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七十二年行憲護國紀念獻辭

作者/簡爾康

雲南起義之役,其對國家民族之貢獻,常被學者肯定為「再造共和」;而實行憲政之舉,亦嘗被世人侷限在「實踐民主」。揆之實際,兩者皆為國民革命之一環節,本其一貫之精神,以「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為前提。「再造共和」,「實踐民主」,皆須有國家之自由平等,而後可以真正求其實現。反之,若國家在國際間,受制於他國,而不得自由,處於較劣之地位,而不得平等,國家徒有「共和」之名,而主權並不在民,人民能為國之主,無國家亦無力予以保障也。

「雲南起義」,世亦稱為「護國之役」,嘗試思何以有此一稱?蓋由於民國四年,袁世凱圖謀篡「中華民國」為「中華帝國」,改民國五年為「洪憲元年」,唐繼堯與蔡鍔、李烈鈞諸先烈,共謀起義於雲南,以事申討。得鄰省貴州護軍使劉顯世,四川師長劉存厚之贊助。十二月二十三日用雲南都督唐繼堯,巡按使任可澄名義,電請取銷帝制,限二十四小時答復,屆時接復而未得要領,遂於二十五日正式宣布獨立,並組織軍隊,從事討伐。所組之軍名為「中華民國護國軍」。竭雲南全省之力,組成三軍,分別推蔡鍔、李烈鈞、唐繼堯為第一、二、三軍總司令。三軍中第一軍最精銳,由四川進圖湘、鄂;第二軍由廣西出湘、粵以圖贛。第三軍由唐督統率坐鎮雲南居中策應。貴州繼雲南之後,首先響應宣布獨立,因而有「雲貴起義」之說,由於師出有名,進展神速,四川之師,下瀘州,據納溪,民氣大振,響應者眾,繼起者多。民國五年三月陸榮廷獨立於廣西,四月呂公望獨立於浙江。李根源復與岑春煊組織兩廣都司令部於廣東之肇慶,同月即由滇、黔、桂、浙、粵五省,在肇慶組織軍務院,以唐繼堯為撫軍長,岑春煊為撫軍副長,與北京政府對抗。袁氏雖見勢不佳,先於三月二十二日撤銷帝制,但仍戀棧總統職位,而護國軍則堅持袁氏退位,湘、鄂、贛、蘇等有,繼宣告獨立,護國軍聲勢益張。袁之內部段祺瑞、馮國璋等亦與護國軍暗通聲氣,而其心腹川督陳宦、湘督湯薌銘,亦為形勢所逼,宣布獨立。袁氏迫於眾叛親離,於六月六日憤恚而亡。護國之功告成,七日軍務院與護國軍之組織亦撤銷,但「雲南起義」與「護國之役」之名義,則永遠昭耀史冊也。

推源袁氏之所以敢於稱帝者,實由於有日本為之後臺。當第一次世界大戰之際,歐洲各帝國主義,暫時放鬆對中國之侵略,日本則乘此機會,企圖獨佔中國。日本偵知袁氏有稱帝之野心,其特務組織黑龍會,乃向日本政府提出滅亡中國之計劃,日本政府遂於民國四年元日,向袁氏提出二十一條約,作為支持其稱帝之條件,全文分為五號,前四號為取代德國在山東侵佔之一切利益,在取得「南滿」、「東蒙」之土地所有權,在掠奪鋼鐵煤礦之開採權,在獨佔沿海島嶼。而其第五號則為中國聘用日人為軍事、政治、財政顧問,中日合辨警政、兵工廠等。袁氏於五月九日與日本簽約,除言明第五號容後洽商外,餘均全部接受。全國視為國恥,而有學生罷課、工人罷工、商人罷市之舉。是則袁氏不僅為專制之魔,亦賣國之賊也。若使得稱其心,如其意,登上最高之位,掌握最大之權,成為日本帝國主義之鷹犬,則中國豈非期鮮之續,日本之屬?而或中國人民全體,亦為日本之奴也!「雲南起義」之功,豈止於「再造共和」而已乎?稱為「護國之役」,乃名符其實也,宜哉!

中國行憲,雖始於中華民國三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但行憲之運動,卻與國民革命之發軔,同其久遠,懸三民主義為目的。歷經軍政、訓政、憲政三時期而完成,不僅為憲政舖設軌道,為憲政排除陣碍,且培養人民護憲之力量,使其有組織,有方法,有勇氣,為憲法而奮鬪。我國之行憲史亦即國民之奮鬪史。 國父昭示吾人:「憲法之成立,唯在列強及軍閥之勢力顛覆之後」者,即此文故也。

因是中華民國憲法,明定「中華民國基於三民主義,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而在序言中揭示憲政之目的有四,曰「鞏固國權」、「保障民權」、「奠定社會安寧」、「增進人民福利」。四者之中,以「鞏固國權」為首者,蓋國權鞏固,而後可以言「民權保障」,言「社會安寧」,言「增進人民福利」。三十餘年我臺澎金馬復興基地其所以能實施中央民主、地方自治,而民權伸張,民生樂利者皆由於我政府勵精圖治能在復興基地,「鞏固國權」之所致也。

中共竊據大陸後,為欺騙民眾計,自民國四十三年起,曾先後頒行四部憲法,由於中共偽政權,係在蘇聯卵翼下成長,近十餘年與蘇聯之關係雖若即若離,但民國七十一年修訂之偽憲,仍未脫離蘇聯之窠臼,而在偽憲序言中明言:「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和社會主義事業的成就,都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各族人民,在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指引下,堅持真理,修正錯誤,戰勝許多艱難險阻而取得的。」並謂「今後的根本任務是集中力量進行社會現代化建設。中國各族人民將繼續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在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指引下,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基此歪曲理論,偽憲第一條明白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基本制度,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破壞社會主義制度。」三十餘年來,大陸同胞,在中共控制下,吃不飽、穿不暖、住不安、行不便,還須作馬列思想之奴隸,依照其劃就之範疇設想。後之大陸同胞,依照偽憲法規定,仍須在「堅持中共領導」、「堅持馬列主義」、「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社會主義道路」下偷生,其無焦類可知也。

我雲南同胞在袁氏稱帝之際,洞觸其禍國殃民之害,將陷國家於危急存亡,陷人民於萬劫不復。勉為擎天之一柱,而下孤注之一擲,首興護國之師正氣一張,四方響應,危局得挽。現我政府在復興基地,經三十年之生聚教訓,早已完成三民主義模範省和三民主義模範市之建設,並揭出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之號召。又是我三迤健兒,挺身發難為國家開拓新運之良機。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必然是以中華民國憲法,作為政治規範,經濟綱領,與社會標準,始可以除中共四堅持後遺症,深盼我海內之三迤健兒,步伍護國先賢之後,本護國之精神拓展行憲之大業,在政府領導下重光大陸,完成三民主義之國家建設,中國能億萬斯年雄鋸世界!後之視我輩者,亦當如我輩之視護國先賢焉!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三期;民國7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