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大理地區的奭(白)族成長及宗教源考

作者/李先庚

前言

本人生長大理地區所屬的鄧川縣沙坪街,隸奭族,一般稱之為民家族,即古大理國核心地帶所在。刻大理地區附近十幾個縣?如大理、鄧川、洱源、賓川、鳳儀、鶴慶、劍川、祥雲等縣均屬民家族成長居留地區,中共奪取政權後,即劃這地區為奭族自治州,人口約達四百萬(包括散佈雲南其他縣境所有),現緬甸聯邦之一的克倫族(邦),也是奭族成長的邦族,人口據傳也有四百萬,即奭族在西南地區(含東南亞地區),總人口接近一千萬人,僅次於泰族,(包括泰國)為一支人口眾多的所謂少數民族。

奭(白)族的成長源考

全世界的所有民族成長,地區或有不同,習尚容有出入,但成長史,即人類成長史不應該懸殊太大太遠,也就是地球上適宜於人類成長時,是同時成長的,這且留待人類學家去推搞,不擬多所論列,但奭族成長,雖然史冊上,僅有二千年至三千年紀錄,但北京人等的發現,說明人類成長,早在萬年以前的事了。我奭族當也不會例外。不過有幾點共同成長過程是可以武斷的:我奭族(甚至全球性的民族)在史典中所記載的,大都由神權時期開始,再進入所謂王朝時期,直至現在的所謂民主時期;當然神權時期以前,我們可暫定名為獸權(人吃人)時期,獸權時期以前,就是我史典所標榜的混沌時期了。

奭族的所謂神權時期,我們可由清康熙四十五年聖元寺主持寂裕所刊「白國因由」一書中得知一二梗概如下:

(甲)釋迦如來與觀音同時出現在白國

釋迦如來為張勇菩薩時,觀音為常提菩薩,他倆曾常至白國陽南村修行,並曾促使當時地方酋王封仲子驃信苴于「白國」,(錄自白國因由)此乃白國緬甸今日稱白馬BURMA 即基此傳說,之初見於經史,傳十七代至孫「仁果」,時諸葛亮入滇,賜姓張經史所稱之張仁果是也,放白國之建,當在二千五百年前後之事,張仁果傳三十六代至張樂敬者出,唐初曾冊封為雲(南)鎮守將軍,時以樂進祭鐵柱(即唐標鐵柱故事)事件而讓位與細奴羅者,即古謂之白國王是也。

白字與古奭字同,即細奴羅得國后,史冊雖列為南詔之始,但白國因由一書中,多次談及係真正的白國王朝所有,姑無論如何,奭族乃白國王期的主要民族形成之一是無可置疑的。

(乙)觀音乃奭族神權時期之精神領導中心

本人籍隸奭族,生長古大理國所在,全族男女老幼,至今仍崇拜及祭拜觀音,據白國因由一書中所載,有食人魔王羅剎者,久據大理,剜人眼│食人肉,人民苦受其害,卒被觀音降伏,刻大理城外,有羅剎洞者,即觀音將羅剎用石鍊索縛羅剎所在,作者在大理中學讀書時,常到該地旅遊,又下關至大理途中,有觀音廟,雄偉壯濶,在對日作戰時期,會為宋希濂十一集團軍總部所在,作者也曾十次百次遊息其間,香火旺盛,無與其匹!今蹟與古典史所有,後先輝映,確乃神槽時期遺留產物,值得標榜也!

奭族成長及其系統探源

我們由地方文獻中的南詔野史及白國因由中得到的,甚至由古滇說,後漢書,新舊唐書,史記的西南夷傳記中得到的,對奭族的成長,都祇提到雲南省境內的成長,但奭族究來自何方,籍隸淵流,鮮有定論,作者係奭放,多年來遍走荒山,訪遊歐,美亞非各大州的圖書館,總希望能溯木清源,得到點點答案,但總是往返徒勞而已,但多次與李兄拂一及馬兄次伯請教之餘,(他倆都是我西南少數民族研究權威人士,)參以大膽假設,去皮求核信念,有幾點設定,確可作茶餘酒後印證之用。

