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武侯南征考

作者/趙一弘

前言

雲南邊徼的孩子都知道孔明,搶劫成性的山頭(克欽)尤娓娓道出孔明軼事。他代表聰明,也是神的代表。僰夷雖然信佛,但在他們心裏都有孔明的影子在。就連藍眼白膚的傳教士也不敢當信徒面否認有孔明這個人,他們傳教也要用上了孔明才能達到傳教目的,不論是山頭(克欲)、傈僳、崩弄、阿昌都如此。

在小學時讀三國演義,知道了孔明是一個偉大的政治家,軍事家、發明家、科學家,而且是一個最有效率最科學的管理家他的才能超越曹操、司馬懿多多,當時天下是有權勢居之的天下,但他淡沱名利,卻對一個低能兒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地輔佐他。他死後家中有桑八百株,田十五頃而已,只能算是中下人家的生活。蜀志云:「武侯長於巧思損益,速弩、木牛、流馬智出其急,推演兵法,作八陣圖,咸得其宜。」遺有二十四篇凡十萬四千一百一十二字其。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又曷能表達出他清操的萬一呢!他對高定、朱褒、雍闓不惜斬殺,獨對漢夷所服的孟獲七擒七縱而生致之,正是高瞻遠矚的政治策略之應用。

作者雲南龍陵人,於民國三十年由白泥塘、火山、天寧寺(孟節寺)涉蘇帕河至平安鄉之線,約二日行程。若五月渡瀘的瀘水是潞江,那三國演義渡瀘後作戰行進路線彷數學公式般代進這一路線,大致可以解釋各個作戰地區及所遇之險阻。一擒孟獲處在江東盤蛇谷,其地有啞泉渡江後至潞江壩為二擒處;三至五擒都在白泥塘,火山至孟節山之線;再涉三江口至平戞附近為、七擒。平安鄉之平安度係羅羅居住。所謂三江口由孟節山與隔江對峙之孟獲山和潞江與蘇帕河夾持之薄刀嶺崗成鼎足之勢;另一河則由灣甸壩來夾孟獲山而歸入潞江的孟波羅河。孟節山有武侯祠供奉劉關張三人;寺之對面巖壁下有金泉水,只有遺跡,並不見水;蓀葉芸香草,現仍蕃殖確可解瘴毒,有九葉與別處之六葉有所不同。傳說孔明碑在孟獲壁,但觀察立碑處,且不講萬丈懸巖,地理上記載,潞江河谷高出海八百公尺但岸山卻高三千公尺以上,其高者可想像。作者認為不可能且當時記載沒有登山設備。下孟節山涉蘇帕河,登薄刀嶺崗,崗比孟獲孟節低,在嶺上不能看清谷底,崗除陡削外,起伏不大容一人一騎通過,若有風則無人敢行。約行五里,才進入一般形山地,已是平戞壩底。若不幸跌落即成?粉。據當地傳說與三國演義,出入不大。可見三國演義影響深遠處了。以後看陳壽著三國志才知大謬不然,三國演義所演及當地傳說都要推翻。由下關至騰衝線都有孔明或諸葛事物及遺跡。由諸典籍記載,武侯確不曾到過下關以上的滇西地方,更不曾到過緬甸或卡瓦山區(有孔明山)。

一、雲南的位置境域

居本國西南為粵江、長江上源,東連川、黔、桂與貴州合稱雲貴高原,乃雲嶺之延長,南鄰越、寮,西毘印、緬,北依西康,接青、康‧藏高原。西為滇西縱谷一山一水,高山聳峙,河谷深陷。滄江源出清海,經西康入本省奔流於怒山與雲嶺之間,入緬甸經泰、寮至高棉入南中國海,滇西縱谷延至中南半島,世稱緬、馬扇。縱谷東部則西高東低,北高南低,成階級狀傾斜。崇山峻嶺之間,都有壩子(平原)寬廣而多湖泊為主要生產地易謀生。

二、漢移民來源及誘因

雲南大部地區氣候溫和,四季無寒暑,土地肥沃,最適人類居住,植物、動物、藥村出產頗多,不少內地人到雲南後即不願回去。且位置四通八達到印、緬、越、寮‧馬來都必經昆明。移民史頗早,蒼洱境古跡老察報告云:「馬龍遺址石器與華北史前出品相回」,可見夏文化自甘肅一股向東行,一股向南流(大理史)研究西爨自曾。是安邑漢人,為爨襄後人,戰國時移來。戰國楚莊蹻變服王滇,後人稱民家,昆明大理都有蕃殖。來滇時,眾數萬。沐英征雲南、緬甸,又坐鎮雲南,歷十七代。以後主驥征(麓川),隴川騰龍人多數是此一時期隨大軍征討,落留下來,據說騰衝王氏即為王驥後代。漢武帝為開發西南,夷徙呂不韋後人至永昌成立不韋縣。雍闓一族或亦如此。致若從軍、經商、罪犯流落亦不會在少數。

