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公教澤永惠忠貞

作者/譚偉臣

引言

黨國元老伯公李宗黃先生,字伯英,乃吾滇鄉賢大老之一,其一生治軍、治黨、治民、治學均為擧國上下所崇敬所效法,先後參加辛亥建國、護國、護法、抗日剿匪,官至雲南省政府主席,隨政府播遷來臺,歷任總統府國策顧問、國民大會主席團主席,領導中國地方自治學會,出任理事長,並首創中國地方自治函授學校,出任校長,以其省主席任內之省政府主任秘書申慶璧鄉賢,為中國地方自治函授學校教務主任兼教授,網羅全國學術界名流任各班教授,將校務辦得蜚聲中外,交相讚譽。伯公校長,與申主任慶璧(字完白),二公數十年來,桃李滿天下,其教澤之廣被,筆難盡述,恕筆者以中國地方自治函授學校第四屆高級班畢業學生之立場,專敍伯公教澤,永惠我忠貞部隊部份,藉彰教澤,以勵來茲。

痧書出版 請教識韓

我與 伯公是這樣認識的,民國四十二年十二月中旬,我奉雲南省政府主席李彌將軍之命,自滇緬邊區雲南省反共大學行政隊來臺侍醫,主席之心臟性腦溢血(中風)症,隨雲南反共救國軍第九批,經泰國乘飛機來臺,之後,被編入國防部直轄之忠貞部隊指揮部服參謀業務,先後成立了將官隊、校官隊、第一大隊,公餘之暇,著有「痧症之研究與治療」一書,經 炳公李彌將軍賜題封面,擬在臺出版,時因有軍人身份,又係處女作,不明出版手續如何辦理,方不致觸法?炳公給我一個名片,要我親自去臺北市牯嶺街十七號向伯公求教,時值四三年七月下旬,既雨又熱,適值 伯公在臺北市植物園花圃大廳主持中國地方自學會會務,我又到植物園時,幸會務已結束,承 伯公於中國地方自治學會主辦之中國地方自治函授學校校長室接見我。承殷殷垂詢:問我是那縣人?在滇緬邊區擔任何職務?去拜見的主要目的為何等,一一詳詢。我呈上炳公名片並扼要說明:我是彌波縣籍,上海中國中醫學院全科研究班畢業後,返滇行醫,卅八九年間與鄉人劉堯澤、潘子良、戴靖國、周利東等,組續迤西反共救國軍,先後百餘次與土共血戰,繼因盧漢投匪,大陸沉淪,隨軍事轉進到滇緬邊區,投效 炳公,繼續反共復國大業,初發表為雲南省府秘書,以國土未復,派駐景棟招兵主任化名王貴,不幸被緬兵逮捕入獄,蒙 炳公請景棟小官幫忙釋返雲南總部,復奉派為國軍廿六軍政治部科員。承副軍長兼政治部主任楊兆麒將軍於四十年冬將我們這批人帶同雲南省政府所在地──猛撒。嗣蒙 炳公將我們這批堅決反共鄉親,集中調到雲南反共大學行政隊受訓。因被聯合國向我政府施加國際壓力,為解除國民政府在外交上之困難,奉 蔣總統令。忍痛撤來臺灣。伯公問:你在軍中怎樣做醫生?我答:我是反共大學訓導處科員,兼雲南省立興滇中學校醫(中醫),並在行政隊帶職受訓,利用公餘著有「痧症之研究與治療」一書,擬在臺出版,不明現役人出版醫書手續,所以蒙 炳公指示,特來向 伯公請教的。

伯公問:反共大學,顧名思義是一所軍事學校,而竟有行政隊之設,實屬創擧,可見你們主席(指李彌將軍)不但是一個國際聞名的軍事家,也是政治家。繼問:你們反共大學除行政隊外?還有些什麼隊?再就是行政隊的宗旨為何?你在訓導處,必知之甚詳,我說:大體說來分軍官隊、學生隊、財務隊、通訓隊、後勤隊、儲備隊、察生隊、機砲隊等。炳公訓示有四:一,要親愛團結鞏固我們共同反共的陣營。二,要自力更生反求諸己。三,要打回雲南聚殲匪共。四,要建設雲南完成我們復國的使命。以上四大要求,是全校師生的宗旨,包括行政隊在內。