秦漢以前的奭族成長

雲南境內的奭族,最早在秦末漢初,才在雲南境內出現,但秦漢以前的奭族,在我國史典中,似與越族頗有關連,甚至史典中談到的百越,也可能指的是百族(「白」、百同音)與越族的連合稱謂,有如今日泰國,原名暹邏,指的是暹族與邏族合連,而名暹邏一樣。談到越族,就是古越國所有,越國最盛時期,當以周末,即春秋戰國時期為最,秦漢之交,始式微而幾失國,乃有南徒之事,先由沿海入兩廣,再入越南,斯乃大越民族之可能動態,但其中所謂百越民族之另一主流,則沿山地進入貴州建立夜郎國,至雲南建立善闡國,甚至今日廣西之傜族,貴州之苗族與我雲南之奭族,擺夷族及泰緬之泰族,於焉形成,照此推搞,奭族乃百越民族之主流,應該來自古越國所有,複據羅香林先生所著:百越派流與文化一書中,引證特多,尤以強調僰族為越族遺裔,越民俟則源流於夏族見證上,曾引用越王句踐世家所載:越王句踐,其先萬之苗裔,而夏后帝少康之庶子也,封於會稽,以奉守禹之祠,為見證,則奭族之淵遠流長。節節可考。

再據芮逸夫先生的「僰人考」一文中,有一段小考證,確值得在此一加描述:徐嘉瑞氏曾提出「民家」二字,為「名家」二字的誤,名家為大族,新唐書謂之「貴族」,在唐以前入滇,統治白蠻,此等貴族或係隨楚莊蹻入滇,楚滅以後,即留於葉榆(大理),為世襲的貴族。此說與神話傳說中的「蒙氏」得國極近似,說明我奭候統治階層,確來自中原,在周末,或因戰國混亂,或因帝室(如秦王之無道)橫行,而遠走高飛,南奔佛地,求道「西天」,而羣奔向「古妙香國」的!

詳讀羅香林及芮逸夫兩位先進的大作後,知道他們遍讀史典,對我奭族之成長,推搞備至,惟史典所載,與我出自民家,生長奭候的親身體會,容有輕微的出入,餘僰字與奭字,字及音均不同,可能為古典之誤,而奭字及白字是同音,民家話就讀奭或白外,其共同談及的來自古戰國時的,「楚」或「越」國,無論從神話或古典中,都應該成定諭了。為了傳奇,我們且再就宗教上及文化上的兩件故事,用作佐證的幫助。

(甲)觀音菩薩盛行於南海即南海觀音的由來

觀音菩薩之發跡及由來,傳說很多,有說是來自印度與如來佛同一來源,但在我國佛典中,及廣泛的民間習俗中,觀音傳播至為廣泛,尤以南海普陀山為古觀音道場,即往古至今,通稱的南海觀音是也。南海普陀山,即今日浙江省的丹山羣島所屬,亦即古越國所屬,故觀音教的傳播,早在古越國時即盛行,或可能導源於古老的女巫教(按左傳有晉景公殺桑田巫記載)。但我奭族在雲南境內之成長,與觀音分不開,甚至認為乃觀音菩薩建立之王朝,故奭族確在秦漢以前,即來自古百越民族。(據史記吳太白世家載:太白乃周太王之子,曾斷髮紋身,奔荊蠻之說。荊蠻者,實越奭族之前身也,周初仍雄踞江浙地區。)

