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英英雄李希哲

作者/雲耀宗

一、前言

李希哲字占賢,雲南省景谷縣鐘山鎮龍麟村人,生於民前十四年舊曆八月十六日,卒於民國五十五年五月十八日,思茅省立師範畢業,曾任思潽區團防大隊長,西南抗英義勇軍司令,思潽區剿匪指揮官,雲南省保安司令部少將高參,滇南抗日第九路軍游擊司令,省參議員,國大代表,縣長,第七區行政公署專員,雲南省反共救國軍第一軍政區司令,國防部參議,等軍政要職。先生方面大耳被人譽為有福氣的人。民國廿年代初葉,那貪婪的英國帝國主義,以武裝盜採我國雲南邊境班洪地方金礦,為了保衛國產,他即自動組織一支義勇軍去抵抗英軍,收回金礦,並趁此征服野卡瓦族的騷亂。英雄因此而得名,一時享譽中外,在南疆的土地上既抗英又征服野卡瓦族的叛亂,譽之為班超,諸葛是不為過。他一生耿介,不會長袖善舞及交際應酬於歌台舞榭,為人誠懇忠厚,對黨國領袖忠貞不二,他在滇緬邊區打游擊時,當今總統蔣經國先生曾有書信慰勉,四十三年回國時亦蒙召見,慰勉有嘉。

二、地靈人傑,福運高照

也許是地靈的關係,李英雄自幼智慧不凡,膽識過人,心懷大志,有寬宏大量,悲天憫人的心胸。師範畢業後,即投筆從戎,起初在思潽區擔任團防大隊長,衛戍著迤南地區的安全。後來辭去軍職返回景谷家鄉從事開採鳳崗井鹽礦,該鹽礦原來有人開採在先,因採不到礦,以至中途停止開採。當時他年青氣盛,有冒險精神,遂集資去,試行開採,也許是命中註定帶來財富,果然皇天不負,終於採到了鹽礦。他原來在香鹽井益香井均有製鹽廠,加上鳳崗井採礦成功,因此財源不斷如水滾滾而來,這就是被人譽為他有福氣之來由。據說:卅八年他撤出大陸後鳳崗已採不到鹽礦,真是神奇極了。其次是民國廿三、四年間,地方土匪肆虐,迤南十餘縣民不聊生,雖幾經省保安團進剿均屬無效,地方父老感於李英雄恩威服眾,有治軍打仗的本領,於是聯名向省府陳情,請調派他出來負剿匪之責,不到一年功夫,不失眾望,十餘縣的土匪被澈底剿清,地方從此得安寧到大陸淪陷,能說不是他的福氣嗎?

三、迤南三傑,一言九鼎

雲南分為三迤,迤東、迤西、迤南,提起李希哲,在雲南迤南地區,凡年在五十歲以上的人都知道,民國廿年代時是家喻戶曉,老幼皆知的風雲人物,民間有一句口頭語:「李希哲的福氣,李潤之的客氣,張孟希的二氣」這三位都是當時迤南的尖端人物,也就是所謂三傑,而三者中以李希哲深得廣大的迤南父老敬重信頓,人緣廣闊。素有孟嘗君之譽。在這一帶地區無論大小事件,只要他出面,總是水到渠成,一切令人滿意。他能有如此一言九鼎,金玉良言,全歸功於他平時對人至誠,公正不阿。民國廿三、四年間當迤南地區盜匪橫行,打家竊舍,攔路搶劫,通行非常困難,於是頭腦靈活的馬幫商人,往往打著他的旗號,招牌,是真是假,土匪望而生畏,通行無阻,不敢動一根毛髮,他恩威力量就如此宏大靈驗。

