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國愛鄉之一代偉人

──追懷先鄉長張公蒓漚、李公伯英之仁愛風範

作者/王文

雲南大關張公蒓漚(維翰)先生,及鶴慶李公伯英(宗黃)先生,係雲南旅臺同鄉最敬愛的鄉長,更是護國愛鄉的一代偉人!二公雖均於克享遐齡之中,先後在臺灣仙逝,予吾人以無窮的愴悼;但二公所貽後世的仁愛風範,則將永留人間,垂範千秋。

以護國言,吾生也晚,所知有限,惟遍讀護國信史,深知距今六十六年前的雲南護國起義,將國賊袁世凱的洪憲帝制推翻,使 國父領導國民革命所創建的中華民國,從革命敗衄中起死回生,以三民主義為鵠的之民主共和,得以重新再造;顧其起義歷程的艱難險阻,雲南軍民的英勇豪壯,仁人志士的聞風饗應,與夫護國功業的盛大偉烈!實足以光耀革命史乘,真可與武昌開國之役併壽,而永垂不朽。而蒓公與伯公,當時正值青春鼎盛,且均慨然獻身護國。如純公鄉長時任固舊縣長,地扼滇省南疆要衝,首遭袁賊嗾使萬餘賊兵進犯,蒓公乃勇率軍警三百餘名,與犯賊作殊死戰!身負重傷,猶浴血奮戰,且復慎謀破敵奇策,命人馳報昆明總部,使護國軍統帥唐公蓂賡(繼堯)將軍,得以依計派兵奇襲敵後,盡殲進犯賊兵,並粉碎袁賊偷襲護國軍基地──昆明的險惡陰謀;由是鞏固護國領導中樞,而奠定謹國勝利基礎。另伯公鄉長則受唐公統師畀予對外聯絡重任,乃當即馳赴香港、上海,聯絡黨國要員,共襄護國義舉;更在袁賊密令對其緝捕之下,毅然先後二度潛入南京,遊說袁賊之上將軍馮國璋,使之先陰持中立,不將長江一帶二十餘萬的北洋新軍,與護國軍對抗作戰;馮氏復進而聯合長江一帶北洋將領,共同電請袁賊取銷帝制,終與護國軍之目標相契合,此實為護國勝利的關鍵。凡此所述,信史俱在,斑斑可考;且僅此一端,即足可證明蒓公與伯公鄉長,精忠護國,義薄雲天,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是以冒險犯難,奮勇無前,幾至殺身成仁,拾生取義,亦在所不辭。其宅心的仁厚,正氣的磅礡,志行的高潔,愛國的忠勇──洵足與衛國保民的前賢往哲相媲美!且蒓、伯二公,從不以此不世的功勳以驕人自傲,而係始終以平民自居,並謙躬自牧以待人,貢獻學能以濟世,此即平凡自然的偉大,仁愛風範的昂揚。語曰:聞伯夷之風者,頑夫廉,懦夫有立;聞柳下惠之風者,薄夫敦,鄙夫寬;然則聞蒓公及伯公鄉長仁愛之風者──尤其雲南旅臺的晚輩或青年同鄉,能不蹶然興起,景仰效法乎!

以愛鄉言:則蒓、伯二公鄉長,皆同盡瘁桑梓,忠勤造福省民,其無數的甘棠遺愛,自非茲篇所可述其萬一。茲略而言之:如蒓、伯二公,均曾於早年先後主持昆明市政,為省會所在的昆明市,奠定現代化大都市的基礎;且蒓、伯二公,又均先後榮膺雲南省政府民政廳廳長,對於雲南全省庶政的革新,民情風俗的敦厚,均多所建樹,厥功至偉!而蒓公復重膺雲、貴監察使,伯公則更代理雲南省政府主席,此對雲南省政的建設,暨吏治的澄清,尤作全面性的獻替等,亦均有信史可稽。由此犖犖大者,即可概見蒓伯二公愛鄉事蹟之一斑。而自民國三十八年,蒓、伯二公本其大義凜然的志節,一貫護國的忠誠,追隨中央政府播遷來臺後,每於從公盡職之餘,輒對雲南旅臺同鄉,多所照拂勗勉;進而更倡導旅組織旅臺雲南同鄉會,期以同鄉組織的力量,對同鄉為更多的服務與策勉!此又為近三十年來,吾人所目覩或耳熟能詳的事實。凡茲所述,無一非純、伯二公仁心義行的表現,慈祥忠愛的弘揚,自屬彰顯仁愛的風範,發揚人性之光輝;此比之古今賢豪,當亦無可謙讓。因而吾人豈能不以雲南擁有蒓、伯二公而深引為榮,並矢志莊敬自強,以光大前賢的盛德呢!

由上所述護國愛鄉史實,可知蒓公、伯公鄉長實為方今黨國的元老,當代革和的偉人!今日二公的形體,雖已羽化登仙,但其偉大的精神人格──尤其仁愛風範,則將與日月同光,作同鄉的指引,為國士的楷模,永遠活在吾人的心中。(民國七十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於臺北)。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1期;民國7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