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修鎮越縣誌沿革篇

作者/李拂一

鎮越設流較晚,民國二年,始於猛臘土把總司地置普思沿邊第五區行政分局,設官治理。六年,移治於猛捧。十四年,改行政分局為殖邊分署。十八年,升為縣,仍治猛捧。十九年,移治易武,一直至大陸淪共。

地原屬車里宣慰使司轄境。車里亦作徹里,讀史方輿記要、滇考、明史、逸周書集訓校釋及新元史等書謂:即湯時以象齒短狗為獻之古產里,後周公作指南車導之歸,故名車里云。車里宣慰使司,分其轄境為十二個行政單位,稱之曰:猛西雙版納,猛之訓為國,西雙譯言十二,版納之義為府或州,義為十二府國或十二州國。亦稱猛泐,譯言泐國。據蒲蠻傳說:五千年前(約當埃及第四王朝金字塔時期),其始祖法空弄哦者,由東北方來,領有十二版納全境。唐開元十九年(西元七三一年),入於南詔。天復間(西元九○三年),為真臘之領域。繼叉為南詔別友阿卡人所據。來淳願七年庚子(西元一一八○年),車里宣慰使始祖叭真入主十二版納,建立勸國,於是十二版納方始為徇人,亦即水擺夷族所統治。

車里於逸周書一見之後,即不見於古代典籍。宋寶祐五年(西元一二五七年),蒙古主蒙哥,遣將兀良台伐交阯,經其部,悉降之。元至元三十年(西元一二九三年),置徹里路軍民總管府,領六甸,始正式隸我版圖。後又置耿凍路、耿當、孟弄二州。至大間,改車里軍民宣慰使司。

明洪武十五年(西元一三八二年),車里酋刀坎來降,改車里軍民府,以坎為知府。並省元耿凍路、耿當、孟弄二州入車里。十七年(西元一三八四年),改車里軍民宣慰使司。永樂十九年(西元一四二一年),宣慰使刀弄,時以兵侵劫人民,其同知刀雙孟奏請別設治所,以撫其眾,遂分其地為二,而別置靖安宣慰使司於瞌捧,即陛雙孟為使。靖安原軍里地,分析後,時起爭端。宜德三年(西元一四二八年),因刀弄逃死於老撾,裁車里軍民宣慰使司。同年,靖安宣慰刀雙孟卒;子刀霸供襲。六年(西元一四三一年),復置司。七年,以刀霸羨為宣慰使。九年(西元一四三四年),徇靖安宣慰使刀霸供之請,裁靖安宣慰使司,仍隸車里,而以刀霸羨、刀霸供共為車里宣慰使,以息爭端。嘉靖十年(西元一五三一年),緬酋莽瑞體蠶食諸邦,車里宣慰使刀糯猛不能禦,陰附於緬,而以東境之小車里周旋明室。隆慶二年(西元一五六八年),緬酋命將摩訶曇擊降車里,宣慰使刀糯猛隨軍往征阿踰陀、景邁,旋師至猛叭病卒。三年(西元一五六年),緬酋以金蓮公主妻宣慰使刀韞猛。萬曆十三年(西元一五八五年),命元江土舍那恕往招車里,應猛復歸,獻馴象、金屏、象齒諸物謝罪,聽復職。四十四年(西元一六一六年)(註一),東緬搆釁,車里宣慰使刀輕猛不敵,遁至思茅,緬追執以去。其地為元江那氏所據,明室不能問,車里遂亡。其地東至落恐司界,南至波勒蠻界,西至八百宣慰司,北至元江軍民府,西北通孟璉長官司、者樂甸。

