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白藥的故事

作者/張少俠

曾經在抗日戰爭期間,對前方戰士有著很大貢獻的雲南白藥,在當時的雲南部隊中,所有官兵莫不視為珍品,幾乎每人或多或少都會隨身攜帶一至二瓶,以備在戰場上急救之用。

說起雲南白藥的功效,它不僅能止血、止疼、消炎、消腫、治療槍傷、刀傷、跌打損傷,還能兼治其他多種疑難雜症,而具療效神速,服後立見效果。

雲南白藥何以會有這樣多種奇效,其中秘密配方,除發明人曲煥章先生一人知道外,就連他的兒子也不見得完全瞭解。所以至今已失其真傳,目前的雲南白藥早已今非昔比,其功效自然也就相差甚遠了。

提起雲南白藥的起源,其間卻有一段傳奇性的傳說,是否真實?已無從考證,僅就所知,略述一二,聊供鄉野掌故茶餘飯後談助:

雲南白藥發明人曲煥章先生,原是滇南某縣鄉下的一位草藥行方郎中(非正規中醫師),以醫治傷科為主,每天肩負一個草藥布袋,四出行醫,早出晚歸。在民國初年,邊區民智未開,一般鄉民患病。都仰賴中醫或草藥郎中,由於曲煥章為人誠實爽朗,尤重醫德,雖家僅溫飽,仍能樂善好施,遇有貧困病患,不但不予收費,有時還濟助遠道患者盤川,因此,當地鄉民,無一不對曲先生備極推崇。

據說:是在某年夏天的一個下午,曲先生外出行醫歸來,經過山間的一條小河,正要涉水渡河時,見一鄉民在河中網了好多魚,放置岸邊的瓦盆中,曲先生見而心喜,遂向其購買了幾尾準備攜回家中佐餐,當他把魚買到後,才發覺沒有盛魚的器皿,於是乃順手在河岸邊的雜林中,摘取了一根籐條,然後把魚由鰓間一尾尾的串聯起來,拎著走了十多里路才回到家中。說也奇怪,這些本來已死去的魚,卻在放置水中後不久,居然又活躍起來,這一奇跡的發現,引起了曲先生對串魚那根籐條的注意,乃將籐條抽掉,再把魚放回水中,結果魚又死丟,隨著把魚穿上膝條放置水中,魚又活了起來。

就這樣反覆多次試驗,最後證明這根籐條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從此以後,他就不斷尋找這種籐子的形狀和來源,配合其他藥材,經過多方研究和實驗,才發明了功效甚廣的雲南白藥。自此不到幾年功夫,曲煥章的大名即傳遍遐邇,也因此他就發了大財,成為雲南有數的富商之一。

中間有段插曲,似乎值得一描:民國廿六年盧溝橋事變發生,舉國震驚,羣起響應抗日戰爭。雲南省政府為支援抗戰到底的國策,乃發動全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的號召。遂向曲煥章先生勸募救國捐款滇幣五十萬元以當時昆明的物價指數來與今天比較,大約折合新臺幣要二千萬元以上,在當時這個數字不可謂不大,也許是曲先生一時籌不出這筆鉅款,所以他就不願認捐,結果被當局把他抓了起來關在牢裏,嚐了幾個月的鐵窗風味,最後聽說認捐了廿多萬元,另外捐贈白藥十萬瓶勞軍,才算脫離牢獄之災!

當時筆者在部隊中任下級軍官,這些捐贈的白藥曾分到兩瓶,於廿七年四月下旬參加魯南臺兒莊會戰時,曾發揮了極大的效用,成為在戰場上的急救藥包,許多受傷的官兵,因白藥的急救免於死亡,這不能不說是白藥之功!

目前大家所知道白藥的主要成份為「三七」,實際還有好幾種草藥配置在內,在曲煥章時代所配製的白藥,最重要的就是瓶子中間有一顆米粒大小的紅色「保險子」據說那粒紅色保險子,就是具有功能起死回生的千年古藤草藥所製造。所謂已失真傳之說,亦即就是這種藤子的草藥已難覓得,並且已無人知曉了。

如今,曲煥章先生早已作古,其留傳給子孫的製造白藥工廠。亦早被共匪沒收,而其子孫亦淪為製藥工人,朝夕為匪賣命,卻難得一飽。曲先生九泉有知,萬萬想不到他發明濟世救人的雲南白藥,會遺禍子孫遭遇到這樣的下場!

71年12月5日刊載臺灣新生報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三期;民國7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