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

作者/楊國粹

我的家在雙江,

東邊是滾滾的瀾滄江,

西邊是悠悠的小黑江,

兩江圍繞的土地──

有肥美的農田,

有幾萬重青山,

有馳名的勐庫春茶,

有成羣的騾馬牛羊。

無邊的森林一片綠,

滿山的鐵礦採不完;

祖先的血汗

在那裏灌溉滋長,

祖宗的坟墓

埋葬著赤膽忠肝。

我們幾百代人,不分漢夷

在那裏生根發展,

一代比一代更愛國,

一代比一代更強壯,

不論是漢家、倮黑、擺夷、僕蠻、卡瓦、黎鎖、崩竜、老亢,

大家心連著心手拉著手,

一致團結自強,

維護著自由的樂土,

守衛著西南的邊疆

* * *

春天,

播谷鳥帶來春耕的消息,

柳絲拉長在河畔,

泥土發出生命力,

莊稼人背著犁耙

牽著耕牛上田莊,

撒下一年的種子,

種下全家的希望。

重重的心願許不盡,

甜蜜的山歌唱不完,

熱了山崗原野,

樂了年青姑娘。

* * *

晚春的三月天,

到處是野火燒山,

山間的野獸開始逃難,

喜愛打獵的卡瓦倮黑,

領著獵狗,背起獵槍,

渡急流、越峻嶺、躦大箐、翻高山,

去圍捕野猪、黑熊、豹子、老虎、馬鹿、豺狼。

去追殺狐狸、水獺、麂子、岩羊,

運氣最好的年頭,

一槍打倒一條大象,

幾村人大家一齊來分享,

還獲得名貴的藥材──

虎骨、鹿茸、熊膽、猪砂、麝香。

還有無價的山珍──

象鼻、虎鞭、鹿筋、熊掌。

還有上等的毛貨──

虎皮墊、獺絨掛子、狐嗽毯。

這些舉世稀罕的東西,

都出在雲南──我的家鄉。

* * *

杏子飄香的清明節,

正是擺夷人無限歡樂的時光,

堆砂、拜佛、趕擺、過年忙,

清涼的冷水,一桶又一桶

潑在青年男女的身上,

丟包就是擲綉球,

擺夷女愛上漢家郎。

家家戶戶砧板響,

油炸米花處處香,

大佛爺祈求太平看沙盤,

他寓言:

「日本鬼子要倒霉,

清邁大河血水淌」註(一)

是真的,

就在國軍反攻緬甸那一年,

日本軍閥果然投降。

* * *

雨水落地的四月,

蠻煙瘴雨勝虎狼,

「波尾雀」叫啞了聲嗓,註(二)

下壩的漢人要上山,

出遠門的水客轉回鄉。

這時,

箐邊的「背被窩」又叫了,註(三)

種山地的哥兒們

收拾行李上山崗,

在野火燒過的土地上

種下旱谷、苦蕎、玉米和高粱。

歇山人的生活,

是那麼爽朗

草地為蓆綠葉帳,

石塊做枕頭蓋上羊毛毡,

熊熊的爐火一夜通天亮,

兩口子無拘無束,

彈著三弦有說有唱,

黑夜深山有什麼可怕,

有愛情的地方就有溫暖,

有生氣的田園就有希望。

那怕是土鍋煮的紅米飯,註(四)

火燒辣子青菜湯,

生活在自由的天地,

就是那麼甜美那麼安祥。

* * *

陰雨綿綿的五六月,

雞宗菌子出滿山,

老公公帶著小孫子,

披著簑衣打著紙傘,

挑起谷籮背起籃筐,

過一凹又一凹,

從這山到那山,

去撿拾香菇、紅菌、犁窩,

去採摘水木耳、馬屁泡、大黃傘,

最稱心如意的──

年年雞宗不「統塘」,註(五)

找到三四窩、就收幾籮筐,

送到大富人家去

換取鹽巴、大米、半開、「糖煙」舊衣裳,註(六)

有了穿吃也還舊賬。

天不生無路之人,

家鄉的窮朋友,

歷來就靠山吃山,

不計較功名利祿,

但求得心胸坦蕩,

就這樣日落日出,

生得自然,過得自然。

* * *

七月中原七月半,

接老祖公回家堂,

家家戶戶燒香紙,

磨刀霍霍宰猪羊,

如果說這是「鬼月」,

這話有點荒唐,

記得老祖母常常說:

漢族世系源遠流長,

列祖列宗建國安邦,

中國五千年歷史文化,

就是傳統的延長,

念祖先、懷祖德、報根本,

後代子孫千萬不能遺忘。

就這樣世世代代傳襲下來,

每年七月初一到十五,

早晚香燈輝煌,

每一天部要敬酒獻飯,

每一餐部要擺八大碗,

祭奠不幸逝去的亡人

──二老爹去緬甸經商,

  「打擺子」死在路上。註(七)

──阿五叔誤觸「地弩」,註(八)

