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松坡冒危赴雲南


作者/李守孔

中華革命黨成立後,國父曾任命雲南軍官鄧泰中主持滇省中華革命軍討袁軍事,並派雲南同志呂志伊由日回滇,負責運動軍隊起義。於是雲南主要軍官楊蓁、黃毓英、羅佩金、趙復祥、劉雲峯、申學如、李曰垓、趙伸、謝樹瓊等,均表同情,志伊活動甚收效果。

先是二次革命後,袁軍南下駐防各省,廣東龍濟光復為袁氏所收買,廣西陸榮廷亦為袁氏所牽制,革命黨在國內之活動地,僅有滇黔二省。雲南當辛亥革命時由蔡鍔任都督。蔡命所部唐繼堯率滇軍入黔,駐防貴陽,後出任貴州都督,黔省遂納入滇軍之勢力範圍。政府北遷後,蔡鍔所領導之統一共和黨合併於國民黨。蔡雖國民黛之重要份子,因係梁啟超之弟子,故與進步黨關係甚深。二次革命時,李烈鈞曾電蔡鍔同時發難,袁世凱則任命唐繼堯為滇黔援川軍司令,進攻重慶之討袁軍。蔡、唐欲聯合川、黔、桂組織聯合軍,會師長江流域,佯為奉命,遣師長黃毓成率部向重慶,謝汝翼率部向資中、陰則與熊克武相聯合。及二次革命失敗,袁氏忌蔡鍔,於民國二年(一九一三)九月,調蔡至京,任命為經界局督辦。既而兼中央政治會議議員、高等軍事顧問、參政院參政、昭威將軍、統率辦事處辦事員等職,欲收為己用,名為優遇,實等幽禁也。而以唐繼堯繼任滇督,劉顯世為貴州護軍使。惟蔡鍔在雲南之潛在勢力依然存在。

民國四年(一九一五)秋,籌安會發生後,雲南軍官因受呂志伊活動,異常憤慨,乃要求唐繼堯起兵討袁。繼堯因候蔡鍔意向,初持穩靜態度。後得蔡密電曰:「此間發起籌安會,討論國體問題,此事關係國家安危甚大,公意若何?」唐乃復電曰:「中華民國國體己定,豈能動搖?如果實行,決難承認。」九月十一日,乃集合雲南軍界舉行第一次會議,約定三事:㈠積極提倡部下愛國精神。㈡整理武裝,準備作戰。㈢嚴守秘密。十月七日復舉行第二次會議,決定起義時機:㈠中部各省中有一省可望響應時。㈡黔、桂、川三省中有一省可望響應時。㈢海外華僑或革命黨接濟餉糈時。㈣如以上三項時機均歸無效,則雲南為爭國民人格,必要時亦孤注一擲,宣告獨立。於是派劉雲峯等赴江蘇,趙伸、吳中桂等赴廣西,李植生等赴四川,楊秀靈等赴湖南,呂志伊等赴南洋,與各地同志取得聯賂。此外貴州、廣東等省事前已有所接洽。會蔡鍔密電繼堯曰:「變更國體勢在必行,國內必生變動,望公預為準備。」繼堯乃復電曰:「業經有所準備,請公南來,共圖大計。」十一月三日,雲南軍界更舉行第三次會議,決定討袁關係重大,暗中積極準備,外示消極鎮靜。於是籌款購械,分途進行。以四川為出軍要道,命鄧泰中、楊蓁兩支隊,先後向川邊進發。既而聞李烈鈞自南洋歸香港,蔡鍔潛逃出京,乃電邀來滇,共策進行。

袁世凱既解散國會,毀棄約法,進步黨領袖梁啟超悔被袁氏所利用,表面雖不開罪袁氏,而對袁氏之圖謀帝制則持反對態度。梁氏記其事曰:

去年(民國四年)正月,袁克定忽招余宴,至則楊度先在焉。談次歷詆共和之缺點,隱露變更國體求我贊同之意,余為陳內部及外交上之危險,語既格格不入,余知禍將作,乃移家天津。旋即南下,來往於廣東、上海間。

當是時蔡鍔佯交懽於袁世凱,而貌似與楊度友善。同年六月,以馮國璋相邀,梁氏隨之入京,探詢帝制真像。晤袁氏數次,袁氏始終否認其事,梁氏曾就任其「憲法起草委員會委員」,遂長居天津。籌安會發生之第二日,蔡鍔搭夜車秘密赴天津,與梁氏商議討袁計劃。梁氏記其事曰:

蔡公說:「眼看著不久便是盈千累萬的人頌王莽功德,上勸進表,袁世凱便安然登其大寶,叫世界看著中國人是什麼東西呢?國內懷著義憤的人雖然很多,但沒有憑藉,或者地位不宜,也難發手。我們明知力量有限,未必抗得他過,但為四萬萬人爭人格起見,非拼著命去幹這一同不可。」於是我們商量辦法,唯一的實力,就是靠蔡公在雲南、貴州的舊部,但是按到實際上,有好幾個困難問題:第一層這件事自然非蔡公親自到雲南去不可。……第二層我和蔡公的關係是人人知道的,然而我們兩個人討賊所用的武器各各不同,蔡公霏的是槍,我靠的是筆,帝制派既巳有了宣言,我其勢不能不發表反對文字,但我的文字發表之後,便是我們的鮮明旗幟巳經打出來,恐怕妨害蔡公的實力行動,我們再四商量的結果,只有外面上做成蔡公和我分家的樣子。

故蔡鍔返京後,裝作墮落,領銜請願變更國體,逢人稱梁「書凱子,不識時務。」梁則撰「異哉所謂國體」一文以駁籌安會。袁遣人危詞恫嚇,並賄梁氏十萬元及禮物多件,勸勿發表,梁氏嚴拒之。乃發表於報端,並錄之以寄袁氏。略曰:

自辛亥八月迄今,未盈四年,忽而滿人立憲,忽而五族共和,忽而臨時總統,忽而正式總統,忽而修改約法,忽而召集國會,忽而解散國會,忽而內閣制,忽而總統制,忽而任期總統,忽而終身總統,忽而以約法暫代憲法,忽而催促製訂憲法。大抵一制度之頒行,平均不盈半年,旋即有反對之新制度起而推翻之,使全國國民徬徨迷惑莫知適從。……年來浮議。漸與而總統偶有所聞,輒義形於色謂無論如何被迫,終不肯以奪志,此凡百僚所習聞,即鄙人固亦歷歷在耳。而馮華甫上將且曾為余遠所受話語,謂「已備數椽之室於英倫,若國民終不見舍,將以彼土為汶上。」……設念及此,則侮辱大總統之罪,又豈擢髮可數?

於是梁氏與袁氏之關係因之斷絕,而蔡鍔之處境益苦。連蔡鍔一面與滇、黔二省密電速絡,一面電招卸任貴州巡按使戴勘來京而商。袁氏微有所聞,十月十四日晨,北京軍政執法處長雷震春,遣劉姓排長率部突至蔡寓搜查,以蔡早有準備,所有電報密碼冊子及往來信件,皆帶至天津,寄存梁啟超處,而無所得。袁槍殺劉以減口,對蔡防範乃疏。十月底,蔡託病至天津療疾,於十二月二日搭船赴日本長崎,經臺灣、海防,隨時與革命黨人接洽。十八日過蒙自,險遭袁黨阿迷縣知事張一鵾晤算,以機智得脫,十九日抵達昆明。

──錄自李守孔先生國民革命史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1期;民國7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