清順治十六年(西元一六五九年),清軍入滇,降各土司,將車里編隸元江府。十八年(一六六一年),車里酋刀穆禱獻金投誠,復置司,授為車里宣慰使,管理十二版納。是年,吳三桂以普洱地方,半歸車里,半屬元江。以普洱、思茅、普騰、茶山、孟養、猛煖、猛捧、猛臘、整歇、猛萬、猛烏、烏得及整董等十三處隸元江府。康熙三年(西元一六六四年),調元江通判分防普洱,十二版納,仍歸車里宣慰司管理。(註二)雍正五、六年(西元一六二七│二八年)間,莽芝麻布朋、車里刀正彥,橄欖壩李阿先等,先後為亂,總督鄂爾泰遣副將張應宗、參將邱名揚、提督郝玉麟等,先後以兵平之。七年(西元一七二九年),改土歸流,以江內之思茅、普騰、整董、猛烏、六大茶山、橄欖壩等六版納地置普洱府,於攸樂設一同知,思茅設一通判隸之。其江外之六版納,仍歸車里宣慰司管理。是年,議隨征橄欖壩有功者:易武伍乍虎給易武土把總。十年,召竜從征普思有功,給猛臘土千總,子降等承襲土把總。召齋翁(亦作召者翁)給猛捧土便委。召叭翁卡武,給猛伴土便委。召叭麾給猛崙土便委。十三年(西元一八三五年),置寧洱縣於府治,以普騰土千總、猛旺土把總、整董土把總、猛烏土把總、烏得土把總五土司版納地及奄得土便委、等角土目地隸寧洱縣。裁枚樂同知。改思茅通判為同知。以車里宣慰使、六順土把總把、倚邦土把總、易武土把總、猛臘土把總、猛遮土千總、猛阿土把總、猛籠土把總、橄欖壩土把總等九土司地及猛捧、猛伴、猛崙、補角、打洛、猛混、猛海、頂真、猛康、猛滿及猛往等十一土便委,並攸樂二土目(一為攸樂土目、一為獛獠寨土目)之地,隸思茅同知。乾隆三十七年(西元一七七三年),緬人侵車里,宣慰使刀維屏不能禦,移宣慰司於九龍江內之小猛養。三十八年,刀維屏搆釁逃邊外,裁宣慰司。四十二年(西元一七七七年),復置司,司治仍移江外。光緒二十二年(西元一八九六年),猛烏及烏得一版納地,割屬於法,不復有十二版納矣。宣統元年(西元一九○九年),猛海土便委刀柱國與其姪詔雅合因爭襲土職互攻,猛遮土千總刀正經助雅合,擊走車里宣慰使派往彈壓之練,逐柱國,並焚劫猛海商場,殺掠漢商,據遮、頂為亂。二年(一九一○年),清政府以兵克之,議改流。原擬設一直隸州及三個縣。

中華民國元年(西元一九一二年),劃分車里、猛海、猛遮、猛混、猛籠、橄欖壩、猛捧、猛臘、易武、普文及六順等為十一個行政區,分區派員編查戶口,以為改縣之準備。二年,以經費不敷,縮編為八行政區,而總以普思沿邊行政總局,隸普洱道。總局兼第一區治宣慰街,領車里宣慰使直轄地、橄欖壩土把總及攸樂山土目地。第二區行政分局治猛遮,領猛遮土千總,猛阿土把總及景真(頂真)、猛滿、猛康三土便委之地。第三區行政分局治猛混,隨移猛海,領猛海土把總,猛混、打洛兩土便委之地。第四區行政分局治猛籠,領猛籠土把總之地。第五區行政分局治猛臘,領猛臘土把總及猛捧、猛伴、猛崙、補角四上便委之地。第六區行政分局治易武,旋移治倚邦,領倚邦、易武、整董三土把總及竜得一土便委之地。第七區行政分局治黃草壩,領普騰土千總及猛旺土把總之地。第八區行政分局治官房,領六順土把總及猛往土便委之地。三年,移行政總局治景德。六年,移第五行政分局治猛捧。十年,將第四區行政分局之地,歸併第一區管轄,而析第二區之猛阿及猛康、第八區之猛往,別置第四區行政分局於猛往。十三年夏,總局長柯樹勳率各土司晉省觀光,並呈請改組。十四年一月一日,將普思沿邊行政總局改組為普思殖邊總辦公署,改各區行政分局為殖邊分署。十六年,普洱道尹徐為光,將八殖邊區改為七縣並一行政區:以第一區為車里縣,第二區為五福縣,第三區為佛海縣,第四區為臨江行政署,第五區為鎮越縣,第六區為象明縣,第七區為普文縣,第八區為廬山縣。組織邊防軍,自封邊防軍總司令,宣佈獨立,稱兵作亂,為禍邊陲。十七年,徐以軍事不利,取消獨立,輸誠省府。十八年,改縣案經雲南省政府省務會議通過,正式呈經國民政府核准,並改廬山縣為六順縣,改臨江行政署為臨江設治局,而將象明縣之倚邦及竜得兩土司裁併於普文縣,易武土司地裁併於鎮越縣,整董土司地裁併於江城縣。十九年,易武土司地始正式劃屬鎮越,為鎮越縣縣治。二十年六月,又將普文全縣,包括倚邦土把總、竜得土便委等地,一同裁併入思茅縣。是年,國民政府頒發縣印。二十三年二月,改五福縣為南嶠縣。二十四年六月,改臨江設治局為寧洱設治局。各縣於十八年廢道後,一度直隸省政府。十九年,改隸普洱第二區殖邊督辦公署。三十年,殖邊署裁撤,改隸普洱第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三十一年,改第一區督察專員公署為第四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三十七年,及改為第七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而隸屬焉。

