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張蒓漚文並談其詩

作者/李猷

前年(六十八年)八月十九日我在曉夢中,見到蒓老(編者按:即張維翰先生),在一處山明水秀的地方。髣髴有遠行的意思。而我和成楚望、易太白、吳萬谷諸位先生好像忙不迭的穿著馬褂去恭送他。醒來頓感奇怪,不到十分鐘,蒓老的秘書簡明勇兄有電話給我說:「蒓老昨日進了醫院,並且要明勇問我郎靜山先生的祝壽會,在何處舉行,要明勇代表他前去祝賀。」我聞悉之下,心中突然受了一擊。想到高年的人,生理變化莫測,很不放心。早餐後就驅車到汀州街三軍總醫院去探視,看他老人家躺在病床上,精神亢奮,嚷著同家。見我還能招呼,並拉手不放。但言語已無次序,其時感覺以他老人家平常的體能,只要不轉惡化,應該沒有問題。但我因事匆久走後,老人家還詢旁邊的人「嘉有在何處?」(編者按:木文作者字嘉有)似乎尚有話要說,可惜這一點點時間,已是他神志清明最後的一段。迨下午再去探望,已進入加護病房,無從看視,以後雖然每日去探問,但祇有一次,在閉路電視中看到他的病容而已。

蒓老和我的感情,其來已久。要追溯到民國十八年的秋冬之間,有一天常熟縣之圖書館館長錢先生來通知我,南京來了幾位大人物,要見見我這年輕詩人。就在錢先生介紹之下,謁見了蒓老、邵翼如(元仲)先生和邵夫人張默君女士。我記得蒓老那時非常清瘦,索看我詩,問我治學的過程,邵先生伉儷對我也非常器重,記得那天傍晚,我陪他們三人步入常熟北郭新公園品茗,蒓老穿著中裝長衫一襲,步履瀟灑,那種氣度,好像嶺上的蒼松,高節而獨有秀氣,他們在常熟小住二三日,也遊遍了虞山的名勝,至今蒓老集中有遊虞山四大寺的幾首詩。

追憶張蒓漚文並談其詩

破山寺

幽邃禪房曲徑通。攜節閒步磬聲中。

高林鳥唱迎初日。日照寒潭五蘊空。

 

清涼寺

三峯宛轉萬松深。赤日行空障綠陰。

十里山花香不斷。天風浩蕩起龍吟。

 

拂水寺

石梁路澗水橫飛。風捲雲濤拂翠微。

野徑深藏煙樹裏。晴天猶見雨沾衣。

 

維摩寺

高閣凌虛萬象開。諸山遊遍此徘徊。

長江一練看歸海。簷際飛花入座來。

這四首絕句,寫盡了常熟虞山四大寺的風景。那時遊山,另有軟轎。每人一乘,不須登陟,入寺門,各組遊客互不相見,寺儈肅客入座,進伊蒲之饌。那種情趣,不是今日遊陽明山、阿里山所能獲致。從他老人家這四首絕句中,可以完全領略。

蒓老第二次遊虞山,是偕他新婚未久的仲夫人一同來的,先父設宴於山景園,請了常熟的許多詩人學者作陪,蒓老並為先父手臨的百花手卷題了兩絕句,茲錄如後。

題常熟李君楞伽摹蔣南沙百花圖長卷用吳知徐題詩原韻:

閒將長卷撫南沙。畫筆營丘本世家。

舊稿翻新紛彩色。生香不斷四時花。

芝蘭玉樹並亭亭。老圃黃花晚節馨。

憶自琴川歸棹日。青桐遺響喜會聽。

詩中說明了蔣卷是墨本,而先父改了設色本。也用了翁松禪相國題在卷端的「青桐遺韻」四字。而將它變化了。至於芝蘭玉樹,是誇讚我和我的弟弟的。兩首七絕詩,處處照顧,足見功力深厚。

