欲激發志氣,須使崇拜英雄。欲為大英雄,必聚古今英雄之精神而陶養之,而後可以成。

一○四

天下不平,我當治之。天下生我,付以知慧,豈可捨而負之乎?

天下大事,人皆有責,不可存頓人求治之心。男人肩承重任,不可後人。

我須養成能包容萬物之氣量。

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不可些微苟且。

一○五

立志須高遠,養氣須廣闊。欲為英雄豪傑,須有堅強自信之心。

一○六

感情,須善用之。

一言一句,須自心中發出,不可信口亂道。

聖哲胸襟,清風霽月;英雄心地,白日青天。

人性極易感化,果有良好教育,則可使天下盡成好人。

任大事不矜持,任小事不疏忽。

受人之譽,愈要自克,恐當之而不當也。受人毀責,愈宜自反,使為鑑,以求夕過也。

一○七

清而不激,和而不流。

國民驕惰,其惟嚴克鞭伐可以治之乎。

勵精神以威,感人心以德;以威待變,以德處常。

寬嚴要適宜,不濫行賞罰,則精神勵,而人心歸矣。

良知本明,特為物慾所蔽,以致暗晦。我昨夜於深夜人靜時,思事想理、甚覺清明。平日所不能見到者皆豁然頓悟。果能常保持潔靜心境,則良知不難而致也。

一○八

能吃苦耐勞,能藏才忍氣,能肩責任怨,能責己讓人,是英雄之勝人處。

勿交惡友,勿出惡言,勿行惡事!

有手而不矜,有氣而不使,有性而不任,有學問而不炫者,君子也。

祇重外表,不求實際,非有才之道也

一○九

心誠待人,明敏以任事;方針一完,堅持到底;縱失敗,亦不動搖。

失敗不悔,成功不矜。

「悔是去病之藥,然,以改之為貴。若留滯胸中,則又因藥發病矣。」──王陽明。

凡事只求無愧於心,至於外人;毀謗,疑議,猜忌,雖聖賢亦不可免也。

遇事須涉想周到,始可決心下手。

由小到大,由近而遠,天下事業皆如此成就。

射擊目標認錯,雖處置如何精巧,亦是毫無價值,人生同然。

教育,強國之基礎也,故欲復與中國,須自教育下手。

一一○

演習,主在精神訓練;技術次之。

一一一
言談到興濃時,總要靜冷幾分。

沉默靜聰,勝於任意發言。胸有成竹,然後實行;既可收功,又不背信。

一面做事,一面修養。

一一二

進取固佳,然如;無合則留,不合則去之氣度,非大丈夫也。

才識氣量,所以度其人物大小事業成敗者也。

一一三

勿矜才,勿使氣。

得無數庸才,不如得一豪傑。

欲親君子,必先能還小人!小人近,則君子遠而避之矣。

一一四

生死尚可置之度外而况毀譽乎?

祇要光明磊落,縱偶有不是處,亦可坦然。

粗忽者,應以謹慎細心為戒。

心地光明,無愧無悔。

一一五

欲使心地清明,須一塵不染;若有一事梗塞不適,則清明亂矣。

行有不慊於心,則清明亂矣。

一一六

人不患無才,識進則才進;不患無量,識廣則量大。

立志做人,須以古今英雄相比較,必發奮以臨其上,如輕淺自棄,不可聞問矣。

處世接物,又要沉著,又要敏捷。

自今日起,我當發奮修養。知善不能行,知惡不能遠,則終一庸人而已矣。

一一七

橫逆相襲,愚者以為奇辱,智者以為受益。

不慎擇友,終必受禍。

一一八

友誼篤厚,勝於兒女愛情。蓋兒女之情,終不過一己之私也。

人望愈高,做事愈要謹慎;人心可得之於旦夕,亦可失之於瞬間。

一一九

誠於中,然後形於外,虛仁假義,終必敗露,故欲立德者,不可忽於致知功夫。

一二○

天生豪傑,所以為蒼生造福也,一己之死生榮辱,得失利害,烏可計哉!