(乙)奭族文字──奭古通──來自中原

奭族的語一百,俗稱民家話,但奭族有沒有自己的文字呢?我由史料及傳說中,確認:「奭古通」就是奭族的文字。「奭古通」者,即奭文同古文通用之意,意即按照我古有之漢文字彙,按民家話的說話音調而編排成奭文,用民家話的讀音,如「音餐」,民家話的意義是「吃早飯」,「音奔」,是「吃晚飯」但用漢文,則以「音餐」「音奔」代之,而音餐及音奔漢文裏,是祇有普而無任何意義了。由民家話的文字「奭古通」應用裏,也至少告訴我們,三代以下,我漢文用字,才大大的普遍,周朝巳到了極盛時期,奭族文字,至少到了周朝,由奭族的先進們正式才把文字確定下來,所以奭族的成長,是由北而南,由長江兩岸南移到雲南的,在雲南使用的奭文,奭古通,是先民們由古文化城,由中原帶來雲南的產物,我奭族在雲南各少數民族中,文化水準上比較高,正因為先民們已接觸了漢文的原故。到此也說明了一件現象,不僅我國文化是由北而南,我國的民族移遷,也是由北而南,故作者認為觀音教的傳播,似乎也是由北而南,由南海普陀而傳播到大理地區,而與釋迦如來的佛教在古大理地區會合,造成古妙香國的由來。釋迦如來的道場,確在大理海(洱海)東岸的雞足山,即其大弟子迦葉葬地,刻西藏族,每年均不計萬里遙程,仍成千成萬的到此地朝聖,作者在家時,每年目睹盛況,嘆為觀止。而觀音道場,則在大理海(洱海)西岸的點蒼山│大理石產地│麓的全大理縣所屬,即「上有上關,下有下關,東有洱海,西有蒼山。」地段。

由以上兩個典故,對我奭族文化及宗教信仰,大可得到一點源考了。

三代以前的奭族考

這不是巧合或雷同,我奭族的奭字,不僅造字特別,且來歷古老,在我國古典文學裏,首次出現在詩經,小雅篇,載有:「靺韐有奭。」在辭源字彙裏載註:「奭、姓氏也。」據推搞所得靺韐可能是最先經帕米爾高原進入中國的人民,如古鮮卑族,我黃帝子孫的漢族,隨而也進入黃河沿岸,而產生歷史上黃帝服蚩尤之戰,蚩尤敗退後,才轉入江浙地區,即上述的周初荊蠻所在是,故奭放應該是我國最古老民族之一,然後再由江浙而南下,入兩廣,到雲貴,再遠走中南半島的推搞,應可成立的。

白國、六詔、南詔、大理國、建國探源

白國初建

白國,在白國因由一書裏,說明乃奭族所建,當然,任何地區,都有他最古老最原始的民族成分,白國也不例外。至白國之建國梗概詳前,不再贅述。

六詔分立

一、蒙舍詔,據傳係哀勞九龍五族,三十五代孫龍伽所建,史載係細奴羅受張樂進讓位而立國。

二、鄧談賧,即作者生長的鄧川縣的古名,全聯大部為奭族,建都於德源城,即現鄧川縣城所在,古蹟猶存,作者讀小學,即在該古蹟所在。

三、浪穹詔,建都於令日的洱源城,現在我們常稱洱源縣為浪穹縣即本此,但浪穹詔擁有劍 川等縣區,又名浪劍詔,全境大部為奭族。

四、麼些詔,大部由麼些族所建,奭族是次多民族,主都建於麗江,是金沙江發源地,金礦藏量最富,作者在大陸時,會建議中央設金礦局於此,今日滇康邊區之藏族,可能基頭於此,文化也高,也有他們自己的語言同文字。

五、施浪詔,地在今日的永勝、永仁地區,也位於金沙江下遊,產金沙,今日中共曾驅放成萬成千的人民,在此採集金沙,奭族與蠻族雜居,也有藏族,我們由永仁過金沙江,即入西康的會理州(西康省管)。