伯公說:所謂「行政」應該是學習地方自治之民、財、建、教為本才對。我答:我們除民財建教外,尚需學軍事、地政、警保、法律、戰地政務和統一接收、部隊政工等項目。伯公聞之,十分愉悅的說:看你年紀青青,不但是位能著書立說的醫生,而且還是個具有相當地方自治知識的鄉人。很難得。聽說:你們在滇緬邊區吃了很多難為人知的苦,也為國家建立了反攻復國的自由基地,你們也為同鄉樹立了忠於三民主義,忠於 國父和領袖反攻大陸復國建國的模範。其實,我們雲南同鄉,人人都能吃苦耐勞。

公誠弘毅 實學實用

就拿我們首創這所中國地方自治函授學校來說罷。本校決定以「公、誠、弘、毅。」為本校校訓。「以集體講學,綜合研究,苦學苦修,實學實用,人人教我,我教人人。為本校治學信條」。記得本校:「民國四十一年八月一日,第一屆開學之初,人財兩缺,把握毫無,全憑少數同仁,尤其是申主任(完白)苦幹、硬幹,自力更生,無論一字一句,一草一木,均係獨創,而無因襲。並賴各位教授,所編之講義,所授之方法,均係經國之寶典,與心血之結晶。終於成立了,高級班、普通班、專修班普通行政科、專修班教育行政科、專修班土地行政科、專修班兵役行政科、和基幹班等各科。而所有同學,在此求學期間,均能尊師重道、服膺勿失。學校與學員之間,充分表露親切、暖溫、熱烈、誠懇、一心一德、合作互助之美德。

伯公繼續說道:本校是以:「提高自治人員品德,充實自治人員智能,增進自治行政效率,培養自治優良風氣,輔導自治人員參加高等和普通考試,以培育自治及建國人才為宗旨」。普遍發生苦讀苦修,實學實用之影響,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之學風。短短年餘,已譽滿全臺,承學術界稱為教育史上未有之奇蹟。我們當然不能以此自滿,而更戒慎恐懼,隨時警惕。所有同學之學經歷,從中將到地方鄉鎮基層行政人員,應有盡有。目前臺灣一切都講究制度化。所以如果你們忠貞部隊的官兵。能參加本校就讀,繼續學業。由本校專業人員,輔導參加政府擧辦之國家高普考試及各種基層考試。將來升遷就業均益處很多。尤其你們行政隊來臺的同鄉,同學,更應該參加本校高級班。將來光復大陸,報效國家,就更能發展長才了。你的大作能不能寄來給我看看?我答。當然可以,伯公說,你最好去看看申主任,大家都是同鄉,他會告訴你就讀本校的一切手續和方法。伯公十分親切健談,我們一談就談了兩個鐘頭,我遵示去教務處拜見主任申完白鄉長。同樣獲得親切之接見。既說明入學之種切,又給我許多張報名表和郵政劃撥單,並送我幾本中國地方自治半月刊,帶回新竹忠貞部隊指揮部。

忠貞部隊 入學熱潮

返忠貞指揮部後,我立即將伯公和申主任對我忠貞部隊之期望,向指揮官向軍次和副指揮官楊兆麒將軍暨校官隊隊長劉奇雲,第一大隊長李彤惠諸長官報告,大家均贊成,我逐將帶回之大批報名單,郵政劃撥單等,分發給各單位願入中國地方倉治函授學校者,自己填妥後,仍交我彙集呈報校方。一時掀起入學熱潮。因為國防部忠貞部隊,全由滇緬邊區撤來臺灣之雲南省政府人員、雲南反共救國軍、暨雲南反共大學生所組成,約百分之九十以上,均為雲南同鄉,學歷高低,懸殊很大,如就讀函校,畢業後,既可增添學歷,更可增添知識。尤其是:「中國地方自治函授學校,係在臺灣首創之函授學校。教育部有備案,臺灣省教育廳也有備案,更重要的在臺北市教育局有立案,其畢業成績,是政府所承認的,有了畢業證書,既可參加各種公職人員競選,亦可參加政府和民間擧辦的各種考試,因此,不但雲南同鄉爭相報名,就連其他省籍的官兵,亦爭相報名就讀。

