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長昭通一年間

作者/李時

一、赴任昭通

調任是我極不願意之事,因我在墨江所播很多種子,尚未結果,渴望繼續施肥,除草,灌溉,使之欣欣向榮,以達收獲,終於半途而走,臨行,不勝惋惜!為什麼調昭通呢?未廢府以前,我是昭通府鎮雄州人,府雖廢而昭通府屬之人民觀念還在!入民國開昭通回鄉會於昆明,比以前昭五鳳留省者,照舊參加;龍主席是昭通人,愛鄉之心,人所回具,他說:「幾次委昭通縣長,對於人選很注意,望有一個能破除情面大刀濶斧的,把家鄉幹得有聲有色表現良好成績,我當省主席,才對得起家鄉,您在墨江任內,中央考查團實稱墨江是新墨江,政務視察員三年來報告,您政績為全省之最,特望您此番去拿出魄力整治,遇何困難,我都為您後援……」調昭之由原來如此。

昭通在全省為大縣,除昆明外,昭城算雲南第二大都市,滇越鐵道未通以前,內外百貨自滬經大江運到四川敍州府,轉運昭通上省,俗說:搬不空的敍府!填不滿的昭通!」不單舶來品,川菸川鹽,由川入口,山貨藥材,集於昭通,散下敍府,這是我少年上省求學常經之路,走在途中,滿眼人背馬駝,路為之塞!那時並無車路,有錢的子弟騎馬坐轎,我則登山接水不辭勞了;此次赴任,昆明有汽車達宣威止,從此一行人僱駝馬,我由宣威縣黨部陶立欽同志以自養之墨馬給騎,表面看很壯,但其性不良,跌了幾次,不敢再上馬背而徒步,古人說:「安步當車」,一點不假?走了一些未修好尚不能通車土路,終於到昭通了!未進縣府,暫止遲家祠內,因老父早於我未發表之前在昭,久違多年,見父身體精神甚健,良深慶幸!

二、接印視事

昭通古之烏蒙土府,清鄂爾泰督滇,乃改為昭通府設流官,轄恩安首縣,大關廳,魯甸廳,鎮雄州,永善縣,山多田少,昭通城壩子雖大,由於缺水,只有西邊多水田,東南北三方面,旱作物占十分之七八;除府城壩子平坦外,所屬半是崇山峻嶺,今廢府改縣,城區將十萬人口,鄉區合計,為全省戶口眾多之大縣,我此次調長昭通、把印向盧縣長接過來,照例行客拜坐客,縣黨部、法院、省稅捐處、駐軍、郵電、省立學校,教會中學,都作禮貌上之接觸外,更看看縣屬學校、商會……次日召開第一次縣政會議,首先詢問選所主任蔣子驥辦理情形,因第三區國民會議選舉,昭通縣兼選舉監督,共有十三個縣,時間迫促,必須趕辦而不容緩;次為縣立學校,以通昭人口估計,應有萬以上學齡兒童,經巡視之下,學生班級如此之少,其失學兒童不知凡幾?且又服裝不整,五顏六色真是刺目!如何求其發展進步,應列為中心工作,選務積極按照推進,數月畢事;商務在昭通可稱繁盛,惟交通只憑人馬力運輸,真是困難,縣的能力只能修治人馬便行道路,汽車、火車通行之公路、鐵路,政府早有敍昆鐵路之測量,滇川公路,亦經分段興修,昭通去貴州威寧間,土路已有基礎,這些屬於國道、省道、非一縣之力量可能完成;工業,打銅、打鐵、氈子、毛貨、木器,均已成行,尤其棉織大有可觀,單縣城織布機達萬具,但紗係由省城運來,又無電機,只憑手工;談到電力,前幾年搬來火力發電機,全城照明,尚覺不足,更不能談工業用電了!這是城區大概情形,正分頭老查各鄉區才到二、三、四近城者,省電到又要去甫京受訓,報到期促,不能遲延,只好面告教育局:第一,城區中等學校是省立不必論,小學生服裝很不整齊,規定為春節土布白上衣,下墨短褲,冬季為灰上衣,下長黑褲。昭通織布業如此發達,不論城鄉學生,照規定用昭通自織布,不取外來,女生季春白衣墨裙,冬季灰衣黑長褲。第二,明年五月五革命紀念日,我受訓回來檢閱,開一簡單運動會、時間短、科目不求太多,先求外觀整齊清潔,學生先求量增,質的方面,漸次推進,其他,深恐秘書團青年有新頭腦而涉世淺,又請夏書記長,軍隊黨部王書記長加以指導而出發受訓。

