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雲南擁戴中央之片段

作者/李達人

北伐統一,中央實施訓政,並發展交通,推動國防、經濟、社會各項建設雲南雖地處邊陲,對中央政策、政令,靡不積極策進,甚或領先實施。擧其要者:

㈠清剿散匪,安定地方。

㈡裁撤厘金,整理財稅。

㈢清丈田畝、平均田賦。

㈣推行三民主義教育 各中學三民主義課程排訂,不低於國、英、數、理各科。

㈤修公路、興水利。

㈥實行征兵二十三年開始征兵時,中央尚未頒佈開征時間。

中央為使軍政、軍令統一,禁各地續辦軍事學校,如東北講武堂,保定軍官學校,雲南陸軍講武學校等。雲南以地隣英、法兩強(英統緬甸、法領越南),對國防軍備,應有所籌謀,故於雲南武校十九期遵令停辦後,成立教導團,編制仿中央軍校,省主席兼討逆軍第十路總指揮龍雲任團長,唐繼鏻中將任副團長,帥崇興少將任教育長,招考高中畢業學生及遴選軍中幹部嚴訓。迄第三期,延長教育時間為三年,第一年為入伍生教育,後二年分步、騎、砲、工、交通、通訊各科,實為軍官養成教育,名則為部隊,當局有感於學生將來深造及出路,兼團長龍公,呈報中央,擬請改為中央昆明軍分校。委員長 蔣公派總校辦公廳主任劉少卿少將蒞臨視察後決定。當劉少將乘滇越鐵路火車到站時,教導團全體學生全副武裝前往歡迎,省主席龍公著長袍短褂,率高級官員亦到車站迎接。迄後他對教團訓話說:「劉少卿夕將來時,有人建議:我是地方最高軍政首長,不必親去歡迎。我覺得劉少卿官階雖小,但他是中央前來地方視察人員,尤其是蔣委員長所派!我去歡迎他,是尊重中央,也是服從委員長。」

共匪由江西瑞金老巢突圍西竄,龍主席奉命任中央剿匪軍第二路軍總司令,委員長 蔣公偕夫人首次駕蒞雪南,歡迎之熱烈,前所未有:部隊、學校、機關、團體,由壯元樓一直排列到巫家壩機揚,部隊由補充第一、二大除編兩個團,全副武裝,我時充連長。扈從儀隊由謹衛營步,騎兵當任。學校方面,男生黃色制服,女生白衣黑裙。機關團體,男著中山裝,女穿陰丹士林布旗袍。不屬團體性質之高級官員,均藍袍黑褂。充分表現整齊嚴肅,誠摯恭敬。狀元樓至委員長行營之東陸大學(尚未改名雲南大學),各商店館戶,插國旗、擺香案迎接,交通要衝綵樓高豎,瑰麗莊嚴;大街小巷,遍貼「竭誠歡迎勞苦功高的蔣委員長」「蔣委員長是中華民族的救星」「恭祝蔣委員長萬歲」等標語。

在歡迎大會上,委員長訓詞中有:「中正在中央負起領導責任的時候,龍主席也在雲南負起領導責任了;可以說,中正與龍主席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此數語,使龍主席對 蔣公更為悅服,彼此距離接近不少。委員長見雲南民眾純樸整潔後說:「新生活運動,以雲南實行的最澈底,更見其價值。」陳布雷回憶錄中,對當年委員長首次蒞滇記載有:「 蔣公某日約龍主席乘飛機巡察匪勢,為之指示進剿方略,龍主席自謂乘飛機尚屬首次,觀 蔣公在機中指點山川,剖示方略,益嘆服總裁之偉大,為余等言之者再。蔣公對龍主席亦備極稱許謂其坦誠而明大義,故至滇以後,唯與討論如何振興文化產業,以建設西南國防根據,其他政事,雖龍主席屢請指導, 蔣公僅示以大概,囑其全權負賣。」

民國二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西安事變,龍主席領先發電聲討,斥張學良為亂臣賊子。十二月二十五日,委員長脫險之電到昆,龍主席喜悅非常,親將此訊電話告知各高級官員。雪南軍、公、教、農、工、商各界,以及販夫走卒,老弱婦孺等,對此事初則憂慮焦急,抑鬱沉悶,後則眉飛色舞,欣愉歡悅,全市爆竹聲澈夜不停,對委員長之赤忱擁戴,於茲可見。

龍主席極重國家體制,恐一般對擁護領袖有失常軌,一次在光復樓召集上尉以上軍官訓話時說;「今日蔣委員長的事功,其對國家民族的貢獻,無人能與之比,他是全國唯一的領袖,我們自應竭誠的追隨他,擁護他;不過,擁護領袖,要住重國家體制組織,部隊系統紀律,若某科長某縣長離開他的上司,直接跑去擁護領袖;某連長某團長也不管他的長官,而直接帶著一連一團去擁護領袖;這樣一來,國家的體制組織便紊亂了,部隊的系統紀律便破壞了,領袖還能發揮領導功能嗎?所以擁護領袖是要重視國家的體制組織,部隊的系統紀律的。」

龍主席重視體制,系統,常見於事實之中,如前所述,他以一邊疆大員,陸軍上將,而去歡迎少將劉來卿,就是重視地方與中央,下屬與領袖之關係。

據說,設委員長行營於東陸大學時,龍主席不欲使委員長行營位置低於五華山主席辦公大樓之故。至該房舍為西式建築,堂皇整潔,尚屬次焉者。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2期;民國7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