拙作問世 鄉情洋溢

剛辦好新竹忠貞部隊將校兩隊之報名入中國地方自治函授學校手續,我又奉命調國防部忠貞軍官第一大隊大隊部書記官職,遂到臺南縣治所在地──新營駐防。未幾接 伯公賜復函云:

偉臣鄉兄惠鑒:

八月廿一日函悉,精研歧黃濟人之術,醫人而復醫國,至為欽佩。現行出版法,「對於出版物之管制,係採追懲制」。即是出版自由,並無手續,只要有書舖承印,自己負責可也。吾

兄佳作「痧症之研究與治療」,為有益社會人類之著作,儘可付印,功德不小。專此函復,並頌

台安

弟 李宗黃 拜啟 八月廿四日

拙作因此於同年九月尾而得以問世,並洋溢著濃厚的鄉情,伯公賜題:「仁心仁術,壽國壽民」。陸軍中將舒榮鄉長賜題「濟世良方」。立法院外會召集人立委陶鎔鄉長賜題:「回生仁術、醫學寶典」。並蒙鄉長楊兆麒將軍賜序,此可能為我滇人在臺出版之第一本中醫著作,亦顯示吾滇人之團結奮鬪精神,使我終身感激無涯。

就讀函校 再起高潮

我們忠貞軍官第一大隊由我發起就讀「中國地方自治函授學校」高潮,除大隊長李彤惠將軍宣佈希望大家踴躍報名外,一中隊長盧耀聲,二中隊長甫景明,三中隊長朱懷寶,四中隊長沐永和,均響應官兵入學,因各中隊之政工人員,財務人員,均係雲南反共大學行政隊和財務隊的同學,其餘官兵大約百分之七十以上,都在雲南反共大學受過短期或養成教育,故發動至易。尤其第四中隊隊長沐永和,原為雲南反共大學行政隊副隊長,編在他隊上的行政同學不下三十人,全體智報名就讀「中國地方自治函授學校」第四期高級班。

此時:國防部忠貞第二大隊已成立,駐防臺南縣之學甲鎮,大隊長劉奇雲與我交厚,該大隊部暨各中隊長,亦與我第一大隊編制相同,政工、財務、隊職官,皆為我反共大學同學,所以一經我發動,同學們均紛紛踴躍報名就讀。

之後:忠貞軍官第三大隊成立,大隊長羅漢清,第四大隊長高嵩嶽,第五大隊長張復生,均支持官兵入學就讀。

第十二軍官戰鬪團成立,除原有之五個大隊外,又編入直屬勤務隊、直屬戰砲隊、獨立步兵營、獨立軍官隊、步兵第一營、第二營、重兵器速、步兵第三營、其防區:可謂已遍及全省,皆風起雲擁,紛紛報名加入伯公所創辦的「中國地方自治函校」各班就讀。