三、赴京受訓

受訓人數十、九走海道,獨我由川江以達南京,未入川境,就便回家看看,然後下敍府乘船!慨自民國十一年離家,東奔西馳,時間過去十五年了!在家集會族人,親戚於家祠見面,並拜掃附近組坆便行!到了敍府即今之宜賓,乘民生公司民福輪抵重慶,換民來輪到湖北宜昌,須再換船,尚無即開之船,期日促急,遲必誤開學之期,乃改乘汽車以達漢口,絕早,旅館茶房送至車站,車行一大段路乃天明,行行重行行,見路旁石碑上書:「長板坡!」,俄而車停吃午飯,已是當陽城了!一餐飯,兩角洋,殊覺便宜,再登車橫渡漢江,船渡車,初次見!那日午後五時到漢口,在江漢碼頭入店休息,知有太古某輪夜開,請茶房買得船票送上船,問明上般須夜二時才起碇,又和回艙一少校上岸遊漢口新市場,在一戲場看約一時漢戲,演的是五本樊梨花,武打唸唱均不錯!更上屋頂,見男的男,女的女,某少校和一女子交談,笑話百出,原來是一個風塵女郎,我只站在可下視馬路之處,觀賞夜市而已!約二十分鐘,相偕回船,看錶已過十二時了!:臥床就寢。

一覺醒來,人聲嘈雜,出艙一看,是些售瓷器的人,原來是到九江了!不是回程,否則可以買一套茶具帶歸,才不枉走了出瓷器之江西境地一趙!無已,異日經此回家,再作打算,逾時,船開了,沿安徽安慶蕪湖各港口而到下關,登岸,幾起接客的各爭客人,問明受訓附近之旅舍而去。

次早前往報到,馬上移入宿舍,編號上層鐵床,先是量衣服尺碼,三天內發下來穿著,原要待委員長兼行政院長回京舉行開學典禮,旋因今總統兼院長洛陽有事,在不能即回,電令先行開學。

四、受訓開始

行政院行政講習所,已經辦了四期,我們為第五期,至九期擴為中訓團,本期調訓專員縣長共有十四個省的同學,概是現任,今在臺灣有浙江之金平歐,廣西之陳壽民回學,未曾相見,是在報紙上見其名的;講過話,授過課的教授也有幾人,未去拜謁,開學典禮舉行,即乘車到紫金山謁 先總理陵墓,繞棺一轉!換了桐棺,不能一覩遺容,是為憾事!

紫金山並不太高,由山腳大門進去,石階甚多,拾級而上,達墓前有石膏像,先在像前整隊恭行謁靈典禮;禮後墓門開,然後魚串而進,左進右出,是為禮畢,下石級出了大門登車而回。

開學起,訓練嚴格,我睡於鐵床上層,整理內務較下床困難,一開燈,火速收拾臥具,等號音響就來不及了!課堂外,操場持槍,用槍漢陽廠造,甚重,且須走一段路才到憲兵學校大操場,因所地無可上術科之處,故須借另外單位場所實施!抬笨重之武器,跑較遠之馬路我固輕鬆,有些同學就不同了,似不能支持,但亦莫可奈何!

我的後排背靠背本家回學,江蘇人,相談起來,為南唐後裔,從昇祖到目前,一代一代的名諱,宗譜記載甚為詳盡,問我情形?我答:先人遭明「靖難之變」,老的殉,少的才十二歲,由管家姓楊的帶領隨建文自京逃出,輾轉過流亡生活,到了貴州貴陽,聞燕王緝拿甚緊,各自疏散潛逃,建文不知所終,先人受楊管家撫養,在貴陽十字街馬王廟當草藥醫生度日,經了五代人,才到今住之滇川邊界,子孫散佈於滇川黔三省邊地,已有幾千戶了!談至此上課作罷,受訓期中,又發生一件驚天動地使革命受到嚴重影響的大事!

五、西安事變

西安事變,是共匪死而復活所演之一幕「慘痛劇!」不有此幕,何至有今天呢?那是民國二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之事;當時共匪被我剿共大軍破其巢,跟踪追擊,逃至陝北延安不毛之地,大軍層層包圍,行見不打死已要餓死了!因給養已斷,連草根已漸吹挖吃完,泥土不會養命的,而竟有一槍不放拱手讓整個東北於東鄰之張學良!逃入關來中央優遇之而特與圍剿共匪之重任,宜如何盡心竭力以藍前愆,不知出此,而反倒行逆施,演出「西安事變」,致使剿共大計,功敗垂成!因此,我特書曰:「慘痛劇!」由於發生在民廿五年十二月十二日,史稱「一二一二」事變。

演出此一幕慘痛劇者:除張學良不良外,另有楊虎臣不臣其人,他是于右老之幹部,于任靖國軍陝西總司令時,以少尉歷升至方面大員,更是包圍竄匪之主力做出此大逆不道之事,不但污了他革命歷史,貽家國家民族無窮之大禍害、殊為可恨!