最後一次來虞山,是和蘇州金松岑先生等一行多人來看畫的,並到我常熟小東門內鐘樓灣舊宅中,看明清各代名蹟,蒓老對於王石谷授徒畫稿大冊頁十二張,最為欣賞,現在也不知流落何所了,這一次蒓老沒有詩,而松岑先生卻因先父為之繪畫而答贈一詩,是柏梁體的長詩,極為富麗。

民國二十六年,抗戰軍興,蒓老也由京到了重慶,二十七年上半年到漢口出席臨時代表大會,其時我已在漢口,承蒙不棄,寫信給交通銀行問我,並約我同至小館便酌。那時我年紀甚輕,在交行職位不高,蒓老非常關心,要為我求拔擢之途,讓我拿了他的信,去德明飯店,看王中委茂如,要他給我向交行胡董事長筆江吹噓,雖然我沒有遵照他老人家的美意去做,但對他這份厚愛,終是永銘於心的。

在重慶,上清寺巴縣中學區域內,住了不少黨國名流,蘇州沈君甸先生在裏邊,有一所小小竹屋,那時我們蘇州一帶的人,都會常去坐坐的,如狄君武、徐景薇、楊佛士諸先生,幾乎是常客,蒓老有時也去參加,他集中留有一集七律詩,寫這竹屋的風景,很是傳神,茲錄於後:

題沈君匋風雨廬圖卷

一廬自謂遮風雨。水竹鯈然入畫圖。

座擁縹緗千百卷。庭栽紫翠兩三株。

幽軒好似浮吳榜。瘦石無煩致太湖。

几淨窗明堪寫作。詩人我義沈歸愚。

那時蒓老已任內政部政務次長,內政部在重慶陳家橋,而蒓老則和周部長星老住在紅巖嘴的峯頂上,有一次蒓老寫信約我去談天,我下班後坐一乘滑竿,從曲徑磴道爬到峯頂,似乎是在一家祠堂之內,天色已黑,蒓老親自秉燭,出來開門,迓至裏面,坐定,又親淪苦茗,坐定長談,我當時有詩紀事,惜乎抗戰勝利,我北飛時,詩卷行儉,在另一飛機上,撞山燒毀,不可得了。惟景像在腦際,還是清新,故這次哭蒓老詩中,我有如下的幾句:「渝州共郊坰。山名紅巖角。公居極高祟。柴門宵剝啄。論詩淪苦茶。月黑親秉燭。」完全是紀實的話。

蒓老官內政部時,曾兩次出巡東南、西北各區,走了二十餘省市,五百餘縣,深入民間,洞悉民生疾苦,而對於地方政制,山川郡國,尤為留心,其用心與顧亭林先生無二,先後印行了「西北紀行雜詠」「東南紀行雜詠」兩種,取古人猶軒采風的意思,合刊為「采風錄」,于右老讀後贈蒓老一聯說:「三載觀風周郡國,一編得氣自山川。」這本書在臺灣會經重印過,不但詩好,掌故也多,是一本極有價值的紀行之作。

抗戰勝利後,蒓老奉派為雲貴監察使,那一段的心情,是他畢生最愜意的一段,可從下面詩中看出:

奉任雲責監察使飛抵昆明適逢錢南園先生誕辰

鄉耆循例祭公於翠湖祠堂推余主效眾禮成敏賦一詩紀之

首夏歸來值誕辰。年年爼豆祀湖濱。

直聲不為書名掩。峻節都緣德操真。

嫉惡率先彈顯貴。崇廉到底耐清貧。

柏臺重任吾安仰。式此天南第一人。

這首詩,說的是南園先生,其實自第三句起,和蒓老自己的學問、聲望、志向,都差不多,但看蒓老逝後,許多哀輓詩聯中,都以南園相比,而認為當代的「天南第一人」是有其原因的。