三、雲南宗族發源西北

章太炎鑒於夏民族文化,起於西北高原向四川北部和雲南西部發展。他說:「黃帝之起,宜在大夏、印度、西域三十六國間,北抵雍涼則附羌,南抵滇黑水則附髳」。青康藏高原只是行政上區分,實際應包括卭練山脈、西昌、會理、雲南之麗江、雲龍、大理等處。在此廣袤區域中,大致的經濟條件,自然條件必然的要孕育出大致的文化類型中山文化教育館民族研究集刊第四期范義田說:「雲南民族以接青康藏高原之羌族及接於川、湖、湘盆地之濮族為主幹雲南民族之史的分析可知氐羌文化派於秦隴。大理文化亦來秦隴與氐羌回一體系。中國臺族散佈在北緯二十五度南,在滇緬、滇黔路線以北無僰夷。緬泰之僰夷回為泰族,臺泰諧音,臺族應是泰族,在緬北叫撣,愚意應統一叫僰。以正視聽。

史記西南夷傳云:「滇王莊蹻其眾數萬人,其旁東北有勞浸靡莫,皆同姓相扶,勞浸、靡莫在今楊林一帶,即南中志的靡氏。蓋莊蹻入滇隨之者眾,又別立楚於滇也。檀萃紹史補云:「春秋之時川蜀之蠻皆熊摯之後;滇濮之蠻皆熊堪之後,總為熊繹子孫也。莊蹻開滇,楚之公族皆從行,今爨蠻咸稱自己為楚令尹之後」。其後皆留居滇國及大理,大理之民家,即莊蹻之後,其宗教、習俗、教育亦隨之而傳入滇中,亦更深入大理。文化非個人之力所能創造,乃由民族之遜徙,商旅之交通,宗教之傳播等種種因素造成。又如呂不韋及雍闓後人遷徙,亦決非個人行為,而是擧家婢僕,甚致親朋鄰里志回道合者多數人行為,歷代家庭中富者都聘家庭教師,故羣中必有有學問者在焉,家學淵源,代代相傳,代有人才。雍闓之檄文、呂凱之答檄文,二者若無相當教育,曷能致此高水準之作品!葉榆張叔、盛覽若無基礎文理,又何能攀附司馬相如求教也,張勝溫之畫名囂宋庭,較之國內,並不相埒。爨有東西之分:東爨治烏蠻,西爨治白蠻,大體以曲靖為界。代表人物蜀漢有爨習,隋有爨弘達及爨歸義,唐庭以爨歸在為寗川都督。以地區分之,烏蠻在昭通東川一帶,白蠻在安寧至大理附近。(新唐書)唐閣羅鳳脅遷西爨二十餘萬至永昌。(新唐書)南蠻列傳朱希詛說爨是漢族。(雲南兩爨族考)。

大理蒙氏,根據宗教信仰,連名制應是羌族。段氏自言是甘肅武威來。

四、政治情況

東漢獻帝為曹丕所篡奪,江南孫權建吳,劉備稱漢昭烈帝,意思是繼承漢統。劉備以北伐之兵數十萬征吳敗北,死白帝城,劉禪繼承,稱後主。東吳挾二次戰勝之威,派劉闡為益州刺史,處交益界首,再以雍闓為永昌太守,企圖佔領交益州,增益其領上且斷蜀漢右臂。蜀方失荊州,再損兵數十萬。在武侯之戰爭指導中「以荊州之兵,以一上將率之,出宛洛佔洛陽」之指導,已為不可能,北伐大勢已去矣,但扶南蠻,卻不能不視為重要一環(三國志)此為蜀吳之間另一戰場。含有政治戰,間諜戰,進而有外交戰在內。