我們受訓時間未半,大變亂消息傳來,使人驚駭逾恒,如墜入愁雲慘霧之中!,初則僅知領袖受困華清池,詳情如何?尚在不知之數?,既而知頒袖無恙,稍為喊輕愁苦!終於電報告 領袖回洛陽,全國歡欣之情,澈夜爆竹,廣播上亦收到昆明歡呼情況,使人雀躍之極!同學們各自取大洋拾元去買爆竹,所長蔣作賓宣佈:「同學們不必花費,所內多多益善可也!」公家果然添買在大門外放,爆竹聲喧,以夜達旦!

六、領袖回京

西安事變?發動於張楊二逆,背後若無共匪滲透其間,何會演成,我方失敗了!共匪政治手段勝利了;果然死中復活了──所幸領袖平安無恙,由洛陽回京!歡迎行列,不知多少?我們同學去時乘車,回時走路,由於馬路上人山人海,車不能開之故,自明故宮飛機場步行而且跑步,路線且長,每多年小於我的回學落伍,我則毫不氣餒的回訓所,列隊點名,少了四分之一,晚點兩個隊長連斥帶笑的對落伍者講了不少話咧!

本所前四期,領袖每週講話一次,我們五期未開學即候領袖回來,終於以關中有事待理,電令不必候回開學!旋由洛陽入陝,有西安之變,莫說每週一次,一直到畢業並未親聆領袖:訓詞,良深歉憾!有些人說:領袖一講一二小時不發稍息口令,就是總參謀長朱培德氏,也須必恭必敬立正的聽,許多人吃不消咧!我則以為領袖一言一行,皆可作吾人模範;尤其 先總理未竟之事,他是唯一繼承的人,得他一言,增加革命勇氣良多,立正聽二三小時又何懼呢?

受訓期才兩個月,轉眼屆滿了!擧行畢業典禮, 領袖領導行禮如儀後,由於洛陽回來,精神不十分好,未多講話,頒發畢業憑照,由內長蔣作賓氏代行!將畢業時,滇、川、黔、桂四省回學,以大都鄰近,回在浣花川館聚餐,攝影留念!

七、無錫三日

無錫有小上海之稱,工商業異常發達,桑多蠶盛,絲織品內外兼銷,靠近太湖,又是魚米之鄉,素聞其名,未曾到過,年假三日,在中央黨部任總幹事之蔣子孝同志約我和同學中之同鄉陳文友前往觀光!隴縣長體要,亦係同鄉,現在臺之鎮雄國大代表又任淡江大學教授之申博士完白弟亦留該縣!初到隴縣長派一建設局人員引導我們參觀了紡織廠,繅絲廠、毛織廠、炸油廠多家,規模宏大;其中以申新紡織廠為最大,機器舊式;新成立之麗新紡織廠,設備嶄新,女工有四千人,養成工設有學校,亦工亦讀,我們曾參觀其教室宿舍,整齊清潔,成績陳列館,工精貨好;作油廠某家,一日需豆千石,自東三省陷後,豆之來源,只有關內供給,較為困難了!

時已午後,轉車去潮濱之各大名勝如蠡園、漁莊、鼇頭渚遊觀,隴縣長早準備西餐於蠡園一大餐廳,餐後回招待所。

次日,我們參觀了一家鐵工廠後,自由自在的在市中沙行已經過大馬路,並到幾條窄而且長之街道,說窄真窄,人力車兩頭相遇,尚不易通過哩!街雖不寬,生意甚好,百貨雲集,並不泠落;無錫不曾參觀的地方很多,而以時間所限,三日轉眼即過,年假已滿,別了無錫,返回南京繼續上課,無錫之行,是在受訓未結業趁國曆「二六」年假之便去的。

八、二次遊滬

世界大都市之一的上海,是民國四年秋到過一次的,光陰真快,算起來已經二十年以上了!;此次,受訓事畢二次到此,似乎繁華多了;但出了租界,又覺依然如故,從知中國人爭權奪利則有餘!建設地方實不足!我們受訓回學回鄉共十人,我和彝良陳文友住先施公司東亞旅舍,董廣布等八人宿東方,在滬數日,九人由海道而回雲南,我一人必須逆流而返昭通,他們走時,我送至黃浦江邊上船,時方上午八時,獨自無聊,在滬任招商局軍訓教官總角之交的宋崇九,須午後五時才回,此大半天,無法度過,我想住宿先施公司,而先施樂園也未一瞥,於是到了門口,買了門票上去,很多玩意,都未開幕,「大涼班」上演了!我坐於末端,女招待幾次來請上前座,我仍在穿著比我不如之羣!;我本來異常樸素,而受訓方畢,尚穿青呢中山裝,當然較往者好一點,腳上亦是皮鞋,以民四秋那次初到時之衣履要漂亮多了!繼而樂園中樣樣行行,都可玩耍,我也不過走馬觀花,止於一說書場,說者不但口齒清晰故事亦很動人,聽了約卅分鐘,看手錶時已不早,去巨籟達路楊家弄和宋崇九相會,他約三四個友人,陪吃一餐家鄉飯菜之後,引去碼頭上拜見幾堂兄弟!次日,他們在法大馬路一家川菜大餐廳歡迎我,觥籌交錯,賓主盡歡!我亦在先施西餐廳歡迎還席,似覺比畢業時行政院餐會,及內政部兼所長蔣作賓氏在青年會所聚畢業餐貴些。

崇九為我買得招商局江新輪船票,並諄囑其受過他訓的船上人員,在船中好好照料,算船期到下關時日,我先由滬寧路走,在途尚要有事躭延呢!

