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七十三年行憲護國紀念獻詞

作者/簡爾康

由於我中華民國的日益壯大,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形勢。對我日趨有利,漸漸具備了兵家所說:「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的條件,因石中共謀我益急,且到了「不到黃河心不死」的地步。

一面在國際上加緊孤立我,一面揚言「解決臺灣問題,不排除武力」,加以恫嚇,同時加緊統戰,先以「西藏模式」,近又以「港人治港」為餌,大作「一國兩制」的文章,以混淆視聽。更偽裝「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高呼「祖國萬歲」,欺發國人,以期姿生激情作用,加以誘編。

反觀中共的內部,訂「毛賊」的「樹倒」,「四人幫」作「猢猻散」,產生了所謂的「三信危機」。偽裝的紙去虎,已經千瘡百孔,更由於把所謂「三通」、「四流」作為統戰的工具,有限度的開放,大陸人民與鐵幕外揭觸之後,看穿了中共猙獰的真面目,增加了中共控制的困難。但是由於中共所盤據的是一千二百萬平方公里的廣大土地,控制的是十一億同胞,憑藉的是祖先五千年辛苦經營的基業,外人不察實情,仍為其假象所惑。因之,若要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偉大號召,早日完成,仍須切實連行先總統 蔣公生前定下的「以主義為先鋒,以武力為援盾」的決策。

依據吾人待瞭解:中共在與蘇聯交好之際,係以大西北為後方,自與蘇聯交惡之後,則將其大後方轉移在西南,而以四川為重點。基於此一態勢,我故鄉雲南,在反共的戰爭中,已居於前哨的地位,而成為敵敗成勝的關鍵地位。

昔護國元勳唐公蓂賡曾云:「雲南西南接壤鄰國,無與於今日之軍事計畫。惟東北與川、黔、桂毗連,出師形勢關係甚距。茲就三有地勢言之:貴陽者,滇南東戶;辰沅者湖南面門。以雲南為根本奮師東征,以一支由辰、沅逕新化,取長沙,以一支由辰沅下沅水,取常德。長沙取,北向岳州,踰洞庭之險,以有武昌。常德取,北扼虎渡規荊州,以指襄陽。有武昌則長江之消息通。有襄陽,則中原之消息通。不出旬月,東南大勢遠屬雲南矣,此上策也。」

又說:「至雲南之險,不在雲南而在西蜀。以雲南為根本,大舉東上,以一支出敘、瀘,進渝、虁下宜昌式漢,以一支由寧遠過成都,上岷、洮,趨秦、隴。如是則以西南而忽據西北,天下視聽,必且一新,以為亞夫之兵從天降也,此亦上策也。」

接著又說:「若夫南寧者,廣西心膂,梧州者,西江上游,由雲南展旆而東,駐師梧州,以一支東下廣州,封域緜這,田壤沃饒,大海南環,五嶺北阻,北出則可震動江友,東出可以進據閩浙,以一支由梧州向挂林,踰衡永浮湘直下,長岳既得,式漢震驚,此中策也。」

護國之役既據此作出師計畫,以蔡松坡為第一軍總司令,羅佩金為參謀長出川,分三路取敍州、瀘州、重慶。字烈鈞為第二軍總司令,何國鈞、成枕為正副參謀長出桂,分兩路直趨南寧,會桂師,分師出湘粵。唐蓂賡自領第三軍總司令出師武漢,由黔會師,由湖南下湘沅。護國之役,其所以能迅速成功,即由於善用雲南可為之地,與雲南可為之人也。

中共控制大陸之後,雲南義民,轉進至緬北泰北者,在五十萬人以上,使鄰國亦有雲南人也。唐蓂公所謂「雲南西南接鄰國,無與於今日之軍事」,已作百入十度的轉變,而成為「雲南西南接鄰國,大有助於今頁之軍事計劃。」清人有言:「野人山之得失,關乎雲南,雲南之得失,關乎天下。」乃為今日之反共戰爭而說,天又與我雲南同胞建功立業的機會。我自由地區之鄉親應當兼成政府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決策,乘時奮起,掌握野人山的優勢,與我潛伏在故鄉的志士,結合起來恢弘雲南起義的精神,挖中共在西南的根,早日完成光復之業,使憲政之光普照大陸!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四期;民國7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