本縣於二十三年,奉令分區辦理自治,計共劃分為四區;以易武土司地為第一區,轄易武一鎮,漫秀、麻黑、慢撒、慢臘及慢乃等五鄉。以猛臘土司地為第二區,轄猛臘一鎮,猛伴、磨歇、尚勇、補角、慢干那、蠻冬及蠻奄等七鄉。以猛捧土司地為第三區,轄猛捧一鎮,猛潤、猛莽、拱丙、整代及蠻掌等五鄉。以猛崙土司地為第四區,轄猛崙一鎮,猛遠、猛醒、蠻打丟及漫哦等四鄉。此即鎮越設縣以來之沿革大略也。鎮越析自車里宣慰使司所轄之十二版納,其轄境治所,迭經變更,為究原委,不得不自車里沿革說起,順及析自十二版納各縣局之經過,俾得其原委脈絡,而便互相考證焉。

(註一)據天啟七年雲南巡撫閔洪學奏報緬酋阿瓦攻車里疏:『看得阿瓦車里之釁,起於萬曆四十四年……瓦兵一至,棄寨而奔,致泥首受縛』。觀此,車里淪緬,即為萬曆四十四年。明史以其奏報之年為車里淪亡之年,誤。

(註二)此所稱『十二版納仍歸車里管理之十二版納,僅指瀾滄江以西六版納,非指全境也。觀其後:『其江外之六版納,仍歸車里宣慰司管理』便明。


附記:

六十六年秋,偶與芮逸夫教授談及民國二十七年十月十日,由鎮越縣政府編印之鎮越縣志,逸夫教授,要余加以重修。原書為油印本,凡二十章,前有鎮越縣縣長趙思治序及編纂人單鏡泉序各一篇及目錄,末有趙思治跋一篇,共五十餘頁,約三萬餘言。此書編印完成之後,單君會寄贈一冊,附函說明部份採自拙著車里一書,但有所損益。余亟讀一過,深覺其第一章沿革篇,對於鎮越沿革史事,時代前後,引據不實,錯誤百出。因覆函指出,勸勿發佈。後單君自鎮越經寧江前來佛海,擬借閱余所藏書,以資修正。不幸被盜劫殺,由單君自行修訂之工作,遂告終止。茲將單纂縣志沿革前段原文具錄於後,然後再加按語,逐節指出其舛訛之處。