九、一日趕三

一日趕三,是一天匆匆忙忙的走了鎮江、揚州、常州三縣;去鎮江是訪分手很久的甯錫藩同志,鎮江為江蘇省政府所在地、他是任蘇省政務視查,及到,才知他因公赴揚州了,我想;揚州地方,在昔為南北往來要道,南方靈米北運,以揚為集散地,自海有海運,陸有陸運,淮運減色甚多了;我既知友人在鄭面,不得不渡江一行,以圖良晤,真掃興仍是空跑一趟!因他又向別縣而去,無法追踪,訪友未達目的,而常州之行,有關於回到昭通要以常州織布電機為借鏡,以改進昭通織布工業,原來參觀無錫紡織業時,概是大工廠,昭通望塵莫及,問明常州小型織布,業甚多,前往參觀,將來可以仿效,才不虛此一行,在常州看了幾家,並不太大,昭通織布業,或可能由木機改鐵機,不再織窄布而放寬,資本不成問題,惟用電一件,現有火力發電機,前數年不知費了許多人馬力,才搬運到昭、照明尚屬不足,工業用電,還須另行計劃,俟回昭之後,又再打算,一日之間,趕了三縣,當天午後九時三十分回到南京,因明午江新輪達下關,必須上船,不可錯過,否則何必這樣急呢!

十、別了南京

滇籍受訓共十人,九人已從海道而回,我須由長江而上,送他們在黃浦江邊上船之後,我又候買江新輪票,才一日趕鎮江、揚州、常州到京,是夜鄧畫林來旅店相見,他和我相別好幾年了!久為重逢,有說不盡的離緒,達且不眠,臨行之日中午,還須赴袁丕濟先生夫婦之宴會,我一再堅辭,而以丕濟夫人是西林先生之胞妹,為我餞行,卻之不恭,幸安會地址接下關,宴後不致誤時,宴罷,墨林候於馬路上,登上巴士,疾行江邊,船已靠岸,別了墨林方上船未五分鐘行了!

別了南京;回憶民四之秋初,來過一次,留停三天始去,此次,受訓幾及兩月,有些什麼心得呢?課程太多,每發一本書,提綱掣領講一下,可謂毫無心得!但授兵役法規之周亞衛先生,尚須講若干條文,他的話我聽不太懂(方言多)、所指讀範也弄不清楚,經鄰座回學指點,我才停止宣讀,鬧了笑話,也可見徵兵制度重要,周教授才這般的認真咧!教新生活運動之鄧文儀先生,我認為極關重要!講後還希我們如何去推行,使社會發生良好影響,才不枉費領袖苦心提倡!又接受「城寨防衛課」,教授領大家參觀獅子山,慕府山駁台,大開眼界,可惜為了西安事變,原排好的許多名人精神講話,臨期授者不在京而取消,良為憾事,發下一本書,名稱廢物利用,中間有 領袖如何利用廢物的訓示,我認為民窮財盡之秋,竹頭木屑,皆有用處,一絲半縷,物力為艱,我在墨江時,凡斷瓦頹垣之寺廟棄材,移來修補學校,不知凡幾?讀這本書而慨乎暴殄天物者罪深重矣!總之受訓接受科目,上至國家軍民財大政,以達縣政管、教、養、衛諸端,細大必舉,果能逐一實踐,國家民放前途無量!吾輩身膺民社之人,才不致「有忝厥職」!不枉投身革命。

!以上是我別了南京,坐在招商局江新船內,思潮起伏,萬念雜陳,而歸納於受訓得些什麼之回憶!預定回到任所如何努力,以期有成!而況我平生懷抱是縣自治,曾參觀江寧縣自治實驗區,接受了一些資料,豈無可以借鏡之點嗎?會幾何時船抵漢口必須宿店,而接客之人有許多,我接了一張照片,旅舍雖不是上等而食宿在內,定的食宿費甚廉,表示願住,自有人搬行李上巴士而去。

十一、重到武漢

漢口是民國四年之冬,我由北南旋初吹到過,為了洪憲將要出現,匆忙約離北到來,不能遲遲其行,溯江而上參加討袁之役,故此次重來,往返合計是三次了!由南京返抵漢口,當夜大雪紛紛,次早一眼看去:已成銀色世界!問之茶房,第三天才有船,趁此室閑,不怕雪大,渡江去武昌一瞥!