四、義勇抗美,保國礦產

民國廿一年左右,那貪婪無厭的英國帝國主義者,以武裝盜採我國雲南邊境班洪的金礦,當時國內軍閥割據,日帝侵華虎視眈眈,中央處在內憂外患,無力顧及邊疆,但是李希哲,則義憤填膺,心想國家礦產財富豈能容被外國人侵佔盜採,在愛國心的驅使下,他變賣了祖遺家產,招兵買馬,在他的金蘭兄弟雲如章的協助下,組成一支名為西南抗英義勇軍,以武力去阻止武裝盜採,以他自己的游擊戰法,也是被當時的英軍稱為的李希哲戰法,去對抗訓練有素,裝備精良的英軍作戰,他那種飄浮不定,來如風去如神,所到之處神出鬼沒的游擊戰,周旋於英軍之間,使英軍防不勝防,連連吃敗仗,撤換了好幾個指揮官也無法打敗李希哲所領導的西南抗英義勇軍。在作戰中他自己曾負傷,有一粒子彈仍留在腿部一直未取出,這就是英雄特有的標誌吧!在無可奈何下,英軍想出絕招收買野蠻的卡瓦族叛軍來對付李希哲的義勇軍,卡瓦族歷來經常騷亂邊境,殺人頭,搶劫村舍,使邊地不能安寧,野卡族軍雖然驍勇善戰,能翻高山,越峻嶺,不畏懼莽刺,畢竟也不是義勇軍的敵手,一經交鋒,就被李軍打得落花流水,成了手下敗軍。他雖然打了勝仗,但並不以勝利者的驕姿用報復的手段去罰戰敗的野卡軍,反而以德去制服野人,以柔去迎合野人的心裏,由他的家鄉運大批野人最需要的鹽,布匹之類物品去送給野卡族王,恩威並齊,收效非常宏大,使野人深受感動,為了感激這位打敗了他們而不殺害他們的李希哲,於是十八個卡瓦族王一致擁護他為總王,並在新地方為他蓋總王府。一切聽從李希哲的指揮,進而他趁機把卡瓦族軍訓練成為一支英勇的抗英隊伍,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去對付英軍。從此驅除英軍,征服野卡族收回國家礦產,最野的翁例卡瓦王,為了敬佩李希哲的寬大,甘心把兒子拜李為義父,結成親戚。名記者羅石圃先生曾親到過滇緬邊區實地採訪,在掌故卅二期專文報導,寫了一首詩讚譽;「將軍鬚髮已蕭蕭,欲有豪情不可消,高擧義旗驅國賊,南蠻誰不擁班超」,羅先生把希哲譽為班超是最恰當,最得體不過了。班洪一役他負了傷,其代價收回了國家礦產,征服了野卡族,他為國家的功勞勳績,實在可以媲美班超,諸葛,實時並贏得國內外,一致讚揚,後來他被委任為勘界委員,也為國家爭回不少土地。國聯外籍委員對他的愛國致為敬佩,國內報紙,也曾以「東北馬占山,西南李占賢」的標題來歌頌這位抗英英雄。在中國歷史上林則徐抗英第一,李希哲居第二。

驅除英軍,平定野卡族後,他功成身退,返回家鄉擔任景谷縣立中學校長,培育英才,表現了書生愛國的情操,他英勇愛國的事蹟,就是那殺人不眨眼的共匪也不敢抹殺事實;仍於卅八年底廣播,以抗英民族英雄尊稱來向他統戰,當時李英雄已撤退到滇緬邊區打游擊,當然共匪是想利用他在迤南地區的聲望,便利共匪竊據整個雲南,可是他了解共匪的陰謀詭計太深,不為匪所利用,仍然在滇緬邊區發展他的反共游擊武力。