縣志第一章沿革曰:『鎮越設縣不久,向無專書紀載。就中據滇錄所載:元史大德四年,御史陳天祥奏請征討八百媳婦國(按八百媳婦國為南撣部,屬蒙樂詔,為撣人種族,俗呼本人,即今易武屬地,在前人口極盛,今巳衰落。)據沿邊志略載:自元以後,該族叛變無常,以致人口逐漸減少,漢族亦遂漸加多,復與產里(即車里)總管刀坎互相爭殺。於洪武末年,被澈里(車里)軍民府刀宜答征服,歸十二版納,嗣至正德間,九江軍民府改宣慰使(九江即車里總名,又名江洪)常與猛遮、猛海擺夷仇殺。遮、海擺夷,勾結綳匪(名(犭朋)子),蹂躪江外,上命征南將軍沐晨討平之。至清初雍正六年,綳匪復擾江外,響應威遠邪匪刀汝珍,總督鄂爾泰令元新營副將張應宗由普洱進兵,先平刀汝珍,提師至九江,已經九江宣慰刀暹答調集易武、猛臘、猛捧各夷目率練會同橄欖壩夷目,前往剿平,擒斬甚多,自此綳匪不再擾江外矣。總督鄂爾泰奏請將此有功之各夷目,授以世職。請以易武、猛臘兩猛為土把總職,猛捧、猛崙為土外委職,分別授以世襲,以酬有功。准以漢人伍善甫(伍乍虎)授易武土把總,召糯為猛臘土把總,召者翁授猛捧土外委,召叭翁卡武授猛伴土外委,召叭竜授猛崙土外委,均歸九江宣慰刀暹答管轄,故以宣慰為領袖。有清以來,各猛均以土司管轄,隸屬思茅廳。民國元年,猛遮逃匪叭康亮勾結猛遮土司刀正經作亂,反對宣慰,普洱道尹劉鈞,派柯樹勳率師平之,即以柯樹勳為思普沿邊行政總局長,將十二版納分為八區,設官分治。……』云云。(下略)

