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公路通車及中印油管通油

作者/李先庚

芒友會師及中印公路通車

且說郵軍於三十三年九月七日攻佔名聞中外的松山地區後,隨於十四日克騰衝,至十一月三日,龍陵也收復,二十日克芷石(市)到了三十四年一月二十日克服邊鎮畹町,日軍侵入雲南部份,乃全部收復。當時國境線內的所謂「中印公路南段」,在中美聯合及地方民眾通力配合下星夜趕修;我駐印軍則早於卅二年十月底,為響應盟軍整體攻勢,並達到掩護修築雷多公路,即所謂「中印公路北段」之目的,揮軍在緬北進入于邦(時稱于邦役),隨即進入猛拱河谷,時稱猛拱河谷戰役,敵十八師團幾全部就殲!時我在印整訓完成之新三十師及五十師,配合美軍一部主力,由胡康河谷出發,猛撲密支那,一舉而佔領機場,掩護我空運著陸,我三十師、十四師、新二十二師及五十師所有主力相繼空運著陸,終於八月三日,光復緬北之密支那重鎮,我駐印軍復趁戰勝餘威,於三十三年十月十五日於密支那冒雨向國境線推進,藉以配合國軍由「滇西反攻;十二月十五日克八莫,三十四年一月十五日進佔芒友。我駐印軍及遠征軍雨路大軍,終於在一月二十七日在芒友會師,造成第二次世界大戰史上重要的一頁。但值得大書特書的:「我長達一千五百六十六公里的中印公路於焉全線通車。」數以萬計的美造十輪大卡車,及滿載援華軍用物資,一部尾一部的於三十四年一月二十八日進入國境,二月初旬,中印通車大典,在昆明西站由中國戰區陸軍副總司令兼雲南省主席龍雲上將親自主持,我同數不清的高級將領也身與其事,一時的車聲轆轆,萬人鑽動,勝況空前。

中印油管通油奇蹟

中印公路的打通,算得上是世界奇蹟,但真真說得上是奇蹟的奇蹟,應該要算爬山涉嶺,「萬里一線通的中印油管的暢通了!」

算到長度吧!中印油管長達一千八百五十英里,是世界上最長的油管,比我們自由寶島上的中油公司的油管,要多出好幾倍輸油量吧,比起我們寶島所有也不知要多出多少?這不算奇蹟,最使人驚贊的這些油源不是來自印度,而大部是穿過太平洋,由美軍一個油輪跟一個油輪由美國大陸輸送到印度的加爾哈達,然後才經由這中印油管直接輸入到我中國大陸,最後的總站是昆明,這鹿大的油運,直至今日也難得其匹,更況乎這油管必須穿越駭人聽聞的高黎貢山的叢嶺絕壁,說不完的龍蛇虎豹,寫不盡的蠻煙瘴雨;每憶及此,真有點使人魂飛天外,生死不分!

我與美軍總管理站長的晤談

前文曾談及作者主管的經理部門,糧食籌補、裝備籌補、金錢籌補,當然是責無旁貸,但從未聽過的油料籌補也劃歸我經理部門主管(美軍向來就責由經理部門主管,我軍方亦已採行是項體制),當我接到這職務分配後,真憂心仲仲,不知所措?當中印油管暢通後,本處主管油料的美軍官兵(差不多都由美軍官兵主辦)眼看他們忙得團團轉,連要我簽署的文件一時也增加了不少;突然間,本處主持油料管理的卡利上校(少將)告知,主持中印油管的某少校(我當時誤認為某少將)已到昆明要來見我;見面後,才知道他真正的官階是少校。他沉著有守,威禮有加,可惜刻已忘記其姓氏。所交談的,我都唯唯諾諾、模模糊糊。當時談話的重要內容是這樣的:

李將軍:我是中印油管的負責人,總管理機構設在加爾哈達;但職責上我是配屬貴官的,所以特來報到並聽取你的指示。

少校:你辛苦了,貴處有多少工作人員?