  一支藥箭貫穿心臟,

──小九哥走夷方,

  被野卡割去頭顱送上祭堂。

當送祖的晚上,

每個亡人一個封包(冥錢)

奉獻、追思、思親、感傷,

只要地球不會沉沒,

太陽月亮照著家鄉,

這些古老的風俗永遠流傳。

* * *

八月中秋進土黃,

九月寒露到霜降,

田園成熟又豐收,

五谷雜糧一片金黃,

秋收,是莊稼人一件大事,

大村小寨,南寮北莊,

收谷打米家家忙,

點著火把出門,

踩碎黎明晨光,

一年辛苦收成好啊,

家家谷滿庫,

戶戶米滿倉,

全村老小喜洋洋,

太平的南國好風光。

* * *

乾冬十月,

橫斷山的天氣,那麼晴朗,

發財的日子又來了,

生易人編班結隊進「煙山」,註(九)

趕著騾馬,駝著黃金「大板」註(十)

配帶精良的私家武器──

十三拉、衝鋒機、廿響,

還有六○砲機關鎗,

日夜不停的趕路,

馬不停蹄的奔忙,

大伙兒撲向

滇緬邊區鴉片市場,

──岩帥、猛董、班洪、新地方,

  馬力壩、金廠壩、河外山,

這些有名的土司地,

到處是煙班馬幫,

到處紮滿火塘,

四方八面的卡瓦人

背來各色各樣的鴉片,

大包小包、有黑有黃,

一筐一袋、堆積如山,

只要酋長開口落盤

雙方就開始買賣,隨心交換,

一個煙季落腳,

多少百貨馬匹,

多少金銀械彈,

全部送到卡瓦人的手裏,

全部落在野人山莊。

大西南土地豐肥,

大西南人強馬壯。

想當年也曾當過老闆,

追溯那甜蜜的歲月,

懷念那發財的地方,

永還記得永遠難忘。

* * *

年邊的臘月,

桃李打苞在四山,

冬嶺的梅花又開放,

寒霜鎖不住青山綠水,

早春的腳步划過瀾滄江,

大地呈現出一片慈祥。

過年,是人人喜歡的日子,

家家殺猪又宰羊,

戶戶添製新衣裳,

豐衣足食除舊歲,

新年帶來新希望,

馬鍋頭,過了年,

採買土雜貨馱配備騾馬鞍帳,

走臘戌、跑當陽、各有盤算,

下景棟、去勐漢、自有打量,

大隊人馬浩浩蕩蕩,

一路登山涉水、歷盡崎嶇羊腸,

幾百里荒山野壩沒有人家,

十幾天無邊森林不見太陽,

只有山間瀉下的流水潺潺

只有頭騾頸上的銅鈴鈴咚干單

只有出遠門的馬鍋頭,

才是英雄好漢,

以廉價的土產,

去換取洋紗、洋油、洋布、洋傘,

以黃金白銀,

去購買洋燈、洋鍋洋毯,

最暢銷的「草標」(肥皂)註(十一)

吸引無數的小媳婦大姑娘,

不再用「灰水」洗衣裳。註(十二)

最特別的是洋火把(手電筒)

夜間「竄門子」可以照亮 註(十三)

邊區的三月街,

賣洋貨的老闆發大財,

出遠門的馬鍋頭最吃香。

* * *

南國的風情是這麼美好,

家鄉的生活是這磨安祥,

想不到不幸的歲月來了,

卅八年這個羞辱的年頭,

不要臉的盧漢變節投降,

大西南陷入共匪的魔掌,

從此,國破家亡骨肉離散,

瀾滄江日夜不停的嗚咽,

小黑江年年月月在哀嘆,

滇南無數的健兒,

丟下了妻子爹娘,

離開了怒水蒼山,

大伙兒湧進滇緬邊區,

投入反共的戰場,

在李彌將軍號召之下,

誓死光復大陸,打回家鄉,

在蔣總統領導之下,

堅定復國信念,

實現「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理想,

黃帝的子孫經得起試煉,

在滇的兒女有血有汗,

發揚護國精神,

保證還我河山。

七十二年十月於桃園。


註釋:

(一)清邁泰國省名。

(二)波尾雀熱帶鳥,二三月始鳴,四月後停止。「波尾」擺夷語「爹喂」。

   傳說:一擺夷父親帶女兒抓魚落水失踪,其女哭叫而死,超生為鳥,每年清明節哀鳴尋父。

(三)背被窩寒帶鳥,每年四五月才有叫聲,是邊區種山地季節。

(四)紅米飯紅色米、產山地、較便宜。

(五)統塘方言、移位之意。

(六)糖煙第二道鴉片煙。

(七)打擺子患瘧疾。

(八)地弩土人於山間打野獸裝置箭頭有毒藥,見血即封喉。

(九)煙山產鴉片煙之地。

(十)大板銀幣、有袁世凱像、又叫袁大頭。

(十一)草標緬甸語「肥皂」。

(十二)灰水木柴火灰加水,用以代鹹洗衣物。

(十三)竄門子滇語訪友談天。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三期;民國7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