五、抗日救國,保境安氏

民國廿六年七七蘆溝橋事變,曝露出日帝侵華野心,於是中國這頭東方睡獅醒了,因而揭開了抗日序幕。南侵的日軍蓆捲南亞,攻佔泰緬越寮,又向雲南進攻,戰局擴大,我國成了有被封鎖之虞,中央當局為了阻止戰爭蔓延,又想起了當年抗英宿將李希哲,他在滇緬一帶最熟習地形,亦極獲得邊區各民族的擁護,人緣最好,所以請他出來招集舊部再為國家效命,為國家他是義不容辭,也是他畢生心願,經他登高一呼,所有舊部又重集到他的周圍聽從他的指揮,很快就組成了一支堅強驃悍的滇南抗日第九路軍游擊勁旅,共屬有四個支隊,第一支隊劉紹鴻,第二支隊羅庚,第三支隊刀大,第四支隊羅光亮。展開在滇緬邊區,孟養、孟累、景棟、卡瓦山區、邦尚、孟籠、孟麻、三島一帶襲擊敵軍後方亂抵擋住南進的日本侵略軍,在這一線上日軍始終無法越過邊境攻進雲南,完全歸功於李希哲的游擊隊,當時遠征在緬甸東部的國軍第五軍軍長甘麗初將軍,英雄識英雄,敬佩李希哲的英勇愛國精神,兩人遂成了莫逆之交,進而結為親家。他的抗日事蹟國魂六十六期刊載說:「卅一年日寇侵略到滇西,軍事當局自然忘不了這位邊疆英雄,請他號召舊部負責指揮滇南游擊,他義不容辭,慨然出山,短期內就組成了幾支驃悍善戰的游擊隊,駕輕就熟地出沒在怒江兩岸和緬泰越邊境,不斷襲擊日寇的後方」。抗日戰爭李希哲曾為國家立下不少汗馬功勞,其功永垂千古,斯人雖逝,典範長存,是值得後方效法。

六、戡亂剿匪,為民除暴

抗日甫勝,復原有待,不幸內亂又起,由俄帝指使及豢養的朱毛共匪趁機擴大武裝叛亂,到處殺人放火,攻城奪寨,清算鬪爭,國家又陷於困境中人民又處於災難中。民國卅八年李希哲身負思潽區重任,眼看國家多難,地方遭受共匪蹂躪,父老被清算鬪爭,肆意屠殺,為了保國衛民,除暴安良,他即著手組織各縣各鄉鎮地方自衛隊,以地方武力來清剿土共,以求自保,他就是利用此一地方武力。於卅八年十一月十四日,那是一個秋高氣爽的季節,也是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他披星載月,燬家抒難,動了跟共匪轟轟烈烈的反共戰爭,一擧收復了景谷城及縣屬鐘山鎮、正興鄉、和平鄉、博愛鄉、鹽寶鄉、益次鄉,那天夜晚他自已則坐陣在香靈井家中,藉邀請老匪幹劉坤福來赴死亡宴會,智擒劉匪。當天午夜,他的部屬溫世卿、王應周、胡揚聲,率領了部隊,配合早被派在共匪內部作情報工作,做內應的醫生楊敏生,攻佔偽景谷縣政府,解決了兩個匪偽縣大隊俘虜偽景谷縣長王耕,偽緬寧縣長蕭源,匪基幹大隊長郭紹武,女匪幹楊秀,和四五百名男女政工、匪兵及一些無知盲從的青年,除匪幹處以死刑外,其餘均曉以大義,讓他們改過從善,此次剿共戰中共消滅匪軍約二千多人。收復了景谷縣,各地反共志士風起雲湧,竭誠響應李希哲的反共壯擧,甚至親匪,附匪者,也來接洽輸誠。擁護及支援反共的地方人士有新平縣的李潤之,景東縣的梁興樓,緬甸縣的楊學正,雙江縣的彭繼謙,瀾滄縣的劉紹鴻,南嶠縣的周尚達。接洽輸誠者有緬寧釣吳富春,鎮元的洪起志,孟柱的羅正明,龍潭的邱映才,瀾滄的傅小樓,都相繼派人來接洽輸誠,於是形成聲勢浩大的一支反共勁旅,反共的火焰在迤南各縣燎原,萬惡的共匪為了撲滅反共火種,運用欺騙的手段及各個擊破的方法,調在迤西叛亂的朱匪家璧配合在迤南叛亂的余匪衛民,把反共部隊分別擊敗,接著盧漢變節投降,於是李希哲的反共陷於孤立,勢單力薄,沒有援助,在不得已情形下,緊急向滇緬邊區撤退,以尋整補,待機反攻,在雲南的反共史上李希哲是第一個組織武裝反共的人士。

