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北難胞概況及其濟助之道

作者/谷祖漢

甲、難胞來源及分佈地區

難胞基本成分是故李彌將軍所領導的雲南反共救國軍舊部健見及其眷屬。其入境年限最早的已在三十年以上,嗣後歷年再陸續從緬甸寮國輾轉流徙來歸者,亦復不少。在籍貫上則大多數為潞江沿岸及騰龍邊區各縣屬。閒有少數來自省內各縣,亦復有極少數外省籍人士,因此國內外人士都稱我們為「滇籍難民」,是名符其實的。

至於難胞分佈地區,包括清萊清邁及密洪算三府毗連寮國和緬甸邊區一帶。其中以居住清邁區者最多,清萊次之,密洪算一府最少。

難胞人口總數約計四萬餘。

乙、難胞生活的艱苦狀況

當難胞們建立了一個難民村為立足點之後,自然只有胼手胝足,開荒務農,間有極少數經營小商,兢兢業業,時至今日,在生活上能夠自給自足的,畢竟只有極少數人,而絕大多數仍然在非常艱苦中拼命掙扎,他們子女成長了,教育費如何張羅?精壯子弟要從軍,參加神聖的反共行列。而每一季每一年農產品上市,往往受到不正常的行情影響,忍痛賤價出售,此種情形,十年便要有八、九年的。因此他們終年勞瘁,半生碌碌,既難在生活上得一溫飽:而家仇國恨,更時時積憤難平。義胞們這些苦衷,實在是難為外人道的啊!

丙、難童教育概況

各區難童學校約計三十多間,學童約計四千餘人,其中共有初中學校四間。一、美斯樂興華中學,二、滿堂難民學校,三、萬養忠貞學校,四、熱水塘新村一新中學。學生人數共一千左右,十多年來有志升學的初中生,都得到政府照顧,以公費或津貼方式,輔導回國深造者,逐年增加,截至目前為止,正在寶島受栽培中青年,已達四百左右,此一數字,今後尤將有增無已。至於難童課本,在七八年來,政府亦經依據各學校申請照數配發;而且更得泰國政府默許進口,從無刁難,此一嚴重課題之解決,難胞們對政府的德意,是一致感懷不盡的。惟是隨著教育的發展與時間的演進,難童學校的問題也繼之而來!

第一、回國升學青年畢業後的出路問題──因為畢業生的居留地都是未經開發的,他們雖然獲得各種專門技藝的栽培,但一且回到居留地,仍將成為英雄無用武之地,若然豈非有負政府多年陶冶的苦心和難胞們的滿懷期望嗎?

第二、師資人才缺乏──各難童學校原有教師,均屬部隊中優秀幹部,他們在團體中協助部隊長處理日常事務書寫文件,宣導及溝通上下意見,連絡軍民感情;尤其隨時隨地,以文字或口頭,所謂口誅筆伐,發揮反共的精神力量,部隊一經住留下來之後,他們披荊斬棘,慘淡經營,創立學校,他們以默默耕耘,不忘在莒的精神,毅然以承先啟後,繼述和保持傳統思想文化為已任,苦心孤詣,盡瘁終身,這對於難民村社會的愛國,反共和民族精神的維繫,是有莫大關係的,可是時至今日,老一代的已不禁陸續凋零了,而下一輩尚在青黃不接。

第三、經費困難──難民村生活艱苦,已如上述,因此對教育經費的籌措,實屬煞費苦心,除收學費外,根本即無來源,惟其如此,許多難堂只有被這宮牆外望,或則轉入泰文學校專讀泰文。近年來政府給予各校配發教育補助費固然對各校困難蘇解極大,但仍有許多學校因學生人數逐年激增,其困難亦不斷增加。

