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歸憶親訓

作者/張鼎鍾

張鼎鍾女士係蒓老長女公子,臺灣王安電腦公司董事長馮源泉先生之夫人,現任師大教授原兼圖書館館長。今夏榮獲印地安那大學資訊科學與圖書館哲學博士。

謹此致賀                             編 者 謹識


父親已逝世四年餘,母親見背亦已十載。心中的哀喪無法因時間而沖淡;相反地,更與日俱增。每次出國的時間若超過一週,必將兩老遺像恭攜到旅居所,以便隨時瞻仰膜拜。音容宛在,似乎每時每刻都和我們在一起,其一言一笑都歷歷在目。父母親生前以言教身教訓勉我們要持家節儉,為人忠孝,工作勤奮,敦親睦隣,恪遵禮、義、廉、恥的道德準繩,這些訓示和實踐,時時都湧上心頭,也啟示並影響了我們一生的言行。

回憶父母親生前生我育我四十六年,在詩文中給了不少的薰勉,雖然老人家一生撰述甚多,但其中庭訓形諸於詩句者雖不多,卻主宰了也引導了我們的過去與未來,此次雲南文獻邀稿謹恭錄如後,以誌不忘。

從小身體孱弱,父母親時以為慮,可能也是因為父親在半百以後才生我,對這個老來的長女也十分疼愛。我的天資不算遲鈍,尚自知努力。年青時,在求學方面從來沒讓老人家操心過,但體質不佳,的確也使老人家傷了不少腦筋。臺大畢業後工作兩年,為了給同學精神上的支援,一齊報考留學考,未料自己也上了榜!依當時的家境不可能去自費留學,所幸有些同鄉長輩和友人的熱心相助借貸給我路費及保證金,加上半工半讀,在極艱苦的狀況下完成碩士學位。離臺前父親的期勉表現在下面的詩句裏:

十年江左客新都 水秀山明毓掌珠

生甫三齡隨蜀道 行將萬里奮雲衢

浮家晚景偕鷗侶 淑世清聲俟鳳雕

此去攻研休太苦 自強先要健身軀

這首詩中,父母親特別強調身體的主要性,更對我有無限的期許。父親對於母親教養我們克勤克儉的美德十分推許。外子源泉和我在美結婚時,老人家雖未能親往主持,但寫了一首詩來勉勵和祝福我們:

兩家原世誼 萬里締姻緣

幼即天倫篤 俱由母教賢

克勤業自廣 相敬愛彌專

合德成雙璧 同心到百年

結婚後,思親心切,源泉和我都常感到父親不斷自修的精神,而體念出繼續進修的重要性;所以在工作之餘,拖著疲乏的身體,仍舊繼續在哈佛聽課進修,父親得悉此事,甚是嘉許,賜給我們四首小詩:

鍾山毓秀惠泉清 江右滇南各長成

隨國播遷東海嶠 復先負笈渡重瀛

兩家氣誼本如醇 嘉偶天成信夙因

詩禮克承工且讀 夙興夜寐總思親

相敬如賓笑語溫 齊眉鴻案古風存

掌珠掌上珠先掌 兆桂徵男得美孫

合巹於今正二年 秦嘉徐淑并稱賢

同心儷德邀天眷

在源泉和我偶有意見不同時,則不禁想起此詩,而相互忍讓。

小女美孫自十八個月大就回到外祖父母身邊接受祖國教育,贏得兩位老人家的百般鍾愛,父母親也深深地享受到含飴弄孫的樂趣。當她十歲的時候,父親將歷史上著名好孩子和傑出婦女種種義行美德的例子,寫成一詩來勉勵她。四年前,當她出國讀大學時,父親突然一病不起。美孫得知後,心中痛楚不能自已,趕回來想見外祖父一面,希望外祖父在彌留之時,因愛她而再度清醒;苦苦哀求公公醒來,公公除在眼角上流出幾滴淚珠,再也不應美孫的呼叫捨她而去。美孫含著沈重悲哀的心情,返回美國,而今年她已畢業了,公公也離世四年了,老人家的期望洋溢在下面的詩句中,這將是照亮美孫一生的明燈。

