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緬公路

作者/杜宇

不要說這只是簡單的現實;

試想沒有血脈的軀體,沒有油管的

機器,你們該起來歌頌:就是他們,

(營養不足,半裸體,掙扎在死亡的邊沿)

就是他們,冒著饑寒與瘧蚊的襲擊。

每天不讓太陽占先,從匆促搭蓋的

士穴草寞裏出來,揮動起原始的

鍬鏟,不惜僅有的血汗,一厘一分地

為民族爭取平坦,爭取自由的呼吸。

× × ×

歌唱呵,你們,就要自由的人民,

路給我們希望與幸福,而就是他們

(還帶著沉重的枷鎖而任人播弄)

給我們明朗的信念,光明閃爍在眼前。

我們都記得無知而勇敢的犧牲,

永在陰謀侵略而迫害苦難的一羣

與一種新聲音在響,一個新世界在到來,

如同不會忘記時代是怎樣無情,

一個浪頭,一個輪齒都是清楚的教訓。

× × ×

看,那就是,那就是他們不朽的化身

穿過高壽的森林,經過萬千年風霜

與期待的山嶺,蠻橫如野獸的激流,

以及神秘如地獄約瘧蚊大本營,……

就用勇敢而善良的血汗與忍耐

踩過一切阻擋,走出來,走出來,

給戰鬪疲倦的中國送鮮美的海風,

送熱烈的鼓勵,送血,送一切,於是

這堅韌的民族更英勇,開始歡笑:

「我起來了我起來了,我已經自由!」

× × ×

路永遠使我們興奮,都來歌唱呵!

這是重要的日子,幸福就在手頭。

看它,風一樣有力,航過綠色的田野。

蛇一樣輕靈,從茂密的草木間

盤上高山的背脊,飄行在雲流中,

儼然在飛機的坐艙裏、發現新的世界,

而又鷹一般敏捷,畫幾個優美的圓弧

降落下箕形的溪谷,傾聽村落裏

安息前歡愉的匆促,輕煙的朦朧中

溢著親密的呼喚,人性的溫暖。

於是更懶散,沿著水流緩緩走向城市。

× × ×

而,就在粗糙的寒夜裹,荒泠

而空洞,也一樣負著全民族的

食糧;載重車的黃眼滿山搜索,

搜索著跑向眾人的渴望;

沉重的橡皮輸不絕滾動著,

人民興奮的脈搏,每一塊石子

一樣覺得為勝利盡忠而驕傲:

微笑了,在滿足而微笑著的星月下面,

微笑了,在豪華的凱旋日子的好夢裏。

× × ×

征服了黑暗就是光明,它曉得;

你看,黎明消息已寫在

每一片雲上,攢湧著多少興奮的頭顫,

七色的光在忙碌調整布景的效果,

星子在奔走,鳥兒在轉身睜眼,

遠處沿著山頂閃著新彈的棉花,

滇緬公路得萬物朝氣的鼓勵,

狂歡地引負遠方來的貨物,

上峯頂看霧,看山坡上的日出,

修路工人在草露上打欠伸,「好早啊!」

× × ×

早啊!好早啊!路上的塵土還沒有

大羣的起來追逐,辛勤的農夫

因為太疲勞,肌肉還需要鬆弛,

牧羊的小孩正在純潔的忘卻中,

城裏人還在重複他們枯燥的舊夢,

而它,就引著成羣各種形狀的影子

在荒廢久年的森林草叢間飛奔:

一切在飛奔,不准任何人停留,

遠方的星球被轉下地平線,

擁擠著房屋的城市已到面前,

可是它,不能停,還要走,還要走,

整個民族在等待,需要它的負載。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12期;民國7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