再看他那年所作「還鄉雜感」,他雖並沒有衣錦還鄉的世俗觀念,但重履釣遊之地,其肫摯的心情,可以想像的。

還鄉雜感

卅年行役喜初還。憂患餘生愛髮斑。

後起英多同輩少。萬人空巷迓鄉關。

峯廻路轉水潺湲。柳暗花明入故山。

三徑未荒松菊茂。庭柯得眄自怡顏。

含飴承笑憶趨庭。老圃黃花祖德馨。

簷際牓書看尚在。敢將先訓負西銘。

自憐雁陣早驚寒。萬里雲天一影單。

嫂氏倚閭思子切。阿咸客死尚相瞞。

當門筆架鬱崔巍。競秀爭奇列翠微。

似為人歸俱展笑。朝朝相對有晴暉。

先人手澤尚如新。大字擘窠筆有神。

今日蓮臺方補桂。吳剛休再伐為薪。

原註:大關城東翠華寺大士殿前有桂二株為百年前物今已無存而先祖父贊卿公手書桂繞蓮臺四大字牓木猶挂簷端但稍剝損余既延工重加金漆因製聯懸於楹柱文云:風景未全殊,野寺尋碑存手澤;桑經屢易,蓮臺補桂誌心香。

遊痕汗漫遍方州。去國身如不繫舟。

兩世先塋疏祭掃。卅年一度拜松揪。

劫餘市井益凋殘。十室曾無一戶完。

地瘠何堪重剝削。閭閻生計已艱難。

日高不起晝為宵。慵惰成風歎俗澆。

少壯人猶多菜色。煙霞毒害未全銷。

庠序雖存徒有名。流光坐逝誤諸生。

芸窗久已停膏火。半載不聞絃誦聲。

玩愒真無一可稱。眼前百廢待俱興。

磨光刮垢從今始。民用其權官用能。

山清水秀毓人文。儘有聰明欠篤誠。

去偽存真期共勉。不求收穫但耕耘。

這十二首絕句中,雖然說了回里之樂,但看了家鄉的情況,卻是憂喜交集。其關切的心情,是蒓老憂國憂民的本色。從他「采風錄」中,也可以看到不少,並不以家鄉為限。再看他另一首。

還鄉十日親友排日招宴而羅羨青胡仲鳴諸宅及家園牡丹適於此時盛開

感賦長句藉誌惜別之情時閏二月十四日也

卅年行役甫歸來。載得清風兩袖回。

庭樹喜留先世蔭。園花爭向遠人開。

鴻泥處處題新壁。雞黍家家款舊酷。

渾似武陵源裏客。驪歌一曲又相催。

這首詩寫得真好,項聯「庭樹喜留先世蔭。園花爭向遠人開。」那樣自然,那樣親切,就像平時接觸他談話的樣子。這並不是普通詩家可能達到的。

蒓老和吳興錢新之丈,是多年交好。民國四十五年新之丈來臺後,時常相晤。新之丈及南洋中學在臺校友重印了南洋放校長王培孫先生箋註的明蒼雪大師南來堂詩集。此事由楊家駱教授和我兩人經辦,竣事後,新之丈以一部贈送蒓老。蒓老因為蒼雪是滇人,非常高興。就依我所作觀成之什的原韻,做了下列五首絕旬。

錢新之以重刊其師王培孫先生箋註蒼雪法師南來堂詩見贈

適李嘉有亦寄師其校印此集觀成之什因次韻賦謝新之並以酬嘉有

吳興錢起望聞尊。南學相承有本源。

垂老拳拳思教澤。重刊遺著報師恩。

支硎勝境道場開。講論圓融大辯才。

洱水蒼山原佛地。一僧行腳自南來。

教衍河汾卅載餘。暮年喜誦雪禪書。

詩中無限興亡感。箋註心欽動念初。

東澗梅村蘊古香。點蒼雪影玉琳瑯。

精靈合證三生石。更仗新詩闡寂光。

景印書成結慧緣。滇儈詩卷世爭傳。

吾家舊物飄零盡。珍本相貽感萬千。

蒓老平生好遊,來臺後常居臺北,偶喜出遊,那時蘇花公路,大家以為風景絕美,而又危險的道塗,蒓老因赴臺東出席詩人大會之便,與張桐、譚元徵、馬紹文、陳季碩四人同行,由何武公在礁溪招待,蒓老做了一篇蘇花行,自己承認為他晚年詩中壓卷之作,後來還請人畫了遊覽蘇花路公圖,以紀勝事,這首詩也錄在後面:

蘇花行

臺嶠中央山綿亘。南北縱貫東西梗。

循海鑱崖自晚清。提督羅春實先領。

發兵八百時經年。斬棘披荊開小徑。

倭人拓築十年餘。路成纔可通車軫。

從此蘇澳花蓮間。簦擔跋涉時力省。

版圖重光建設頻。百廿里程日殷賑。

我來島上屢經秋。飫聞海濱多奇景。

詩人大會集東臺。始與吟儔事遊騁。

五人促膝一車中。探奇不憚駛高逈。

花蓮曉發過新城。四十里程差平整。

太魯閣前度索橋。漸行漸狹疑絕境。

幽窕連穿洞十餘。前車忽現瞬忽隱。

洞盡豁然望眼寬。大海茫茫峭壁挺。

俯臨斷崖嶄千尋。仰視層巒森萬仞。

穴泉橫溢滑蒼苔。澗松倒挂垂青蔭。

驚濤拍岸吼如雷。車行恍若危灘艇。

觸崖豈僅無全軀。墮海奚止纔滅頂。

其險若此人膽懸。駕駛之徒心常懍。

傳自路成發軔來。至今曾未一車隕。

都憑人力致安全。若論地形實險甚。

裒斜棧道未足倫。邛峽峻坂難與並。

太白吁哦蜀道難。昌黎號哭蒼龍嶺。

昔人攬勝詞殊雄。言誇心怯卻堪哂。

吾儕此遊宜自豪。清水斷崖立足穩。

比魯基岳到白來。歷觀飛瀑紛銀粳。

呼吸頻將海氣收。清冽更得山淥飲。

崖頭到處寄花開。天際歸帆如葉影。

和平村過濁水溪。山行漸於南澳近。

路轉峯廻多急彎。左折右旋眩復暈。

蘇花公路竟全程。僕僕風塵興未盡。

稍憩復行向宜蘭。東閣延賓有何遜。

解衣旁礡浴礁溪。累日征塵一滌淨。

歸來欲為紀行篇。夏暑輟吟秋笳緊。

狂飈徹夜不成眠。起坐抽毫抒積蘊。

此詩極費心思,然而氣勢充沛,堪與太白蜀道難後先輝映,而蒓老到處留心方志紀載,考證勤確,尤為難得,今遊者五人及武公先生告已不在,此詩也已成古人之筆了。

蒓老伉儷,篤信佛教,居常靜室焚香,念佛明性,高儈大德虛雲法師,是他們會經皈依過的,所以虛雲法師逝後,蒓老做了十首七絕,追輓並詳述虛師在禪門的功績,以及他的神通,寫來極有意義,詩在左引。