五、南征原因

㈠武侯戰略指導 西和諸戎、南撫夷越。鞏固基地(蜀志)。

㈡孫權以南中豪雍闓殺太守正昂拜闓為、水昌太守;並以劉闡為益州刺史,處交益界、控制交益州及永昌,斷蜀後方(劉璋傳)並可支援雍闓。

㈢建興元年朱襃擁郡反,闓執益州太守張裔於吳(蜀志)。

㈣高定恣睢於越巂(蜀志)。

六、武侯追兵部署

㈠武侯進兵部署係,以勦撫兼施為原則,其措施:以李恢為來降都督,總攝南中事,並使持節領交州刺史(漢時今之平夷、霑益、宣威屬牂牁)住平夷縣。(平夷即今平彝)(蜀志)。

㈡拜馬忠為牂牁太守(蜀志)。

㈢遷鄧芝聘吳,結好孫權(蜀志)。

㈣令永昌府丞王伉,功曹呂凱帥厲吏民,閉境拒闓(蜀志)。

㈤務農植穀,閉關息民(蜀志)。

七、戰爭之進行及結果

㈠建興三年春,亮南征,自安上由水路入越嶲;高定(又作高定元)自施牛、笮、卑水多為壘守,亮欲俟定元軍眾集合並討之,軍卑水。定元部曲殺雍闓,亮斬高定,孟獲代闓為王,五月度瀘,進征益州(華陽國志)。

㈡永昌在益州之西,函於滄潞,道路雍塞,與蜀隔絕,雍與高定偪其東北,呂凱、王伉閉境拒之。雍既力不能取,乃數移檄凱,凱答檄曰:「…將軍世受漢恩,當躬聚黨眾,率先啟行,上報國恩,下不負先人書功竹帛…將軍先君雍侯造怨而封竇融,知興歸志,世祖智流名後葉,世歌其美。…」凱大義凜然,闓其能無愧乎!凱恩威內著,為那所信,故能全節(蜀志)。

㈢孟獲代闓為王收其餘眾(華陽國志)。獲素為漢髳所服,七擒七縱,生致之,秋遂平四郡(諸葛亮別傳)。楊升菴滇記則說:武侯南征,師次白崖川(鳳儀祥雲間)獲雍闓斬之,封龍佑那為酋長,賜姓張氏。愚意:三國志是晉時陳壽所撰,升菴不會不知道雍嶲在越耑被高定部曲所殺,故「斬雍闓」應是「擒獲投降」之誤。然李印泉先生在鎮南及下關天生橋二處會題武侯擒孟獲處對此應有所本也。且傳說彌渡有孔明碑,以之互相印證師次白崖川,應可信賴。又在此地區內,除瀘水南岸元謀有瘴毒其他地區都氣候溫和與瘴毒。七擒孟獲可知大會戰有七次時間有四月,平均半月一次會戰,以武侯用兵之神速,決不會使孟獲兎脫而離掌握。其時昆明已被李恢戰領,孟獲沒有必要撤退到昆明去找死路!永昌距楚雄十三日程,呂凱亦無力出兵攻擊之,白崖川應是孟獲之最後逃亡地點。武侯南征,劉闡撤退,還吳亦再無助力(劉璋傳)。

㈣恢眾少敵倍,又未得亮聲息,乃給南人「欲還鄉望」。南人信之,圍守怠緩,於是恢出擊,大破之,追奔逐北,甫至盤江,東接牂牁與亮聲勢相連(蜀志),秋亮至滇池。

㈤馬忠平牂牁,撫育恤理,甚有威惠。

㈥改益州郡為建寗郡,分永昌建育地設雲南郡,分建寗牂牁地為興古郡(華陽國志)。

八、影響

華陽國志載武侯曾給南蠻建文物制度:

㈠移南勁卒青羌萬餘家於蜀為五部,所當無前號非軍。

㈡分其羸嬴弱,配大姓焦、雍、婁、孟、爨、量、毛、李為部曲,置五部都慰,號五子,故南人言四姓五子也。

㈢以夷多剛狠,不賓大姓富豪,乃勸令出金帛聘策惡夷為家部曲,得多者奕世襲官,於是夷人貪負物以漸服屬於漢成為漢部曲。

㈣亮收其俊傑,建寧爨習,朱提孟炎及獲為官屬,習官至領軍,炎輔漢將軍,獲御史中元。

㈤出其金銀丹漆耕牛戰馬給軍國之用。

㈥內為夷作國譜(華陽國志)秋至滇池:

⒈先畫天地日月君長城府。

⒉次畫神龍,龍生夷,乃牛馬羊。

⒊後畫部主吏,乘馬帽藍巡行安撫。

⒋又畫牽牛負酒責金寶詣之之象,以賜夷夷甚重之。

楊升菴滇記諸蠻感武侯之德棄山林居平地建城邑務農桑。

九、折討分析

㈠進軍路線 華陽國志云:「自安上由水路至越嶲,五月渡瀘。」此一路線與劉尚司馬相如等相回。安上在大渡河(陽山江)與越雋河之間,在峨邊縣境。即自雅州入嶲河至越耑復至冕育渡安寧河渡淦沙江(瀘水)進元謀。弄棟(姚州)至鎮南(或楚雄)佔據鎮南,既可暢通昆葉永之交通,又可控制敵方行動。白崖在鎮南之西,相去不遠,升菴師次白崖川之說,可能成立,升菴滇記瀘印金沙江即黑水也,因水色黑故名,在滇康之交。

㈡作戰地區

⒈北戰區 越嶲郡全境之河套內,斬雍闓殺高定

⒉西戰區 昆明祥雲元謀之三角地區,擒孟獲戰事畢。

⒊東戰區 昆明曲靖邱北開遠四邊形區勦各縣蠻兵。

⒋其他 牂牁郡(貴州)全境,平朱褒。

㈢叛亂之主要人物:

⒈雍闓 蜀志呂凱傳:凱答闓之檄曰:「…先君雍侯造怨而封竇融…世祖皆流名後葉」爨為漢人遷至南中為大姓,為益州耆帥,乃宗教政治軍事領袖。其假鬼教曰:「張裔府君如壺瓠,外澤內粗,殺之不可。縛與吳」觀其檄文頗不俗亂若非家學淵派,社會之教育事業亦頗有觀者。

⒉孟獲 為南中大姓(華陽國志)闓被誅,獲收其眾代闓為主。與武侯戰於弄棟(姚州)一帶,亮生致之。蜀志李恢傳「雍闓、跋扈於建寗」,認為孟獲與雍闓回郡是曲靖人,但曲靖名寗州,到晉泰始中事,建寗是四郡平後武侯改益州為建寗,應是昆明人。保山縣志以孟獲為烏蠻種。若依華陽國志南中大姓是中原人遷到南中,而孟是七大姓之一應是漢人。孟獲為漢夷人所服,故亮生致之。且予官至御史中丞。

㈣戰爭性質 吳孫權以劉闡為益州刺史,處交益界,雍闓為永昌太守,企圖佔有交益兩州。斷蜀後路。而交益界,治地應是雲南之廣南或廣西鎮邊。蜀以李恢為庲降都督治平夷後味縣(曲靖)持節領交州刺史。又以馬忠為牂牁太守統治貴州全境,曲靖與廣南相距不遠都希望佔有其地,故此徼外戰實為吳蜀戰之延長。

㈤武侯行踪 華陽國志…春亮南征…五月渡瀘,秋:舟遂平四郡」後主傳「十二月亮還成都」作戰期間僅只半年;九月在滇池為夷作國譜之後到昭通調整部隊分配大姓其到昭通年月,徐家瑞回鄉會有最可靠材料,但不言從何來。由眾多材料研究武侯實不會到葉榆以上騰永龍及緬甸地。

㈥滇緬邊檄各族人民崇敬武侯原因:

⒈給予各族人民許多文物制度生活改良,由游牧野處進至農工生活。

⒉只誅主謀,優待俘虜及各族人民。

⒊三國演義之誇張。

⒋各朝代到邊徼作戰勝利者,邊人都認為孔明轉世。

如沐英王驥等是,即呂凱行為亦算為孔明行為。

尾語

年來偶而也捧捧書本,當興之所至,記憶所及,心血來潮時也作一些筆記。此篇即將筆記聯綴起來而成。雲南軍政元以前縻糜而已,明才開始納入中國版圖,亦才有文教之設。歷史既淺,又累遭兵僰,藏之亦不易。由於參考書籍,奇缺找借不易。困難重重。又筆者槍桿出身,才疏學淺所作難登大雅之堂,只以同鄉會所囑,不便方命,只赧顏搪塞尚祈回鄉諸公,不恪賜教,給予指正為感。其中有一小部份越出三國以下事宜,為求聯貫故未略棄。

參考書目

1.雲南府志。

2.滇志續稿。

3.大理縣志。

4.新唐書。

5.史記。

6.楊升菴滇志。

7.諸葛亮別傳。

8.華陽國志。

9.中國邊疆民族簡史。

10.大理古代文化史稿。

11.三國志。

12.永昌府志。

13.西南邊疆民族論叢。

14.天下郡國利病書。

15.三國演義。

16.中央研究院論文集。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四期;民國7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