標題重到武漢,實際漢口來去有三次,武昌初渡江首次去觀光!黃鶴樓古稱名勝,詩人題韻甚多,隨便瞻仰崔詩寫景真切,餘則後之詠嘆者,過眼雲煙而已!經過一所學校之前,進門遇一姓魏老師,大學出身,任小學教員,若在邊遠省地,隨便都可當中學教職,勝任愉快了!出校在大街亂跑些時,仍回漢口。

次日,雪花停飄,仍不放晴,船期未到,飯後,去漢陽走了一陣,兵工廠只能在外看看!「漢陽槍」早已馳名,討袁之役,我組成的義勇支隊,也算槍王,只有數十枝,其餘好的很少,受訓之時,所持也是漢陽七九口徑,造漢陽槍所在,此次到了!

武漢三鎮,各別巡禮,而以在漢口較熟,因前後已經三次,明日,船期已到,今日之後,明日上船,和武漢告別,到宜昌還要換船。

十二、太古船中

所乘是太古公司輪船,我買得的票,是艙房下位,這間艙上下四個床位,我上船不多時間,來了一男二女,原來男的是我前天在武昌一所學校內初識之魏老師,相談之下,女大者是其未婚妻,在漢口學醫,小者是其未婚妻之侄女,在漢口讀中學,三人都是湖南上庸人,寒假回家過春節,因此,船中並不寂寞,其未婚妻健談,問我昆明「四季無寒暑,一雨便成冬」情況!我答:雲南和妳們湖南相差一字,但氣候就大不相同,湖南四季分明,今值寒冬,冷雨多雪,乃至結冰;雲南冬春二季雨雪都特少,有些地方,長到老尚不見過冰雪;夏秋二季,如昆明市祟暑表都在華氏六七十度,冷不會下五十度,熱更難達八十度,三伏天下雨仍涼爽已極!所謂「四季無寒暑,一雨便成冬」如此而已!船中談話,我亦問以上庸情形,何不由火車向長沙去!他們說:「上庸接近川鄂邊境,取道長沙繞路,旅費增加,時日延長,我們乘船不到宜昌就下給循陸路前去,捷近得多!而且我們地方多山,還須走很多山坡才到家呢!」四個人一間艙內,談天道地,笑口常開,無何,船停江岸,男女三人收拾行李,說一聲再見別了!那時,尚未近午,黃昏船到宜昌,下船進城夜宿,又須另行尋經三峽以達宜賓之船,預定陸行回家過春節,決定元旦之後回昭通。

十三、由宜到宜

船到宜昌,登岸住宿,問知民生公司明日有上四川直達宜賓之船否?茶房代我買好船票,次早上船,此起,夜不能行,入了三峽,暗礁甚多,天明開,黃昏停,峽中景物,初經曾已觀賞,前文言之,茲不再述,船中也不寂寞,回學之巫山縣長,貴州赤水縣長回船;另有涪陵運有名之榨菜去上海發售回程幾個商家,互相問詢才知做榨菜生意,所用本金有十萬大洋以上者,當然產地以涪凌為大,而宜賓、內江、亦屬不少,無非遠銷至滬更轉運外洋,概是涪陵出品,其餘只能內銷了!更有幾個男女青年說說笑笑,我與交談,知他們都是由北平寒假回家的,都是大專學生,郭女士家在奉節,過完三峽,入了夔門,船停於岸邊,天將入黑,郭女士堅邀我們到她家裏,略盡地主之誼,其他回學均允,我也情不可卻,登岸拜訪!她無兄無弟,是一個獨生女,其萱堂甚為喜客,招待周至,果品幾大盤,還說船上不有好菜,留吃夜飯,我們堅辭再三而告別!其中有一吳姓青年,終於止步未行,辭別出來,邊走邊談,始知她和他有進一步的交情,無怪其然!

回船以後,時值十點鐘,吳姓青年乃回,還說他一人落後,夜深人靜,幾乎遇暴徒呢!一宿已過,又達天曉,行行止止而到宜賓,水行於此止,陸行尚要四五天,才抵家門。

十四、宜賓回家

宜賓取道鹽律,可以直達昭通,為了再一次看看家園,而況並不繞路,故由宜賓出城趨珙縣、洛表、王塲以抵家之一道,本欲徒步而行,而碼頭上弟兄,已代我僱好滑竿,宜賓縣長冷薰南兄,受訓同學,結業先回,見面留飯盡地主之誼,同席有楊喻二老師,珙縣人也,寒假回家過節,次日,回路而行,頗不孤單,喻是女性,人很大方,博古通今,手不釋卷,滑竿上讀鏡花緣,對於才女百韻詩,高聲朗誦,明析可聽,休息時向之稱讚,三人歡笑不已!楊老師為喻表兄,對我說:「家表妹酷好文學,舊書讀的不少,詩詞皆有造就,還能寫長篇小說,新的亦讀得根多,出學校不足一年,教中學文史,頗受學生歡迎咧!」她說:「滇川接壤,未曾到過,如有機會,想上昆明,登大觀樓看看五百里滇池,以廣眼界!」我答:歡迎!歡迎!三天回行回止,又告再見了!