六、越嵩訝,即漢之越嶲郡,位川滇交界的大山區所有,今日的大涼山區屬之,蠻夷雜處,也有奭族。

古南詔國的興起

據資料載有:白國傳至張樂進者,國勢漸弱羣雄併起,部落紛紛獨立,六詔於焉形成,不相統屬,張樂進乃讓位與細奴羅,稱蒙氏,細奴羅在神話中有說為哀勞九龍之後,今日東南亞地區之泰族,包括泰國在內,即經常認為南詔國,乃為泰族所建的由來,實則南詔國乃六詔的統一,民族組成,當然自以奭族為主,故南詔國的文化,余教,大有因襲白國王朝之所有而過之,不過今日泰族,大部稱係哀勞之後者,實因南詔國,不僅國勢最強,武功最大,有似元帝忽必烈、南征北討,羣蠻降伏,而稱霸東南地區者然,今日之泰國、緬甸、寮國、高棉、均臣服,也可說,泰國、緬甸、寮國、高棉,是南詔國所開發的,所以今天泰國、緬甸、寮國,甚至高棉,在他們的史冊中,自稱係神話中的哀勞之后,也就是稱係南詔國之延續,大體上是無可厚非的。(作者旅居泰緬寮時,也有此意見之交換。)尤以今天緬甸聯邦中最強大的克倫族,正拒緬而獨立,自稱大理國,我在參加滇緬邊區遊擊時,克倫邦派來代表同我接觸時,想不到他們講的竟是我奭族的民家話,我的民家話,一旦間變為國際語言,因他們代表中的參謀總長蘇恩培,財政部長威爾覺,革命領袖蘇三波陣,與我不僅變成密友,也變成古大理國的共同後裔,雖是歷史佳話,但也可證佐,緬甸確也是我奭族開發的,所以刻泰緬各地史冊中,稱係哀勞之後,也就是說稱係南詔國或大理國的延續,就是本諸這些傳說。我們基於此也可以假定,哀勞是奭族、泰族甚至西南地區的所有民族的總稱,而是屬於哀勞族的分支,也不為過,不過哀勞有他成長的一段神話,共奉為傳統而已。所以古南詔國應該是奭族,甚至泰族以及所有該地區的少數民族所共同成立的王國,有似我今日之中國,是合中華所有民族所建立者一樣。不能不備受推崇也!

古大理國的興亡

據資料載記:唐開元十六年,皮羅閣上表,求五詔合一‧玄宗許之,遣使封為雲南王,賜名歸義,皮羅閣乃將蒙舍遜都大理,改國號曰「太和」,今日大理又名為太和者自此始,皮暹閣傳閣羅鳳,敗唐兵,唐兵征南詔死者達二十萬人,刻下關名聞遐邇之萬人塚,即唐兵死者屍骨所在。閣羅鳳傳異牟尋,兵威更形強大,收西爨(目前我雲南尚存有大小釁牌古跡),滅驃國,取交趾今日泰、緬、越,大部疆域,均為所有,乃正式改國號稱大理,此大理國之所以與起也。

我國宋太祖得天下後,本有拓土西南之想,但頗以人心不附,不擬用兵,乃以玉斧畫大度河曰:此外邦非我所有也。故南詔自異牟尋霸罰稱大理國后,一脈相傳,國富兵強,人民安樂,有似唐貞觀六十年大治者。但每當國家盛平之年,國內篡奪之事,頗難避免,蒙氏被篡后,累易其主,削了真正的我奭族的段思平者出,乃到平內亂而得國,再復以大理為國號,有稱后大理國者,仍統稱南詔,段思平得南詔后,傳至二十二主至段興智王朝,歷廿二主,經三百二十年的太平盛世,中原莫可奈何,實乃一奇蹟,直到了我國宋寶祐元年(一九五三),忽必烈大帝,革囊渡江,南詔國的天下才正式併入我國版圖,大理古國,也就這樣的成為歷史名詞了。

古南詔國由蒙氏細奴羅受張進樂讓位而建國,直至奭族的段興智被忽必烈大帝所滅,而統一於我中國版圖為止,治亂興衰,固亦立國之常,但其版圖之大,組成民族之多,實嘆為觀止,但我奭族,雖有時為臣民,有時為帝胃,但始終與南詔所有為不可分,就歷史推演,就民族淵流,實亦無庸置辨也。

結論

按南詔大理國版圖所有,除現雲南省本土外,在國內之四川、西康、貴州、廣西之一部,也包括在內,在國外則泰國、緬甸、越南三邦,幾純為其拓展所有,實乃中古時期,一泱泱大國也,復以其民族成分,過份復雜,在民族及人類史研究上,確佔一重要地位,目前不僅在國內,為邊疆民族研究者所重視,中南半島各國家,如泰國如緬、越,亦正集中全力,為研究是段史乘而下功夫焉。本作倉促成文,遺漏錯誤,再所難免,但拋磚引玉,如蒙有志研究邊疆同好者之匡正,則幸甚!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2期;民國7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