春風化雨 桃李芬芳

國家的強弱關鍵,乃在是否能充分運用人力。人力品質的良窳,是國家現代化的因素。也等於國勢強弱的因素。當然:改進人力品質的唯一途徑,就是教育。

炳公於國難當頭,在蠻荒絕域之原始森林中,創辦雲南省反共大學,不辭萬里召賢,禮聘優良教授來辦教育,其高瞻遠矚,固非一般軍事家和政治家所能望其項背。

伯公則以函授方式,加強忠貞部隊的素質,使能適應臺灣一切制度化的環境。在伯公高懸「提高自治人員品德,充實自治人員智能,增進自治行政效率,培養自治優良風氣,輔導參加高普考,以培育自治及建國人才」之宗旨下;忠貞部隊遂參加了國軍政治高普考,國軍各種軍職專長考試。以我個人為例;四十三年八月尾報名就讀函校第四屆高級班,四十三年年終,參加國軍政治高考及格。四十四年春參加國軍軍職專長特考,一連串考取了文書官、民事官、政工官、戰地政務官。其他同學,雖未必都每人老取四個軍職專長,然有的考取一兩個專長的,亦大有人在。反觀在臺國軍,調來我忠貞部隊服務之長官,或同事,和部屬,他們的考試成績,總括起來,經我統計分析,竟落忠貞官兵之後!真是:「春雷一聲,萬綠齊茁於廣野!」忠貞官兵所有參加函校同學,莫不如沐春風,經短短數月的春風化雨之後,開出來的花,爭妍鬪艷,萬紫千紅,結出來的果,頂大甜美,桃李芬芳。直接提高了這一代的素質,間接提高了我忠貞官兵子子孫孫的素質。

自治之家 踴躍捐輸

伯公為全國同學到臺北市參加各種考試,人數眾多,住宿難覓,遂發起同學捐輸,建一「自治之家」於臺北市。因學費均由各隊政工同學彙繳,一大隊則由我彙繳,所以發起捐輸至易,由彙繳同學每人先認捐三股,其餘同學則多寡不拘,當然多多益善。因此自治之家,亦於短期間即建立起來,造福同學。我雖從未去過自治之家住宿,但據去住宿過的同學回來說,「自治之家,不但招待親切而週到。令人有賓至如歸之感,簡直就像在自己家裏一樣的自由和方便。尤其於參加政府擧辦之各種考試時,校方均於自治之家內,設有各科專門輔考教授,輔導同學,高分中考」。

師恩浩瀚 惠我獨多

中國地方自治函授學校的同學,我自信是受恩惠最多的一人。諸如:學校常頒發獎品給我,伯公校長,申主任(完白)常常頒函加勉我。四十四年五月廿九日,我畢業於四高班,是年秋,我奉國防部參謀總長彭孟揖令,特准資遣下來長醫。克紹箕裘,恢復祖業,開設雲南「同濟堂」中醫診所於臺南縣治所在地──新營。辱承 伯公校長賜題匾額及診所市招。凡為開業前所需與考選部,考試院,衛生署之聯繫工作和手續,均蒙 伯公和申主任,或函電聯絡,甚至移尊親往交涉,始得順利進行,如期開業。到臺北辦事經常到 伯公和申主任府上叨擾鄒廚,屢蒙盛筵招待。使我五衷銘感。逢年過節,郵送一點點土產什麼的,伯公均來示,囑千萬不要「年年多禮」。那怕是我自己農場上出產的水果寄去,也同樣來函言謝,並囑咐「不要再寄」。

伯公八十大壽,全國學術界,發起祝壽,我亦參加,伯公逢人總是謙恭言謝,確具「國之大老」長者風範,令祝壽者,益加欽服。之後:除頒謝函外,並賜紀念冊等。伯公滿腹經綸,著作等身,每有出書,均蒙賜贈,即使是洋洋百萬言之巨著「回憶錄」亦不例外。

我歷年參加中國國民黨主辦之聯合服務,均於各大報發表。伯公每年見報,均賜函慰勉。民國五十年五月我膺選嘉雲南三縣敬軍愛民模範,暨五十六年十月卅日觸力擧辦「萬人大義診,施藥臺澎金馬貧困軍民」更獲得 伯公之專函祝勉。又歷年我為 總統蔣公擧行「祝壽畫展」,亦獲得 伯公之函慰,尤其民國六十二年十月三十日起我擧辦「欣壽珍藏書畫金石展」,除蒙五院院長各部部長及各政黨領袖、省(臺、閩)主席、各縣市長,親為賜題墨寶展出外,更承 伯公親題:「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大中堂一幅參展,以壯觀瞻而資紀念和景仰。