到家,臘盡春來,年之初四,告別家門親戚,下牛街,上角魁,到了昭開之閘上,為第五區公所,相見遲區長,引觀學校,修理煥然一新,並又新成立了幾個初級,惟當寒假期間,未得和學生相見!次日回到昭通城,計自民國二十五年十月赴京受訓,今是二十六年二月之尾,離開任所半年了!

十五、回到任所

縣務交秘書代行折將半年,回任伊始,談及中央遵照 先總理遺囑,召開國民會議選舉代表選務,本縣景雲南省第三區選舉監督一件重要事,知推行良好,業已辦理結束,並無貽誤,所交代辦理民國二十六年五月五日革命紀念日,開運動會校閱學生會否整齊一節,寒假前積極籌辦,不日春節始業,尚有兩個月時間,定有成績表現,不負臨行所託!惟以遲天雲接任第五區長,雖由我行前決定,前區長以軍方為背景,多生煩言;更因遲到區推進教育,在區內幾個寺廟創立初小,不得軍方同意,擅自使用,發生不滿!許多事指使縣黨部夏書記長和我們為難,聞之不甚駭異而歎黨政一家,何以如此?對於社會方面惡勢力,容易想辦法,鬧到內部來,不能不令人為難了!一次和秘書曹唯生重加研究這一問題。並詳詢軍方黨部書記長王興林,他和我私交甚厚,無所不談,才知師參謀長卓子魁,常發不滿意於我之言語;我憶及清黨時之情形。雲南高等師範學生,不是有一個卓子魁嗎?事涉及共黨嫌疑,被捕逃去,事隔多年,搖身一變,當起參謀長,而且駐防此間,與我有直接關係,他要報復,很難對付。特將內容函其不在昭常在昆明他的師長安德化,其初從軍,亦是我於討袁之後招去的,似可相安無事,但二重人格之人,貌善心毒,是其故技,我也不放於心,忙於縣政之推行!

⑴召開摟大縣政會議,報告受訓一切,並詳談在無錫,常州參觀各情,關於農工業如農具之改良,工業之機械化,昭通織布業,城鄉布機達一萬五六千架,概係手工,倘能進一步使用小型電機織寬布,生產多,用力少,但工業用電,大有問題,眼前電燈公司,電力有限,必須增加發電機,公路通,容易辦,我在無錫所見概係大規模紡織廠,因此特去常州參觀小型我們可能有力量辦的。務望以手工織布的組合起來,集資購發電機,有了電力,去滬再買來鐵機馬達,使用電力就好了!教育方面,要教局馬局長從速調查失學及齡兄童數目,以求擴充班級,務使就學!其已超齡的,籌設民眾識字班,及補習學校,師資方面,速籌設短期訓練,招收中學畢業生入訓,目前城鄉私塾多,不宜單讀艱深之四書五經,令他們加入小學課程,以學教科書為主,漸次改進,使之成為私立小學,以救公立之不足,即開學了,春節始業,不久即是五月,我去受訓時,會在會議決,五月五日,召開全縣小型運動會,不求太苛,因我到任才半年,只希服裝整潔,洗去過去之骯髒狀態,服色不雜,一色土布,便算滿足,鄉下不必一定參加,我會後馬上分巡各區,就地指導,以免兒童東跑西跑,徒勞往返。

今天到會人多,時間有限,當面一言難盡,大家對於縣自治有良好意見,書面提出,為振作精神起見,朝會必須實行,縣各單位所屬人員,每早六時三十分,舉行升旗典禮畢,分頭作業,禮拜一紀念週上,工作報告,已作未作,都要說明,我下鄉秘書負責,學校方面,由校長領導開紀念週後上課,我亦可輪流參加,以便和小朋友們見面!另外,教職員待遇問題,我在墨江調整增加不少,昭通大縣,那知財政收入如此之少,我當設法籌款待寬再論,目前待遇如此菲薄,望男女老師們,要知教學是精神事業,加倍努力!我尤感大多數女性老師州在家鄉支持,若個個都學男子足長跑了,則本地找不出繼起之人如何辦?