第四、泰文時間增多,中文教學時間被迫喊少──在難童學校逐漸發展之際,泰文教學時間亦隨之增加,目前在若干接近城市的難童學校,其中文教學時間,現下只能利用課外時間(上午八時以前一節,下午五時以後兩節)每天趕上三節,於是教師們不得不藉星期六整天來拼命填補,顯然,學生成績水準即普遍降低,但為下一代的生存和生活著想,卻又不能不接受此一無情現實。

丁、難胞處境的困難

在邊遠地帶的大部份難胞們,幾乎直到如今,仍舊過著戰時生活,其艱苦尤較內地為甚。至於身份方面,直到目前,整個泰北,依舊還是難民。雖然各難民村都賦有村自治權,但村民活動範圍,只限於本該管縣區以內,若一出本縣,便要辦理通行手續。大體說來,處境只比越南、高棉和寮國的難民營稍好,但問題在活動既受限制,則生計便無從發展,直到去年,泰國政府才正式著手採取步驟,來改進難胞的法律地位,逐步發給國民證。第一步是優先發給三、五兩軍部隊中歷年傷亡官兵家屬,第二步大約在最近再發部隊中有功官兵。最後是一般難胞,亦在去年五月作戶口普查,並已在年底發給一種新身份證;除戶口正式列入內政部戶籍外,同時難胞行動劃歸地方行政系統管轄,而脫離移民局管制。不過難胞出入來往,仍須向縣政府辦理手續。看來難胞們還需要一段艱苦忍耐時間。

戊、泰北反共部隊概況

泰北反共游擊部隊有三、五兩軍(故李彌將軍舊部)張奇夫部(緬甸珊邦革命軍)范明仁等部(泰國國民自衛隊)其中以三、五兩軍歷史最久,生活也最艱苦,因為從兩次撤臺以後即無補給;尤其自中泰斷交部隊與政府之間,幾乎已告絕緣。然而此等嚴酷無情的挫折,並未動搖我游擊健兄與難胞愛國之情操及反共意志。是以民國五十八年春曾出動一千餘人,配合泰軍,率先攻克苗共盤據七、八年的帕猛山巢穴,我軍傷亡百餘。而泰北局勢初步即告安定。去年冬(六十九年)我軍又出動四百餘十人,協同泰國第三軍一部,以一個月稍零時間,一舉攻克泰國東北部卡苦山泰共頑抗二十餘年之老巢。我軍傷亡不過百人。凱旋之日,中泰部隊同受民眾盛大歡迎。並公開招待記者,正式宣佈中泰友軍合作,併一屑殺敵致果之事實。此為泰國官方對我軍前所未有的殊遇。實際上從泰國當前形勢而言:此二戰役對泰國之民心士氣,的確發生了極大的鼓舞與安定力量;而在我四萬難胞本身,則又大大發揮了國民外交之推進作用。大而言之,對國際共黨蠶食自由世界予以戰略戰術上一個重點打擊,亦不為過也。

然而屈指三十年矣,老兵不死,亦已強半凋零,新的反共先鋒,正待培養。而難民村經濟迄今無法改善。政府又格於外交關係,無法予以正式補給與救擠,此實當前泰北難胞民心士氣所繫之重要關頭也。

綜上各點,謹擬具愚見如左:子、難民村救濟,方面。

一、以救濟方式,依照臺灣省南投縣埔里鎮「清境農場」模式予泰北難民村以普遍輔導開發。

二、配發種子、肥料、農藥及農具等。

三、派遺專家總成其事。

四、分派回國升學之農工商專科畢業生,重返各難民村服務,並由政府直接支付薪資,使其生活獲得保障,安於工作。所謂人盡其才也。

丑、教育方面

一、難童學校為配合泰方教育制度,多採用夏季始業,其中僅有美斯樂與滿堂兩處為秋季始業,今後配發課本,可否請改於每年春季配發,此一請求,該兩校亦必同意。

二、盡量利用現在大專學校畢業生,重返原校服務,以及鼓勵今後回國升學青年,攻讀師專,然後再分派僑居地服務,並由政府直接支付薪資,俾其安心工作。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2期;民國7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