官兵總共也到壹佰伍拾多人了,你不嫌多嗎?

少校:壹仟伍佰人也不算多呀!夠不夠呢?(我認為聽能差,決不會祇用壹佰伍拾人,可能是壹仟伍佰人之誤。)

李將軍:是壹佰伍拾人呀!大體上也夠用了。他誤會我聽不清,再補充一句「每一個加油站所,我們配屬一個士兵,大站如昆明、保山,可能多用一個軍官。」

啊!啊!我不便也不敢再問了,最後我祇好提出可不可以陪我到昆明站去看看呢?

我與中印油管昆明站上士的晤談

說到昆明加油站,是中印油管的大油站了,我們還沒有進站,就發現有不少的十輪大卡,中小吉普在擺長龍,進站後才發現有幾幢軍用帳蓬搭連的站所,有一位官拜上士級的軍官,來向我們行軍禮,經過陪吉的總站長的介紹,才知道他就是昆明站的負責人,我們也免不了有一番對話:

上士:你辛苦了,站上有多少人幫忙呢?

少將,就是我一個人呀!

我有點愕然。「他們憑什麼手續加油呀?」

將軍:祇要是軍車就可自由加油,把油箱裝滿為止,當然不能另外帶油筒加油。

你有沒有登記帳本來記錄呢?

將軍:我沒有任何登記帳本呀!你說的是不是桌上這本記錄簿,它是記一記軍車的號碼而已。

一天耗用多少油呢?難道沒有統計數字嗎?

「所有加油站都不設帳本呀,他們也不需要知道加了多少油。」這位少校主管人(總站長)插話了。

少校:我們將來又如何對上級結報呢?

李將軍:我們結報的手續,是責由加爾哈達總站承辦,我們是根據最高指揮部核定輸入中國戰區的總量輸入,不會多輸入也不會少輸入,我祇要每月把總輸入量簽署申報上級就完成手續了。

啊!啊!我這取有碩士級的會計專長的將軍,一時就被這兩位談話嚇倒,很久說不出話來。

李將軍:美軍在工作上是以「榮譽第一」,不會有絲毫出入與走漏,在籌補上,是以「預算第一」,不會有絲毫「多用」或「少用」,我會在你的指揮下,完成應有的任務的。……少校忍不住又補充了說明。

這些重要談話及見聞,不僅使我終生體會,真的,美國的富強,不是得自偶然的。

我也查勘了中印公路

且說我陸軍總司令部成立後,由駐印軍及遠征軍台力打通中印公路,是首要的任務,我這個經理首長,是管吃、管穿、管用、管油,以及來自四面八方繁鉅而艱險的任務,更不是我年輕氣壯,真有點當擔不起;因十天八天,得不到一天的好睡,得不到安安定定的吃一頓飯呀!好像上天生我,就駐定要承擔這大任似的,否則,成天累月的不病、不痛,豈非怪事!就在這樣忙碌下,又意想不到的新任務來了,由於中印公路的工程,美籍司令戚夫新將軍──我的頂頭長官,竟也面命我親自陪著一位美籍工程軍官前往實地查勘;他開看玩笑的向我說,「這中印公路是為你而開的呀!」我搖頭表示不解其意,他繼續笑著同我講:中印間輸油長管,是沿看中印公路舖誧架的;將來中印公路一且打通,美援給中國戰區的物資,就源源不斷的來,完成你一天到晚焦頭爛額的補給作業了,是嗎?他接著又說;「你們查戡完成後,我好來轉報史迪威將軍作中印公路開闢策劃呀!」這時我暗中在想,「難到這也是我經理作業的任務?」我真有點捉摸不清,也祇好聽命行事而已。