陸績六歲知懷橘 孔融四歲能讓梨

弘景五歲便能文 李認七歲解賦碁

黃香九歲常溫席 祖瑩八歲喜吟詩

凡此仁人與孝子 古來列女亦如之

甄后九齡耽筆硯 道蘊才工詠絮詞

樂天有女白金鑾 十歲喜書北山移

如此名媛俱幼慧 巾幗何曾遜鬚眉

國民革命為前鋒 秋瑾諸賢皆英雌

邇來世象炫新異 太空競賽正風馳

物質文明爭強霸 彛倫道義感陵夷

汝生國外新環境 幼識國中舊禮儀

科學方程父作範 文章義理母為師

琅琅上口英京語 念念中懷故國思

文貴在達須雜言 業精於勤戒荒嬉

少小已誇蘭玉質 長成當顯鳳麟姿

十齡初度能知勉 萬里前程自可期

范岫宣稱中外賓 臨川合賦雛鳳辭

經我十年年九五 看汝學生結帨時

父親的文學造詣很高,而我們都因為生活和升學課程的壓力,及在抗日戡亂,時局動盪下,並沒有善於利用時間向父親好好的學習,致而知淺學薄,常常感到自慚。八歲時曾拜義父何叙甫先生為師,學習山水畫;雖無特殊才氣,但尚能抒我情懷。十年前繼由何懷碩先生的指導再執畫,所作雖然不是佳構,但父親都給了無比的鼓勵,為我的兩幅作品題耑。

一首是為鍾兒題畫竹:

晴窗閒寫竹 馨潔不忘供 尋筍冬將至 情應似孟宗

第二首是為我題山水畫:

山似西陵峽 嶙峋壁有隴 浮雲看玉壘 萬里溯吳艘

民國六十二年母親突然去世,父親年邁喪偶其悽情可想而知;我們心中很不安,遷居在一起以便晨昏定省,有盡奉養之責。民國六十六年,在師大任教並擔任圖書館館長職務,每日忙碌,自己生日當然不記得,那時父親已經九十二歲高齡,對我的生辰還記得很清楚,那天早上我去父親臥房請早安時,父親給了我一張用正楷寫的墨寶,以一百個字來勉勵祝福我,當時我感動得不能自持,而淚如雨下。這一百個字也是他老人家當時的生活和心情的寫照:

鍾兒甲戌生 今年四十四

泉婿四十八 合為九十二

適與吾年齊 天倫增韻事

吾老得安閒 婿兒敦孝義

夏清而冬溫 務求使吾適

夕膳與晨饈 馨潔必先試

養忘善承顏 供奉無不備

諸孫慧且勤 繞膝多佳致

臘鼓正催年 值兒生日至

貽珍誌吉祥 事事長如意

記得十餘年前王宣老們的公子王逵九博士學成歸國,父親很讚羨地指示我們說:「學無止境學貴於恒,你看王博士能攻到最高學位,是多麼值得稱讚的事,你們都已有子女,應該多鼓勵子女有恆心,多讀書。」當時我體念出老人家對子女及年青人的期望,我就經常利用暑假不教書的時候先後赴夏威夷大學和英國進修。六十八年父親去世後,我決心擺脫師大的行政職務,到美國去繼續深造,經過一年時間申請學校和準備;到六十九年九月一日父親逝世週年後那一天,上午誦經紀念,下午即踏上旅程赴美國印地安那大學圖書館學及資訊科學研究所攻讀博士學位。那時已經是個將近半百的人,再重作馮婦入學苦讀三年,這一千多個日子確是歷盡艱苦,可謂是臥薪嘗膽,今年的八月終於通過了全部三大考試關口,撰寫了卅萬字的論文、完成了哲學博士學位,成為我國第一個在美國取得資訊科學與圖書館學哲學博士學位,返國服務的女生。以半百之齡,離子別夫,辭去工作,鼓起勇氣去讀書,這股勁完全是受到父母親生前的啟示和鼓勵,及冥冥中父母親在天之靈的呵佑。並得到外子源泉全力的支援,孩子們的諒解,使我能咬緊牙關,突破困難,終於如願以償,足可安慰父母親於九泉之下。但另一方面我一直耿耿於心的是父母所授之身體髮膚未能善加珍懾,甚感罪疚萬分。完稿於母親逝世十週年紀念日(民國七十二年十一月卅日)。


張鼎鍾榮獲哲學博士

(本刊訊)張鼎鍾女士原任國立師範大學圖書館長。任內提倡我國資訊事業推動圖書館自動化作業,促進國際學術交流活動深有績效,惟秉承蒓老遺訓,於六十九年辭去館長行政職務,再度赴美,入印地安那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於今夏獲得該校資訊科學與圖書館學哲學博士;且為我國在美取得該項學位返國服務之第一學人,不僅為國人之榮譽,亦吾鄉之光榮。張女士孝行篤真,敦品勵學,為鄉人所共義,此次學成歸國,為應本刊徵稿特將蒓老生前庭訓雜咏予以批露,尤為彌珍可貴。並經理事會決議邀請在雲南起義紀念會作專題講演。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三期;民國7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