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雙版納的情況


作者/鄭學鈞

中共的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王松需,在「經濟研究」一九八○年第十二期發表「西雙版納的自然資源利用與生態平衡」,對這個雲南省南部熱帶「自治州」受中共政權破壞的情況有詳述,可作為中共政權破壞自然資源與生態平衡之典型例子。

他說:「西雙版納是山區,山地面積佔全自治州面積的九十%,有豐富多樣的自然資源,素有『植物王國』和『動物王國』之稱。它又處於熱帶地區,溫度較高,雨量充沛,多霧濕潤,靜風少寒,屬於熱帶雨林氣候,適宜橡膠等熱帶作物生長,具有較大的自然和經濟潛力。……這一地區多年來生長著繁茂的多種熱帶林木,構成了獨特的熱帶生態系統;它不斷採伐,又不斷再生,為經濟建設和人民生活提供了大量的橡膠、茶葉、紫膠、各種木本油料、香料、藥材和熱帶水果等豐富的熱帶林產品;同時適應這一生態平衡的要求,西雙版納多年來,根據自然條件的特點,也形成了山、壩地區的經濟分工;平壩地區傣族以種植糧食為主,山區哈尼、基諾、布朗、佤、傜等兄弟民族搞多種經營,種植熱帶經濟作物,與壩區進行商品交換,取得糧食等生活必需品,形成了大體合理的生產和商品經濟結構……」過去西雙版納長期實行這一經濟結構,山區為平壩地區提供大宗的茶葉、紫膠等林業產品,壩區約十萬人口,耕種著四十五萬畝稻田,糧食自給有餘,素稱為『滇南糧倉』,與山區互通有無,糧食也不緊張。

三十年來,以人口迅速增長,要求糧食自給,到處擴大種植糧食作物,改變了過去「壩區以糧為主,山區以經濟林木為主」相互依存的經濟結構體系。他們生產力水平低下,許多地方實行刀耕火種,要糧食自給,只有「走原始擴大耕地面積的道路,從而形成大面積的毀林開荒。」依調查估算,「毀林開荒要佔三分之二,至今這種破壞森林齊源的趨勢還有增無已。」

西雙版納地處熱帶,氣侯適宜,林木砍伐後有比較旺盛的自然更新能力。可是,「許多地方由於毀林開荒嚴重,已經超過了這種能力。其結果,一方面,山區的林特產品大大減少了。例如景洪縣十年動亂之前,是原思茅地區盛產紫膠的三個重點縣之一,年產量為十五至二十萬斤,與全國產紫膠居第一地位的墨江縣產量相近。這些年來,由於單一抓糧食,毀林種糧,紫膠產量顯著下降,並已不到十萬斤。另一方面,大量的毀林開荒地也破壞了農業生產的水、土、氣候等條件,使糧食生產也不能得到迅速發展。」

為自給糧食,繼續毀林開荒,破壞了生態平衡和森林資源。因為刀耕火種的生產水平很低,「據有關單位調查,刀耕火種,毀林種糧,當年生產二七○斤,第二年一三○斤,第三年一○○斤或多一點,第四年僅為十斤,一般種三年就要丟荒,形成了『 耕』的做法,這是造成森林和生態平衡大量破壞的根源。」

「森林在一定的氣溫條件下,吸收土壤中的水分和養分,進行能量的轉化,保證自身的生長教育;同時它的產品和枝葉殘骸又直接、間接地通過微生物的分解作用變成養分歸還於土壤之中,再為森林吸收。森林與環境(包括水、土、氣、熱等等)之間經常進行著這種物質變換,它們之間存在著一定的生態平衡關係,維持生態平衡,林木就生長繁茂;破壞了生態平衡,林木的生長就受到阻礙,甚至不能生存。」

因為橡膠是經濟和國防的物資,開墾植膠,已達五十萬畝。「然而單一生態系統是不能擊無限擴展的。……在大自然的相互聯繫中,任何一個生態系統的存在都要依存於一定的條件。橡膠的生長需要一定的溫度和濕度。而西雙版納大量的熱帶雨林,豐富的水分、熱量的存在是橡膠生長的重要條件之一。西雙版納的橡膠園,有一部分是開墾熱帶森林換來的。在這些地方,橡膠的墾植過程同時也就是原有熱帶森林的破壞。」由於中共對森林系統生態平衡的自然規律和經濟規律認識不足,加上工作錯誤,也對當地熱帶森林起了破壞作用。

目前西雙版納,由於熱帶雨林不斷遭到嚴重破壞,「已經明顯地呈現出氣溫增高,雨量下降,霧日減少的發展趨勢,濕熱帶有變成乾熱帶的危險。如果真的出現這種結局,原有的森林生態系統平衡就要被破壞,西雙版納就不能再種植橡膠,這塊寶地的價值就將大大降低。」

中共建立政權後,西雙版納的森林面積已經減少了八百萬畝,砍伐的速度超過了森林的再生能力,荒山草地和灌木叢林的面積擴大,森林覆蓋率已經由建立政權初期的六九‧四%,下降到目前的三○%,而且破壞的速度呈現出日益加快的趨勢。這後果是:「首先,它造成了嚴重的水土流失。目前許多地方巳經是山上無樹,流水不清,土壤有機質也大大減少。據有關單位觀察,熱帶雨林下土壤的有機質達到三──六%,而破壞後的灌叢草地只有二──三%。同時「山上砍光」必然帶來「山下遭殃」。由於水土流失,造成了水庫淤積。勐海縣的曼滿水庫,原設計蓄水能力為一千七百萬立方米,實際只蓄積了約九百萬立方米;原設計一百年淤積不超過閘門,實際上只有五年就已超過,多雨季節,也形成山洪冲决,給山下人民的生產和生活帶來極大的危害。其次,它也造成了水源枯竭。不少地方灌溉缺水,有的早稻枯死,有的已經成了等雨灌溉的「雷罄田」,一些水電站也因為水源不足,不能發電,造成工廠停工。據有關部門估測,七畝火燒山的地下水含量不如一畝森林地。保不住林,就保不住水,就不能保證港溉和水力發電。再次,它也帶來了氣候的變化。建立改權初期,西雙版納森林滿覆,雨量充沛。當時基本沒有水利工程,四十五萬畝水稻田靠森林「綠色水庫」涵養水源,在相當程度上靠下雨彌補了栽秧的水份不足,森林大量破壞後,雨量已經減少,旱季加長,乾早風暴和病蟲等自然災害加重。目前,「西雙版納森林破壞的趨勢並未停止。生態系統已經形成了嚴重的惡性循環。全國人民都關注我國南疆這塊寶地,『拯救西雙版納』已經成了全國上下的共同呼聲。」

最後,出告人們:

「西雙版納沒有受到第四世紀冰川的直接影響,地處幾個植物區系的交滙地帶,保存了大量的珍貴物種,是世界罕有的一個生物遺傳基因庫,具有巨大的經濟價值和科學研究價值。西雙版納的熱帶雨林中原來棲息的許多稀有動物,如亞洲象、印度野牛、綠孔雀、長臂猿、犀鳥、金鳩等等,隨著熱帶森林的破壞,這些動物已急劇減少,有的被趕出了國境,有的甚至已經瀕臨絕滅,這些都是大自然遺留給人類的無價之寶,失之就不能再得。」

──原文為大陸天災中共破壞生態平衡為  

一部分刊於七○、八、二七日青年戰士報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1期;民國7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