日理萬機 長函嘉勉

在臺成家立業,行醫多年,經濟稍有寬裕,為報師恩,除著有一部六十萬言之「選戰概論」問世外。並去函稟報 校長伯公,願以八折優待函校同學,具文如後:

伯公校長鈞鑒:前上一書,諒邀垂察。生自奉命由滇緬邊區撤臺。即獲良機,就讀本校四高班。迭受 鈞恩,愧無以報。兼之生自畢業後,新成家室,雜務蝟集。未能時向 鈞長稟候。茲特抽暇,書稟近況,以釋鈞注;

㈠竊生自畢業後,即獲資遣(因病不堪服役)。因文職人員,無八成薪餉主副食補助。故抱病於臺南縣新營重操舊業。醫己醫人,至今已義診軍、警、憲、公、教、赤貧同胞六千餘人,施醫施藥,及送鹹菜勞軍前線。總值近六萬元。各大報刊,時有披露,尚獲各界好評。

㈡四十六年秋腦炎襲擊臺灣各地兒童,各大醫院束手無策。生本公誠弘毅校訓,虔誠研究,幸獲成功。患者多人退院前來求治。均經生施醫贈藥予以救活。重享人生樂趣。社會各界對生鼓勵更烈。其他如小兒麻痺,種種癌症。臺南空軍醫院鑑定之「原子能幅射慢性中毒再生不良症」。心臟僧帽瓣二尖瓣閉鎖不全症,五年一身怪臭,七年之癢如蟲咬。血球分裂,二歲女孩漏血……諸多怪症,難以枚擧。均經生數年來,埋頭苦研,稍有所成。各報亦均予披露。社會反映良好,堪以告慰鈞長。

㈢日前姜廷訓同學(現任省立新營中學校長)函請生優待治療該校七十一歲校工梁文怪症。現生已免費予以治癒。順此奉告。

㈣竊生所憾者;惟受 鈞長教化之恩,生活雖稍安定,但對本校同學之服務似嫌太少。邇後凡我同學求治或購藥,生願一律八折優待,謹肅,恭候

鈞安

生 譚偉臣敬稟

伯公於日理萬機中,賜覆長函如左;

偉臣同學:接讀來信,藉悉自畢業後,一初均有進展。並能以醫術救人,活人甚多。復於本身生活問題解決之後,不忘舊日袍澤戍衛前線之辛勞,耑誠以醫術醫藥勞軍,並自願為本校同學診看特予優待。愛國愛校,至為佩慰!如同學本此精神,繼續努力,心身愉快,自不待言。前途光明,指日可期。

以黃體驗,無論何種職業,德較術為重要。醫生操人生死之大權。其醫德較醫術為重要,更不待論。要是沒有好的醫德,縱算有好的醫術,也於世無補。反而適足以濟其奸。

就來信看,同學不但有醫術,而且也注重醫德,頗值贊佩。盼此後不惟要照過去精神努力,而且無論診病用藥還要特別謹慎。因為醫藥直接關係人的生死。用得其當,可以起死回生,用不得其當,可以致人於死。因之古人對醫藥,向不敢輕信。從禮記典禮上所說:「君有疾飲藥,臣先嘗之親有疾飲藥,子先嘗之。醫不三世,不服其藥」。論語上說:「康子饋藥:拜而受之,曰:丘未達,不敢嘗」。可見國人信醫用藥如是審慎。同學現既以行動獲得人信任。救人固易,害人亦易。與那些尚未獲得人信任的醫師,救人固難,害人亦不易者又不同。因此我希望,同學診病,用藥要特別審慎,目的在此。