⑵下鄉巡視各區,除城中二三五區,未受訓前已巡視過一次,已知其大概情形,此次經由西門郊外第四區巡視,一遍,大半水田,農村散佈,循壩之邊沿順小河出了山峽,即到第八區地面,分為上中下三個段落,皆有市集,總稱洒雨河,成一狹長谷地,水從中間流出,能引水灌溉的不多,地雖不甚傾斜,由於地高水低,引不上去,因此,農人還是以種旱作物為主,其中略有栽水稻的田,取之山溪之水,旱作春季玉黍,秋季以前鴉片,今在禁令之下,依然如故,政府寓禁於徵,抽收稅捐,原則上終須禁種,我察看地形之後,使用抽水機,則發電一時不能作到,後來村人引我到上洒雨一處高地,隔一小山,那還有一山峽,將峽口築堤作高埂,可以蓄水流過小山來,沿高地開溝引水灌溉,則旱地可以成為水田,所憂者水源不大,乾季恐難有大量之水,足資水田之用!將上中下三段走完,時將五月,原定五月五日校閱學生服裝,亦準備有運動項目,擬先回城過五月五之後,又再巡視未到之區,必將全縣走遍,對於今後施政計劃,才可全盤定出,以資推行。

⑶校閱城區學生服裝,這是我上年初到任所規定,俟我受訓回來五月五革命紀念月舉行,不求運動科目如何,只要達到服裝整齊清潔,當然也準備有團體操,短距離徑賽、跳高、跳遠、籃球、排球,女生舞蹈,歌唱等,五月一日,即柬請各省屬機關,省立學校校長,教會中學校長等參加指導,並請駐軍和副師長為校閱官,開會如儀,由我報告校閱意義之後,即請副師長為校閱官及來賓陪回校閱,成績不致太差,已稱得上整潔二字,以後按照準備科目進行,績優者亦略有獎品,在科目終了,請副師長及來賓講評,全體贊美,以為過去學生人數少,一切太過馬虎,說我以很短時間,能有此成績表現。真是難得云云。

參加校閱學生人數,超過七千數百人,除城區縣立男女學生外,教會私立道明兩級小學十二班級亦參加,第五區閘上兩級小學亦有學生四班參加!第五區亦我初到新委區長遲天雲努方結果,他於區公所所在地閘上照規定整飾外,又在區所屬新成立五個初小,校址借用已取消偶像之寺廟房屋,惹起軍方許多麻煩,因前幾年軍方倒燬偶像,沒收其廟產,空留房屋,設立學校,廢物利用,有何不可!軍方組織一個什麼會,全縣寺廟公產均被沒收,空房他們亦作其所有,我用遲天雲於臨行去受訓,軍方為此認為秘書所作,由於前區長是他們的私人,故波及對秘書不滿!

⑷全縣共分九個區,尚有六、七、八、三區未去巡視,校閱學生之後,當回五區遲區長重去看他新成立幾所初小,因去六、七、八區,五區是必經之路,五區所距城才半天路,其轄出城不過五里路,即為五區所管,正路是滇川大道,我同遲區長是順著有學校地方前往,天明由縣府出發,沿路分往新成立幾個初小和學生見面講話各二十分鐘,在區所午飯後,上山下去到大岩洞七區公所,七區前去十里,和大關分界了!七區是狹長山溝,大岩洞、小岩洞,都是人馬店,從昭通下敍府宜賓,人背馬駝,聯絡於途,馬駝到老鴉灘今之鹽津縣,一切貨物,以船載運宜賓,宜賓水運上來的貨物,則在鹽津用馬駝,用人背或挑,凡駝運人運,必經七區宿一夜,然後入昭通城,七區一宿,越山嶺而達八區,大村落甚少,六區純是大山,為龍盧故里,名曰燕山,和永善縣鄰近,我因有事回城處理,以後終於未去燕山了!

⑸昭通全境只六區未去,也是有了結論,人口眾多之大縣,學校如此之少,及齡兒童乃至超齡失學老,不知凡幾?城區人口超過二萬戶,我到任曾令教局會同區公所調查學齡兒童,入學者六七千人外,失學及齡將萬,超齡也有幾千,在此情形之下,今後必以教育為中心工作,除城區已有啟文、武尚、德育女校、省立師範附屬小學,教會私立道明小學外,籌備在西門外一所大寺廟改建濟川小學,南門內江南及某會館籌辦昭通示範小學,二會館房屋甚寬,且係相連,目前江南籍人無幾,無人看管,蔓草叢生,整理出來,校園、球場、禮堂、學生宿舍,不虞缺乏,預擬辦廿四班級,既作示範,一切設備,力求完好!鄉區則應大加擴充,計劃五年,使全縣無失學兒童;中等教育,已有省立昭通第二中學,省立女子中學,教會私立道明中學,可暫從緩,惟擴充小學,師資缺乏,擬辦師資訓練所,招收中學畢業生,為需要在即,第一期半年畢業,此為救急,將來須延長授業時間。

工業,昭通城織布即有手織機達萬台。各區亦共有數千,我在京受訓結業後,曾去常州參觀小型電機織布廠,以昭通財力,可以借鏡;但用電問題,必待將來公路通達,才能運擴充電力之機械,過去電燈公司,費了很多運輸力量,搬來發電機,遍街小巷,照明已經不足,談不到工業用電了!他如打銅、打鐵、製革、製毡、製狗皮褥子,皮毛褂袍,各成行業,能改用電,前途無量!