輓虛雲法師

行腳披雲入古滇。吾師早結佛因緣。

蒼山洱水儈齊魯。大德南來妙義傳。

雞足叢林久已荒。自公卓錦教宏揚。

十方嚮往儈歸寺。祝聖重開選佛揚。

昆明湖上拓雲棲。梵宇崇閎萬佛齊。

十載經營勞不瘁。規模遠勝舊招提。

寺成身去主南華。丕振宗風願更賒。

法雨信能甦萬物。已枯老樹復生花。

憶謁曹溪未款關。滇僧已出候松間。

為言師命遙相迓。心有靈犀豈等閒。

閩眾爭迎蒞鼓山。粵人敦促駕南還。

耄期不忍稍閒逸。為度羣生荷鉅艱。

再來文偃啟雲門。蹟媲開山法座尊。

睽別所今十五載。神州劫難不堪論。

赤禍橫流汎國中。嗷嗷遍野是哀鴻。

空門一例遭奴役。無數緇流瘁苦工。

聞移江右駐雲居。甲子重周鶴挺姿。

僧臘百年從古少。傳燈錄應特書奇。

寂訊傳來四眾驚。湼槃法會建臺瀛。

香花滿座羣情肅。十首哀吟倚磬聲。

民國五十八年三月中華學衛院成立詩學研究所,敦請蒓老出任所長,第一批選聘研究委員三十餘人,都由蒓老親自選擇聘任,本人亦蒙蒓老提名推薦。到今年為止,研究所已有十一年的歷史,出版詩學月刊百餘期,對先總統蔣公復興中華文化的指示,致力甚多,詩教的弘揚,敬槃之酬酢,使中華民國的固有詩,在國際方面,樹立地位,世界各國,破究詩學人士,對中華民國的固有詩,那種和諧的音律,高超的境界,典雅的詞藻,多致仰慕,蒓老也雍容揄揚,對外國詩人來請益,多給予適當的鼓勵,在詩學研究所成立的那天,他做了一篇五言古詩,表示欣慰,詩是這樣的。

己酉上已詩學研究所成立周年

紀念喜賦

陽明山之陽。崇樓起華岡。

文化復興地。聲名動四方。

吾儕宏詩教。首重振倫常。

次則崇羣治。科學並扢揚。

戊申上己日。集會慈孝堂。

羣彥聯翩至。情豪氣俱昂。

觴詠梨洲樓。前賢示周行。

釐然有規約。相期裨濟匡。

新知以培養。舊學互商量。

善盡風人責。不緣塵事妨。

興觀韋怨旨。每曾見篇章。

亦復籌獎學。英才蔚大庠。

冠者詠舞雩。孺子歌滄浪。

嚶鳴韓菲泰。涵泳漢晉唐。

僑社才濟擠。組國風泱泱。

嘉實備慰勉。協力致富強。

雞鳴感風雨。鳳曆易星霜。

周年申紀念。重三誌不忘。

河山終還我。日月慶重光。

短簫鐃歌起。搴旗入建康。

兆民登袵席。一統固金湯。

我們詩學研究所,每逢上元、上已、端午、重九。照例都有集會,蒓老必然躬親領導,民國五十九年上元節在臺北監察院交誼廳集會,我們大家都作了詩,也做了詩鐘,聚餐非常熱鬧,蒓老為示範起見,也做了一首五言排律:

上元雅集

夏曆逢庚戌。春城慶上元。

千金買時節。一將奪崑崙。

火樹銀花燦。星衢爆竹喧。

匠心多巧製。舊樣競新翻。

獅舞鯤揮迅。龍翔虎旅賁。

飛仙資電動。遊客似雲屯。

歌詠唐風在。典儀漢臘存。

樂邦稱寶島。堅壘峙金門。

隔岸看淪壤。斜陽照廢垣。

荒蕪無雨澤。寥落只煙墩。

戍卒衣鶉結。饑黎食草根。

賊亡將可待。民命亟須援。

示儉勿忘蜀。居安要溯源。

憂勤消赤禍。艱苦振黃魂。

蹈厲三軍奮。盱衡八表昏。

掃除憑實踐。鼓吹具真言。

來歲當辛亥。還鄉訪子孫。

為公行大道。主義定中原。

這首排律,寫來典麗需皇,當時我讀到後段,「來歲當辛亥,還鄉訪子孫」,覺得此兩語看似平淡,其實沉痛,但是沉痛之中,還抱著一種希望,上句就是說,明年是辛亥年了,我們要再革命,光復大陸,第二句看來頗和常理不合,一個人的子孫,雖不常在膝下,但總不至於要尋訪,但遭遇赤禍,還鄉固不可,到大陸光復能回去的時候,連子孫都要尋訪,蒓老這一個「訪」字,用得多麼沉痛,雖然他經常有兩位賢孝的女兒相伴,但他筆下的蒼涼意致,也是離家來臺每一個人的心情,仍能宛轉點出,真是溫柔敦厚之極了。

自從詩學研究所成立後,每年春秋佳節,大家都有聯吟,尤其在蒓老領導之下,曾將王羲之蘭亭序分韵過三次,由所內委員,分別把每字押韻做完,這在詩壇是室前的盛舉,也仗他一手規劃完成,為詩史平添佳話。民國六十三年所方又舉行一次上元雅集,蒓老又寫一長詩,將數十年國家大事,及他平生經歷逐一敘述,可稱詩史,此詩文字雅馴,氣勢莊穆,雖年登大耋,並無衰象,茲錄如後:

開國之二年。歲次在癸丑。

時予客燕京。鄉館會耆耈。

會觀上元燈。廠肆列萬有。

旗徽已簇新。宮室仍藏垢。

仲春返滇垣。省政贊樞紐。

項城肆專恣。吾黨遭踐蹂。

晦述天南陲。邊邑宰箇舊。

龍逆橫江來。力戰重傷負。

臘書報督戎。分兵江左右。

其眾潰難歸。孺子竟逃走。

傷愈赴蜀西。軍書不停手。

旋復過嶺南。鶴書辭未受。

己未遊扶桑。他山有深趣。

考察徧名都。學府留探究。

壬戌應召旋。司市七年久。

義教率先施。不落通都後。

寄葩展山茶。嘉蔬剪春韭。

菊有傲霜花。蓮生似雪藕。

道路蔭槐桐。郊原舒梅柳。

都市帶田園。農村環商埠。

諸軍起內爭。呼籲遠烽堠。

民警衛閭閻。綢繆安戶牖。

戊辰詣國都。折衝毫不苟。

平等新約成。輿論稱始堠。

載譽賦南歸。旬宜親講授。

訓政植基層。武人心嫉妒。

蒞任甫經年。長揖自解綬。

入京列議堂。鷗園築新構。

攬勝六朝山。江左人文藪。

吟壇迭主盟。贛閩兩陳叟。

胡譚實先倡。邵張詞翰耦。

風會盛一時。篇章傳萬口。

江右蕩赤氛。海東來倭寇。

丁丑遷巴渝。天府宜戰守。

春簡佐春官。郡國普巡逗。

一卷采風錄。鉛槧多急就。

抗戰經八年。勝利在己酉。

翌歲慶還都。受降欣凱奏。

丁亥布憲章。全民戴元首。

民主自由神。鐵肩擔宇宙。

外援偏養癰。內奸更掣肘。

攻剿受阻撓。和談被惑誘。

致令大陸沉。幽燕踞羣醜。

行在蒞臺瀛。朝野同奮鬪。

慘澹啟山林。篳路衣藍縷。

堡壘固湯磬。川原如錦繡。

國步歷艱難。民生臻富厚。

甲子忽一週。突丑又重遘。

歲歲上元燈。年年放夜酒。

撫時感萬千。懷往憶八九。

陽明仰高山。華岡毓羣秀。

儀眾効中興。元老勤上壽。

此日借柏軒。茶鐺代酒斗。

皓首會耆英。青年集詩友。

少長各歡欣。精神成抖擻。

鼓吹復金甌。鐘呂碎瓦缶。

指日定中原。謁陵拜鍾阜。

主義開太平。萬世樂靈囿。

同一年的上已,蒓老做了一首分韵得永字的古詩,他從蘭亭修禊,連想到晉人的清談誤國他勉勵大家,要在這大有為的時代,共同負起復國建國的責任,即使詩人,也要抱報國的決心,不徒以吟風弄月為已足,這種處處為國的心情,實在可以敬佩。