按:㈠大德四年,征討八百媳婦國之計,乃出自雲南石丞劉深,而非由於御史陳天祥之奏請。單君所據為滇錄,茲手邊無滇錄以齊參證,所引有無錯誤,未便論斷。但據元史省一六八陳天祥傳:御史陳天祥不惟不有奏請征討八百媳婦國之舉,反而有上章諫征西南夷事,認為劉深遠征八百媳婦為得已而不已之兵,請早正深之罪之奏。以不報,遂謝病去。後深因引起蛇節等之亂,喪師糜餉,卒遭棄市。元史成宗紀:『大德元年九月甲子,八百媳婦叛,寇徹車,遣也先不花將兵討之。四年十二月,遣劉深、合刺帶、鄭祐將兵二萬人征八百媳婦。五年春正月,給征八百媳婦軍鈔,總計九萬二千餘錠』。新元史卷二五二:八百媳婦傳:『大德元年,八百媳婦叛,寇徹里,遣野老不:(按元史成宗紀作也先不花)花討之,不克。四年,用雲南右永劉深計,發兵二萬,立征八百媳婦萬戶府』。由上舉元史陳天祥傳,成宗紀及新元史八百媳婦傳,不難證明單纂鎮越縣志沿革篇所稱:『元史大德四年,御史陳天祥奏請征討八百媳婦國』一節,與史不符。㈡又夾註稱:『按八百媳婦國為南擇部,屬蒙樂詔,為撣人種族,俗呼本人,即今易武屬地,在前人口極盛,今已衰落』。新元史八百媳婦傳:『八百媳婦者,夷名景邁』按:景邁即今泰國清邁府,不屬所謂蒙樂詔,更非易武之屬地。民國二十六年,即鎮越縣志編印出書之前一年之清邁府總人口數為五四三、八四六人(手頭尚有民國四十五年調查之清邁府人口數字為六九七、七四一人),而載在縣志於二十五年調查統計之易武區人口,僅三、四○五人,鎮越全縣人口總數,亦不過一九、二六九人。與二十六年調查之清邁人口數相比,易武約僅干分之六鎮越全縣為千分之三十五,差距極大,何所據而云八百媳婦國人口,『今已衰落』?不知單君所指『即今易武屬地』之八百媳婦國為何地?又按:清邁府居民之絕大多數為『佬』族,滇人稱之為『哥羅』為泰族之一支,無俗呼本人之說(鎮越六順一帶山居之老本,亦自稱本人,蒲蠻亦自稱為本人),緬甸南北兩撣邦之撣人(緬甸獨立後將孟艮土司地,自南撣邦析出,稱為東撣),亦為泰族之一支,佬、撣雖為近族,但清邁並不在緬甸南揮部之內。又九江軍民府政宣慰使旬之夾註稱『九江即車里總名,又名江洪』。按車里馬十二版納之總名。故史有車里軍民府、車里宣慰使司之置,並無九江軍民府或九江宣慰使之稱。車里亦即十二版納之首邑曰景矓(Jiing Rung)語音作景洵(Jiing Hung,亦譯錦豁)。西方地理圖籍作Kiang Hung或 Xieng Hung,亦作Keng Hung國人又據西方圖籍而譯作江洪。九江乃漢人對其首邑一'地之稱,非十二版納之總名也。㈢單君沿革又曰:『據沿邊志略載:自元以後,該族(按:即指八百媳婦)叛變無常,以致人口逐漸減少,漢族亦逐漸加多。後與產里(即車里)總管刀坎互相爭殺,於洪武末年,被澈里(車里)軍民府刀宣答征服,歸十二版納』。按:元蒙時代,八百媳婦國屢為邊患,元會多次征討,或下詔招諭,並為置八百大甸軍民宣慰使司,誠叛服無常。第元史、招捕總錄、泐史等書,均不載八百媳婦與車里總管刀坎互相爭殺之事。刀坎始見於明史。據明史車里土司傳:『洪武十五年,蠻長刀坎來降,改置車里軍民府,以坎為知府。十七年,改置車里軍民宣慰使,以坎為使二十四年,(刀坎卒)子刀暹答嗣』。在刀坎任職九年期間,未見有與八百媳婦互相爭殺之記錄。洪武末年,八百媳婦,更無『被車里軍民府(按供武十七年起,已改宣慰使司,澈字亦誤)刀宣答(按:此當指刀暹答)征服,歸十二版納』之事實。單君所根據之沿邊志略,其全名為普思沿邊志略。此書余存有初版及再版各一冊,惜未能攜離大陸,當早付劫灰。此間若干大圖書館,曾親往或多方託友代查,均無存書,單君徵引有無錯誤,無可復按。不過普思沿邊志略所載沿革大事,已錄入拙稱十二版納紀年,並無八百媳婦國『後與產里(即車里)總管刀坎互柑爭殺,於洪武末,被澈里(車里)軍民府刀宣答征服,歸十二版納』之記載。㈣沿革又曰:『嗣至正德間,九江軍民府改宣慰使,常與猛遮、猛海擺夷仇殺。