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七十一年行憲護國紀念獻辭

作者/簡爾康

從今年起,本刊進入了第十二個年頭。去年蔣總統經國先生昭示:「建國七十年代乃是三民主義勝到的年代,是重光大陸的年代。」在今年的祝詞中,並肯定的說:「中華民國以三民主義立國,也以三民主義建國」「只有自立自強勇往直前,民國七十年代必將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年代。」從今年起我們也應隨著國家邁進七十年代。

經過蔣總統的宣告,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已不僅是政府的職責,而且已變成海內外十一億中國人一致的願望,和共同的責任。我們居住在自由地區的中國人,更應當擔負超促其實現的任務。

中國乃全體中國人的中國,國家的主權屬於國民。國家為全國人民所共有,為全國人民所共治,為全國人民所共享。當此國家多難的時會,人人都應參與拯救的責任,不容推諉,更不容逃避。現在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盤,已於十月間正式成立,與政府反攻工作,作桴鼓之應,本刊自應肩員起傳播我雲南鄉親,在海內外從事三民主義中國工作的責任。

我雲南雖然僻處邊陲,在地理上與中樞相隔較遠,但由於雲南人鍾山川的靈秀,性情古樸,崇尚忠義,恥言功利。重實際,而不事宣傳,但遇國家之急,莫不摩頂放踵以赴。敢於為人之所不敢為,故能成人之所不能成。民國四年十二月,當民國絕續之交,起義護國,繼武昌起義,創造共和之後,而成再造共和之功,更為顯著。

記得民國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國父曾有一電致唐繼堯元師及各軍長、各將領賀雲南討袁紀念電說:「乙丙之交袁逆叛國,帝制自為,國人怵於淫威暴力,相顧屏息。時蓂帥僻處南疆,不忍坐視共和淪胥,與諸君率先聲討,勞師數萬,轉戰於數千里間,斷脰糜踵,後先相繼,海內始羣起應之,卒使逆袁窮蹙以死,餘迷解體,民國始克危而餘定。追維匡復艱難,允宜同申慶祝。」已為我們開闢一條突破現狀克服困難,而獲致成功的大路。

在是電文末,又云:「今屆紀念之辰,又當民國飄搖之際。蓂師及諸君正戮力戎行,感念前功,責彌艱鉅。所望力完靖國之業,成民國三造文功,俾此光輝赫奕之紀念日,與民國永永無極。此則國人所昕夕以禱者也。」國父英靈不爽,對吾滇人寄望文殷,仍可以概見。

回憶當大陸淪倡之初,姑息逆流補瀰漫,對中共政權寄以幻想,惟我滇人在李彌將軍領導之下,以滇緬奉寮邊區為根據地率數千殘餘之師及義民,向大陸推進,獲滇邊民眾的歡迎,一舉而規復十餘縣,一度有中國加利波里之稱。雖因後援不繼而退守,復因聯合國的干預,而轉進至臺。但停留該地,成為種于者,又已萌茅誠壯,去年我們曾以很多的篇幅,加以報導,今年的報導更多。

稽諸元史,在定鼎中元,尚未滅宋前,即由世祖忽必烈師師分三道征雲南:西道,越葱嶺入今之麗江;東道經陝之棧道入四川,到曲靖;世祖由中道,經越雋,入今之永勝縣,過大渡河經行山谷二千餘里,至金沙江,乘革囊及杙以渡,是「革囊渡江」的由來可以說明我故鄉在地勢的優越性。

現在由於大陸上投奔自由人士的眾多,遍及各部門人士。但共匪的紙老皮仍保特完整的形態,對不知底細的外人,仍能嚇虎。要如何才能戳穿這紙去虎的外衣,尚須若干反共的武力輸入大陸,才能將大陸與復興基地與海外的武力凝為一體,環顧大陸的海疆與陸疆,只有滇緬泰寮邊區,才是進入大陸的最適宜跳板,逃出大陸而守住這一門戶的雲南的義民,才是最易進入的先鋒。當茲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前夕,我流亡國外的義士,與播遷臺灣地區的鄉為,更應團結一致,在政府的領導下,形成力量循光人開闢的道路,經雲南直搗幽燕的前哨,以促進反共大業的早日成功。

當本刊創刊的時候,正值我退出聯合國的震撼餘悸未自,十一年來經過無數政治的、經濟的、外交的衝擊,我全國上均能本先總統蔣公昭示的「莊敬自強,處變不驚」,安然過領。現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已經到了軍事上反守為攻的時候,記得護國領袖唐繼堯先生有一首詩說:

江山放眼誰為主,大地茫茫任我行。

事業英雄寧有種,功名王霸總無情。

千章老樹饒生意,古尺寒潭訂舊盟。

舉世由來平等看,誓憑肝贍照蒼生。

今天要想三民主義的春天,降臨到大陸,而使大陸的「千張老樹饒生意」,還得我們「誓憑肝膽照蒼生。」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2期;民國7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