農業,昭通壩子寬逾四五十里,長達一百二三十里,水利不興,十之七八不能種水稻,上中下洒雨河狹長谷地水由中間流去,不得灌溉之利,其中少數水田,取於山溪之水,如能在上流高地築堤,將水由兩邊山腳引出,辦到完全開為水田,增加收入,當然很多,而城所在壩子,亦可於五區閘上造一人工湖蓄水,不但有水之利,尚可將閘上風景放大,成為昭通觀光區,因昭通大壩水源,即由閘上山嶺下許多岩石內流出,出水岩洞外,乾的則就岩下修建寺廟供善男信女膜拜,昭城人士,常川遊玩暑天更可避暑,全城飲水由大竹管接來,供眾需要,在城西北隅開一水塘蓄水,每早挑水人來人往,穿梭擁擠,必須造成自來水,才合衛生。

商業,昭通為滇川來往中心,百貨雜陳,萬商雲集,省道未通,全憑土路以人馬力運輸,勞苦已極!但開人店馬店,堆貨店,西門外長達十里,故昭通商業中心,概在西關,商會在西門外,公稱在商會內,一年之中,過稱桐油超過一百數十萬斤,猪毛十餘萬斤,羊毛亦達十萬斤,花椒六七萬斤,吳于如之,他如天麻、五倍子、膽草、薄活、凡藥材類無數,廣洋雜貨,滇越鐵路未通以前,概由四川宜賓運經昭通轉運省,目前川貨如鹽、糖、菸草等,仍照舊由宜賓運昭再運銷各地,山貨藥材,大部由貴州各地運來,所以昭通是滇、川、黔三省貨物集散之市場。

昭通教建諸端,均構想於五年內做出良好成績?但經費為辦事之母,無米為炊,難責巧婦,昭通財政情形,人狗如此眾多,工商都有基礎?似應有相當收入,然而不然!-實際反不如墨江小縣,掣肘多無法加以整頓,良堪浩歎!

⑹全縣應興事業,諸如上述,先之整理財政,縣原有款產,軍方提倡什麼名稱以建設昭通,搜羅已盡!如全縣寺廟不少,他們倒燬偶像之後,提盡廟田廟地,空留些破濫廟房,上年我進京受訓後,新委五區遲區長天雲,推動力甚強,教育方面,除將區公所所在地之殘缺不完整之小學,數月之間,大加改進外,並利用廟房成立了幾所初級小學,班級雖少,設備亦尚不完全,然半年能如此,也屬不易!但因利用了廟房,軍方以為是屬他們所有,惹出許多潮濕氣,公稱收入以這末多貿物過稱,數目不小,他們亦囊括去了!使縣財源無法整頓,牲屠稅中央早有明令,撥縣作縣收入,以次於昆明之昭通城,一天殺猪不少,尤其冬天製火腿,宰殺更大,四鄉人口數十萬,猪畜亦有很大的數目,果然照案辦理,縣財政可資挹注,事關通案,雖然呈請,恐難照准!

⑺我自從政以來,必以明晰地方風土為先務,初任墨江如此,調來昭通亦如此,昭通為我赴昆明必經之路,求學時雖然經過幾次,只見其市場大,人煙多,而且一宿而去,一切情形,仍甚隔膜!此次,是來負推行縣自治為工作方針,必定走遍各區,以便就地方需要詳擬施政步驟,按步實施!除六區崇山峻嶺尚未去外,均已巡視得其所重,教育落伍,水利不興,應視此二事為中心工作,單就設學校以謀教育普及,款無從所出,種種困難,前已言之,所定計劃,成了畫餅不能充饑了;而私人自身方面,我受訓初回,已知家內送來現洋合計三千餘,早已用盡,離家不遠,自可求之家庭補助,不致斷炊,而公款無增加收入之希望,空空如也,教建都不能有所發展!屢次函達主席,詳述昭通空具大縣之名,地方財源如此,有負希望,不能如辭行請示時諄囑一切,見於事實,只有讓賢之一途,否則尸位素餐無建樹,徒增愧汗!既不能達知遇又不能對國家,更不能使自己心安,決請准予辭職各等語……呈函交上,終獲調走!省務會議;「昭通縣長李時另有任用,遺缺以王鳳瑞署理。」我心中欣喜,不希政府另有任用,仍還黨部供職,俟政治上了軌道,可以有為,又謀再度從政,以達我平昔成功縣自治之懷抱!不再投身政治,站在黨的立場協助推動縣自治更好!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2期;民國7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