遮、海擺夷,勾結棚匪(名倗子)蹂躪江外,上命征南將軍沐晨討平之。至清初雍正六年,倗匪復擾江外……已經九江宣慰刀暹答調集……各夷目,前往剿平,擒斬甚多。……總督鄂爾泰奏請將此有功之各夷目,授以世職……均歸九江宣慰刀暹答管轄,故以宣慰為領袖』。按:改軍民府為宣慰使司,是洪武十七年事,作正德間誤。再則正德年間,史無車里宣慰使與猛遮、猛海擺夷仇殺,遮、海擺夷勾結綳匪蹂躪江外,上命征南將軍沐晟討平之。至清初雍正六年,綳匪復擾江外之記載。沐晟於宣德元年(一四二六年)受命為征南將軍,奉命由雲南討交趾叛賊黎利,並非征討車里。正統四年(一四三九年)麓川之役,都督方政失律中伏死,官軍敗績,晟引還,慚懼發病,至楚雄卒(野史稱仰藥死),載明史省一二六沐英傳。沐晟卒後。再六十七年方為正德元年(一五○六年),焉能復括而平所謂正德年間綳匪之亂?㈤單君又誤將明洪武二十四年嗣為車里軍民宣慰使,任職至永樂十一年(一四一三年)故世,在職凡二十二年之刀暹答,化為二人:一作刀宣答,謂於洪武末年,征服八百媳婦國。一即刀暹答,謂於『清初雍正六年(一七二八年),綳匪復擾江外……已經九江宣慰(按即車里軍民宣慰使)刀暹答調集……各夷目……前往剿平,擒斬甚多,自此綳匪不再擾江外。總督鄂爾泰奏請將此有功之各夷目,授以世職……均歸九江宣慰刀暹答管轄,故以宣慰為領袖』,按:清雍正六年,任車里軍民宣慰使者為刀金寶,上距刀暹答卒年,已三百一十五年。至鎮沅刀如珍率眾作亂,是雍正五年正月,三月即被清副將張應宗禽獲,載清史稿及清史鄂爾泰傳,亦載滇繫事略。倪蛻之雲南事略,位鎮沅夷民噪變於雍正六年正月,至禽誅刀如珍之月日,則未加敘明。當以滇繫事略、清史稿及清史,位於雍正五年為可靠。至雍正五年四月,車里茶山莽芝夷人蔴布朋之變亂,乃起因於江西客商姦淫其妻被殺而導發,並株連至橄欖壩舍目刀正彥。總督鄂爾泰遺副將張應宗,參將邱名揚率兵進剿。六年正月,邱名揚擒蔴布朋,三月擒刀正彥,茶山之亂遂平。但因刀正彥之罪未明,於是又激起橄欖壩李阿先之變。幸經提督郝玉麟親,往撫綏得宜,橄欖壩之亂,迅即平定。雲南事略及滇繫記載甚詳,與綳匪無關。更與明永樂十一年故世之刀暹答無關。按所謂棚匪,係專指木邦土司所屬撣人之侵擾車里邊境者而言,蓋木邦所屬撣人,通稱『歹綳』,故有此名。舊作倗匪,亦稱倗子。單君沿革曰『至清初雍正六年,倗匪復擾江外』。有關車里十二版納史事記錄,未載此事。不知單君所據?㈥按清末猛遮、頂真之亂,起因於猛海土職之爭襲,宣統元年二月初一日,猛海土便委刀柱國,被其姪詔雅合所襲擊,奔猛湣。柱國部署月餘,回師擊走詔雅合。雅合逃往猛遮。猛遮土干總刀正經,藉口接受刀柱國之調處邀請,進軍猛海,擊走車里宣慰使刀承恩派遣前來調處之部除,逐柱國,立雅合,並焚掠漢人商場,屠殺漢商,於是遂演變為遮、頂之亂,清政府勞師動眾,至宣統二年八月十二日方始平定。禍首刀正經、詔雅合等均被誅,刀正經部屬叭康亮在逃,普思沿邊志略記載甚詳。單君在章首引用志略謂:八百媳婦與車里總管刀坎爭殺,於洪武末年,被車里軍民府刀宜答征服云云,即與史實不符。今又謂:『民國元年,猛遮逃匪叭康亮勾結猛遮土司刀正經作亂,反對宣慰,普洱道尹劉鈞,派柯樹勳率師勦平之』云云,年代人事,均不符史實;須知民國元年,刀正經之屍骨,久巳腐朽;劉鈞出任普洱道尹之時,遮頂之亂,已平息三個年頭。單君會獲參閱普思沿邊志略,引據何乃舛訛至此!單纂鎮越縣志,已由成文出版社收入中國方志叢書,影印發行,遍及世界。若被怠於機扶所引原著之人加以引用,以訛傳訛,將貽誤不淺!爰先草成重修鎮越縣志稿沿革篇,並附說如上,以就正於關心此方史事者。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1期;民國7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