一二一

我非我之我也,國家之我也。我善,國家之利;我惡,國家之害。

一二二

本體無今昔之別,特因社會風尚而生變異耳,故欲整刷人心,須自改革社會做起。

一二三

一分私慾,能遮蔽十分天理。

男兒應使一腔血灑為萬頃甘霖,得潤蒼生。

一二四

不失天真,心機自可活潑

須養成自信心,須不失自尊心。

處朋友,須愛而不狎,敬而不拘。

待人須始終如一,不可喜怒而別親疏。

一二五

一旦與朋友道義相結,即要始終以道義相處。不可為利害得失,稍易此心。

亡為治世之本,故須明澈修養。

不畏人言,不望人報,凡有行施,祇求慰之良知而已。

一二六

雖窮鄉僻壤,我願使得重睹堯舜之世。

待遇部屬,能以誠愛相感,必能以死效命。

徒以軍紀立威,一旦大難當前,流散不相顧矣。

一二七

英雄心胸,自然光明磊落,無絲毫勉強。

一二八

懷以德,撫以恩,激其志,服其心,治軍之要訣也。

晚餐後,往休養室看香溪,途中忽憶:「我當為天下第一人物!」振奮之餘,不禁欣然大笑。

一二九

我應於信字上痛下工夫。

存養之功,在於真誠;放平日用功。在克治無虛飾。省察之功在謹嚴,故平日用功,在痛改無寬恕。

一三○

軍事貴於有備於先,而不貴於臨危奮身。

一三一

凡命令,須簡要統一,否則必失部屬信望,而致軍心動搖。

雖處戎馬愴惶中,亦要堅定泰然,條理不亂。此種功夫,須平時修養得來。

一三二

不辭勞,不偷安,不報私,不徇情,凡事內省自責,然後可以進乎大成。

平日溫靜,戰時勇決。

一三三

治國,治軍,不能捨棄「公正」二字。

一三四

避俗不如破俗,易俗不如立俗。

一三五

須正己以正人,不可從人以邪己。

一三六

乘機待變,應時而起,此男兒之心胸也。

一三七

君子風度,英雄手腕。

一三八

天祐中國,必不死我,我無憂懼!天亡中國,必不生我,我無喜樂!我為大,以愛國家,以濟蒼生;故雖處於危難之境,心地亦復泰然。

一三九

任勞,任怨;非豪傑,何能當此!

一四○

處世最難,莫甚於待小人。

整練軍隊,須從教育下級幹部入手。

一四一

以真誠待人,由近及遠,世事雖難,必可漸而化之。

如背愛國救民之旨,則一切修行!廢而無所用矣。

一四二

欲謀建設,必先廓清舊廣;豪傑心胸,應無絲毫沾滯。

一四三

改俗可正人心,振作可以少恥。

一四四

水聲,山色,茅舍,竹籬,雞鳴,犬吠,田舍風光,良堪羨慕。

一四五

有德於社會者,世人忘之;有罪於社會者世人亦忘之。功罪不能明,黑白不能分,欲使社會人心進步何可得乎。

一四六

祇須埋頭用功,致我良知,以脫凡俗,為蒼生造福。世故,人情,置之可也。

靈魂是真我,肉體是假我。古今以來,生者死者,不知凡幾!而能流芳後世,使人敬崇者,則寥若晨星。當知生之可貴,而不甘與草木同朽也。

一四七

做人最難處,在於不能以心傳心。

一四八

思佩弟甚!

一四九

為將者:一、能與士卒共甘苦;二、能知士卒之勞苦;然後可以使部屬敬服,而成勁旅。

不惜部屬之勞者,必失卻部屬之心。

一五○

大地,本泰然不動,渾然自安者。而人偏劃別區域,爭奪擾攘;使大地有知,必笑為多事無聊也。

一五一

孔孟之道,我以孟子為較切實。

一五二

物慾淨盡,清明不亂時,──念及父母,則孝心生;憶及兄弟,則愛念起;推及萬物,皆可動我之至情。故立德自革心起。

夜靜,思兩親及六弟。

一五三

使我片刻不能去于心者有三事;一為革命致知,二為為國雪恥,三為革刷內政。

栽菊,種竹,暇時與兩親弟妹共玩賞閒,其樂何如。

一五四

臨危不變,方是好男子。

自克之心,不可一時疏忽!從此絕棄一初不良嗜好。

孔子之學,有以富貴功名之私而漁人者。當日或為人情,以立其說。豈知貽害後世非淺,故立言甚難也。

振興國學,須取諸子之長而燴匯之處,偏短之處,不可惜而不廢。

人生不過百年,而事業則巨若江海。以短促之人生,而欲建無限之事業,故知光陰可貴,而不寸刻失之也。

一五五

心有所感,發為言者必中;心無所感,發為言者必失。行路尚須忍耐,然後可以到達目地,况創建偉大之事業乎!

一五六

初學時,須嚴束此心,不可疏弛。孔子七十方始從心所欲不踰矩,為後生豈可隨意放縱!

一五七

明德而不止於至善者,老莊之學是也。親民而不止於至善者,墨氏之道是也。

一五八

天下事有人意所不能料,人力所不能逮者,惟有安之於天命而巳。

塵市之人多狡猾,詐偽;鄉野之人多忠直,試樸;足知人性實善,而環境有以移化之。

一五九

「甲庚恥,猶未雪;英雄恨,何時滅」!

