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崗頭村

──中國傘兵的搖籃──

作者/李嘉靖

昆明市郊的崗頭村,本是一個原始而純樸僅百來戶人家的小村落。但在抗日戰爭末期,突然被時代風雲簇起了嶄新的風貌,一時,頗負歷史盛名。

由昆明市到崗頭村,可從昆朋城小東門搭乘當地別具地方風格的馬車北上,祇要車伕揚起馬鞭,一聲吆喝,那馬便應聲而起步,踢踢躂躂地前馳。沿著那條中間舖著瀝青,兩邊仍留有黃土的簡便車道,一路上便欣賞到稱香綠圃偶然白露振翅劃破藍天一色的農村景畫,約半小時即可直達。

另一條捷徑,可由昆明城北門出發,搭上不分貧富貴賤的交通工具──黃包車,緩緩而行。掠過寬敞的馬路夾道垂柳,流水小橋。那車伕素有節奏般的慢跑,經元大醫院前,繞過南菁中學,再越過森嚴廣濶的北較場營盤,藉此可與探幽尋勝慕名前往馳名滇都的「黑龍潭」,一覩唐松宋柏的遊客同行,約一刻鐘便可抵達。所以東西兩道會合處便是崗頭村,可謂「殊途同歸」了。

崗頭村西依連綿山麓,東臨萬綠田園。沿這村口西進,入夾谷山道,數百步,豁然開朗,便見先代佛家為普渡眾生所建立的兩座寺廟古剎,左右毗速於山間,在古木蔭隱之間,陪襯出那兒地靈人傑的佳境形象,一個佛事鼎盛的「小千世界」。(註一)

然而,由於政府為肆應抗戰,儲訓戰時支援兵馬,將這兩座寺廟古剎,權充兵營,駐進了「中國陸軍突擊傘兵司令部」。至抗戰末期,由於盟軍納入抗日作戰序列。同時,基於戰略上的需要,始於民國卅四年四月八日,組成「中美聯合傘兵部隊」。於是崗頭村的社會,時代背景,遂而起了實質上的變化。

當年筆者由於 響應蔣委員長號召知識青年十萬從軍運動,入營北較場!青年遠征軍第二○七師。初期集訓,因鑒於中印公路通車需要,一部同志被奉派前往加爾如答,一部份同志則依意願納入傘兵部隊。因之,得以報名,逕與崗頭村結下不解之綠。

傘兵部隊隊慶那天。四月八日,昆明市晴空萬里,在北較場廣場週圍,聚集了無數的觀眾,欣賞這支時代的寵兒──傘兵實施「空中跳傘」表演。事實上,也是傘兵部除第一大隊一中隊官兵自成軍以來,完成了基本訓練後的一項初級跳傘訓練。當一架C-46型運輸機在航空一千呎由遠而近飛來,對準了地面標示「T」字印板和煙幕掠過廣場,傘兵健兒如蛟龍般自空而降,朵朵白雲,點點流星,在空中冉冉飄落,寫下了中國傘兵空中跳傘的第一史頁,令人與奮高歌。

崗頭村傘兵訓練基地的軍訓,勿論基本、戰鬪、跳傘等全程期教育,都是美軍負責的。部隊採中美混合編組,即副主官、技術長官等,悉由美方充任。裝備美制,服裝亦由美方供補。當時期中,翻譯官卻成為中美官兵間及教育訓練中的橋樑──

部隊經接受體能、射擊、戰鬪(兵器技術)結訓後,即調往宜良(雲南迤東區)接受特種作戰訓練,特別著重「獨立作戰」與「小部隊戰術」,經四週完成所有進度。同時,為接受校閱,大夥兒忙忙迭迭整裝待發。某夜,乘火車回昆明,不料途中火車未到站停車,隨即奉命下車陡步轉進××機場,實出人意外。同志們相互置疑,不得其解。直到司令官李漢萍將軍座車抵達,蒞臨訓示,方知部隊奉命空降廣西,突擊丹竹機場。丹竹機場(軍用機場)位於廣西平南縣,右毗柳江──沿柳州流入珠江,左接壤蒲陽崖山,地勢險要,乃廣州西進咽喉,本次作戰使命,在遂行配合與籌應國軍「反攻廣州」。

在作戰構想的執行,DD──-七月十四日,我突擊大隊區分為第八隊攻佔蒲陽崖。第八隊夜伏柳江迎襲捂州西進支援船舶。第十隊突擊鳳凰山,直接控制丹竹機場……。

我們由十四日夜至次日下午四時,經激烈攻勢與抵抗,日軍敗退,我軍損失輕微。

──由於我軍勝利,部隊奉命集結丹竹鎮。在待命中,突聞張發奎將軍座機降落丹竹機場,旋即乘船前往廣州。亦因之帶來了日本無條件投降的消息,興奮中部凱歸南京,直到來臺。四十年前如昨日,崗頭村中國傘兵的搖籃,如今夜半夢過,不勝依依難忘這段戰鬪──最後勝利的光榮生涯。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2期;民國7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