七、滇邊游擊,共匪喪膽

卅八年底,因剿共戰爭逆轉,中央政府不得不播遷臺灣,固守反共復國基地,大陸由此淪為鐵幕,父老同胞遭受共匪殊殺荼毒,我迤南地區愛國志士,青年子弟,為了不甘受共匪奴役,為了逃避共匪的浩劫,三五成羣逃入滇緬邊區,逃出來的人都以李希哲為嚮往為依歸,所以他的反共游擊事業越來越發展壯大。民國四十年李彌將軍奉中央之命到邊區去收容,李希哲即被任命為雲南反共救國軍第一軍政區司令,駐防迤南邊界孟養,孟累、三島一帶,這些地方都是他抗日時期的游擊基地,指揮軍隊反攻雲南,使共匪聞風喪膽,失魂落魄,他的部隊愛民如子秋毫無犯,深得當地居民擁戴,每逢當地人民吃齋唸佛,李希哲總是親自參加禮拜,因此更增加他在人民心中的地位,這一帶的人們儘管都尊稱他叫「昭波」(擺夷話)就是父王之意。這一位威遠將軍威震異邦,使異族歸心祟敬,當時遠在緬甸景棟的擺夷王子「昭宰龍」由於李希哲的聲威,深感尊敬,曾於當時派遣他的警察局長,兼武裝首長「昭昆色」代表到孟累拜謁李希哲以表達友誼及致崇高的敬意,這位年青王子當時才廿多歲,並允諾只要李軍有所需求當盡力相助,並下令景棟所屬地方官員就近支援,又從景棟運了大批食米相贈,因此李希哲的部隊買米、猪、牛、槍彈輕而易得。一個外國王子對一個中國將軍的禮遇,不是用武力去征服而是以德威去感召,也許是李希哲有這種福氣吧。

李希哲不僅受迤南地區人民的尊敬;緬甸的各民族,尤其卡瓦族,莫不敬仰有加,他在滇緬邊區反共游擊時,他的部隊裏就有不少卡瓦族官兵,他在滇緬甸邊區的事蹟掌故卅二期有詳細刊載,若不是共匪作亂,相信在李希哲的感召下,緬甸東部撣邦各民族一定會自動要求歸為中國版圖,作大漢臣民,十七年前英雄雖逝,永離塵寰,他留給迤南地區,緬甸撣邦各族父老是一片永恆的懷念。

八、晚年落泊、將星隕落

民國四十一年緬甸政府為了媚共,不惜以武力來侵犯滇緬邊區的反共游擊隊,經幾次交戰,緬軍始終敗北,狡滑的緬甸政府,於是改用外交手段向聯合國控告我中華民國侵略,在受到國際壓力下,李希哲不得不接受政府命令,於四十三年初奉令撤退同臺,旋即解甲歸隱,寓居臺中市郊,專任國大代表,他在滇緬邊區打游擊時,歷時四年,將自己帶出來的私蓄用去泰半,返臺後剩下少許積蓄,竟被奸商協泰祥布莊老闆倒債,從此僅靠國大代表薪水維生,食指浩繁,負擔過重,杯水車薪,寅食卯糧,經濟情況每況愈下,晚景生活十分清苦,尤其五十年中風後,正所謂貧病交迫,他的好友,耿馬土司,也是國大代表罕裕卿先生,建議他向中央陳情,請求追補在滇緬邊區打游擊時,自己花去的經費,以改善晚年生活,但不為貧困所動,他說:「那些錢如果帶不出來,等於是共匪的,只要反攻回去,政府還我的鹽井產業,一切都解決了,現在國難當頭,何必跟政府要那筆我應該花的錢呢!」他堅信政府在民國五十年一定反攻,好個英雄本色,視金錢如敝屣,愛國的志節,不愧是英雄人物,歲月易逝,畢竟年歲不饒人,滿懷著反共復國的壯志,不幸罹病晚景蕭條,一病不起,這顆抗英的將星隕落,於民國五十五年五月十八日壽終於臺中寓所,享年七十歲,安葬在臺中東海示範公墓,一代英雄就此長眠。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三期;民國7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