富貴,名利,所以收束愚人之網耳。

世界萬事,皆人為以歡人者也;能看得透,便是英雄,大豪傑。

一六○

「破碎江上奔虎豹,顛狂風雨娶蛟龍」。

一六一

仁心,應珍護培養,不可摧殘。

一六二

病中增我憂思,無法可斷。(時明治四十一年十一月九日──世昭識。)

一六三

「鑄造蒼生新模範,安排黃種舊山河。」

一六四

無論何時,心地總要平靜,態度要自然。

稍染惡懲,此心便墜於千仞之下,鄙俗不可言矣。

應事須有鄭重之態度,敏活之手腕,真誠之感情,潔白之心地。

一六五

凡做事,非貫注精神不易成功。

舉動言語,不可傲慢,務要誠懇謙和。非但求其外表,須自內心修養,使自然表溢於外。內具龍蟠虎踞之心,外有和風舞月之色。

一六六

軍人須使服裝整潔,儀容端重。平時可以嚴肅軍紀,得人敬仰;戰時可以團結一致,達成任務。

一六七

不以富貴貧困而移心胸,利害得失而變常態。達則為萬民造福,泰然不驕;窮則清白自守,亦復坦然;此大丈夫之心胸也。

當此國家危難之時,吾輩豈可存絲毫自私之念,而不精誠團結,以謀挽既倒之狂瀾乎。

一六八

富貴榮辱,宇宙本無;祇庸愚見之最真,豪傑則漠然無睹也。

外人日日厲兵秣馬以謀我,我能不臥薪嘗膽磨劍整軍以禦之乎。

一六九

治國如治病,苟不探求病源,投以對症之藥,則雖日日勞苦,亦必一無所獲。

戒馬生活最好之消遣,當是吟詩,寫字,看書。

一七○

以勉人者以自勉,以諫人者以自諫。

靜則讀書養氣,動則磨劍鍊身。

一七一

豪傑之士,不為世俗以移其心志,變其氣節,清明定淨,不染一塵。

一七二

致知功夫,一刻間斷不得;如一停滯,前功盡棄矣。

心志一動,自信全失;清明一亂,是非不辨,故平時養氣功夫,一刻懈怠不得。

一七三

興家之決勝負,不待臨戰而後知,祇在意念一動之間,可以判然明矣。

心氣易動,總因平日涵養功夫不足所致。

廣集各國情報,洞察國際形勢,能為我之助者,則結之以為友,不可孤立,是為外交之要議。

欲要國家富強,必得工商業進步;欲工商業進步,必要交通發達;故交通為國家之命脈也。

一七四

外人欺我甚矣,若不臥薪嘗膽,整軍養士,以雪此恥,非人類也。

大國之士,而為此區區島夷之人所欺辱,豈非大恥!我誓洗心礪志,滅此頑夷,重振華冑威嚴,方不愧黃帝之子孫也。

一七五

事業基礎,祇在勤恆二字。凡遇一事,總須詳察真理,使是非洞明。然後下手。萬不可稍見偏見,以意氣用事,致誤人誤己。

一七六

天下事,皆有不移之真理,祇要循真理做人,錯誤自然減除。

靜體默察之後,再表之於言語行動。

一七七

前輩云:「銖視軒冕,塵視金石,」是達者之言也。人而能覺,則一切名利富貴之念,智可化為微塵,視人生若大夢,更何所謂軒冕金玉耶?

一七八

「莫對青年喚奈何,掃開憂憤且狂歌。
壯心百鍊鋤羣醜,寶劍雙飛碎眾魔。
鑄造蒼生新事業,安排黃種舊山河。
澄清本是尋常舉,歐亞風雪亦太和。」
──偶感(一作乙巳夏日偶成)

一七九

(註十一月廿六日行卒業式)
天下事,有得必有失,有利必有害,能於利害得失之間,循從正道而不惑,是達人,是英雄。

一八○

心境開朗,良知清明,宇宙萬象皆可洞明,而不為世俗之見所惑矣。

一八一

六戒:一貪癡,二妄為,三傲惰,四憎恨,五險猾,六詭詐。

一八二

虛心以接物,誠實以待人。
「身心滌浮意何如,不掃胡塵枉丈夫。
策馬崑崙峯上望,羣山低首拜英雄。」
──浴後(一作入浴書)

一八三

能宏大而剛健者,始是大英雄。

一八四

能保良知清明,縱近聲色貨利,亦可不為所亂。然,初學者,不足道也必

一八五

好德能如好色,則近聖賢之域無幾矣

一八六

雖大有道,若無大槽,其道難行。故英雄做事,必先握大權,而後伸其道。

欲使大道暢行,不可拘泥小節。

一八七

擴仁字到無極處,自無物我之分。天下無一人不可愛,無一物不可愛矣。

一八八

有才有德者,應使得其所用,切不可為一偏私之見阻其進路,而蹈古今覆亡之轍。

己之善惡,己應知之。其不知者,非良知蒙蔽,即自欺欺人。果知其善,則宜保存培養,使其滋長上進;其不善也,宜削除殆盡,不使餘根再發。

精試所至,金石為開,正氣所發,何事不成。

不為至誠所感者,未之有也。

不惜勞苦,不顧毀譽,不計利害,不問成敗,不顧生死,不念家庭;有此精神做事,何患不成。

欲激發志氣,須使崇拜英雄。欲為大英雄,必聚古今英雄之精神而陶養之,而後可以成。

(何先生對會澤筆記研究精詳並逐係加注自民國六十九年十月起中外雜誌連載著者謹識)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1期;民國7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