上已楔集華岡分韻得永字

清明時節日初永。陽春召我以煙景。

踏青喜逢上已辰。民族掃墓遍山嶺。

癸丑遙稽晉永和。於茲廿七週甲整。

一千六百二十年。山陰禊集開觴詠。

盛事流傳直至今。蘭亭序帖世爭影。

右軍徒以書聖名。器識尚難媲王猛。

景略當日事符秦。遺言猶復戒圖晉。

逸少一門受國恩。身為晉臣當忠鲠。

觀其曾貽殷浩書。退保長江適自窘。

世亂時危責在肩。胡為誓墓竟歸隱。

晉人誤國在清談。亭林此語非過甚。

吾曹播越滯海東。佳節年年賡噢飲。

世事正當大有為。面臨敵患刻難忍。

莽莽神州成地獄。同胞所處非人境。

憔悴虐政待來蘇。水深火熱亟須拯。

賊酉翻挾地與民。笑臉外交博承認。

堪歎盟邦甘受愚。引敵為友殊矛盾。

處變不驚要自強。明訓服膺矢莊敬。

五年詩教弘華岡。文化復興羣情振。

芸芸學子習諶吟。風雅扢揚咸競奮。

從頭收拾舊河山。邁向大同開景運。

蒓老做了六七十年詩,這份工力,在歷代詩人裏面,算來只有宋代的陸放翁和清代的沈歸愚可以相仿。因為第一個條件,要年壽高,他們的年歲,可說同蒓老髣髴,但另一方面蒓老對國家的勳績,比陸、沈大得根多,即一切弗論,近十餘年來,若沒有這位老人,全副精神,來提倡詩學,弘揚詩教,我敢說詩學將自于右任、賈景德兩位先生逝世後,就會澹然靜止。

蒓老治學,虛心嚴謹,去年他撰寫姚味辛先生的墓志銘,脫稿之後,承他枉臨舍下,要我提供意見,這在我是何等皇恐的事,當敬謝不敏,老人說,恐年高有所疏忽之處,要我仔細代為一檢杭州光復的日期,及清浙江巡撫的名字,經皆遵辦,事後,老人關囑姚府,他的文章必定要由我負責書丹,我感到受老人之重視如此,實在非常光采,現在老人不在了,春秋佳日,偶有集合,亦不見扶杖而來的長者,前幾天,詩學研究所同人,拍陽明山華岡登高,大家坐著還未開會的一剎那,中座尚虛,髣髴期待他老人家會蒞臨似的,及輸到我報告蒓老畢生行誼時,我站在他原坐位置之前,對著擴音器,真欲潸然泣下,因為這一點感觸,又值兩位世妹要我在老人紀念冊寫一點文字,特就我和老人認識的時候說起,也介紹了一些他的傑作,而且有關他生活過程的若干首詩,以為紀念他的文字,至於老人家的功勳,國家已有褒揚,事蹟也宣付了史館,我可說的僅屬我和老人家兩人間之感情及箋釋他的詩旨而已。

附拙作哭蒓漚丈五古章

己未秋七月。惟日壬戌朔。

侵曉夢公來。道別心頗惡。

簡子走相告。老人病突作。

載馳奔病舍。視我手堅握。

告我苦思歸。奮與神漸錯。

心焉訝不祥。廻車淚潛落。

識公五十載。昔遊恍如昨。

最早遊虞山。老父治雞粟。

四寺恣清賞。紀遊詩盈束。

軍興泝江上。夏口駐芳躅。

江魚佐清酌。笑談霏珠玉。

入滇謁山莊。螺翠凝萬綠。

棐几列尊彝。瑤階盡花藥。

渝州共郊炯。山名紅巖角。

公居極高峯。柴門宵剝啄。

論詩淪苦茶。月黑親秉燭。

乙酉我北遊。公向金陵曲。

鴻羽喜不絕。新篇郵頻數。

己丑赤眉擾。遠行免溝壑。

鑪峯重撰杖。鷦鷯一枝託。

吟懷感萬干。生涯彌澹薄。

鐘聲海角傳。流人皆卓卓。

甲午我入臺。喜公仍矍鑠。

結鍥集賓朋。登高望寥廓。

餐菊而佩蘭。娛游向山澤。

巍然領羣彥。詩教日以拓。

日韓接跡來。獻詩求郢斵。

清望炤寰區。述作富卷軸。

仁風扇文囿。厚德溥士族。

公詩氣中和。渾厚薄雕琢。

忠厚性所本。舒徐不局促。

公文真爾雅。扶衰梂民瘼。

遠紹韓歐陽。近為顧黃續。

晚歲亦耽書。落筆殊古樸。

寸縑重千金。妙句精若璞。

前哲悲多逝。惟公長嶽嶽。

方祝屆期頤。後生遵矩矱。

如何忽摧頹。一瞑歸寂寞。

昨日再登堂。依然綻花萼。

琴書靜無恙。虛室遺像肅。

髣黌接英靈。感舊悲一哭。

──轉載古今談一九四期

張先生的真跡係原玉艇提供  慶璧謹注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1期;民國7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