史迪威將軍與史迪威公路

說到這中印公路由中、印、緬交界地雷多(也有稱列多LEDO)起,經密支那、八莫、保山到昆明全程途中,越過十三座六千六百尺以上的高峯,最高海拔達九千二百尺,其中就中緬交界橫越高黎貢山的一大段過程,不僅都是大山叢嶺,煙瘴遍地,「虎象鬪狠」、「野蟒當車」的化外場面,所在皆有。就當時的戰地區分,在國境線外直至印度,為我駐印軍指揮所有,劃歸駐印軍戰區,當時指定由史迪威STILWELL將軍為駐印軍總指揮,並由我華軍將領鄭洞國將軍為副總指揮,除美、英、印各軍種外,並指定孫立人將軍為新一軍軍長,下轄三十師唐守治部、新三十八師李濤部、五十師潘裕昆部、廖輝湘將軍為新六軍軍長,下轄十四師龍天武部、二十二師李鴻部以及各特種部隊,在戰略佈署上,係以打通中印公路之北段為重要任務,至於在國境線以內,則劃歸遠征軍戰區,以打通中印公路南段為重要任務。故民國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年)一月二十八日,我駐印軍與遠征軍之芒友會師的典禮,正也是我中印公路之通車典禮,在交通史上自有其別開生面之一頁。我最高統帥 蔣公,在中印路通車後,正式宣佈將中印公路改稱史迪威公路STILWELLROAD,其歷史價值,更耀乎紙上。

我幸運地參加了芒友會師

時機真也這麼湊巧,我當時同美軍工程軍官,準備乘小型軍用機先直飛保山,改乘軍用吉普沿滇緬公路舊道即中印公路南段,過輕便惠通橋(已收復通車)隨軍前進到畹町先查看滇緬舊道舖設工程,即所謂中印公路甫段工程的前夕,我駐印軍及遠征軍已在滇緬路及中即路交會點之芒友會師,我們也隨而改變計劃,直飛芒友,當時我還誤認為芒石,因為芒友同芷石的老百姓,同屬擺夷族,當我們乘小機降落在一小平原,夷族同胞圍上來同我們交談,才發覺大家都是雲南人,非常親切,會師後的糧食補給,也在這親切的鄉情中,給我很大的支助,差不多在公路兩旁,凡有夷民的地方村鎮,莫不單食壺漿以迎王師的輸將,在空運尚難充分接濟時,給我軍無上的鼓勵,真難怪衛立煌將軍及孫立人將軍也說聲:「你來得正好」呢!

中印油管及中印公路偉大的工程

公路工程及油管工程差不多百分之九十以上,都由軍中工程及兵工人員承擔,也可說是大部由美軍工程及兵工人員承擔,我第一次看到的所謂:開山機、碎石機、挖掘機、鋪路壓路機、接軌機、接管機,真是應有盡有,威力無邊,更值得一提的,個個都是逢山開路、遇水搭橋,在陣地前有他們的足印,陣地後有他們的帳幕。在戰場上,我們的陸軍,固然個個是生龍活虎,但在工程技術上,莫不瞠乎其後,尤以在油管的接運系統上,非美軍莫屬了,名震遐邇的新奇裝配,我們確不能不向美軍工程人員行一百八十度的致敬禮。且別說科技及機械至上,他們日夜操作精神更嘆為觀止。

說到中印公路的南北段工程,我們確無法全線走動,一飽眼福,但也不能不在荒山絕壁中,在芒友兩頭一百哩二百哩的範圍內,看過究竟!探訪觀光,以下兩三事,確不能不筆之於書,傳之世外!

油管通過高黎貢山的傳奇

號稱全世界途程最長,工程最大的中印油管,可想像得到的,決非「千軍萬馬」,「耗資億萬」字樣所能描寫。據統計它要通過十三座六千六百尺(最高達九千二百尺)以上的高攀,遑論其他舖這油管究竟是如何舖架呢?但眼見它確已萬里焊接,一線到底,算得上是「巧奪天工」、「美化世界」!

