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蒓漚先生在國際詩壇上的地位

作者/鍾鼎文

蒓老是革命元老、是國家大老,德高望重,深受國人的崇敬,在我國詩壇上,更是受到所有詩人們的敬愛,被大家共同一致的尊之為家長。我國詩壇的團結與合作,在國際詩壇上擔任重要的角色,有過不少的重大貢獻,都是由麓老直接領導或間接促成的,因此,蒓老不僅在國內詩壇上,而且也在國際詩壇上,具有非常崇高的聲譽,德望和地位。

據我所知,在當代的國際詩壇上受人尊敬,堪與蒓老為儔的名詩人,在英語系國家中要數美國的麥克里希(Archlbald Mac Leish, 1892-)。在法語系國家中要數塞內加爾總統桑浩(Leopold Sedar Senghor, 1906-)。麥克里希在新英格蘭詩人中是最具現代精神的開拓者,所有的英文詩選都有他的作品入選,二次大戰期間,會應羅斯福總統敦請,出任助理國務卿,對美國戰時外交多所獻替,如今雖已八六高齡,也和蒓老一樣,始終不輟吟事,時有新作問世,桑浩總統是當今詩人出任國家元首的唯有的一位,當然,很多國家元首也都會寫詩,且偶有詩作見世,我國蔣經國總統曾作新詩:「在每一分鐘的時刻中」,便是一篇憂國憂時的永懷傑作,菲律賓馬可仕總統的「致吾妻」也是一篇有名的詩,但畢竟只是偶一為之,不以詩各,唯有桑浩總統出版了好幾本詩集,都非常成功,更常以詩人身份,出席詩人集會。美國的麥克里希,塞內加爾的桑浩,和我國的張蒓老,都是在詩學下有卓越的成就,在政治上有傑出的貢獻,可以說是當今國際詩壇上的「大老」,但在三位大老中,又要數蒓老為「老大」,蒓老生於西元一八八六年,比麥氏長六歲,比桑氏更長二十歲。而蒓老所代表的中華文化,如論民族文化的年齡,中華文化比起美國文化和非洲文化,更不知要年長到如何地步。

詩言志──我國對於詩的傳統定義,出於尚書「舜典」,距今有四千年之久,而中國詩的發軔。當更在有此定義之前,我們雖未便強調中國是最古老的「詩國」,但中國詩的淵源深遠,影響廣濶,不僅我們的鄰邦如日本、韓國、越南……都曾經長時期的以「漢詩」為正宗,接受中華文化的薰陶,即西方的現代詩,龐德(Ezra Pound 1885-1972)所提倡的意象派,顯然深受李白等中國詩人的啟發和影響。而晚近的加州詩人於寒山子的崇拜,迹近瘋狂,更顯示中國詩的感染力。然而,當代的中國詩壇之為國際詩人所見重,殆以我國於民國六十二年主辦第二屆世界詩人大會為起點,而那次大會從籌備到結束都是在蒓老親自主持或指導之下進行的,一切的成就應歸功於蒓老的領導有方,而且還要感激蒓老的夫人從勞協助。

我國接受國際詩人團體的敦請,決定主辦第二屆世界詩人大會,已是六十二年三、四月間,經由我國詩人團體必共同組織大會籌備委員會,公推蒓老為主任委員,進行籌備工作。六月初,蒓老應國外邀請,由長女公子馮張鼎鐘女士隨行奉侍,原擬作環球訪問之壯遊,並邀請世界各國來臺詩人集會,蒓老先由臺灣去韓國,旋轉往日本,在韓、日旅次,均和兩國詩壇人士廣泛接觸,且多所唱和,同時也寫信回臺灣,指示我如何邀請韓、日兩國詩人。六月底,蒓老到達美國,在麻省彼士頓小住,仍以韓、日詩人邀請事為念,來函再度叮嚀,具見蒓老雖然在外旅行,仍時時刻刻,不忘大會籌備事宜,諄諄的賜以指示。同時也可以看到蒓老在韓國,在日本,都受到詩壇人士的奪重和敬愛。

在第二屆世界詩人大會進行期間,蒓老以榮譽會長的祟高地位,每天都出席會議,各國詩人均以能與蒓老交談為榮,更爭與攝影留念,遇有困難問題,每經蒓老片言隻字,便能獲致解決。大會的順利進行,圓滿結束,實多得助於蒓老的支持與領導,尤以蒓老主持大會閉幕式,那一篇辭簡意賅的閉幕詞,申述我國重視詩學,講求詩教,使與會各國人士對於我國文化傳統和歷史背景,能有更深入的認識,不曾在他們分別賦歸之前,贈送了一件亟難忘懷的精神紀念品,外國詩人們後來在一九七六年的巴爾的摩第三屆世界詩人大會,和本年的漢城第四屆世界詩人大會中見面時,都談到蒓老,表示崇高的敬意。

我要特別提出的是,在國際詩壇上具有領導影響力的國際桂冠詩人協會會長余松博士(Dr. Amado M. Yuzon. President, United Poets Laureate International),對於蒓老的崇敬可說是到了極點,他多次代表國際詩人,贈送蒓老桂冠詩人榮銜,並為之親自加晃,雖然「桂冠詩人」這種銜頭,在我國不很習慣,但在國際詩壇上卻公認是一份崇高的榮譽。當然,有時榮銜反以接受者本身既有的榮譽為榮,蒓老便是如此,余松博士曾親自告訴我,他說桂冠不足為蒓老增光榮,而是蒓老的德高望重,可以為桂冠詩人協會增光榮。

另一位對蒓老非常尊敬、非常崇拜的國際名詩人是美國哈佛大學古希臘文化研究所主任,第三次世界詩人大會會長柔諾,普拉瑟博士(Dr. Jeno Platthy, President, 4th World Congress of Poets 1976-)他曾數度來臺,每次來時定要拜候蒓老,執弟子禮。他多次代表國際詩人團體領獎給蒓老,表揚蒓老在詩學上的崇高成就,和對國際詩運上的重大貢獻。他親口告訴我,蒓老是當代國際詩壇最受尊敬的長者,以九十以上的高齡而猶不輟吟事,仍然筆健,不僅是中華民國的人瑞,並且也是國際詩壇的人瑞,他曾經分析國際詩壇的主流,分為四大系統,即英語系、法語系、西班牙語系、華語系,華詩系所涵蓋的民族國家,並不限於中華民族和中華民國,而華語系的總人口可能在其他語系之上,蒓老是當代華語系的代表詩人,且對國際詩運貢獻很多,所以他非常推崇蒓老,認為蒓老在當代國際詩壇居於極崇高的地位,在轉瞬已是蒓老逝世「百日」的今天,謹撰此文,以彰至德。

民國六十八年十二月六日

張蒓漚先生在國際詩壇上的地位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2期;民國7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