輯刊唐公繼堯會澤筆記緣起


作者/何敏

曾憶民國五五年秋,自緬甸僑居地返國定居,參加僑團申祝雙十活動、在國賓飯店監察院招待的茶會中遇見了先師張蒓老,他是母校東陸大學創校委員之一,也是業師李國清先生的同邑(大關)長輩,乍然相晤,喜形於色,由於他為當時主人,(監院副院長)忙著接待眾多賓客,不便久談,叮嚀我改天到監院暢敘,他說:「有很多關於陷在大陸的親友情況,以緬滇鄰界,或許你會知道些。」於是我便時往過從常親醫欬。某日,以我將返臺中住宅,蒓老說:「最近我曾在日本找到了你們創校人唐公繼堯的傳,著者為佚名氏寫得很翔實,立論也很平允,我當即託此間的專家容訂一番,將它出了版,盼你帶幾本回臺中,面交唐筱蓂一本,他就是唐公哲嗣,現任國大代表,你們也可藉此認識一下,成為朋友。」

到臺中,在自由路的唐代表公館,會到了筱蓂先生,雖然初次相逢,但以東大的淵深,蒓老的介紹,彼此一見如故,傾談一兩個時辰。他看到了給他的「唐繼堯」一書,非常與奮,激起了滔滔不絕的談吐。同時在書櫥上取了一束剪報,係由港報分期刊載田「會澤筆記」。他說:「這是先君少年東瀛留學時的日記。我曾請託貴同學福州王世昭先生校點,在港報陸續發表,共有一百九十二節,現均剪下來彙成此帙,假如你能在所主編的雜誌書行刊出,比較完整。」我當然義不容辭,一口實答應。他那時的高興心情,可以想見。之後,我完成了他的意願,也璧還了他的原籍,沒想到過了不久,筱蓂先生便作古了。

今天夏,王世昭學長自港僑居地來臺參加他們青年黨的中央評議員會議。一到時,便由他下榻的太陽飯店通電話給我,互約見面的時間。這是他我倆的慣例,只要來臺,那管怎麼忙,總會見幾次、談幾個鐘頭,多少喝些吃些,互道白頭相對的窗友闊別情懷。此次世昭兄與我相晤,聲稱他除了開會之外,還須辦兩樁事,以了心願:第一是,他攜來了古硯一方,係秦漢宮殿瓦礑,原為創校人唐聯帥蓂賡所用。民四二年由其哲嗣唐筱蓂特贈與他。以其質輕潤筆便於攜帶,廿九年來均隨身保存,赴各國家、地區參加書法展覽,經考古家鑑定,確係秦漢古物。他想託我持贈國立歷史博物館,公諸展覽,使此千年古硯與一代偉人──唐公,輝映人寰。豈不較藏諸一己更有意義嗎?第二是,他替校點的「會澤筆記」,現就刊報剪存者數十篇,擬託我整理後,於任何定期刊物一次載完。以竣筱蓂當年所志。我聆聽之餘,對於古硯處理一事,以為:「唐公為一代偉人,但他籍屬雲南,主持滇政多年,更為全滇所愛戴。今年恰逢旅臺雲南同鄉會於護國紀念日隆重舉行其百年冥誕,最好由您寫作一跋,併古硯送交該會展示之後代為轉贈歷史博物館。」當獲世昭兄欣然同意。至於「會澤筆記」,我即照實況告訴他,並擬將我登載過的一九二節交「雲南文獻」全部刊出。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1期;民國7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