我們要知道人體最奇妙,人身的研究,天天有新發現,因此醫學的進步,也應當日新月異。同學年少氣銳,除博覽中西醫學羣書外,對于心理生理、物理諸書,亦盼稍研熟讀,孜孜求進,切忌囿於一隅,墨守成規。國父在孫文學說中,曾經談過他治胃病的經過說:「作者曾得飲食之病,即胃不消化症。原起甚微,嘗以事忙忽略,漸成重症,於是自行醫治,稍癒,仍從事奔走而忽略之,如是者數次,其後則藥石無靈,祇得慎講衛生,凡堅硬難化之物,皆不入口……初頗覺效,繼而食之至半年以後,則此等食物亦歸無效,而病日甚,胃痛頻來,幾無法可治。乃變方法施以外治,用按摩手續,以助胃之消化。此法初施,亦生奇效,而數月後,舊病仍發,每發一次,比前更重。於是更覓按摩手續兼明醫學者,乃得東京高野大吉先生……其飲食之法與尋常過異……而高野先生之方,則令病人戒除一切肉類及溶化流動之物……而食堅硬之蔬菜,鮮果,務取筋多難化者,以抵抗腸胃,使自發力,以復其自然之本能……遂從之而行,果得奇效……從此舊病若失,至今兩年,食量有加,身體康健勝常」。繼復說:「余曩時曾肄業醫科,於生理衛生之學自謂頗有心得,乃反於一己之飲食養生,則忽於診斷,遂生胃病,幾於不治。得高野先生之抵抗養生術,而積年舊症一旦消除,是實醫道中之一大革命也」。由此一事可知,醫學無止境。 國父為名醫,且為天縱之聖,尚且為世俗醫法所誤,何況常人。盼同學毋以目前的成就自滿,應當精益求精,善更求善。

宗黃認為心病為萬病之源,健全身心為祛除百病之捷徑,與其呻吟床褥,始問醫求藥,何為事先講求衛生。防微杜漸。因此曾著「衛生六節」,一名「健全身心的方法」教導本校同學,頗見奇效。盼仔細研究,與同學之醫道相輔而行,標本兼治,造福病眾,寧有涯際。推本溯源,個人的心病,種因於社會惡風惡栗俗者為多,澄清社會上的病態,即可消滅病。因國語晉語上說:「上醫醫國,其次救人」。其理在。 此國父乃曠世名醫,卻以從事革命為天職,自認為「懸壺於澳門羊城兩地以問世,而實為革命運動之開始」。即是舍「次醫」而為「上醫」。同學既畢業於本校,深知地方自治之理,盼取法手上,於診病之際,留意地方自治之宣傳,勸人接受自治教育。亦即於醫人之餘,從事醫國的工作。則同學對學校的貢獻,比之於僅為同學看病,八折優待,又高時醫一籌也。耑復順問

學安

李宗黃 手啟 六月一日

右函刊載於中國地方自治半月刊,第十一卷,第二期,第三十一頁之「學校通訊專欄」發表,其標題為:「醫病先須醫心,醫德重於醫術」。自此始我即遵示介紹社會各階層人士入校就讀「中國地方自治函校」。記得臺南縣之國藥公會理事長林民安先生,原無學歷,經余介紹就讀本校初級班,畢業後,先當選臺南縣治所在地──新營鎮民代表,繼而當選臺南縣國藥公會理事長,臺灣省中藥公會理事等職,其餘甚多,無法一一例擧。

申主任(完白)曾於此函發表不久,賜函通知我略以「校長(指 伯公)交待下來,每期免費刊我復業之『雲南同濟堂』廣告」。我自此每期均奉到申主任寄賜校刊兩份迄仍珍藏紀念。

受教後之我,無論診病或用藥,皆萬分謹慎,因此:復業三十年來,從未拒絕任何「疑難絕症之求治」,醫遍各軍種總醫院,省立醫院,亦從未開過一張死亡證明書。凡遇棘手之重症時,我必將 伯公賜復之長函取出「反復默讀,深思熟慮」,然後再處方配藥,無不得心應手。今日之所以能浪得虛名,實乃 伯公春風化雨有以致之,特表而出之,示所以「不忘本」也。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三期;民國7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