芒友在我中印軍及遠征軍經年累月的苦戰下是會師了,中印公路南段及北段工程也隨而通車,這還不算是奇蹟,因為我兵工及工程部除是隨軍行動,有時要逢山先開路,遇水先搭橋,有時通車還在會師之先呢!但中印油管工程之暢通,確是謎呀!終於我們發現我們的油管工程人員,與我們的公路兵工人員是一同作息,生死與共!每當某段公路修築完畢,我們的油管也就沿公路左側或右側之安全地段鋪接起來,雖然油管工程處擁有最高的機械技術,但人馬祇有一個工程大隊,這號稱世界最長最艱鉅的油管工程,就在他們手裏一段一段的舖設起來,啊!所有奇蹟的奇蹟,是靠人們的手與腳完成的」

毒蚊甚過猛虎

我同美籍的工程人員,差不多在短暫的旅程中,都夜宿美軍的臨時帳蓬,美軍的帳蓬,設備得短小週密,雖然蓬外是遍地毒蚊,但帳內很難發現其綜跡,但每當睡息時,美軍一定要將一種油液敷擦全身,毒蚊終無法接近肉體,即在白天工作時,也要做相同的準備,我們也祇好照做不誤,否則瘧疾上身尚屬事小,毒瘴入血,就祇有一命鳴呼了。難怪滇緬山區之毒瘴「蠻姻瘴雨」,,談虎色變也!滇邊同胞,千百年來,聽命於天的惡運,終於「人定勝天」,得到改善t·

龍虎相爭同歸於盡

這是傳遍了山區的特大新聞:一夜間狂風暴雨,山搖地動,在帳蓬內的工程人員,祇好持槍實彈,如臨大敵,經過一些時刻後,才風止雨停,第二天清晨始發覺山澗裏,躺了一隻老虎,睡了一條五加崙筒子粗的大蟒,生怕是活的,不得不補以幾棵槍彈,這就是當時國內外標榜「龍虎惡鬪,同歸於盡。」新聞的由來,但談者虎虎有聲,繪影繪形,他們是親身目見呀!

一蟒當路車行受阻

這真是世外奇談,蛇蟲世界,高山公路上,竟發生一蟒擋路,輪破車阻,工程人員不得不響以炸彈,但當破其身腹後,才發現蛇腹內竟藏有刀槍劍戟,無數寶藏,山地人告知,這是千年大蟒,吃人無算,莫不以此羣向走告「國家從此撥亂反治,有似漢高祖劉邦斬白蛇而起義,天下一統,國富兵強呢!」

中國陸軍聲威遠震

中印公路是暢通了,中印油管也源源運濟,執行它歷史上艱鉅的任務,美國援我的武器裝備及作戰物資,乃由數以萬計的十輪大卡車大量輸入,這時不僅我經理處的任務倍增,主管武器的軍械處,也應接不暇,主管運輸的交通處,也奉令立即編組美式的二十個運輸兵團,現在臺會任後勤副總司令的黃占魁將軍,會任後勤總部參謀長的簡立將軍,學冠中西,當時就被派任為首任的汽車兵團長,又曾任臺灣省府委員及交通處長陳來甲將軍,就是谷懋松團的營長,真說得是一時俊彥,我中美合組的後勤部,在編組上,在任務上,雖不敢說是絕後,但直至今日,確算得上是室前了。

當然,後勤是支前的,是配合軍事的,我陸、海、空實力,更劃時代似的大進一步,當時單以陸軍而論,美軍援華武器,即可裝備三十六個美式步兵師,時稱阿爾發部隊,當在何總司令應欽將軍嚴格編整下陸續整訓完成,一時兵力大增,士氣旺盛,在打通中印路後,立即就是芷江大捷、桂、柳大捷,終以雷霆萬鈞之力,迫使日敵無條件投降。有謂日寇逮窮;實則我軍之勇敢善戰,億萬軍民之犧牲奮鬪,有以至之也。

時曾以兩絕紀其事

萬里油龍一線通 拔山涉水傲長空

千軍億軸齊飛動 橫掃東瀛我亦雄

萬輸大卡佈深山 美我聯軍入古蠻

中印而今通大道 共殲敵倭過邊關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1期;民國7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